擄獲女醫生

聽鄰居說隔壁新大樓搬來一個相當有名氣的年輕女牙醫,因為她的父親和政商名流非常熟,而她父親過世之後,她就繼承了她父親的牙醫診所,原本的客戶當然也習慣了到這個診所看牙,所以她的生意非常得好,名氣自然就傳了開來。

我有一天回家的時候,正好碰見她出來買東西,她曼妙的的身材令我為之驚艷,我倒沒想到她長得如此標緻。見過她之後,我心裡開始盤算著邪惡的計劃,如果我可以得到她,那我就可以利用她的診所得到許多美女,於是我每天注意她生活起居的時間,等對她生活的時間瞭若指掌後,我決定在一個星期三晚上下手。

那天晚上她看診到晚上十點半,她習慣性的到超市買一個星期要吃的東西,因為我跟蹤她已經一段時間,知道她會開車經過一個人煙稀少的小巷子,所以我在那裡等著,在她的車經過時,我突然衝出來,她緊急煞車之後,看見我蹲在地上,以為我受了傷,不得不下車查看,口中還責備著我走路不小心。

她走到我的身邊,蹲下來查看我的傷勢,我突然用一條手帕捂住她的臉,她吸到嗆鼻的氣味,發現是乙醚的味道,拼命用力掙扎想將我推開,但我的手臂卻緊緊將她抱住,她根本無法抵抗。

做醫生的她當然知道吸入太多乙醚氣味會讓她昏迷,但她因為緊張也無法閉氣太久,在她憋不住氣的時候,反而大量吸入乙醚的氣味,她的身體開始軟化,雙手也垂了下來,我確定她失去了知覺,立刻將她抱到駕駛座旁邊,確定沒人發現之後,將她的車開到她的診所門口。

因為已經凌晨一點,台北仁愛路上已經沒什麼行人,我拿她的鑰匙開了門,再將她抱進診所,放在候診的大沙發上,然後將鐵捲門放下,這當然代表著她已經成為我的禁臠。我翻看她的皮包,看到她的身分證,上面寫著:「唐小娟,民國六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生」等等資料,她果然相當年輕,配偶欄也是空白,這更令我放心不少。

唐小娟今天穿著白色的絲質襯衫,黑色的短裙,再配上微微發亮的膚色絲襪和白色涼鞋,把她的身材襯托得完美無暇。我將她抱到診療椅上,用繩子把她的四肢都綁在診療椅上,輕輕解開她胸前的鈕扣,一股香氣撲鼻而來。唐小娟工作了一天,身上還是散發著迷人的香味,令我非常興奮。

我用舌頭輕輕舔著她的乳溝,手伸到她的背後將胸罩解開,當我將胸罩向上推的時候,她那對34D的乳房立刻彈了出來,乳房豐滿圓潤白皙無瑕不說,乳頭和乳暈竟是粉紅色的,在燈光之下,呈現晶瑩透明嬌豔欲滴的模樣。

我已經忍不住的吸吮著她的乳頭,用舌頭不斷撥弄,唐小娟的身體竟輕輕的顫抖起來,可見她的身體相當敏感。我將她的短裙拉到腰部,她那雙修長光滑的玉腿完全呈現在我的眼前,我的手在她玉腿上來回滑動,享受著上帝完美的傑作,下體已經漲得相當難受了。

我掏出早已硬挺的肉棒,用龜頭摩擦著唐小娟的朱唇,手指輕輕揉弄著唐小娟的禁地,雖然隔著絲襪和內褲,敏感的她竟立刻流出許多淫水,純白色的內褲上出現一塊長橢圓形的水漬,我的手感覺到她滲出的淫水,乾脆把手伸進她內褲裡,將手指輕輕插入她的小穴中。

唐小娟的呼吸急促起來,牙關一鬆,我的肉棒順勢進入她的口中,她在恍惚之間,感覺到口中有東西,不由自主的吸吮著我的肉棒,使我感受到濕潤和溫暖。

正在我忘情享受著口交的快感時,感覺到唐小娟的身體有些微的擺動,我趕緊將肉棒抽出來,坐在她的身邊。唐小娟慢慢醒了過來,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在玩弄她的身體,又發現自己被綁在診療椅上,大聲斥責說:「你是誰?你想做什麼?快放開我。」

我笑說:「唐小娟,妳最好乖一點,否則是自討苦吃。」

她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你再不放開我,我就叫人囉!」

我說:「妳叫啊!妳的診所隔音設備做得這麼好,誰會聽見啊!」

唐小娟定神一看,發現這裡果然是自己的診所,她擺動著身體想掙開繩子,但手腳都被緊緊的綁著,根本動彈不得。

她說:「你怎麼對我這麼了解?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撫摸著她的乳房,笑說:「已經這麼明顯了,妳還不知道我要做什麼嗎?」唐小娟罵說:「住手!你不要碰我,馬上放開我,否則我會讓你有坐不完的牢。」我說:「是嗎?過了今天晚上,妳會乖乖的順從我。」她罵說:「放你的屁,放開我,滾開!」

我根本不理會她說什麼,從藥櫃裡拿了一個針筒和針劑,走回她的身邊。她看見我拿的是麻醉藥,害怕的說:「不要,求求你饒了我,不要!」

在她說話的時候,我已經在她手臂上打了一針,這是強效的安眠藥,雖然我只打了一點,卻夠讓她睡上兩個鐘頭。只見唐小娟說話的聲音愈來愈微弱,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雖然她努力以意志力克制睡意,但還是很快就昏睡過去。

我將唐小娟的手腳解開,把她抱到候診的大沙發上,我趴在她的身上,用舌頭舔弄著她的陰唇和陰核,她的小穴馬上又濕潤起來。我將我的肉棒再度插入她的口中,一方面品嚐著她的私處,一方面享受著她口中的溫暖及濕潤,這是男人的最高享受。

當唐小娟的身體漸漸蠕動起來時,我拉開她的雙腿用龜頭摩擦著她的陰唇,輕輕向前一頂,龜頭已經進入她濕潤的陰道中。

當我想更深入的時候,發現似乎頂到了什麼東西,我一股作氣將肉棒全部插進去,才感覺到似乎頂破了什麼東西。我抽出肉棒仔細看了一下,發現她的陰道中流出血來,我驚訝自己運氣怎麼這麼好,唐小娟竟然還是個處女。

我回想起這些日子觀察她的生活,她似乎連個男朋友也沒有,或許趾高氣昂的她根本看不起男人吧!但她怎麼也想不到會被我破了瓜。

我憐香惜玉的輕輕抽送著肉棒,她的柳腰似乎也迎合著擺動起來,我等到她的陰道完全放鬆後,開始加快抽送的速度,唐小娟也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我將她的身體轉過來從後面插入,肉棒似乎更深入的撞擊著她的花心,唐小娟雖然不醒人事,但身體的自然反應似乎漸入佳境。

我將她翻回正面做最後衝刺,唐小娟竟下意識的緊抱住我,我狂吻著她,她也以香舌回應著我。我將精液全部射入唐小娟的口中,拿起數位攝影機拍下精液從她口中流出的畫面,又拍下她全身的裸照和含著肉棒的樣子,用這些東西來逼她就範。

等唐小娟醒來的時候,她發現電視上正撥放著我剛拍下來的畫面,她又發現自己全身無力,問說:「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又給我打了什麼針?」

我說:「只是肌肉鬆弛劑而已,別這麼緊張。」

唐小娟說:「無恥!你已經得逞了,快給我滾!把照片回我。」我走到她的身邊,將她抱在懷裡,她雖然有千百個不願意,但根本無力反抗我。我說:「妳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只要妳乖乖聽我的話,我不會虧待妳的。」

我一邊玩弄著唐小娟的身體,一邊告訴她我的計劃,她當然不可能答應我的要求。當我的肉棒進入她的體內時,她感覺到下體傳來前所未有的快感,雖然嘴裡一職咒罵著我,身體卻不自主的迎合著我的抽送。剛才她在昏睡中被玩弄,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但現在她清楚感受到陰道中的陣陣酥麻,似乎也無法抵抗這種誘惑。

她終於在我的抽送下崩潰了,緊緊的抱住我和我熱吻,這時候我突然將肉棒抽出來,她感到空虛得非常難受。

她看著我,說:「你到底想怎麼樣?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說:「告訴我,妳為什麼還是處女?」

唐小娟說:「關你什麼事。」

我又狠狠的抽送了幾下,唐小娟說:「因為我不喜歡男人,我是GAY。」我說:「好好的女人不做,以後還敢不敢看不起男人?」

我開始瘋狂的抽送起來,唐小娟呻吟著說:「不~~~敢~~~了,不要~~求求你溫柔一點。」在我放慢速度之後,唐小娟就像溫馴的小貓,依偎在我懷裡,任我恣意玩弄,本來是同性戀的她,第一次嚐到男人的滋味,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是正常的女人,雖然是被我強暴,但卻覺得非常興奮。唐小娟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但似乎已經無法拒絕我了。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