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婦美玲

在美麗的上海灘,聳立著一座座摩登大廈,白天各色落地大窗折射出一道道陽光,晚上又閃耀著星星般的霓虹燈,如盛妝的舞女婆挲地對著路人獻媚。座座大廈的停車場裡,泊滿了進口小車,接送著金髮隆鼻的老外,大腹便便的富賈官商,以及外表端莊骨子裡風騷的office lady,美玲就在其中的一棟寫字樓上班,天天過著普通工薪一族望塵莫及的生活,而對家人卻是守口如瓶,真是行事慎密的一個天生蕩婦。

「鈴……」早上的手機鬧鐘把酣睡中的美玲吵醒了,反手撈過手機,啪地一聲撳斷,翻了個身的美玲,露出一大塊光滑粉嫩的後背,一條粉腿也不情願地伸出空調被,足踝上的金色腳鏈微微地晃動,塗過紅指甲油的腳趾黝黝地透著一股淫蕩的魅惑。

「老婆我去上班了,早餐是豆漿和生煎,放在桌上,你起來記得要吃啊!」美玲的老公家明是一個斯文體貼的it工程師,平時很忙,雖收入不是很高,但也對美玲十分照顧,是個不錯的伴侶。

聽到老公漸漸遠去的腳步聲,美玲一骨碌爬起來,洗漱完畢,從衣櫃中挑出一套紅色透視情趣內衣換好,下面的三角褲是最近的開洞設計,不但方便小解,而且隨時可以方便男人的抽插,真是浪態可掬,然後又穿上平時上班的職業套裝西服裙,混圓滾翹的臀部配上萬人迷一樣纖細搖擺的水蛇腰,足下是一雙時下流行時尚的細高跟尖頭涼皮鞋,薄如蟬翼的肉色高筒絲襪裡裹著一雙修長的大腿,小腿肚上混圓的梭形肌肉會隨著步履一顫一顫地跳動。

「到小區後門口外路上第二個轉彎接我,親愛的,快點!」美玲對著撥通後的手機發出了指令。

10分鐘後,美玲就上了一輛嶄新的白色本田子彈頭,寬大的茶色車窗,配上無可挑剔的流線車身和省力的自動檔以及足大空間的後車廂,以及厚實舒適的皮質XX椅,都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喜歡。

開車的男人戴著一付雷登牌太陽鏡,一雙有力的手臂自信地握著方向盤悠閒地駕馭著本田穿出小區,一忽就上了南北高架,美玲這才摘下早已戴在臉上的枌色太陽鏡,淡施眼影和捲翹睫毛下的一雙秋波飄過駕駛倉,嬌艷欲滴的紅唇邊露出了笑意,緩緩地彎下腰,一手拉開男人的褲子拉鏈,白嫩的小手順勢掏出一根青筋暴跳的怒莖開始輕輕的套動,小嘴也不留空閒地舔向了下面的兩個卵蛋。

「又想插穴了是不是?」男人叫廣平,35歲,是美鈴的一個老客戶,一年前在公司一次產品推廣會上認識的,後來美玲讓廣平訂了200多萬的貨,當然兩人在四季酒店的套間裡你死我活地爽了個夠,美鈴連屁眼的第一次都是被這位給開通的。

「你有辦法麼?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美玲柔軟的舌頭纏上了粗大的肉棒,開始有力地刷,卷,啜,吸,套,一下一下帶出淫蕩的節奏,男人騰出一隻手悄悄鬆開了鱷魚皮帶,鬆了鬆腰圍,美玲的左手舒地鑽進男人的後腰,搡斜了男人的屁股,中指在肛門周圍轉了幾圈,就輕輕插了進去。

「絲……」男人爽得吸了一口氣,腳下的油門在重力下帶出了本田更加快的飆速,車速表上的指標漂亮地向右劃出一個小弧,美玲抬起頭嘴角掛出一絲白色的精液,露出得意的媚笑,自己的肉穴也濕癢得難受。

「還是做我的午妻吧!11點50來接你!到時一定餵飽你!」廣平眼露淫光地獰笑,說話間,本田已嘎然停在了美玲公司所在的寫字樓下。

「你可別到時候丟盔棄甲,落荒而逃啊?!」美玲調侃著,不慌不忙地掏出小化妝盒,對著翻開的鏡子補了點口紅,嗓子裡還回味著姦夫精液的腥甜氣味,施然扭臀,輕搖蓮步地邁下了車,揚長走進寫字樓的大廳。

廣平陰笑著咧咧滿是胡茬的嘴,一打方向掉頭弛去。

雖然已是是9點,電梯裡仍是人滿為患,大上海的交通的確成問題,早晚上下班高峰的人流就像洪水一樣抽刀斷水水更流。一些剛剛上崗的年青人都行色緊張,不時地看著手錶想著不要誤了打卡鐘。

美玲是市場推廣部的總監,聰明漂亮又能幹,自然不用擔心這個,只見她抬腿邁出修長而有彈性的大腿,輕甩一下過肩的直髮,走向自己公司的玻理門,只留下淡淡的莫莉花香水的味道。電梯裡的色狼們不知悄悄吞了幾次口水,下面早就撐起來好幾把小傘呢!!

「美玲姐!你今天穿得可真靚呀!」財務部經理Joice端著一杯剛泡好的卡布其諾笑著打招呼,美玲和她是一對死黨,在回扣上一塊吞了不少甜頭,當然也一起去地下酒吧放浪形骸過。

「哪有你靚啊?看你的奶都快掉出來了!」走到屏風死角處,美玲促狹地捏了一把joice的乳房,joice嚇了一跳,紅著臉跑掉。

打開電腦,美玲先收了幾封郵件,一封從公司國外本部的mail吸引了她的注意,下周董事會執行總裁要帶市場督查來公司視查開會。

唉,又是一個獻媚邀寵的好機會呀,心頭一陣暗喜,不由想起來執行總裁那愛叼古巴雪茄滿是嗆人煙味的手曾按著自己的頭,仰在辦公台後的老闆椅上享受克林頓式的deepthroat服務,美玲就羞紅了臉,那是她第一次給老外口交,粗大的陰莖幾乎是他老公的3倍!噴射的流量足足有一小杯!要不是她被按著頭咕咕地全部嚥下去,一定是滿臉,滿領全是老外白花花的精液!

又看了一下今天的日程安排,10點開本部晨會,10點半,約見一家供貨商代表。下午是聽國外總部發來的培訓課件,晚上和上海分公司總經理john去見日本某株式會社社長,並就本公司產品下半年的配方改進方案徵求意見。

還好,中午沒事可以溜出去和廣平happy了。至於晚上,回家遲是司空見慣了,那個書獃子總是把晚餐準備好,隨時用微波爐可以加熱來吃。想到這美玲不由露出狡詰的笑容。

會上訓斥了2個銷售業績不佳的年青人,穿著絲襪的腿也有些累,美鈴從辦公台的抽屜裡取出一隻跳蛋,扭身進了自己辦公室的私人衛生間,分開雙腿,從三角褲的開口把雞蛋大的跳蛋輕輕放進了肉穴,姿意地瞇起一雙美目,開始享受電動自尉的快感。

不一會隨著陰道內壁的震動刺激,美鈴就達到了高潮,雙腿軟綿綿地又懶又解放,內射之後的雙臉也浮上了兩片紅暈,用衛生紙揩淨了肉洞口流出的淫水,美玲起身到台盆前的梳妝鏡前端詳起自己:好個美人胚子啊,一雙彎彎的蛾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鵝蛋粉臉上翹著一隻高高的小鼻子,紅紅的櫻桃小口和潮紅未退盡的臉龐相映成趣,高聳的乳房還在砰砰地隨著心跳起伏。

「美鈴啊美玲,你可真是玩弄男人,玩弄自己的色女郎!!」美玲忖道。

10點多的會見彈指即到,一個40多的老供銷帶著手下一個25、6的女徒弟來談判,一看倆人唧唧咕咕愛昧的樣子和那女孩子豐滿碩大的胸部,美玲就暗笑老傢伙又啃了一棵嫩草,不過自己不也被老外啃過了麼?想到這美玲不由正色談起供貨的事來。

老傢伙賊溜溜的雙眼一會飄向美玲的胸部,一隻手還在桌下偷偷地摸著女徒弟裙下的大腿,徒弟發騷地扭來扭去,很是不安。美玲實在看不下去,就強調了一下供貨價格和質量一定要保證,就打發一對狗男女走了。

回到辦公台,美玲見還不到11點,就順手打開電腦,玩起前幾天joice發來的外國色情卡通站的flash遊戲,只見一個應召女郎一件一件地脫去衣裳,和嫖客一套一套地玩起69,吹蕭和肛交來,不一會卡通男人就噴出一股一股的精液來,美玲玩太監津津有味,一會就過了11點半。

咚咚!手機的短消息提醒音響了,美鈴一看:

「親愛的小騷貨,快點下來,我剛剛談好生意,人家送了我一大盒增強型偉哥,還附贈女用的,要不要試一下……平」

美玲看到這,心頭又是一陣亂跳,淫水又一股股地湧出來。

美鈴從抽屜裡抽出一隻精緻的小手袋,裡面放好了半打日本原裝進口的顆粒安全套,一會可以充分享受強壯男人肉棒的衝刺帶來的性刺激了,美玲不由打了個激冷,光潔背頸的根根的絨絨汗毛也幾乎豎起來,在走出寫字樓外的陽光下閃著肉慾的光芒!

廣平載著美鈴駛出繁華的商業區,開到了綠蔭華蓋般的靜安區,這裡全是使館及衛戍軍區的高幹別墅,蓊翁鬱鬱的法國梧桐掩映後的豪宅內又是何種的別樣洞天呢?

廣平的父親曾是一位高級將領的老部下,自然廣平和那些軍區的高幹子弟是胡天胡地,稱兄道弟了,今天本想和美玲去賓館的廣平忽然想換個新奇的玩法,就約上了自己的把兄弟衛國一起玩4p。

話說這位衛國,也是色字當胸,當仁不讓的性情中人,在部隊早就把那些小話務女兵,衛生員玩了個遍,這次聽說廣平要帶個白領麗人來玩4p亂交,真是淫心大動,興致高漲,也從高幹的特護班裡把平時和自己操屄操的的最多的,也最浪的倩玉拖到自己的3號別墅2樓早早等候。

「去哪呀這是?怎麼開這來了?」美玲奇怪地問,

「去了就知道了。」廣平淫笑著回答。

這裡的院子好大呀,從外面的圍牆可是一點都沒想過在寸土寸金的大上海,還有這樣寬綽的院落,周圍的二層別墅小樓的每扇窗,全都是幃幕低垂,看不到裡面的情形。

跟著廣平拾級走上二樓,好氣派的起居室呀,高級的尊爵音響裡傳來了男女前戲的呻吟,牆上碩大的等離子超薄數位螢幕裡正酣暢淋漓地上演著一部外國春宮電影。

「唉呀!可把你們等來了!歡迎歡迎!這就是你常提起的高級白領,大美人美鈴小姐吧?百聞不如一見啊!!」衛國執情地打著哈哈,魁梧的身形折射出軍人後代的強健體魄。

被陌生人誇,並且是在這種深宅大院的場合,對美玲還有點不習慣,美玲不由羞紅臉,給廣平翻了個白眼,心頭卻有點甜絲絲的。

「廣平兄弟,這就是咱們號稱高幹特護一枝花的倩玉小姐,可是從東方航空公司抽調過來的,怎麼樣啊?」

廣平早就注意到XX上著一聲粉色西裝裙的倩玉了,水汪汪的桃花眼,高挺起伏的胸部,肉色的長筒絲襪下趿一雙奶白色的高跟涼鞋,修長渾圓的大腿充滿了性的暗號。

倩玉倒是大方的很,起身扭腰走過來和美玲打個招呼說,「姐姐好,隨意玩吧。」說著就蹲下身去,一把拉開廣平的褲子拉鏈,掏出早就硬到不行的一根大吊,張口含了上去!看的美玲也執血沸騰,心如撞鹿般呯呯地跳!!

這時衛國走上來擁過美玲走向豪華的義大利真皮XX,說:「我們先看看他倆的免費真人秀吧?」說著就吻上了美玲的耳垂。

美玲含羞點了點頭就任由衛國的大手伸進了裙內……

果然是上路的白領麗人!連內褲都有這般奧妙!!閱人千百的衛國做夢也沒想到美玲這外表端莊的尤物的內裡竟會有如此內涵,不由淫興大發,翻起美玲的裙擺,把美玲的身體倒過來放在XX靠背上,一邊舔弄著她肥美多汁的肉唇,一邊擺動著肉棒,讓郤拒還迎的美玲也為自己含起了雞巴!!

美玲頭朝下嘴裡嘬著腥臭的大雞巴,在衛國兩條油黑的腿毛中間,看到了顛倒著的廣平和倩玉,也互相扣弄著屁眼,氣喘噓噓地玩起了69,不過是一上一下的兩條肉蟲蟲,頗為好看!屋子裡瀰漫著淫糜的氣息,嬌喘聲,男人的呻吟,陰唇被舔弄的嘖嘖水聲,啜雞巴的啪啪聲,和牆上的春宮的聲音響成一片,相映成趣,分不出你我高下!!

好一個三英戰呂布,二鳳齊迎龍!只見衛國舔到開心處,把美玲的陰唇也弄的水淋淋的個翻了出來,又痛又爽的浪貨也以牙還牙的玩起了磨砧功,雙手交替地快速搓起廣平的大雞巴來。

衛國覺得美玲手中的肉棒越來越燙,不由大叫一聲,轉過美玲,提起九寸長的大雞巴在美玲的穴口揉了揉,哧地一聲,全根送入!!

「哦!!」美玲滿意地淫哼了一聲,不由粉腿高舉,如擁護三個代表般,迎合著湊上衛國拉風箱般的抽插,真是好一個浪貨淫婦尋快活,又一位西門必正淫人妻!!!

另一邊,倩玉也跨上廣平的膝頭,玩起了坐懷吞棍、平沙落雁、七上八下,極盡夾、吞、吸、擺、轉、顛之能事,與廣平是你顛我扭,我落你頂,插的是遍地春秧滿穴盈,叫的是乖乖寶貝你真行!!

只見倩玉的淫水順著脫了一條光腿的大腿內側如涓涓小溪般孱孱流下,扭擺中早把脫下的絲襪沁濕了一大塊!二人你來我往,又換成猛虎擒羊式,倩玉把兩條肥肥白白光滑的大腿舉上廣平的肩頭,露出黑紅一團的陰戶,任廣平在肉穴裡進進出出,左右衝殺。

時間的指標飛快地指向1點,4個人你來我往地在大廳裡宣淫著,戴好顆粒套套,服了性藥又開始蠢蠢欲動了,只見美鈴和倩玉兩個浪貨的肉洞都張開著,一吸一合,穴口淌著黃白混合的淫水和精液,身上散發出肉體的香味和分秘物的腥騷氣味,這樣的空氣讓人既興奮又有點想打噴嚏,真是活色生香,淫態畢露!

兩個賤貨相對微笑,不約而同地把身邊男人的大雞巴拖到嘴邊,一手輕輕托著兩個蛋搓動,一手握住肉棒用舌頭和皮套一樣的嘴瘋狂地嘬起來!衛國在美玲的強烈刺激下,漲紅了臉,額上滲出黃豆大小的汗珠,說不出是痛苦還是高興,那既刺激卻又不想早早結束的執著真是驚天地,泣鬼神,好難過啊,好爽啊!!

這邊廣平也彎下身,拉起倩玉,手掠過生滿油黑陰毛的陰阜,條地一滑,探向了屁眼,誰知早已久經沙場的倩玉浪笑燦然地說,我可沒怎麼洗屁股啊?你幫我舔舔?

廣平做個鬼臉,捏起鼻子說,就讓我來給你清理乾淨吧,就伸過頭去,像狗吃到了冒著熱氣的新屎一樣撲了上去,只見半隻臉漏出在兩個白屁股後面,煞是好看,廣平一邊拚命捲著舌頭往浪貨的屁眼裡鑽,一邊用含混不清的聲音喊著真香,就像吃到了豆瓣醬!!逗得倩玉花枝亂顫,浪笑著不住向上聳著肥白的屁股蛋子,兩個奶也七上八下地如大白兔一樣跳躍。

回頭一看,衛國也把美玲轉後進式,拿過一枝強生油,塗了滿滿一食指,輕輕在美玲的屁眼上轉了幾圈,就插了進了,滑爽的快感,讓美玲高興地揚起頭,瞇著眼,披肩的長髮飛瀑般灑下來蓋著腰邊,一下下隨著衛國的指姦,時不時扎到衛國前弓的大腿,別有一番風味。

衛國看看指鑿把屁眼也開大了不少,就用還沒抹乾淨強生油的大手在青筋暴跳的雞巴上擄了幾把,慢慢照美玲的屁眼裡捅了進去,剛剛還瞇著雙眼的美玲被碩大的肉棒刺激的一下連眼白都翻了過去,哈哈,衛國奸笑道,等下我操玩了屁眼,讓你到咱家電動噴水的馬桶上洩個夠!!!現在先讓我的小弟弟給你封上!

廣平一看美玲吃了虧,也不甘示弱,挺槍也把倩玉的屁眼給撐開了,沒想到倩玉早在航空公司上班時就被金髮隆鼻的老外捅過屁眼,來了部隊更被老得硬不起來的淫棍老幹部們用電動雞巴玩過全身所有洞的的老風月高手的屁眼居然是個外緊內鬆的大窟窿!

裡面的寬敞一點不亞於前面的洞,廣平沒想一拳打在棉花上,只好來回的抽插,磨擦起倩玉的屁眼口,二人不一會也下體發燙,廣平大吼一聲,一瀉如注,一滴不剩地灌進了倩玉的後洞,一頭栽倒,呼呼地牛喘。

到底還是戎馬後代的衛國秉賦過人,駢起中食二指又磨起美玲的陰蒂來,癢的美玲直叫饒命,後面卻夾住衛國的大雞巴,動彈不得,真是滑稽。衛國看看還沒過癮,又揮手叫倩玉爬過來在後邊給自己加磅,倩玉老馬識途地就趴在後面把舌頭伸進衛國的屁眼裡攪了起來!!原來她也會吃豆瓣醬啊?!

廣平大叫吃虧!這下是陪了夫人又折兵,自己把美玲這尤物送人玩了不說,自己還先敗下陣來,又沒哦享受到頂級服務,還是軍隊裡這幫久旱的鋤頭會種地呀!!!雖說不是自己的老婆,可在廣平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憐惜的。

美玲就這樣邊扭邊爽的痛樂中達到了又一次高潮,衛國運了一口氣,把沾著穢物的大雞巴又捅進美玲的櫻唇裡,轉了兩轉,一股濃精破管射出,爽的衛國氣貫長虹,汗毛直豎,美玲在閃避無奈再次飲下了老公以外的特種奶茶!!(說來她連老公的奶茶她也沒喝過呢)正應了上海奶茶鋪老闆阿慶同志的一句話:「珍珠奶茶真好喝!!!」

下午的培訓算了不用去聽了,美玲在衛生間用滾燙的花灑沖刷著屈辱而淫蕩的身體,陰唇兩側早已紅腫,肉洞上方的陰毛如黃蜂尾巴的形狀一樣,垂下黑細的一綹,還隨著激情未已的陰唇一開一合地翕動。

潔白的軀體,曲線妙曼,春潮過後的臉龐,透出粉紅的風情,真是媚眼含春秋波轉,天然剔透一嬌娃。誰能想到在辦公室裡端莊的外表下竟暗藏著這麼風騷淫蕩的本性呢?可憐的老公,你的綠帽真的綠得冒光,高得像樓了。

和另外一對野鴛鴦打過招呼,美玲坐著廣平的車來到史東巖燒,點了一份牛排,一杯紅酒,埋怨起對面的姦夫來,「以後這樣的玩法,我可吃不消!看人家被遭塌的多慘,下面的屁股(眼)到現在還痛呢!」

廣平嘿嘿一笑,悄悄拿出一隻紅絨布小盒子,塞進美玲手裡,獻媚地說:「寶貝,別生我的氣啦,這是送給你的鑽戒,3克拉呢!」

美玲這才回眸轉笑,打開小盒一看,真是璀璨奪目啊!

「以後不許這樣了啊?!」說著,桌下了一隻玉足已蹬掉高跟鞋,裹著絲襪的玉腿伸向了男人的襠部,大二趾分開,輕輕地夾住男人的老二,開始揉動。

廣平環顧四周,見無人注意,輕咳一聲,抓住了一隻肉足,按上大肉棒,開始上下搓動起來,大雞巴不一會就搖頭晃腦,神氣活現地昂首挺立起來了。美玲得意地媚笑,「我的小腳就能讓你這般興奮了,以後就它幫你射出來吧?」

廣平說,「好啊,不過你可不要浪費我的精華啊?!」兩人打情罵俏,又點了飲料,吃到3點才散。

回到寫字樓,手下和別的部門都各忙各的,美玲踢掉高跟鞋,換上拖鞋,剛踏上位子下的足部按摩機,「嘟…」桌上的電話就響了,原來是總經理John提醒她,晚上7點要和日本井田商社的褲襠小太朗先生商務會談,讓她在下班高峰前早點回去換裝,不要誤事失禮。

John是加籍華人,平時專心抓業務,技術及外部高層公關,對女人好像無暇,不過對美玲的業務是相當看重,所以遇有重大商事活動,一般都會叫上美玲參與,公關效應相當不錯,市場反饋良好。

美玲想,又是陪John,雖然以前也有過與客戶打情罵俏,但一到關鍵,John都會藉口toilet抽身或爭取到實質性有利條件後簽字撤退。所以基本上是加個引子,充個花瓶場面。

回到家就洗漱打扮了一番,淡妝薄施,穿了一件繡花高領白襯衫,外罩一件開襟職業裝,就在家等John來接。中間Joice來過電話,問她晚上去不去新天地Happy,美玲說有事呀,就改期週末了。

6點15,John的電話來了,說已到樓下,電梯裡碰上興沖沖拎著購物袋的老公家明,「要出去啊?」

失望又寫在家明的臉上,美玲柔聲說,「人家要見一個重要客戶嘛,我會回來吃你燒的飯的,乖!」對著家明飛了一個媚眼就蝴蝶般飛上了老闆的車。

家明無奈地搖了搖頭,與美玲一直感情平穩,只是應酬較多,在夫妻事上美玲總是能應付自己,帶來許多快感,雖然只是覺得肉穴比以往有點鬆,淫水比以往多,可能只是女人的生理成熟期吧?家明自己也沒有多想,就上樓去做晚飯去了。

來到了上島咖啡的包廂,John和美玲見到了井田商社的副社長褲檔小太郎先生和技術課長色鳥一先生。只見二人一臉鬼子相,小玉郎先生是個光頭,是個1.55的侏儒,大腹便便,一雙色眼如餓鷹一般,在美玲高聳的胸部掃來掃去。

色鳥一先生是個骨精強式的麻桿,一雙細長的手,指節如竹節一樣有一個個突起,美玲在八卦雜誌上讀過,說這種手型的男人色到極至,還有一嘴黑黑的小鬍子,像極了木偶戲 裡的壞地主。

幾杯清酒下肚,大家開始就技術配方談論,John就技術環節和色鳥一達成了一致,然後就利益分成上與褲檔小太郎先生開始討價還價,中間美玲也幫襯幾句,色鳥一先生就開始擺弄起從包裡帶來的數碼相機。後來不知John又與小太朗說了點什麼,二人哈哈大笑,小太郎連說要西要西,美玲想你才要死呢,就開始頭發昏起來,眼前也開始一片朦朧,只聽見人的說話,笑聲,就睡著了。

話說美玲在昏沉中睡著以後,John就與兩個鬼子小太郎與色鳥一掏出早已備好的合同唰唰唰地簽了字,然後就匆匆離去了,只剩下美玲留在包廂裡,在上海的日資公司裡,這又是司空見慣的一幕啦!

只見褲檔小太郎和色鳥一二人相對淫笑,悄悄把門後的「請勿打擾」牌子掛出了門外,又加上了反鎖,兩個人的褲子都開始支起了小傘,好一個騷美的人妻呀!

長期出國在外的小日本,由於明知在本土的嬌妻也會去參加同樂會,與別人的老公偷情,或是到紅燈區找鴨買春,因此在大陸就不放過一切出差,簽約的機會玩年青美麗的女人,哪怕是別人的妻子也不放過!這就是小日本的淫蕩好色本性!

美玲今天按john的吩咐換的是一套職業休閒兩宜裝,領口露出白晰的肌膚,在燈下透出粉色的性感,裙下是一雙時下流行時尚的黑色網格絲襪,修長的大腿斜伸在XX上,高跟涼鞋裡裹不住從絲襪裡透出紅色指甲油的腳趾。

兩個鬼子看的口水直咽,雙眼發直,不約而同地撲向了美玲,還是色鳥一知道社長的愛好,先拖下美玲的鞋子,抬起美玲的秀足,舉到社長褲襠小太朗的嘴邊,只見社長先生伸出蒜頭狗鼻子對著美玲的腳丫深吸一口氣,大讚「西!」就張開臭哄哄的大嘴,舔了上去,還特別把大腳趾含在嘴裡,如嬰兒吃奶一般嘖嘖有聲地嘬個不停!

這邊色鳥一先生也輕輕抱起美玲的上身,伸手探至背後解開了美玲背後的乳罩搭鉤,砰地一下兩隻大白兔就跳了出來,不算大深顏色的乳暈上赫然豎立著兩粒紫葡萄,讓人饞涎欲滴!!色鳥一用手開始捻動起這兩粒大葡萄來,一邊喃喃自語:「翹道,翹道!!」

小太郎一邊舔著腳趾,順著美玲的大腿就把兩隻狗爪又伸向了裙子裡,用小指甲一劃,就挑破了美玲的網眼絲襪,又一撕,就如剝龍蝦一樣,把絲襪開了個大洞,倒著一脫就像蛻&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