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止的手淫

一、

今天家事對里代子來說,真是要她的命。洗完了碗筷,嘆口氣。將髒衣物放進洗衣機,按下開關,又是嘆氣。將屋內的窗戶全部打開,拿出吸塵器。從臥室開始,接著客廳,然後和室。用細的嘴管清屋角的里代子。

「哎…」又是深嘆氣,歇斯底里的將吸塵器的嘴管拔開。靠著牆壁坐了下來,將兩腳伸開。外面的陽光很柔和的照射進屋內。

「真是的!」里代子不滿的發牢騷。

「那種丈夫離婚算了!」心雖不是那麼的想,但唸一唸就舒服多了。

並非是和丈夫裕一吵架。昨晚,裕一喝醉回來,高興的摸著里代子的胸及屁股!裕一如此說著。裕一出差的前一晚,他們習慣要做愛。比平常都還濃厚的,互相的愛撫。從新婚開始一向是如此。

「一個人睡覺是很孤獨的…」

「我不在的時候,可不准出軌。」

「你才是呢!」

互相說著甜蜜的話,而熱絡起來。幾天前就已說今天要出差,里代子期待著昨夜的來臨。雖是喝醉了,但裕一也記得,所以回家後就一直撫摸著里代子。

「我要好好的疼愛妳…」他是這麼說的。

可是…

入浴後,裕一先回到床上,里代子因期待著盡情的做愛,所以花了一點時間,穿上性感的晨袍,坐在化妝台前,做好臉部及身體的保養且噴上了香水。從鏡中看著躺在床上的裕一說。

「老公,你可別睡著了。」發出撒嬌的聲音。

「才不會,今晚要來三次喲,讓你看看我的男子氣魄。」裕一回答著,想睡的聲音讓里代子稍微的不安,但一向睡過一、二十分後的裕一精力總是相當的充沛,想起來真是興奮。

到浴室洗掉手上剩餘的乳液,走進臥室,將檯燈亮度調至最弱。

「喂!老公!」甜美的聲音進入棉被之內,抱住裕一。輕微鼻息停住了。

「好睏,今晚饒了我,明天…讓我睡吧…」愛睏的回答著,幾秒後鼻息,己轉變成打呼聲而沈沈的入睡了。

(可惡!)里代子跳起來,繃著臉,很生氣狠狠的看著裕一的睡臉。

花費時間將身體沖洗乾淨…

整理亂掉的頭髮…

在手腳上塗抹上乳液…

也噴了嬌蘭高貴的香水…

(什麼今晚要做三次!)

(什麼男子氣概!)

(我的魅力,居然輸給了睡意!)

在心中罵著裕一。

「哎…」無奈的嘆口氣,再度躺上床,粗魯的拉開裕一的棉被,將頭埋在枕頭裡,開始哭泣。

(五天前的那個晚上也是…)說是要做二次,結果也才一次半。一次半就是第一次做完後,受里代子愛撫的刺激,恢復了精力,再結合一體時…裕一睡著了。

第一次辨完時,因結束太快了,里代子並沒達到高潮。(已經不愛我了…)邊看裕一的睡臉邊說著。可是,還是深愛著裕一的里代子心想。(一定是工作累了,而且喝了酒才不行的!)溫柔的替裕一想著而原諒了他。

今晚,因有酒精成份而想睡覺也沒辨法。但是,明天開始就要到大阪出差三天了。出差的前一夜,應該是要做愛的。雖說是喝了酒,但里代子的心情卻無法平靜。

(一點都沒男子氣概!)被裕一的打呼聲及生氣的心情影響而一夜沒有睡好的里代子。…這就是今早為何一直嘆氣的原因。

「哎!」靠在牆壁上的里代子再度的嘆氣。

這次不光是深深嘆氣了。(想要、被抱、盡情的做愛!)強烈的慾望,使得雙手不自覺的握住左右的乳房。 ——————————————————————————–

二、

握住乳房的雙手…不自覺得搓揉著。唇中吐著氣息。沒穿胸罩的T恤內,乳頭已硬了起來。(想要被吸吮)熱熱的衝動,里代子將右手伸入T恤內。輕輕地揉著熱熱的乳房。(啊!受不了了!)

掀開裙子,將右手伸入內褲裡。左手握住乳房。用右手撥開下面的毛髮,摸著濕熱的叢林花卉。手指伸入花卉裡面。那裡已充滿了濕濕的東西。足可見里代子從昨夜起,就開始慾求不滿了。

將手指慢慢的滑入熱泉裡面。

「啊…」不自覺的發出聲音,包住手指的肉壁喘動著。(想要、想做、想和男人的那東西做。)

漸漸發熱的里代子將手指當成活塞。濕潤的已漸漸厲害激烈起來。一會兒像活塞的,一會兒又轉動著。又將被花蜜似的包圍著的手指,愛撫著敏感的花蕾。

「好…啊…好爽!」

甜美敏銳的感覺緊包著,里代子有規律的搓揉著敏感的花蕾。閉上眼睛,浮現著男人堅挺著的性器。希望那強壯的性器能夠塞入那裡,好好的疼愛自己,里代子快接近發狂狀態。

(啊…嗚…有感覺…好舒服…發麻了!)

哈哈…的邊喘著邊動手指頭,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睜開雙眼。然後發現…。

(唉呀…好丟臉!)趕緊將手從內褲中抽出,準備去關窗,里代子嚇了一跳。

西邊窗外隔著馬路的新公寓。那公寓的窗邊站著一個年輕男子,正看著這邊。

嚇了一跳後,卻轉變成興奮狀態。里代子的肉體更狂熱的燃燒著。(被偷看到了!)不好意思的自慰現況。

穿著藍色襯衫的男孩,看來像是學生。身體有一半躲在窗後,凝視著這裡。

(不行!被看到了,正做著丟臉事的時侯…)但是里代子,又將抽開的手再度回到花蕊,輕閉上眼,用左手揉著T恤下的乳房,而右手忙著摸索。

(不要看呀!不…要…好丟臉…哦!)喘著氣的里代子,意識著男孩的視線將手指抹濕,伸入柔壁裡面攪動著。

(看到我這種姿態,他一定會勃起的)從那褲子上面握著,那又硬又堅挺的東西!也說不定已拉下拉鏈,拿出已勃起的東西,握在手上,正在玩弄著!

(啊!丟臉…太丟臉了…這樣的…舒服…的自慰著)

想像著男孩熱衷於手淫的姿態,里代子瘋狂的動著手指。

(啊嗚…出…出來了!)讓腰部硬直,痙攣得達到甜美的高潮。 ——————————————————————————–

三、

隔天的里代子,又在西邊的和室窗邊開始自慰。無法忘懷被偷窺時的快感。里代子認為一定見過這個偷窺的男孩。有著里代子喜歡的好臉蛋。看來很純情的學生。想到自慰來刺激這樣的男孩就很愉快。

這天,里代子穿著晨袍開始做了…。並非故意更換的,而是丈夫出差不在時,一定會睡得很晚的。吃完麵包、喝過咖啡的早餐。已是十點了。那學生是否放寒假也沒回家,也沒去旅行滑雪,也沒有女朋友,寂寞的過著日子呢了!(有一個二個女朋友都不奇怪的臉蛋)比起年輕女孩,憧憬著像里代子這種年齡的成熟女人也說不定。

解開晨袍胸前的鈕扣,現開乳房用左手開始揉它。對面公寓的窗戶,藍色窗簾是關著的。(還在睡覺嗎?)如果等他打開窗子,再開始自慰那就太奇怪了。所以里代子不等窗簾打開就開始了。老公不在,反正今天又是無聊的一天。總比看電視好。

左手邊揉著豐滿的乳房,右手邊伸入晨袍裡面。脫掉內褲,讓它留在一隻腳上。用手指撫摸著毛髮下。還不能伸入花卉裡面,只輕輕地撫摸著花瓣。(怎麼還不快偷看?)閉上雙眼想著,不時的睜開看窗戶的那邊,輕輕地動著手指。

將近三十分鐘,藍色的窗簾打開了。(哼!終於起來了…)知道青年正看著這邊的里代子,規律的動起手指。敏感的花蕾早已綻放濕透了。用沾滿花蜜的手指去愛撫它。(啊!好…他還在看這裡…)

里代子閉起雙眼開始空想著。那是正在偷窺的青年,強暴里代子的鏡頭。

『太太,好嘛!讓我親你!』他將里代子推倒壓著。

『不行呀!我是有老公的!』

『可是妳卻一直刺激我,看,我的東西,摸摸看!」

『不,不要…』

『與你老公的,誰較大?』

『不,不知道啦!』

『太太那裡讓我摸摸,啊,好厲害,那麼濕了!』

『不行啦!這種事情…』

『將我的東西插進這裡嘛!』

『不要說這麼不要臉的話。』

『插進最裡面,像活塞似的給你戳動!』

『啊!幹什麼?快住手!』

強迫的奪走里代子的內褲,匆忙的將自己的褲子脫掉壓過來。

『我已經,忍不住了!』

『我是有夫之婦耶!』

『太太你也想幹吧!所以妳才這樣的濕答答的。』

『呀!不行呀!不可以的…』

終於他的東西,穿過了里代子的花瓣…。

「哦!不行呀!不可以啊…」里代子一邊出聲,一邊動著沾滿花蜜的手指。妄想著被那學生強暴的鏡頭,實際上他是在偷窺…。

里代子受不了的興奮著。

『不…不要,求求你!』

『你說不要,可是我的陰莖已進去太太的小穴裡面了。』

『啊!不要說那麼色的話嘛。』

『你真的喜歡的吧!』

『呼…喔哇…啊…爽…爽…好爽!』

他加快了活塞運動。

『哦…太太,我快出來了!』他說。

里代子也不自覺的說:『我…我也快出來了!』說這話的同時,將手指戳入花蕊的最面,達到最高潮。

喘著氣慢慢的張開眼晴。眺望著窗外對面的公寓。(咦…不在了?)學生已不見了。里代子感到失望,手指放在花辨處不動。

這時,電鈴響了。里代子慌忙起來披上睡袍。(對了,一定是自治會的回覽版)忘了傳給隔壁,記得期限是到今天。(告訴他們我感冒在睡覺好了。)邊想邊穿睡袍。

打開了門,年輕男孩衝了進來。

「哇!」里代子尖叫同時…。

「太太,那麼想要幹的話,我來幹妳好了!」青年突襲似的抱了過來。

「做,做什麼?不要!」邊喊著的里代子倒在男孩的手腕中。男孩正是對面公寓偷窺的學生。 ——————————————————————————–

四、

他抱著里代子拖進房間內。

「非法侵入,我可以告你!」

「什麼非法侵入,如此的挑逗我…就是這房間吧!」

將里代子拖入和室房間,將外套甩掉,慌忙的壓倒在地上,男孩開始脫褲子。掀開正要爬起來的里代子的晨袍。

「做給我看嘛!妳自己手淫的樣子。」

「不,不要,不…」

「我看妳已經都濕了!」

壓住里代子將她的雙腳拉開,把自己的臉靠近里代子的下腹部。

「真行,好像洪水氾濫,連陰蒂都紅腫了。」

「原諒我、求求你!」

「你對男人那麼的飢渴嗎?太太。」

他脫下了外套及褲子跨過里代子的臉。生龍活虎般似的挺立在里代子的眼前。

(真棒!)不知覺的眼晴都亮了。

「你想做什麼…求你,不要!」

「來,吸吮吧!」

「不要!」

「用自己的手指去弄,還不如真正插入男人的東西爽吧?」

里代子喘著氣,與想像中完全不符合的學生,更性急更粗野,這使里代子越感覺到興奮。

「來,吸吮吧!」

「饒…饒了我吧…啊!」

粗魯的抓住里代子的頭髮,男人怒張的那話兒更靠近她的臉。

「原諒我…放了我。」邊說邊用舌頭舔著男人的東西。

「呼!看妳還是飢渴於男人的陰莖。」

「才,才不是呢!啊…」

比丈夫大了一圈又硬的讓里代子著迷,邊喘著邊吮舔著雞巴。

「噢喔…對…放入嘴裡…再進去一點…含著它。」里代子吸吮著含在口內的陰莖。

啊…!青年快感的呻吟著。

「好,好舒服呀…嗚哦…射…快射出來了。」

里代子邊吸吮邊攪著。因太年輕,不到一分鐘…。

「嗯…哦…出來了…喝…喝它。」

他的東西在口中痙攣,濃濃的精液射了出來,里代子喝了三口。但年輕的他,那根還是挺硬著的。

「好,這次妳那另一個口也嚐嚐滋味吧!」

「啊…嗯…!」身體被轉過來趴著,晨袍被掀開到背中,里代子身體中,穿過一陣興奮的電流。

(想不到真的被強姦了!)真剌激,與想像中的他不同,粗魯的凌辱我的身體,讓我得到這麼棒的快感。

「這種體位最適合…淫蕩的太太。」他一說完,即將陰莖一口氣的貫穿濕淋淋的花蕊。

「啊哦…好…」里代子瘋狂的喊叫著。

「有這麼好嗎?淫婦!」

「啊…哦…喔…好…爽…好爽呀…」

「跟自慰比那種較爽?」

「這種比較爽…」

「你老公不幹妳嗎?」

「是,是啊…啊嗚…」

「每晚都悶得用自己的手指撥弄嗎?」

「啊…不要說了。」

「你有老公,還一大早就開始自慰,不覺羞恥嗎?」

「不要欺負我了啦…啊…太棒了…」

青年將里代子的晨袍掀開揉捏著乳房。

「有這麼好嗎?哪裡最舒服呢?」

「那,那裡…」

「光說那裡怎麼知道?」

里代子說出羞恥的四個字,青年將手從乳房移開,揉著股間毛髮下敏感的花蕾處。

「你就手淫這裡的嗎?男人的手指比較有感覺吧!」

「好…哦嗚…再…再…」

「真是的,真是淫蕩,這樣淫亂,不覺羞恥嗎?」青年將上身挺起來,猛烈的做起活塞運動。

「好,再說吧!想要男人抱!」

「想要男人抱我!」

「想被抱、想被幹。」

「想被…被幹…啊嗯…」

「想要陰莖幹嗎?」青年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了。

里代子每說淫蕩的話,腰勁也跟著虐待狂似的粗魯了。

「哦嗚…已…快…射…射精…了!」

「我…也快…出來了!」

「要出來了…讓你充份的淋一淋男人的…精液。」

「啊嗯…出…來…了…」

正當男人射出濃濃精液時,里代子也心醉神迷了。 ——————————————————————————–

五、

高潮兩次後的青年的體力,更加的威猛,之後,更是二度的侵犯了里代子。脫掉晨袍全裸的里代子,以正常體位的幹法…。將里代子雙腳曲折到臉邊。抓著一邊的腳。這樣用性虐侍般的語言侵犯著里代子。

里代子達到將近十次的高潮,沈溺在快感的世界中。躺在榻榻米上,好似死般的癱瘓著。身體好似浮在宇宙中似的輕飄飄的。男孩何時穿好了衣服都沒發現。

「太太!」

是他的聲音,回到現實,張開眼睛。竟然已穿好了學生制服,跪在榻榻米上磕頭。

「對不起,我…不知不覺中強暴了太太!」

「…!」

對呀!里代子想起自己被強姦,慌忙的起來。趕緊穿上睡衣,披上晨袍。穿好後瞪著學生。

「好了,快快滾出去。」冷淡的說。

「我被太太的魅力吸引,因為,就好像要做給我看似的,一直在這房間自慰、所以.…」

「這種事,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莫非妳走在誘惑我的?」

「那有這回事,我是有夫之婦耶!」

「可、可是,因為丈夫沒有滿足妳才會自慰的,一定是慾求不滿,才一早就開始…..」

「說什麼!」里代子紅著臉假裝激怒的說。

「你那麼想幹,所以我才…」

「你犯罪了知道嗎?我可以告你強姦罪的。」

「莫、莫非太太妳…」

「你是學生嗎?」

「是的!」

「你雙親如果知道,不知會怎麼說。」

「求求你,不要告訴警察和我父母…」

「可是這種事只要成功一次,下次還會重犯。漸漸地你會變成強姦魔被逮捕…」

「不!我決不再犯第二次,我發誓。」

「有沒有女朋友?」

青年人很低落的說:「三個月前分開了,她十分的任性,我最討厭任性的女孩子了。」

「因沒有女朋友,所以你性慾強,精力旺盛。」

「是的!」他突然活潑起來。「所以剛剛好嘛,我和太太…」

「什麼剛剛好?」

「我因沒女朋友而精力旺盛,太太對先生慾求不滿,從現在起我們可以互相滿足對方。」

「是這麼說沒錯…」 里代子慌忙將已快說出口的『可以呀!』吞下去。

「什麼話,我是有夫之婦,我愛我老公;快,你快回去吧!」

「是的,對不起,請你原諒!」

說著離開了,終於恢復原來想像中的他。里代子微笑著….。

408 觀看

2015-09-07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