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玩的小芹不肯幫我吹

從荷蘭學成回國已經三年多了,現在已是一家外資企業數據部主管,負責公司商業系統的運行控制。

半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認識了小芹。

小芹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漂亮性感的中國女性,我第一眼見到她就忍不住想跟她上床。

由於我們趣味相投,條件又都很好,可謂門當戶對,所以感情發展特別迅速。

三個月我生日的時候,小芹送了我一個特別的禮物——她的第一次,當然這也是我的第一次。

說出來不怕大家笑話,由於本人以前在國內時是出了名的麥桿,而且為人有些古板,所以從來就沒有哪個女孩對我發生興趣。

不要說性經驗,哪怕是戀愛都沒有經歷過。

在荷蘭時,也許基於相同的原因,也沒有什麼艷遇。

不過由於在荷蘭這幾年注意個人各方面的塑造,不管是體魄還是交際能力都大為提高。

現在我一米七八的個頭有將近75公斤,肌肉非常結實,看上去有點象縮小版的美國健美先生。

現在讓我來描述一下我的小芹。

小芹今年23歲,在一所中學教些副課。

一米七的個頭只有49公斤,三圍81、59、79。

面龐非常俊俏和秀氣,尖尖地小鼻子非常性感,臉上時不時總帶著一點邪邪地微笑。

一頭烏黑地短髮,看上去非常清爽。

她的皮膚非常光滑細膩,我在第一次和她作愛時幾乎把她全身每個地方都吻了一遍。

從外表看起來,小芹是個前衛而且有點淫蕩的女孩。

不過,認識她以後,我才發現她由於從小教育的緣故,她的思想雖然談不上傳統,但也可以說很正統。

雖然我們現在住在一起,而且幾乎天天作愛,但是她從來不肯幫我口交,更不要說肛交、SM之類的了。

日本色情卡通遊戲、動畫片,歐美成人影視,色情小說,我是從來就沒有少看過。

口交、肛交、SM我也都很想嘗試,無奈一個巴掌拍不響。

每次我向小芹提起,她要麼會一本正經說那樣對健康無益,不願嘗試,要麼被我問急了,她總會說,以後也許可能或者…我也想通過成人影視給她潛移默化的影響,可是每次與她一起看成人影視,她也都是心不在焉。

有一次居然看著看著她就睡著了。

我是非常愛小芹的,她是我的第一女朋友,而且這麼漂亮,我幾乎找不到她有什麼缺點。

我們作愛時小芹也願意與我嘗試正常插穴的各種體位,而且她的叫床還是挺厲害的,所以我已經很滿足了。

今天是我們認識一週年的紀念日。

我買了一隻純金腳鏈送給小芹,小芹也燒了拿手的飯菜。

兩杯酒下去,小芹開始有點醉了。

微紅的臉蛋看起來特別誘人。

吃完飯一個小時以後,我們就開始了這半年以來每天的重要節目。

當我解開小芹的衣服時,我才發現,她居然把我很久以前就買來送給她,但她總是不肯穿的那件性感內衣穿在身上。

看來這就是她送給我的禮物。

這件性感內衣由黑色花邊胸罩、丁字型內褲和吊帶黑色網格絲襪組成。

我感激地給小芹一個長吻。

然後我順著小芹的粉頸一路吻下去,我不解開胸罩的鈕子,而是把胸罩翻上去,小芹的乳房彈了出來,由於胸罩壓迫的關係,小芹的乳房顯得更加豐滿。

我用右手揉搓小芹一邊的乳房,用左手捏住另一個乳房,並用舌尖挑逗著她的乳頭。

小芹的嘴裡開始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

接著,我將陣地轉移到她的下面。

我用手和舌頭隔著內褲刺激她的陰核,很快小芹的淫水滲了出來將內褲弄濕了一大塊。

我繼續舔弄,不久,小芹就受不了了。

她嬌聲對我說道:「好人!別再舔啦!快點插進來吧!」這時我也忍不住了,我放開小芹,迅速地脫光衣服。

與此同時,小芹以性感的姿勢脫掉內褲,然後趴在餐桌上,回過頭以極其淫蕩地表情看著我,同時翹起她那性感的臀部抖了兩下。

我用手扶著陰莖,在小芹的小穴上磨了兩下,覺得那裡已經非常濕潤了。

我猛地將陰莖一下插到底,同時小芹發出「啊」的一聲尖叫。

經過我半年的開放,小芹的小穴不管我怎樣插,她也只有快感而不會感到疼痛。

我持續地抽插著,小芹那熟悉地叫床聲又高起來了。

「啊…啊…!小穴還爽啊!好有感覺啊!啊…!你的大肉棒插得好深啊!啊…啊…!我要飛上天啦!……」由於我們站在落地鏡前面,我可以從鏡子裡清楚看到小芹淫蕩的表情,還有她那被壓扁的乳房,尖挺地乳頭與桌子的表面摩擦著。

在我半個多小時持續的抽插之後,突然,小芹發出高亢地「啊…啊…」聲。

同時從她的小穴裡湧出大量的熱流,我逆流而上將陰莖猛地插到底,緊接著我也將大量地精液射在了小芹的小穴裡。

射完之後,我很快將陰莖拔出,這時小芹在高潮的回味之中呢!同時,我看到她的小穴微張,有一些小芹的淫水夾雜著我的精液正從穴口順著她的大腿緩緩地流下去。

真是一幅艷麗的激情景象,我靈機一動,迅速從櫃廚裡拿出我那SONY專業級數碼相機,以迅雷不及掩之勢從小芹的身後拍了幾張大特寫。

然後迅速放回櫃廚裡。

這時小芹還沒有從高潮的餘韻中回過神來,直到我對她的粉頸一陣猛吻,她才幽幽地醒來。

然後,我們一起到浴室鴛鴦戲水去了。

第二天,我趁小芹出去買菜時,把前一天拍的照片拉到PC裡欣賞。

這些照片上的光線和色彩都非常恰倒好處,有兩張是全景,可以看到小芹的整個下身和光滑如玉的背部,那條金腳鏈還套在小芹的左腿上,更添了幾分性感。

同時穿衣鏡裡有著小芹被壓扁的乳房和淫蕩滿足的表情。

欣賞完後我隨便找了個軟件壓縮加密後藏在了硬盤的深處。

兩個星期後的一天,我的死黨阿剛來找我。

阿剛從中學時代就跟我很要好,在我去荷蘭唸書以後,我把他也弄到荷蘭打工,那幾年他沒少受我的照顧。

後來我回國,他也跟著回國了。

阿剛在玩女人這方面比我強得多,回國以來,他已經換了好幾個女朋友,而且沒有一個不是被插過的。

阿剛今天還帶來了他的現任女友阿芬,阿芬我以前見過幾次,她的姿色雖然比不上小芹,不過也頗為性感,而且看她那個樣子就知道她是個性慾很強的女人。

在門口時,阿芬就當著阿剛面淫蕩地看著我,並用舌頭舔了舔嘴唇。

阿剛則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我也不好表示什麼。

阿剛來找我,是想在我的電腦上運行一些程序,他的那台破電腦根本運行不了。

阿剛運行他的程序還要有一段時間,我閒來無事就與阿芬到客廳去聊天。

聊著聊著,我們就聊到與性有關的話題。

阿芬說她知道阿剛已經與許多女孩發生過關係,不過她不在乎,她也喜歡作愛。

她與阿剛什麼正常交媾,各種體位,69啦,肛交啦,SM什麼的,每天都變著花樣玩。

阿剛每次都讓她欲仙欲死。

接著阿芬還說她喜歡強壯的男人,而我比阿剛更強壯,說著就在我的肌肉上摸來摸去。

我斜眼看看阿剛,他的位置本來可以對我們這裡一覽無餘,不過由於他在專心地操作電腦,似乎沒有注意到他女友的舉動。

不久,阿剛完成了他的任務,就帶著阿芬要回去。

阿芬跟在阿剛後面,一邊走一邊還從後面拉她自己的迷你裙,顯露出她那白色的鏤空情趣內褲和吊襪帶,同時又向我做了一些挑逗性的動作後,才滿意的離開。

這天晚上,我在小芹洗頭時偷襲了她。

小芹正彎腰低頭在洗頭,臀部正翹著,我一把掀開她的襯裙,緊接著就把我的臉貼了上去。

我把小芹的內褲撥到一邊,然後用舌頭在她的陰唇上上下刮著,同時手指輕點她的陰核。

小芹這時一頭一臉的洗髮水,既不能站起來,又不能張嘴,只能哼啊哼啊任我輕薄。

小芹洗完後,嬌縝著打了我一下。

經過我充分的愛撫之後,我把燈通通關掉,讓小芹坐在床上,窗外的光線照進來,灑在小芹的身上,讓她的身體呈現出一種乳白色的光芒,這時候的她看起來分外吸引人。

小芹將一顆藥丸放在陰道口,由於小芹對避孕藥有不良反應,我又不願使用保險套,所以小芹就去買這種緩釋膠囊,塞一顆到小穴裡面可以24小時有效。

每次都是小芹將一顆膠囊放在穴口,然後用我的肉棒給她頂進去。

這時,小芹扶著我的肉棒慢慢地坐下來,我能感覺到我的肉棒刺開小芹的小穴,一直到達最深處。

然後我要小芹往前趴下,她趴下之後,胸前的兩團肉球恰好垂在我的面前,我毫不客氣地握起來,並且用嘴含住,用力地吸吮!

「啊…啊…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啊…你下面不要動…啊…啊…這樣我會受不了…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原來我一邊把玩她的奶子,一邊還故意將肉棒抽動,讓小芹幾乎要瘋掉了。

這樣的興奮與刺激,很快地就令小芹暈死過去!而我則繼續摟著她。

過了一會,小芹醒了過來,我又如法炮製,令小芹數度暈死,直到我將積蓄了一天精液全部射在小芹的小穴深處,一切才安靜下來。

過了幾天,我接到阿剛的電話。

阿剛的語氣顯然與平常不太一樣,他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讓我到他家去,弄得我莫名其妙。

一進阿剛的家門,我就看到阿芬以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對著我笑。

阿剛把我帶到他的電腦前,說有東西要給我看。

接著他打開一張圖片,我一看差一點昏了過去,這不是我那天給小芹拍得嗎!從畫面上的鏡子裡可以清楚地看見小芹的面孔,還有她全裸的身體,以及紅腫的還在滴著精液的小穴。

我一把抓住阿剛的衣領:「阿剛,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看你家小芹這麼漂亮,我已經垂涎她很久了。

我只是她的肉洞裡插上一插,怎麼樣?」阿剛說這話時眼睛還看著小芹小穴的大特寫。

「我犯了什麼錯,老天讓我交上你這種朋友。」我這時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

阿剛收起笑容,對我說:「我們廢話少說,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

如果這三個月裡我上不了小芹,我會把這些照片散步到網上去。

到時候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小芹誘人的身體,你認為哪一個比較好呢?何況,我也不是白幹你家小芹,以後只要你願意,我可以拿我家阿芬跟你交換,阿芬的技巧可是一流,你不會覺得不值的!阿芬這時立刻湊過來,用她的手抓住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揉來揉去。

我心想,這個小淫婦,恨不得男人都來插她。

我一時無計可施,只得向阿剛說要考慮考慮。

「你有三個月的時間,時間一到我就會把照片散播出去。

而且我已經在網上設了相應的程序,如果我在這三個月內出了什麼事,時間一到這些照片還是會自動出現各大BBS的。

你可要考慮清楚?」阿剛送我出門時說道。

晚上小芹剛在我身上套了沒幾下,我又想到這事,陰莖不知不覺從小芹的小穴裡滑了出來。

這時小芹也感到我與平時不同,輕輕地躺在我身邊,撫摩著我的胸部,溫柔地說到:「你今天是怎麼啦?有什麼心事?」我只能推說是白天太累的關係。

這二天上班上到下午兩點時候,我就覺得實在沒有精神,所以請了半天回家睡覺。

我剛一進家門,腳還沒在穩,就聽見小芹的淫叫聲。

我立刻躡手躡腳的向臥室走去,臥室的門還留著一道細縫,我可以清楚地看見一個陌生的男子把頭埋在小芹的大腿交匯處。

小芹一邊高聲淫叫,一邊強烈地甩著頭。

緊接著,又一個更加氣憤的景象映入眼簾,小芹居然主動把那男子的內棒含在嘴裡吸吮。

小芹用一隻玉手輕輕地握住他的陰莖,不時用她的香舌舐著龜頭和馬眼,又不停地用櫻唇吸吮和貝齒輕咬著大龜頭的稜溝,爽得那男人直顫抖。

透明的液體不斷地從龜頭馬眼裡滲出,小芹吸吮的聲音很大,嘖嘖的聲音充斥整個房間。

她的右手緊緊地握住肉棒的根部,同時用力來回套弄,配合著嘴巴的動作,給男子以極大的刺激。

我沒有想到我賢惠的小芹會這樣淫蕩的幫別的男人口交,而卻不肯幫我吹。

想到這裡我怒火中燒,但自己的陰莖卻不受控制的勃起,頂得褲子生疼。

同時,小芹已經結束了幫那男子的口交。

男子讓小芹仰躺在床上,然後扛起她的雙腿,我清楚地看見那男子的肉棒是怎樣消失在小芹的穴口的,在男子的陰莖抽插的同時,小芹發出不堪入耳的叫床聲。

「啊…啊…春華…你真夠勁…快把我的小穴插破了…」「啊…啊…快…再用力…快…哦…啊…」這是那男子放下小芹的雙腿,用力搓弄她的乳房,像在搓麵粉那樣,搓得小芹的乳房都變了形,小芹也配合地很劇烈扭腰擺臀,一個大白屁股,猛往上湊,發出了一陣陣「噗滋…噗滋…」的聲響,男子的大雞巴每一下都插到底,直頂花心,把小芹幹得浪聲不絕。

誰都想不到平時端莊的小芹會在別的男人面前浪成這樣。

「來,把我的奶子…也捏破吧…」「春華…你…那樣幹我…太厲害…讓我死吧…快…干死我吧…」小芹再次淫叫起來,小穴的淫水不斷流出來,她的屁股本來給男子放在床邊,而淫水就滴流到地上。

男子進入最後的衝刺,對準小芹的小穴狠抽猛插二三十下,一邊對她說:「好哇…臭婊子…你這麼喜歡給男人幹…我就叫幾個工友來輪姦你…奸得你叫爹叫娘…」他說完自己已經刺激得不能再發出聲音,屁股一下子定住,下體一震,大股大股的精液射進小芹的小穴裡,把小芹也燙得全身發抖,雙腿緊夾著男子的屁股,兩人一起到達高潮,然後靜了下來。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