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現場連線

「注意!注意!六號機、九號機預備!外景組、備援組待命!警力組測試紅綠燈…」

「開始了!開始了!倒數五秒…四、三、二、一…Action!」

喀喀……鏘!這是開鎖的聲音。

咿呀咿呀……隨著沒上油的轉軸鐵片發出怪響,螢幕上大家熟悉的公寓木門打開了。

觀眾們引頸期盼的女主角,立刻就出現在畫面中央。

「咦咦咦!馨茹!今天是怎麼回事?喔天啦!美呆了啊馨如!喔喔喔喔~」

「哇塞!馨茹的裙子!馨茹的大腿!噢天哪……咦?那那那是儀隊練習用的超短裙吧?怎麼一大早就穿出來了?今天不是儀隊的練習日吧?」

偷拍的畫面解析度不是很高,但所有男人都立刻被馨茹白璧無瑕的美腿勾走了魂。

上衣仍然是那件遮掩了好身材的寬鬆制服,不過被短短的裙子扣住了細腰,讓馨茹胸前的峰巒崚線隨之繃緊,變得比平常更加的浮凸明顯了。

樓梯間的上升氣流,吹拂著馨茹俏麗的長髮、還有那片幾乎快沒有重量的黑色裙擺…

「六號機你在幹嘛?Focus啊!Focus啊!低一點!對準一點好不好?!」

六號機是一個戴眼鏡的傢伙。他剛才完全看呆了,沒有把眼鏡上的隱藏攝影機對準面前的白嫩美腿。

「陳伯伯早~」馨茹巧笑倩兮的甜蜜嬌顏,是許多人每天清早的活力泉源。光是看到她未施脂粉的臉蛋、聽到那誘惑力十足的美聲,很多男人的肉棒就會瞬間挺起,變得比碳纖維鈦合金還要硬上許多。

剪輯師熟練地將畫面亮度加高,補強公寓裡日照不足的陰暗視訊。馨茹雪白晶瑩的粉膚是最好的參考點,只要把白平衡拉到正常值,影像訊號就可以透過衛星及網路在全球同步播放了。

「討厭~~陳伯伯…幹嘛這樣看人家啦……」馨茹扭扭捏捏地拉著裙擺,頭低低的,俏臉紅撲撲的。「人家的裙子在陽台被風吹掉了啦…在地上弄髒來不及洗了,只好先穿這一件嘛…」

馨茹是這個鎖碼頻道開播以來最受歡迎的美少女。雖然她平常都穿得保保守守密不透風,但是臉蛋漂亮清純又嫵媚、身材高挑窈窕又魔鬼,播出不到一個禮拜就勇奪觀眾票選的性幻想對象第一名,並且持續蟬連至今,第二名的得票連她的尾數都不到。

「九號機!九號機咧?!看傻眼了啊?工作啊!換你上了啊!」「備援組咧?腳踏車摩托車通通給我牽出來!等一下要從四面八方一起給我上啊!」

馨茹平常是騎腳踏車上學的。不過她的技術很好,騎車時把裙子蓋得嚴嚴實實,連一點點走光的機會都沒有。

當然啦!今天不一樣了。穿著這麼短的百褶裙,就算馨茹變成千手觀音也擋不住春光外洩的。雖然只能拍攝到安全褲,但今天的收視率鐵定會再度破表了。看到馨茹難得的性感打扮,想必很多觀眾都已經請假不去上班了,一個個守在電視前面狂打手槍~

樓梯底下沒有人,不過家教良好的馨茹仍然緊緊按著裙擺,一步一步很有氣質地下樓。水泥的樓梯沒辦法加裝暗藏攝影機,不過電視台早已準備好了對策……

「小汪~姐姐今天沒辦法陪你玩嘍…」馨茹半彎下腰,輕輕撫著小汪的頭。

小汪是一條擬真電子狗,也是工作人員遙控的九號機。

全球的男性觀眾都隨著小汪的視線逐漸往上……舔弄馨茹茭白筍一般的細緻小腿…摩娑她光滑無瑕的膝窩腳彎…再迎向她最最最難得一見的圓潤大腿…

「小汪,不行啦~姐姐先走嘍,趕時間呢~」

九號機只來得及拍到馨茹的半截大腿。導播和工作人員彷彿能聽到整座城市的男人們失望嘆息…

「哇哈哈哈~~有了有了!哇哈哈哈~~」「我們不是在腳踏車上裝了光纖魚眼嗎?訊號應該都還在吧?趕快找出來啊!等了三年,今天終於可以拍下馨茹的美處女嫩穴特典了!!哇哈哈哈~~」

導播的話還沒說完呢,早有工作人員打開魚眼接收器了,準備隨時將畫面切換到馨茹的裙子底下…

「咦……」「咦???」「啊啊啊啊!機動組!機動組在哪裡?外景組來不及了,你們立刻替換上去~快快快!」

穿著極短又輕飄飄的裙子,馨茹當然是不敢騎腳踏車的。鐵架上的魚眼只模模糊糊地看到美人兒飄過,然後馨茹就走出公寓大門了。

「討厭…今天怎麼這麼多男生…」馨茹平常之所以騎腳踏車,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避免被路上的男人搭訕騷擾。「噯呦…好丟臉…人家今天穿得這麼暴露……討厭討厭…」

馨茹不敢正視男人們的目光,只能一路上嬌滴滴地低頭走著。一對纖手把裙擺扯得緊緊的,簡直就像是穿著緊身窄裙了。

畫面跟隨馨茹踏著小碎步的倩影,呈現出三百六十度的超廣角轉動視野。反正馨茹一直低著頭,工作人員們乾脆就光明正大地拍起來了。

Zoom in…Zoom in…Zoom out…

緊緊包裹住馨茹的單薄布料,將她內褲的輪廓邊緣都勾勒出來了。對著太陽的方向逆光拍攝,那對修長玉腿的完美弧線,也清清楚楚地從薄裙裡頭映照在所有男人面前…

剪輯師看著工作台上數以百計的珍貴畫面,忙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馨茹的每個角度都是那麼美、那麼上相,那麼性感…到底該怎麼取捨呢?實在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剪接了…

其實剪輯師多慮了。絕大部份的觀眾都已經貼到電視前面,開啟九宮格畫面同步追蹤欣賞了。看著螢幕上九種角度的誘人美少女,許多觀眾都噴出了不含精子的稀薄精液…因為從剛剛到現在最少已經射兩三次了,睪丸裡的士兵們早就都陣亡在衛生紙裡面了…

走著走著,馨茹來到了天橋旁邊,對面就是公車站牌了。

可是…天橋的下樓梯處就正對著站牌,要是走天橋的話,裙子裡的美景一定會被通通看光光的…

馨茹覺得好掙扎。身為品學兼優的模範生,她平常一定毫不考慮的走上天橋。可是…可是…今天穿的裙子這麼短……

怎麼辦???………

「…怎麼辦…怎麼辦……」馨茹水汪汪的大眼睛裡泛著淚光…「好吧……好吧……還是……走天橋好了……」

左思右想、反覆斟酌之後,馨茹決定還是當個乖寶寶。反正裙子裡面的是安全褲,被看到就當做是裙子裡穿了泳裝吧…

全世界的男人們都在等待。看著馨茹在天橋旁邊的內心爭戰,連無神論者都默默在心裡頭開始認真祈禱了。

走天橋!走天橋!走天橋!走天橋!上帝啊!一定要讓馨茹走上天橋啊啊啊~~~~

畫面上的美少女移動了。走向了階梯。

各大城市都爆出了一片震耳欲聾的歡聲,瞬間收視率也一下子衝破了舊紀錄!當然啦,收視率的前十二名都是馨茹創下的。自從她的節目開播之後,其它節目就只能在第十三名之後苦苦撐持了…

馨茹覺得好緊張、好害羞。雖然這件裙子並不是第一次穿,但平常只有儀隊練習時才會換上呀…儀隊可不需要穿這麼短的裙子上樓梯呢…而且儀隊練習時是男賓止步的,就算是教育局高階督查也不可能混進去偷看的…

看著畫面上一階階輕盈跨步的光滑大腿,導播和工作人員全都是目瞪口呆。

實在是太美了。

馨茹那雪白晶瑩的幼嫩大腿,幾乎完全裸露在全世界的男人面前。隨著她的嬌軀輕輕擺動,緊緊繃著的裙擺沿著曲線上滑,只能勉勉強強遮住馨茹的大腿根部…

幾位剪輯師早都放下手邊的工作了。一個個都把褲子拉鍊解開,用手套弄了起來。

馨茹沒注意到裙子繃太緊的反效果。她只是不斷地抬腿、蓮移、抬腿,只想趕快逃離這羞恥的地獄,希望跟在身後的男人們不要看到太多春光…

天橋上的攝影機適時發生了作用。本來是架在這裡,想趁馨茹騎車經過時偷拍衣領內乳溝的。這會兒攝影機全都轉了角度,正對著馨茹那毫無防備的誘人底褲…

「濕了?!濕了!濕了!!」「我沒看錯吧???馨茹的內褲上…那片水漬???」

三年來辛苦等候的夢幻畫面,此刻就在數十億男人的眼前播放著特寫。

馨茹轉過了身子,在天橋上稍稍緩口氣,卻正好讓裙底對準了另一台攝影機!

「我…我…我…」數萬名有心臟病的男人,在世界各個不同角落裡同時發作了。

沒有人有空叫救護車。

就算叫了,急救員也不可能來。他們全都在醫院的值班室裡守著電視呢…

馨茹那片沾濕半透明的底褲當然不是淫液,而是她緊張時流下的芬芳汗水。不過不管怎麼說,看在電視上都是那麼地充滿魅力、充滿誘惑,好似正邀請著男人們的輕揉愛撫…

男人們的視野全都縮成了一束…彷彿只看得到那一小片的鏤空…隱隱約約似乎可以看到那夢寐以求的美麗肉縫…

馨茹離開了攝影機。她想搭的公車已經來了,再不下去就會趕不上了。

第一次沒騎腳踏車上學,該不會就遲到吧?馨茹急忙忙地奔向階梯,小跑步,完全沒顧及那迎風飄揚的裙擺…

天橋下的男人們,一輩子也忘不了這香豔銷魂的美景…

本來有很多人是要搭這班公車的,這會兒全都放棄了,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馨茹的內褲和美腿…

適時而來的微風,把短短的裙擺吹黏到她的制服上衣,勾住了扣子。

馨茹絕美的下半身只剩下一條微濕的安全褲,緊緊裹著她誘人的性感小鮑魚。不設防的纖腰肌膚完全裸露,和那對修長緊緻的美腿相映成趣。

馨茹忘記應該要保護自己,她只是眼睜睜地看到公車門關上、起動、加速、離開了站牌。

裙擺仍然勾在她的制服上衣。

馨茹就像是穿著兩截式的性感泳衣,在一大群的男人們視姦下,愣愣地站著。

清純、美麗、半裸露的女神,被圍在這數十位的男人當中…

噗!

噗!

噗!噗!噗!

一道道白濁濁的液體,灑向了女神的內褲。

他們並不是故意的。完全是情不自禁。拉鍊拉開就這樣了,噴得又長又遠,就這麼剛好都落在馨茹的內褲和美腿上…

「變…變態!變態~~」馨茹總算從遲到的陰影中醒過來了。「救…救命!有色狼!好多色狼~~~救命呀~~~」

馨茹清脆甜美的呻吟嬌啼,讓那一根根的巨砲又再度挺起了。

不過馨茹已經跑開了。她兩隻手高高地提著裙擺,逃向馬路斜對面的麥當勞…

馬路上所有的車都停下來了。性感的女神飛奔在他們眼前,用那雙美腿撫慰他們趕著上班的急迫心情…

馨茹不能把裙擺放下…她不想讓裙子沾到那些汙穢淫邪的膠體物質…她只能選擇裸露…用極度的羞恥來保護那件迷你裙的貞潔…

馨茹幾乎是全裸著下半身跑過整條大街…衝進麥當勞…在男店員色瞇瞇的目光中躲進洗手間…

馨茹把鞋襪都脫了,內褲也褪下丟在垃圾桶裡。她用力地搓洗下體,要把那片黏糊糊的噁心電解質全都沖掉…

潑水、灑水的同時,馨茹緊窄的小穴也同時湧流出芬芳的液體…

馨茹忽然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輕鬆與愉悅,小穴裡無數的打水幫浦噴撒著花蜜,將她濕淋淋的大腿鋪上一層絲襪般光滑的閃亮,讓鏡子裡那雙美腿變得更明豔、更誘人了…

「呀~來不及了~要遲到了~」

馨茹幾乎用光了所有的擦手紙,才把小穴裡源源不絕的蜜液給吸完。半濕半乾的美腿閃耀著眩人心神的白皙,馨茹快手快腳地穿回鞋襪。

來不及買內褲了,馨茹一衝出門就攔了輛計程車。

「馨…啊不是啦,小美眉,不用緊張,我知道有一條小路去妳們學校,保證不會遲到啦!」司機先生當然認得這位夢中情人,不過他一定要假裝不認識。

馨茹非常小心地開門上車。現在不只是裙子超短,裡面還沒有穿內褲哩……絕對絕對不可以讓人家發現…

「呀~~好冰!!!」後座的皮椅被冷氣凍得硬梆梆的,馨茹未著寸縷的香臀立刻就被刺激到了…

「小美眉,坐穩喔,要飆車了~」司機先生猛踩油門一個大轉彎,不過他的眼睛只盯著偷窺用的廣角後照鏡,根本沒在看路。

「呀~~」還沒繫安全帶的馨茹被慣性推滑到一邊,短短的裙擺再度被掀了開來!

「馨…小美眉!?!?妳妳妳妳妳妳穿丁字褲喔????還是黑色蕾絲的???」司機先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完全沒看到任何像是女高中生會穿的內褲花樣,只在後照鏡中看到朦朦朧朧的一叢黑髮……

馨茹小姐…她不可能沒穿內褲吧……應該是丁字褲……一定是…馨茹小姐不可能沒穿內褲的……她那麼乖那麼保守……

馨茹手忙腳亂地撫平裙擺,繫上了安全帶。一對美腿夾得緊緊地,斜放。她不能再讓司機先生看到更多秘密了…

司機先生一路上不斷地加速減速、蛇行超車,只為了讓馨茹的裙擺稍稍滑動,再一次看向那誘人到極點的秘處…

「小美眉,到了喔,妳看還有三分鐘,沒遲到吧!」身為馨茹的忠實支持者,司機先生當然不會讓他的偶像上學遲到。

「謝謝…謝謝你!」馨茹一邊翻找錢包,一邊用手肘輕輕壓著裙擺,避免讓司機先生有機可乘。「…對…對不起…我…我的錢不夠…」

「啊沒關係啦,意思意思就好,妳有多少錢?」

「我…我…剛剛…好像把錢掉了…現在只有……兩塊錢…」

「兩塊??!!」司機先生惡狼般的目光來回掃視著馨茹的大腿,「小美眉,把妳的內褲賣給我好了,我車上剛好有七萬多塊…」

說實在的,七萬塊買馨茹小姐的內褲真的是太便宜了。要不是車上現金不夠,就是花個七十萬買下來也都心甘情願啊…

「我…我…」馨茹的嬌羞淚水一下子迸了出來,「司機大哥…我…我的內褲…不能賣給你啦…對…對不起……對不起……真的…真的…不行……」

「司…司機大哥……」馨茹看看手錶,她快要遲到了。「我…我的胸罩…給你好不好……我…我的內褲……不能給你……」

制服上衣是深綠色的,就算沒穿胸罩也看不太出來。心亂如麻的馨茹,這會兒只能想到這個折衷辦法了。

摘下胸罩,冷空氣一下子就讓馨茹的乳尖站了起來。幸好她衣著一向保守,制服沒有非常緊繃,不然任何人都可以看到那兩點引人犯罪的激凸……

「馨茹,妳的腳踏車壞了呀?沒關係沒關係…差一兩分鐘不算遲到啦!」門口的女教官都認得這位既漂亮又會念書的儀隊隊長。

「昨天下大雨,妳的制服裙洗了沒乾吧?在路上有沒有被壞人欺負?」穿儀隊練習裙上學當然是違反校規的,那麼誘人的打扮根本就是敗壞校譽。不過犯人既然是馨茹,那就沒有任何人會追究了。

「馨茹,妳找個同學跟她換裙子吧,等一下朝會時妳要上台領獎呢…」

雖然教官這麼說了,可是馨茹怎麼敢跟同學換裙子呢?那就會被發現她沒穿內褲了…

朝會時馨茹就穿著那件超短又性感的百褶裙,從男老師們旁邊的階梯走上升旗台,裙擺隨風飄揚、雙手從校長那裡接下模範生的獎狀…

台上台下負責攝影的男老師都癲狂了。

被塞爆的記憶卡裡面,99%都拍到了馨茹的裙下風光。

超級大量的蜜液芳泉,甚至綻放在全校師生的面前,將升旗台撒成一片一片的水花。

馨茹恍恍忽忽地走下來時,襪子鞋子都已經被自己的浪水泡透了…

階梯旁的男老師將差點虛脫的馨茹扶到了保健室。一路上馨茹都沒有遮掩裙擺,任由涼爽的晨風灌滿她的嫩穴,在地面上灑落一滴滴馨香濃郁的處子花蜜…

「馨茹…妳還好嗎?」男老師的肉棒高高舉起,讓才剛回過神來的馨茹怵目驚心。

不過馨茹沒有跑。她完全沒有力氣了,她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

「馨茹…對不起…讓妳擔心受怕了…」男老師用一條床單把自己的肉棒遮住。「馨茹,我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修真者,而妳的……處女流泉,是我們修真者的唯一希望…」

馨茹的芳心亂烘烘的。她根本聽不懂這個老師在說什麼。不過還好,雖然老師的眼睛從來沒離開她的裙底,但看來是沒有打算要強暴她了。

「馨茹,地球上已經沒有靈山洞府、天材地寶了。唯一能夠取得仙石的方法,就是用大量的處子花蜜凝煉成天仙玉露,再配合其它元素製造出人工仙石…」

「一般的漂亮女孩仙氣不夠,我師傅雖然買了全世界的少女原味內褲,還是蒐集不到足夠仙石、被天雷打得形神俱滅了…」

「只有絕色處女的頂極花蜜,就像是馨茹妳的,才能提煉出足夠的天仙玉露,甚至可能煉出更高一層的瑤池百花露…」

「馨茹,妳放心…我會用盡我的…所有道法來幫助妳……保證妳不會被外面的同學和師長們輕視厭惡…而且……有我保護,妳一定是非常安全的。只有妳生命中的另一半……才能夠……奪走妳的處女……………」

「王老師?」馨茹紛亂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了。不過她發現這位男老師臉色越來越蒼白,聲音愈來愈有氣無力了。「…王老師?你怎麼啦?」

「馨茹,沒事啦……我剛才用了大範圍的記憶咒,把朝會時大家看到的畫面都修改過了…」王老師從椅子後面摸出了三台相機。「這種數位相機的記憶卡我弄不懂…妳自己找個時間把它們全刪掉吧…妳剛剛領獎的照片都在這邊了…」

「王老師……謝謝你…」馨茹心裡面的大石頭完全放下來了。「老師…我能夠幫你做些什麼嗎…你的氣色…看起來好糟……」

「這……」王老師遲疑了一下,「…馨茹,雖然妳做得到,可是…我不想勉強妳…」

「老師……」馨茹覺得好感動。她知道這位奇怪的老師真的對自己很好。「老師,你就說吧…人家…會盡量幫助你的……」

「馨茹……」王老師的臉色變得更沉重了,「這……唉………這……咳……」

「馨茹……」王老師終於下定了決心,「如果…妳能讓我直接吸收妳的處女流泉…唉…算了算了…當我沒說……」

馨茹羞得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兩邊的臉頰火燙燙的…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王老師的要求,馨茹的芳心居然是一陣悸動,小穴裡也再度噴出了大量泉水…

一男一女在密閉的保健室裡,寂靜了好久。

忽然有一雙手掀開了馨茹的裙擺,一股熱氣伴著濕暖的橢圓形厚肉片,在馨茹赤裸裸的噴泉口用力舔舐了起來。

馨茹覺得自己好羞恥、好淫蕩!她應該要把王老師推開的!可是……下體那邊傳來的強烈快感,卻是早上光怪陸離的暴露和刺激比不上的……

王老師的舌頭是那麼樣的靈動,那麼地有技巧,將馨茹的每個敏感點都照顧得無微不至…

馨茹芬芳又緊窄的花徑不斷抽搐,從四面八方層層疊疊地包住那條舌頭。幽徑裡的巨蟒不住地掙扎抖動,讓馨茹的高潮一次高過一次,充滿幸福的欣快感讓馨茹忍不住浪叫出聲!

「老師…噢…啊……老師…哦天哪……噢噢……要死了~~喔就是那裡~哦天哪…」

從來沒有想過的淫詞浪語,讓馨茹的羞赧突破了臨界點,變成放浪形骸的縱聲嬌啼…

「啊~~喔~~好棒!~~噢天哪!~~老師~~噢老師~~你好會~舔人家呀~」

「啊~~啊~~好~~~人家~好快樂~~老師~你好厲害~~哦老師~~呀~~」

「老師~~啊~~再裡面一點~~啊你已經到了~~~噢~~噢~~噢~~啊~~」

「呀~~呀~~~啊~~老師~~你怎麼~都知道~~人家~哪裡在癢?~~啊~」

「人家~~都還沒說~~呢~~你~就已經~~舔到了~~~喔~~呀~~呀~~」

醉人的芬芳瀰漫在孤男寡女的保健室裡。男人的情慾和女孩的騷浪,都被這股馨香再度帶上了更高峰…

王老師的真元經過補充,立刻施展出更高一層的道家秘傳心法:隔空搔癢的舌技!

「馨茹……妳等一下會感覺花徑有東西深入、甚至可以插進妳的子宮裡面……不用緊張,那只是我用道法幻化出來的舌頭,不會弄破妳的處女膜的…」

碩大無比的硬物一下子塞滿了馨茹的窄道。充盈的腫脹甚至頂到了花心,讓馨茹的快感再度沸騰,興奮愉悅地差點要昏迷過去!

「呀~~~哦天哪~~老師~~你的舌頭~好大~人家~~啊~~好舒服~~~~」

「哦~~~哦~~~哦~~好快樂~~好幸福~~老師你好好~~噢~~噢~~~」

「哦天哪~~老師~~~你的舌頭~~又變大了~~哦天哪~~老師~好厲害~~」

其實不是王老師的舌頭變大,而是馨茹的花徑痙攣收縮了……從一大早就不斷地高潮、噴水到現在,馨茹的陰道肌肉早就被操到了臨界點,形成一種曼妙的抽筋狀態。

躺在保健室泡滿淫水的病床上,不斷扭動、享受著無上性福的馨茹,這時更加是美得不可方物。原來那清麗脫俗、淡雅幽香的嫵媚,變成一種會讓所有男人都想狠狠強姦她,但卻又自慚形穢不敢行動的強大魔力。

如果今天清晨的馨茹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女神,現在的她就是墮落凡間的美豔天使了。

雖然她仍然是處子之身,但那從骨子裡浪出來的驚人誘惑,就連道心堅定的王老師也差點忍不住了…

幸好源源不絕的花蜜,適時提升了王老師的修為。要是王老師喝下的淫水再少一滴滴,恐怕他現在就掏出老二對準馨茹狂抽猛幹不顧後果了…

「馨茹……」

「老師……」馨茹羞答答地偏過頭,聲音越來越細。「…老師…叫人家茹吧……叫兩個字太生分了…」

「馨茹…呃……茹,」王老師咽了咽口水,「對不起……沒有徵得妳的同意就……」

「老師……」馨茹羞答答地垂著頭。這會兒她才發現,自己的裙子已經掉到兩公尺外了,不知道是怎麼飛的。上衣的扣子掉了兩顆,其餘的也都解開了,露出自己傲視群芳的絕美山峰。

「呀~~~~~~老師~~~討厭!」馨茹羞得拉起薄被遮掩,卻發現整條被單都被自己的浪水給泡透了…

白皙得迷死人的嬌膚上有著點點殷紅,那並不全是王老師的傑作,很多是馨茹自己搓揉按捏出來的。王老師剛剛的全副心神都在她的下半身了,全身發燙的馨茹只能靠自己止癢愛撫,在吹彈可破的肌膚上種下高潮和情慾的證明。

朝會前束起來的馬尾巴,現在已經完全散開了。柔亮纖滑的秀髮自然垂落,在半裸的馨茹身上,引導著王老師火辣辣赤條條的視姦…

「老師…」享受過性愛的馨茹,再也不想回到那平凡又無味的生活了。「老師…教人家修道吧…人家願意幫助老師……那個……那個……修煉…仙石………」

「茹……」王老師心底的慾火一下子又高漲了,「其實剛才我已經順便為妳築基了。妳的仙氣遠比其她的女孩都要豐厚,說不定…妳只要幾個月就能夠修煉出元嬰了……」

一但馨茹修煉出元嬰,兩個人就可以用元嬰合體雙修,每天做愛就能夠功力大進。即使元嬰變成需索無度的蕩婦,馨茹的肉體還是可以保持處子之身,讓那股誘人的仙氣源源不絕。

「老師…謝謝你…幫人家築基一定很累吧……要不要再補充一點……啊~~~噢~」

「哦~~~天哪~~噢~~~~~~~~~~~噢~~~~~~~~~~~~~~」

「呀~~老師~~人家~~好快樂~~好充實~~噢~~天哪~~噢~~~~~~」

馨茹和王老師一直做愛做到了第七節課。弄髒的制服衣裙用道法清洗乾淨,又用三昧真火烘乾熨燙,穿回了馨茹身上。

不過掉落的鈕扣沒辦法用道法縫補,原本的高領制服一下子變成了低胸寬領,將馨茹沒穿胸罩的香肩和乳溝完完整整地露了出來。

穿上性感制服的馨茹,全身上下遮得恰到好處,簡直比全裸還要誘人。王老師的鼻血一下子浸滿了整綑保健室紗布…

「老師…明明還有時間的…」馨茹雖然已經和王老師裸裎相見了,但這麼丟臉的問題還是讓她霞生雙頰,「為什麼………不跟人家…繼續…那個……」

「茹……」王老師的肉棒差點頂破了褲子,「這節課我們要看點東西。妳先看看早上朝會的照片。」

朝會時的幾千張高畫質走光美照,每一張都讓馨茹的小穴滾滾泉湧。一想到這些照片本來可能會被拿去做些什麼,就讓馨茹的小穴更是強烈抽搐,差點把已經乾了的裙子再度浸濕。

「茹…還有更刺激的呢…」王老師拿出厚厚的一疊DVD,「妳不知道吧?妳是全世界男人們的性幻想對象第一名呢!從三年前開始,妳每天的生活情況都在全世界的色情頻道不停播出…」

看到電視上自己不經意間走光、裸露的美麗倩影,再看到數十憶男人們在網頁上毫不保留的淫詞穢語,馨茹覺得自己好丟臉、好羞恥……可是……卻又好有成就感……

「老師…這些隱藏攝影機、還有那些偷拍的人……」馨茹覺得自己的臉好燙。她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說出下面的話……「老師…我想……我想……我…也許……可能……可以完成他們一點點…小小的心願………噯呦好丟臉喔!我怎麼這麼淫蕩!噢討厭~~~~」

「茹,」王老師笑嘻嘻的,「我就是希望妳能夠成全他們啊,雖然他們永遠吃不到,但妳可以帶給他們幸福和歡樂啊!累積善功對妳的修行會有很大的幫助唷!」

「嗯……」馨茹嬌羞地看著自己的走光全紀錄,「老師,你有詳細的攝影機地點和角度嗎?我想…今天放學就讓他們達成心願吧…」

看到從校門口走出來的馨茹,電視台所有的工作人員全都看傻了。

清純又有氣質的絕色芳容,卻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春風滿面。那似乎是人妻少婦才會有的成熟風情,卻出現在一位明明未經人事的青澀少女臉上……

馨茹仍然把裙擺按得嚴嚴實實的,可是那裸露出一大片的香肩和乳溝,卻是怎麼樣也遮蓋不了的。更何況…每個人都看得出她沒穿胸罩……

馨茹的蜜汁在地上連成了長長的一道水跡。工作人員只要跟著反射著夕陽的芬芳汁液,就可以隨時跟上美少女的腳步。

「第一個攝影機…是這裡嗎?」馨茹喃喃自語。她不敢把地圖小抄拿出來,她不希望她的支持者們發現她刻意為大家帶來福利。

雖然兩條美腿夾得緊緊的,但馨茹在攝影機的前後轉了幾圈,相信每一位觀眾都能夠發現她沒穿內褲的事實。

「噢天哪……真的好丟臉………」馨茹的俏臉早就紅得不能再紅了,連香肩和乳溝都泛出了一縷紅霞。她的乳頭早就挺起了好久,在刻意拉緊的制服上面印出兩點淫蕩到不行的凸起。

看到身後越來越潮濕的地面,馨茹的小穴卻是更多更猛烈的泉湧。現在她的所經之處已經不是水線了,而是一灘一灘的積水,並且散發出催人情慾的淡雅花香。

走過無數個攝影機,馨茹都假裝不經意地讓觀眾們大飽眼福。雖然裙裡的風光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但每一個攝影機的畫面,卻都能帶給男人們耳目一新的刺激感,而且能從更多不同的角度,審視馨茹吐著鹹水的多汁蚌肉。

公車站牌到了。馨茹選擇的不是回家的方向,而是她計畫好的,要帶給觀眾們的特別驚喜。

她知道身前身後有許多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也知道有許多照像手機裝滿了她胸前和裙底的美景。

馨茹覺得好溫馨。她好享受這種受人呵護、讓人看顧,被幾十億隻眼睛視姦的奇特幸福。

工作人員巧妙地保護了馨茹。雖然她身上幾乎每一吋肌膚都在電視上播出過了,但她在公車上沒有遇到惱人的性騷擾,只有小孩子們天真可愛的童言童語。

「媽媽,那個漂亮大姐姐沒穿內褲耶…」

「媽媽,上次遊行好像有看到大姐姐耶…穿白色裙子,最高最前面的那一個…」

很多路人都知道馨茹是儀隊隊長,即使他們沒有看過馨茹的偷拍頻道。那甜美的臉蛋、引人犯罪的身材,還有比嬰兒更嬌嫩的白細肌膚,都是那麼讓人難以忘懷、回味無窮。

「媽媽,大姐姐好漂亮喔…那件裙子在她身上真好看…」

「媽媽,大姐姐的腳好軟好好摸喔…比綿花糖還要軟耶…」

「媽媽,大姐姐腳上的水鹹鹹的耶,可是好香好好聞喔…」

「大姐姐,妳的內褲不見了嗎,我可以幫妳找喔~」

「大姐姐,妳的臉好紅喔,妳生病了嗎?」

「大姐姐,」一個可愛的小妹妹壓低了聲音,可是全車的人還是都聽得到,「妳偷尿尿喔,妳看妳地上都是水…可是大姐姐妳的尿尿好香喔…」

馨茹領著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們下車,來到市區的冰宮溜冰場。

用賣胸罩的錢買了一雙溜冰鞋,馨茹很有技巧地讓工作人員們都跟了進來,用各式各樣的小型攝影機隨時將自己的倩影傳送到世界各地。

「好久沒有溜了呢…」馨茹坐在冰涼涼的皮椅上,兩腿緊緊地併攏斜跨,用非常淑女的姿勢換上溜冰鞋。

如果穿的是一般的溜冰緊身裙,那馨茹的動作絕對是優雅美妙,完全不會走光的。可現在上衣是有點寬鬆的露肩低胸短襯衫,裙子是蚊子飛過都會飄起來的超輕薄布料…馨茹實在是有點擔心,不知道電視台那些微型攝影機的電力夠不夠持續轉播自己的誘人美景。

馨茹先練習直線滑冰。微微地彎腰,讓迷你裙沿著臀線上提,露出身後迷死人的誘人曲線。在馨茹身前的男人也沒有吃虧,從那自然垂落的制服領口,可以飽覽馨茹完全裸露的酥乳,甚至可以順著乳溝看到馨茹可愛的小圓臍…

馨茹很快就恢復了冰上的感覺。她開使練習加速、旋轉、花式抬腿,將赤裸裸的大腿用盡力氣撐開,露出裙下的叢林美穴、將噴灑而出的芬芳汁液滴落在冰宮的每個角落…

「親愛的觀眾朋友們…喜歡馨茹送給你們的特別禮物嗎?」馨茹當然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她只是在經過一架攝影機時特意放慢了速度,讓打開成一直線的美腿和小穴,都能讓全世界的支持朋友們盡情欣賞。

冰宮裡的男人們都不再滑了。他們紛紛掏出肉棒向馨茹致敬,看著美少女和那片翩翩飄飛的裙擺,在香氣撲鼻的空間裡演出性感至極的絕代丰華。

「先生…對不起…」馨茹的俏臉掛著真誠而嬌羞的笑顏,「我想練習雙人滑冰…你可以不可以陪我一起?」

男孩牽起馨茹柔若無骨的小手,這才想起來,手上還有自己的精液沒擦掉呢……

男孩很快就不行了。牽著佳人的小手,近距離體驗那對誘人乳房,再加上不時有機會深入女孩裙下……要是馨茹再不放過他,他可能會成為全國第一個流鼻血而死的高中生。

溜冰場的男人們紛紛倒地,只剩下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仍然謹守本份。

「先生,不好意思…」馨茹刻意讓寬鬆的領口正對隱藏攝影機,「能不能麻煩你幫人家買一根冰棒?人家還想在裡面滑一下…」

冰棒很快就來了。

馨茹一面用最暴露的方式緩緩滑過冰面,一面用最淫蕩的表情和聲音舔弄著那根東西。每個男人都覺得自己變成了那根冰棒……美麗的女孩簡直就像是在舔弄那一根一根的肉柱…

夢幻的一天結束了。

隔天的清晨很快又到了。

「注意!注意!六號機、九號機預備!外景組、備援組待命!警力組測試紅綠燈…」

「開始了!開始了!倒數五秒…四、三、二、一…Action!」

喀喀……鏘!這是開鎖的聲音。

咿呀咿呀……隨著沒上油的轉軸鐵片發出怪響,螢幕上大家熟悉的公寓木門打開了。

觀眾們引頸期盼的女主角,立刻就出現在畫面中央。

馨茹穿著標準的制服上衣、及膝的制式百褶裙,臉上帶著往常的嬌羞笑容。

真是讓人失望……

「先生你好,請問…你是陳伯伯的?…」

原來的六號機陳伯伯,昨天因為太過興奮已經暴斃身亡了。今天來接班的是年輕人。

「喔…妳好…我是他外甥啦,最近這一陣子可能都會住在舅舅家這裡…」

「嗯~」馨茹給他一個甜甜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先去上學,有空再跟你聊嘍~」

在九號機接班之前,全世界的觀眾都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畫面…

轉身下樓的馨茹,制服上衣居然是一件露背裝!淺藍色的胸罩橫亙在馨茹誘人的美背上,看起來輕輕一拉就可以解開…

下身的裙子也是同樣讓人驚豔。從前面看起來是標準制服裙,但裙子的後擺卻切成了一條一條的碎布片,掩映間可以看見那對修長的美腿,還有包裹著小屁股的淺藍色雕花內褲。

「親愛的觀眾朋友們…希望大家能繼續愛護馨茹喲~」馨茹優雅地蹲下身子,讓九號機將今天的內褲花樣分送給電視前面的支持者們,「馨茹每一天都會帶給大家不同的驚喜,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到馨茹的快樂和幸福唷~」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