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也曾瘋狂過 之好友的女友篇

言歸正傳,繼續爲各位屌絲女神碼字自曝。這次說的是大叔年輕時跟好友的女朋友的一夜情。大叔的故事裏的女主角比較多,所以大叔也並不是按照各位女主角的出場前後順序來寫的,總之想到哪個就寫哪個吧。

記憶中的那一年應該是1994年的夏天。

大叔因工作關系來到了這個邊陲小城。小城的面積並不是很大,之前隻是個縣城,後來改制爲城市。名頭變了,其它的面積,人口其實還是一樣。那的有名小吃是米粉,味道其實挺一般的。那的人,民風淳樸,友善,對我們這些來自省城的人多少都帶有些崇敬。

我們公司因業務開展的原因,需要在這個小城設立一個辦事處。除了一個領導之外,我和其它三個好兄弟就是該辦事處的最爲得力的業務骨幹了,我們常自稱自己爲四大金剛。

她是領導在當地招的一個女財務。她平時在銀行裏上班,在我們這兼職做個會計。身高1米6以上,身材勻稱,胸雖不大,但很挺,屁股微翹。我們那色鬼領導招她來做會計,其實是別有用心的。

當時我因爲工作需要,先到北方的某個城市待了3個月。所以我去到那個小城的時候,其實比我的兄弟們晚了三個月。等我去到那的時候,才知道我那三個兄弟的其中一個,已經把她給推倒了。還把那領導給氣的夠嗆,抱怨我的兄弟搶了他的碼頭。卻又無可奈何。畢竟我們首先是業務骨幹,其次我們的頂頭上司是公司老總,他雖然在下面領導我們工作,但其實管不了我們。所以他也隻有幹瞪眼的份了。

我到那個小城當天晚上,我跟其中的一位兄弟打算出去吃個飯,另外兩個兄弟,包括那個上了女會計的兄弟,因業務關系去了下面的一個鄉鎮。當時,她還沒下班,在做報表之類的工作,反正大家都是年輕人,還是同事,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吃飯?我邀請她道。好啊她倒是蠻爽快的答應道。于是我們三個人就到了當地的一個比較有名的飯館吃飯去了。

吃完飯,我那兄弟提議大家去唱卡拉OK,爲我接風洗塵。她倒也沒什麼推脫,我們三人就接著繼續唱歌。我們三人倒是言談甚歡,畢竟都是年輕人,也沒什麼拘束,唱歌,喝酒,然後接著唱,再接著喝。一晃就到了淩晨1點了。

我們的辦事處就設在當地最大的一家賓館之一。所以我們的宿舍也是在那賓館長期包房的。走出歌廳後,我們彼此之間已經很友好了,知道她跟我那朋友的關系,所以雖然說話比較曖昧,但還不至于露骨。

我今晚喝多了,不想回家她對我們說道。好啊我笑道,我們房間有四張床,還有兩張空著,你來吧。去你的,誰要跟你們擠一塊,我自己另外開房,到時放到公司帳裏報銷就行了。于是我們三人便一起回到了賓館,她去開了另外一間房,跟我們同一層。我們乘電梯到了我們所住的樓層。你們那有香皂嗎?我想洗個澡,她一邊打開房門一邊問道。賓館裏的香皂不好用。在當年,隻有高檔些的賓館裏有配香皂,牙刷和拖鞋的,香皂其實就像一豆腐塊大小,一點都不好用。我們都是另外自己買香皂用。我一會拿一塊給你我答道。不一會,我回到了房間裏,很快就拿了一塊香皂給她。

當我回到房間,用兄弟的另外一塊香皂洗忘了澡。出來時,我那兄弟酒可能喝得太多的緣故,好像已經睡著了。我穿好衣服,點了支煙,想著去把那香皂拿回來,便帶上了門。

當我來到她的房間外面,我伸手一扭房門把手,竟然沒上鎖。我推門而入,她把房頭燈調得很暗,人縮在被子裏面。貌似已經睡著了。我把房門插好,走近一看,她的衣褲和胸罩就丟在沙發上,人縮在被子裏面,從她均勻的呼吸聲裏,我能感覺到她也睡著了。她唱歌時喝了不少的啤酒,估計是酒勁上來了。我就這麼盯著她看了一會,腦子裏想著,該不該上,可能是我的精蟲上腦,也可能是酒精的影響。我決定上。于是我飛快的把自己脫光,掀開被子的一角,爬了進去。多年之後,當大叔我看到台灣李公子的偷拍時,我豁然明了,原來乘人之危的無恥嘴臉都一樣啊。我還是他的前輩啊。呵呵。

我鑽進被子裏,她果然是隻穿了一條小短褲。面朝窗口側睡著,我輕輕的從後面抱著她,右手在她的兩個堅挺的乳房上來回搓揉著,硬硬的JB頂著被小內褲包著的翹臀上,她翻過身,平躺著,睜開眼睛看著我。我哪敢跟她對眼啊,她可是我兄弟的女人啊,我飛快的把自己的唇印在她的唇上,這樣起碼不需要去面對她,右手搓揉著她的左胸上的小乳頭。她也沒出聲,隻是用她的雙手環抱著我的頸,舌頭也在我的嘴裏回應著。大叔自然明白了她的態度,右手開始順著她的左乳往下滑。穿過平坦的小腹,挑開她的褲頭,越過那一片濕滑的草地,最後停留在她的陰蒂上,一會輕揉,一會又下滑到她那濕滑泛濫的陰道口。她依然回吻著我,但左手放開了我的頸,順著我的胸膛往下,直到抓住了我那硬硬的,粗大的JB,套弄著。太爽了。我們倆就這樣保持了一會,或許有幾分鍾。她的呼吸越來越重,她的屁股隨著我的右手的移動而上下挪動著,我輕扯著她內褲,她把臀部擡起,讓我可以非常輕易的褪下她的內褲。

我一翻身坐在了她的腰上,左手搓揉著她堅挺的的兩個乳頭,右手放到臀後繼續搓揉著她濕濕的陰戶,她右手套弄著我的JB,左手摸著我的蛋蛋,我們誰都沒說話,隻有那沉重的呼吸聲,我看她閉著雙眼,臉頰通紅,甚是嫵媚。于是我把身子提起來,往前慢慢的移動,隻見我那又大又硬的JB在她的套弄下,沿著她的小腹,慢慢的往上,我將她的雙乳收緊,包夾著我的JB抽插了一會,她仍然緊閉著雙眼,但卻發出一連串的呻吟聲,我抽插了一會,然後放開她的雙乳,繼續往上,把JB放到了她的唇上,她順從的張開了口,一把將我的龜頭含入口中,我雙手扶著床頭的牆,擺動著屁股,去迎合她的嘴。她也前後擺動著她的頭,來迎合著我的JB的抽插。就這樣,又過了好一會,她吐出我的JB說道,我想你操我。也是我退到了她的兩腿之間,兩手將她的雙腿分開,擡起。幫我放進去我命令她道。她用右手抓住我的JB,拉到了她的洞口,屁股一擡,便將我的整個JB給吞沒了,我一邊狠狠的插著她,一邊問道:舒服嗎?嗯。。。她的嘴裏已經無法吐出一句完整的話,隻能在喉嚨深處發出一種愉悅的呻吟聲。

我放開她的雙腿,左手抱著她的頸,右手伸到她的屁股下面,抓著她的屁股往上擡,她雙手抱著我的腰,屁股順著我的手往上頂,陰蒂緊緊貼著我的腹下摩擦著,她的叫聲越來越大,動作越來越激烈,啊。。。她大喊一聲,身體緊接著抽動著。我知道她已經到了。爽嗎我問,嗯她點點頭。還想要嗎?我問她,想她又點點頭道。于是我開始一陣猛插。她不停的叫著,越就越快,越叫越大聲。‘你快操死我了她突然叫道,操死我吧。大叔還是第一次聽到女生說出口,果然很助興啊。我狂插了幾下,你想我射那裏我問道,隨你便她答道。也是我拔出來,對著她的兩個乳房一陣狂射,最遠的一次竟然射到了她的臉上。

那一晚,我們幹了三次,試遍了所有的姿勢。直到天亮時,我們才筋疲力盡的沉沉入睡。直到下午2點,當我們醒來後,做完了第四次之後。我們才離開。她回家,我也回到了我的宿舍。

因爲我兄弟的緣故,在離開房間之後,我突然有種罪惡感。我也能感覺到她有同感,因爲自那晚之後,我們彼此之間都下意識的刻意的保持著距離。以至于後來,我倆都基本上無話可說了。我當然沒有告訴我朋友,我睡了他的女人,我想她也一定沒告訴他,因爲我跟我的朋友之間的友誼,至今從來沒有停止過。我們現在還是好朋友。

對朋友沒有愧疚那是不可能的。這感覺一直到後來,公司撤銷了辦事處,我們都回到了省城。我朋友跟她的女朋友也沒有堅持住這種異地戀,最終還是分了手。時間一長,我也漸漸的把這事遺忘了,愧疚的感覺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流逝。畢竟他們沒結婚嘛。

時間在流逝,大叔在老去。留下的或許就隻有回憶了。。。

PS:大叔寫的短文,乃一氣呵成之作,沒有檢查就發表了,如有錯別字或語法錯誤,還請各位版友體諒海涵,謝了。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