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亂倫

說韓國,經過數十年奮鬥,一躍成為亞洲強國。與此同時,北韓則是赤地千裡,連年災荒。不少北韓人越過圖門江,逃到東北,以求得一條生路。

  且說其中有一對母子,母親樸玉秀,是只有封閉的北韓才有可能出現的古典式美人,她五十歲出頭,容貌俊秀,頗有古典美,身高1米65,高大豐滿白嫩,豐乳肥臀,美腿嫩腳,她的丈夫迷戀于她的俊秀,日夜在她身上泄欲,但因生活不好,營養不夠,最終死於她的胯下。

  於是樸玉秀和兒子樸正勇相依為命。母子日久生情,北韓生活又單調封閉,終於,樸正勇17歲那年,母子倆終於融為一體。今年,樸正勇已是二十出頭,奸母已四五年了。

  樸玉秀為兒子生了一個女兒。

  因嚴重缺乏糧食,樸正勇靠吃母親的奶和尿為主要食品,而樸玉秀則吃兒子的精液,以之為她的主要食品。但是,奶婦難為無米之奶,沒有糧食吃,樸玉秀的奶水越來越少,兒子常把她乳頭子吮得很疼,也吸不出奶來。兒子吃不到媽媽的奶,精液也就越來越少,如此下去,母子倆都沒有吃的了,於是,實在沒有辦法,母子倆帶著小女兒,隨著一些人越江逃到東北。

  樸玉秀母子來到瀋陽,經人介紹,樸玉秀來到一家按摩院做按摩婦。這個古典式美人性情溫柔,服務周到,吹拉彈唱樣樣令客人滿意。她也為終於找到一條生路而心滿意足。樸正勇則在一家韓國工廠做工。

  最近,一位韓國工廠的部門經理迷上了樸玉秀,幾乎天天來按摩院嫖她。此人名叫朴成宰,三十出頭,還未結婚。在和樸玉秀的交談中,他得知她兒子就在他們廠裡做工。

  朴成宰越來越迷戀溫柔熟婦樸玉秀,於是乾脆讓她辭了工作,將她請到他家裡,做了奶媽兼女僕。朴玉秀此後就成了朴成宰的性女奴,她漢語不行,無法出門,就關在朴成宰家裡專門供他蹂躪。但樸正勇也離不開母親,於是,朴玉秀向朴成宰請求,讓兒子也住了進來,她在供朴成宰蹂躪之餘,也偷偷地供兒子蹂躪,一解兒子性欲之苦。

  一日,朴成宰的媽媽從韓國來了。她叫呂太蘭,47歲,1米65,容貌俊美,美腿秀足,與穿著朝鮮婦人民族服裝的樸玉秀不同,呂太蘭穿著套裝短裙肉色褲襪淺口半高跟鞋,是一位時髦婦人,也是一位非常性感的熟婦。她在17歲那年嫁給了一位四十余歲的教授,當年為他生下朴成宰,教授也是貪戀她的俊美而死於她的胯下,後來,營養很好的朴成宰在十四歲那年與母親亂倫了。

  呂太蘭現在已為兒子懷孕數月,她想兒子,便來到瀋陽。這一夜,母子倆顛倒瘋狂,自不必說。朴成宰得了母親,也顧不上樸玉秀了,樸正勇則乘機與母親天天交配。

  這天,朴成宰提前下班回家,進了臥室,見母親呂太蘭正半躺在床上看書,即使在家,她也穿得一絲不苟,套裝短裙肉色褲襪,朴成宰一進門,正看見媽媽的秀足腳心,從腳心看,呂太蘭的襪蓮足形曲線秀美,一玉趾翹得老高。朴成宰一見,陰莖就有些硬了。

  他撲上去,捉了母親的襪蓮,使勁捏弄,呂太蘭嗔怪道:「你這個冒失鬼,能不能輕一點,老是這樣,一見媽媽的腳就沒命!」

  朴成宰盡情地玩弄媽媽的襪蓮,呂太蘭動情地呻吟著,淫水也被兒子玩出來了。她發情了,她讓兒子躺到床上,自己則開始脫衣服。她先脫了套裝,又解下白色奶罩,脫下白色半透明小三角褲,最後將肉色褲襪一隻發黑的襪尖脫下。塞在另一邊的襪筒裡。

  然後,她爬到兒子身上,抬起玉臂,亮出柔密的腋毛,將腋毛送到兒子嘴邊。

  朴成宰覺得媽媽的腋毛非常性感,他貪婪地舔著媽媽的腋毛,呂太蘭癢得不住呻吟。

  呂太蘭的乳房豐滿白嫩,乳頭子很大,她被兒子捏腳舔毛,此時乳頭子已被刺激得翹了起來。

  媽媽的大乳頭子在朴成宰眼前不住晃動,朴成宰叫道:「媽媽!我要吃奶!」

  於是,呂太蘭又將乳頭子送進兒子嘴裡供他大口吮吸。呂太蘭被兒子吮吸得受不了,她忍不住帶著哭腔呻吟不止:「輕點……成宰……輕點……媽媽受不了……」

  在朴成宰的命令下,呂太蘭坐到兒子臉上,長著大叢陰毛的陰戶正坐在兒子的嘴上,朴成宰盡情地舔媽媽的陰戶,舔得嘖嘖有聲,媽媽的陰戶,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呂太蘭被兒子舔得幾乎哭了出來。她的淫水越流越多,不住流到兒子口中,都被他吃了。

  朴成宰獸性大發,大吼:「媽媽!我要操你!」

  呂太蘭說:「媽媽還懷著你的孩子呢,可不能操前面啊。」

  說著,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上,將屁眼對著兒子。呂太蘭的屁股肥白軟嫩,十分性感。朴成宰貪婪地舔著媽媽肥白的臀肉,不禁張口狠咬媽媽的臀肉,真好吃!呂太蘭疼得尖叫起來。

  呂太蘭的精緻屁眼周圍長滿細密的肛毛,朴成宰扒開媽媽的精緻屁眼,無恥地舔媽媽的屁眼。呂太蘭癢得不住叫喚。朴成宰一使勁,將粗粗的陰莖頂入了媽媽的屁眼。陰莖越頂越深,頂入呂太蘭屁眼深處。呂太蘭驚叫著,從她俊美的臉上可以看出,她非常痛苦難忍。

  朴成宰趴在媽媽光滑的後背上,將手伸到媽媽身下,死命抓住媽媽的乳房,同時將陰莖朝媽媽屁眼裡狠頂。呂太蘭又疼又癢,忍不住發出聲聲嚎叫!就在媽媽的嚎叫聲中,朴成宰精液狂奔,直射入媽媽屁眼深處。

  世界盃開賽之後,每當韓隊賽前,朴成宰就瘋狂蹂躪母親,他認為這樣韓隊就能進球。韓隊賽後,朴成宰就對古典美人朴玉秀痛加蹂躪,以慶祝勝利。

  韓隊得黑哨相助,接連淘汰葡萄牙義大利西班牙等歐洲三強。每次朴成宰都痛快淋漓地蹂躪母親和樸玉秀,在這些日子裡,這兩個性感熟婦飽受蹂躪。

  但是,在與德國的大戰中,沒有了裁判的幫助,韓隊終於敗下陣來。比賽一結束,朴成宰先是呆若木雞,然後暴跳如雷。他賽前蹂躪母親,賽後蹂躪樸玉秀,已成習慣,此戰前,母親已被他蹂躪得走路都有些困難了,現在正躺在床上喘息。

  韓隊敗了,樸玉秀要遭殃了。朴成宰蹂躪樸玉秀的方式也與前幾次完全不同了。

  朴成宰要在樸玉秀身上盡情發洩獸欲。

  這個三十歲的管理人員,戴著眼睛,此時看去象個魔鬼。他將樸玉秀綁在椅子上。性情柔順的樸玉秀默默地忍受著,對即將到來的未知的蹂躪逆來順受。

  朴成宰撩起熟婦玉秀的朝鮮式長裙,亮出她長滿黑毛的陰部,朴成宰抄起一根電棍,狠狠捅入熟婦的陰戶,直搗她嬌嫩的子宮。那俊秀老婦疼得慘叫起來。

  朴成宰一下又一下,使勁地捅。樸玉秀慘叫不絕。朴成宰一按電鈕,電棍通了電,電擊樸玉秀的陰道深處,樸玉秀失聲嚎叫!陰血混著淫水從她的陰道口流了出來。

  朴成宰拔出電棍,跪在老婦腳下,無恥地舔老婦的陰戶,把她的陰血和淫水都吃了。

  他又殘暴地撕咬老婦的大叢陰毛,俊美老婦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性情溫順的她,怕羞,怕給人聽到,盡可能默默忍受,儘量不叫,但遭到電擊,她是再也忍不住了,極大的痛苦使她嚎叫。

  朴成宰又捉了樸玉秀的嫩腳,扒下肉色短絲襪,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俊秀老婦發黑襪尖的異香令他獸性大發,他捉了老婦長得周正標緻的嫩腳,狠咬她秀美白嫩的一玉趾,疼得老婦又忍不住叫出聲來。

  朴成宰站起身,將兩個電銅夾子夾在老婦的大乳頭上,然後,將變壓器逐步加壓,銅夾通電。俗話說,乳頭子是婦人的命根子,樸玉秀失聲慘叫,連尿都流出來了!朴成宰停了電,又跪在老婦兩腿之間,喝她的尿,還無恥地將她的尿眼舔得乾乾淨淨。

  呂太蘭在臥室裡,聽得樸玉秀不斷慘叫,出於女人對女人的同情,她覺得必須制止兒子,她掙紮著從床上下來,剛打開門,卻被一人攔腰抱住,拖回房裡,壓在床上。呂太蘭定睛一看,原來是樸正勇。

  呂太蘭說:「正勇,你要幹什麼?」

  樸正勇道:「你兒子糟蹋我的母親,我就糟蹋他的母親!」

  說著,扒下呂太蘭的肉色褲襪,塞入她的嘴裡,使她不能出聲,又拿了呂太蘭脫在床頭的另一付肉色褲襪,將雙手反綁,迫使她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從後面,將粗肉棒挺入婦人陰戶。他拿起婦人被反綁的雙手,嗅著那綁婦人手的褲襪發黑的襪尖,呂太蘭襪尖的異香更加刺激了樸正勇的獸性,他吼叫著奮勇挺進那精美婦人的陰戶深處。

  呂太蘭已是大肚子,為保胎兒正常,她已多日不讓兒子操她陰戶,只讓操屁眼,今天她的陰戶卻快給樸正勇捅爛了!呂太蘭面部表情十分痛苦,被奸得汗淚滿面,不住嗚咽。

  樸正勇哪裡操過如此時髦的婦人,他抓著呂太蘭被反綁的雙手,一邊嗅絲襪襪尖,一邊奮勇狠操。呂太蘭絲襪發黑襪尖的異香,不斷刺激著樸正勇的獸性!

  呂太蘭遭受的蹂躪,是她絲襪襪尖的異香造成的!

  樸正勇只覺得那精美婦人陰戶裡舒服極了,看著如此精美婦人被自己糟蹋得不成樣子,他心裡一熱,不禁是精液狂射,全部射入婦人陰戶深處。而在另一間房子,對古典式俊秀老婦樸玉秀的摧殘仍在繼續。

2181 觀看

2015-09-07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