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瞳

一切故事的開始,是在某個沼澤邊,湯米給蟲叮了一下。

那是在他八歲那年的某個傍晚,那時,湯米正幻想自己是個了不起的超級間諜,正在侵入敵人的電子系統,一個想像中的女間諜,為他的翩翩風采所傾倒。這白日夢是那麼樣的迷人,卻在夢想道最高峰時,沒注意到那隻大得異常的昆蟲。

這隻昆蟲正躺在湯米必須經過的圓木上,當湯米碰到它的時候,它馬上對湯米有了反應。

「啊啊啊 ~~~~~!」他慘叫出聲,把『間諜不可對痛苦有反應』的界條拋到九霄雲外。

這是個陷阱!他中了埋伏。

敵人早知他要來,自己中了埋伏,英雄不吃眼前虧,先走為妙。想像後面正有數以百計的敵人呼喊追趕,他按著受傷的手臂狂奔回屋裡。

湯米穿過門簾,看見媽媽正在廚房裡忙著。

媽媽的樣子還是那麼年輕美麗,看起來不會超過二五芳齡,湯米是媽媽在中學時懷的身孕,但爸爸已經為他們母子作了最好的準備了,直到去年的那場意外……

「嗨!媽咪。」湯米大聲打著招呼。

她瞥向兒子搖晃中的手臂,給予一個擔憂的目光。週六,媽媽不用上班,而當她在家的時候,會把兒子看得更緊。今天是星期六,這小子果然出紕漏受傷。

「你在搞什麼鬼?」媽媽一面問道,一面立刻放下手邊工作,跑過來檢查傷口。

「喔!這沒什麼啦,給一隻蟲咬了。」湯米揮動手臂,表示毫不在乎,媽媽卻抓著他的手,小心檢查。

她吻了吻兒子的額頭。

「在哪裡被咬的?」

「從門口那片樹林往外出去,大概接近那塊沼澤的地方。這根本沒什麼嘛,不是嗎?」

「我以為我告訴過你,別靠近那個廢棄的化學廢料傾倒場。」媽媽的臉色不太好看。

「噢!媽咪。這只不過是被咬了一下,很快就會好的,沒什麼大不了啦。」

「你老是這樣,我實在應該把你的屁股打得開花。你早該過了這種調皮的年紀了吧?」媽媽嘆了口氣:「要教養一個沒有爸爸的八歲孩子,媽咪也很累啊。」說著,一滴晶瑩淚珠,出現在媽媽眼角。

「爹地不在了,我也很難過,媽咪,我愛你。」

「我知道。」媽媽伸手拭去淚水,「湯米,媽咪今晚有事要出門,晚一點那個年輕的漂亮小姐,麗莎,會來照顧你。」

「噢!媽咪,我不需要褓母啦。妳不是說我已經夠大了嗎?拜託啦,媽咪!」

他並不是真的很介意麗莎,她總是令人興奮,在他看來,她真是一個美人。如果有機會,說不定他可以放一卷他精選的錄影帶。

「我愛你,孩子,我不能冒任何的險,她會在六點以前來,你到時候最好乖一點。」媽媽拍拍湯米的頭髮,繼續回去作剛剛被打斷的廚房工作。

完全忘了他的間諜遊戲,湯米溜回了自己房間,鎖上門,他抽出瞞著媽媽偷弄來的色情雜誌,看著書裡一個個露奶光屁股的金髮女郎,他開始猜想,媽媽是不是也像這些女人一樣?

不曉得,但是,他知道麗莎一定是。

時間過去,結束了一段爽快的「閱讀」之後,湯米發現已經差不多是麗莎該來的時候了,他不想錯失掉看她的機會,縱使這女人是來管他的。

湯米走進浴室,想在麗莎來之前,把自己的外表整理一下,在鏡子裡,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眼睛隱約閃爍著紅光。

算了,也許這只是自己的錯覺!

他集中精神,回想起有關麗莎的種種印象,

麗莎在今年秋天剛剛考上大學,她就像那些色情雜誌中的模特兒一樣美,甚至更美。

一雙修長平滑的美腿,讓她擁有幾乎五尺八吋的身高;一對渾圓柔軟的92F巨乳,還有一張可以迷死人的天使面孔。完美的鵝蛋輪廓,褐色的雙眸,如同雕刻師巧妙雕鑿的秀鼻、小口,放在他從未在其他人臉上見過的完美位置,朱唇極具美感,幾乎總是保持翹著,令人焦躁地想要嚐嚐看。她可愛的黑髮,無論什麼時候碰到,都是那麼樣的柔軟動人。

「湯米!」樓下傳來媽媽的聲音,他趕緊攀下樓梯。

媽媽和麗莎正站在門口。

媽媽看起來也很美,頭髮纏了一個法式辮子的髮型,貼身短裙完全呈現了雙腿的優點,一件低胸上衣,隱約露出比他印象中更豐滿的美麗胸房。

湯米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望向麗莎,媽媽和她正在談論本月結算的薪水。

麗莎穿的是牛仔褲,隱藏住一雙令他欣喜的修長美腿。

但她的胸部包裹在一件淡藍色小可愛胸衣中,碩大的乳房,撐得小可愛輪廓畢露,乳頭幾乎裂衣而出,看得湯米呼吸困難,他相信,所有男人都會盯著這對超級乳房流口水。

俏麗的黑髮紮成馬尾,以一個優美的弧線滾過頸後,當她點頭同意媽媽的意見時,再散成許多波浪彈回,洋溢著青春的生命力。

「湯米,媽咪可能會回來得滿晚的,布魯斯先生和我會在晚餐後再去看場電影,你在家裡要乖乖的喔。」媽媽揮手道。

湯米緊盯著媽媽,看著她一路遠去,緊裹在衣服裡的背影。他以前怎麼都沒發現媽媽身材這麼好?

媽媽一定在想今晚要和布魯斯先生作些什麼!

「好了,湯米。我要去看一會兒電視,你需要什麼東西嗎?」對湯米而言,麗莎的甜美嗓音無異天籟。

「唔,沒有。」湯米將眼睛鎖上一雙水晶般的明亮褐眸,試著拿平常用的藉口去纏住她,他不想要只是溜回後面樓上,一個勁地作著他最愛的白日夢。

「我們找點事作怎麼樣,像是….. 像是玩個簡單的撲克牌?」

麗莎的眼神忽然籠罩上一層薄霧,表情呆滯了好一下子,然後,她微笑起來,點點頭。

「好啊,撲克牌也很有趣,我很拿手呢,你等一下,我去找撲克牌。」她走到櫃子旁邊,找出媽媽放在那邊的撲克牌。

呃?

這真是奇怪,他的請求已經幾乎變成一個儀式,他每次會問,而麗莎也總是微笑著說不。

她通常會告訴他,去做些小孩該做的娛樂,等媽媽回家。那份微笑幾乎總要令喜悅得他熔化,卻又因為被拒絕而大受傷害。

但這次她說好……

十分驚訝,或許還險些給這份驚喜嚇得暈過去,湯米到客廳坐下。

地氈很柔軟,場地也寬闊的可以玩場撲克。此外,假如他能想出某個法子貼近她懷裡,這裡也是個不錯的躺靠地方。

麗莎回來了,手裡拿著撲克牌,她對於自己這次的改變,似乎不怎麼覺得困擾。麗莎跟著坐在地毯上,兩腿渾沒戒心地交疊著,只要身體稍稍移動,一雙巨乳便在胸衣內抖出劇烈波濤。

她似乎忘記了這麼做對湯米的影響,每一陣乳波晃動,就在男孩兩腿間造成另一陣抽痛。

「喔!」湯米含糊地悶哼一聲。

「你不舒服嗎?」麗莎真切地關心問道。

她知道,當父母不在家時,孩子生了病,對褓母而言有多麻煩。湯米顯而易見的傾慕舉動,還不至於令她困擾,但假如他生病,今天晚上自己將會非常難過。

「沒問題。」他迅速地回答,努力克制目光,不再去死盯著她的胸部。

湯米希望麗莎覺得自己有男子氣概,而不是病厭厭的,當下便直直坐起,挺起胸膛。

麗莎發牌,他們開始玩起大老二。

玩沒多久,湯米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每一次,兩人目光相觸,麗莎就會做一些呆事,譬如連拿兩次牌,他有些迷惘這是為什麼。

奇怪的是,她居然同意說這樣玩比較快。

眨眨眼,他想起來自己的眼睛在鏡子裡泛著紅光。他決定實驗看看,試試當兩人目光交接時,自己的話對麗莎會不會有影響……

「妳應該丟掉黑桃A才對。」當兩人目光再次相觸,他直接提出建議。

他知道她有這張卡,而她似乎也知道他需要它。一個茫然的表情之後,麗莎輕輕地點了點頭。

下一輪,她再次被要求丟出黑桃,湯米張大了口,趕忙將牌湊成一雙丟出,贏了這一回合。

麗莎看來有幾分厭惡、不愉快,莫可奈何地甩了甩手。

「唔。」湯米又對上她的目光,努力地用這種方法來贏牌,樂此不疲,他甚至感覺到有紅光反射在麗莎的褐眸裡。

突然,湯米有個念頭,他道:「嘿!我們來玩玩脫衣大老二怎麼樣?」

麗莎搖搖頭,好像脫離了控制,然後她盯著撲克牌。

「我… 我想我們玩一般的大老二就好了,我的男朋友不會喜歡你這主意的,你媽媽也不會答應的。」麗莎一面拒絕,心裡卻不明白,為什麼腦裡不停地有個聲音,勸說這提議其實很有趣。她可一點都不認為去滿足這小鬼的慾望是件好事。

湯米又將眼睛對著麗莎……

「妳現在很想要好好地看清我的眼睛。」他低聲耳語,聲量剛好足以讓她聽到,卻不大聲。

湯米試著讓自己的聲音有節奏感,充滿誘人的催眠力量。他覺得使用這種奇異的引誘力,需要一個更深沉的聲音。

「我… 是的… 你的眼睛很好看… 」麗莎陷入昏沉,她已經迷失在那兩潭朦朧的紅色池沼中了。

湯米很驚訝,他記得以前讀過有關於催眠術的種種現象。就在突然間,他居然可以對麗莎這麼做,而她好像只能輕微的反抗。

書裡面對這種東西有什麼限制呢?管他的,只要現在能控制住麗莎就好了!他真的好想要讓麗莎脫光那些討厭的衣服。

「當妳的眼光再移向別處,妳將會忘記妳有男朋友。」

「是的,我… 我會忘記羅傑。」

麗莎點著頭,卻沒有把眼光移開。湯米開心得大笑,肯定麗莎已經受到某種未知魔力的控制了。

某種屬於他的神秘魔力。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超出他的理解力,但他一定會想出個完美的使用法的…

「妳不用擔心我媽咪,她會很高興知道你喜歡上我。」

「是,高興… 很高興。」麗莎完全在控制之下,她原先的甜美嗓音,現在聽來沒有半絲生氣。

「妳想要和我玩….. 脫衣大老二。」

「我想要… 不,不行,那是不對的!… 我… 我想要… 」她試著搖頭,但馬上又被鎖住目光。

「妳喜歡和我玩脫衣大老二。」湯米重申道。

「我喜歡和你玩脫衣大老二。」麗莎終於讓步,似乎還有些奇怪,自己剛才為什麼會嚴拒。

「當我看向別處,妳仍然會照我說的做,知道嗎?」

「遵命。」麗莎眼睛裡忽然一片空白,把湯米嚇了一大跳,急忙移開目光,讓麗莎回覆神智。

她快速地丟下手中牌,另外再取一份,彷彿這全是她自己的主意。

「好吧,願賭服輸。」她微笑道:「輪一次就是一件衣服,對吧?」

「聽起來對我有利。」湯米微微一笑,知道馬上就可以看到,以往只出現在夢中的麗莎胴體,他對於怎麼能塞進小可愛的大乳房很感興趣。

湯米期望她馬上脫下,不過,似乎還有更好的方法。

「到你了。」麗莎道。

湯米很快地贏了接下來的第一回。

麗莎毫不遲疑,拉下鞋子。

第二回合是麗莎贏,湯米失去腳上的鞋子。

下一回又是他,接著再輪到麗莎……….

很快地,女方只剩牛仔褲與小可愛胸衣,男方也只剩下身上的褲子。

當湯米再贏一回,麗莎臉紅了起來,考慮一下身上的衣物,她決定用牛仔褲抵帳。

少女輕巧地站起身來,拇指伸入牛仔褲的腰部,解開扣子,往下拉一些。然後,她解開拉鏈,慢慢下拉,臉上似笑非笑的,注意著湯米的反應。

一條令人屏息的長腿從褲裡抽出,展露出麗莎因為慢跑而鍛鍊出的結實肌肉,動人的曲線。

湯米眼睛直盯著往上看,直到大腿根處的那件粉紅內褲,幾根纖細的捲毛從邊緣隱約露出。

「喜歡我的腿嗎?」麗莎小聲問道。

男孩僵硬地點點頭,伸出手去接觸一雙玉腿,但被麗莎揮開。

「嘿,這是一個遊戲,可遠觀不可褻玩。」

臭著臉,湯米鬧了一會兒情緒,然後,他想起自己可以控制規則。只要他想要,任何時候都能改變。

湯米決定等待,等下一回合中再脫掉麗莎的胸衣,慢慢的讓她脫光也不錯。

「妳的牌。」湯米道,這一回合,男孩脫掉褲子,身上只剩下唯一的白色內褲。

湯米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知道女孩子們喜歡看什麼,不過他決定繼續下去。

下一回合是他贏。

天堂很快就要出現,那對給緊緊裹著的巨乳,終於就要脫出束縛了。

麗莎站起身來,轉過身背向湯米,斜斜地瞥向肩頭,慢慢地尋找小可愛底端的蝴蝶結。解開後,用一隻手扶住衣服不讓它掉下來,用另一隻手解開了脖子後面的另一個蝴蝶結。她轉回身,手臂遮住重要的地方。

湯米有些失望,麗莎微微一笑,把手移開。

「哇!」惡作劇的一聲尖叫中,少女雪白渾圓的乳房,躍然在跳動湯米眼前。

她放蕩地享受著脫衣後的輕鬆,湯米的話已進入麗莎潛意識底,就像她自己的念頭。

湯米目瞪口呆,只是瞪大眼睛看。這是他看乳房看得最近的一次了。

嬌嫩的乳蕾,因為突然的涼意而挺立,隨著麗莎的動作,乳房抖動出一陣陣波浪。

她下意識地輕輕搖擺,隨著湯米眼中明顯的企圖而動作。

「把內褲也脫了吧。」湯米道。

「不行,遊戲還沒玩完呢。」麗莎拒絕。

「沒問題的。」湯米放低聲音,「這也是遊戲的一部份,把內褲脫掉吧!」

「我,不行,我…」麗莎又轉過頭,努力地和自己奮鬥。

湯米的控制會在適當地方起作用,而她立刻回應了命令。

再一次地,麗莎的拇指勾住褲帶,小心地讓內褲滑下她的腿,渾圓的臀部暴露出來,當她彎腰褪下內褲時,雪白的屁股就像一個最完美的心形。

也就在麗莎彎腰的同時,稀疏的蜷曲恥毛出現在她腿間深處。

「妳不幫我把內褲脫掉嗎?」

「不要,我想… 我應該穿起衣服,新聞… 新聞時間到了。」

湯米登時醒悟,暗罵自己怎麼會笨得讓她來做決定。

事情還可以變得更好,可是,到底該怎麼做呢?

他想起樓上那些雜誌中的婦女投書,那些女人說她們喜歡什麼呢?

如果讓麗莎覺得情慾蕩漾,也許……..

「妳現在覺得自己非常飢渴。」湯米道:「妳需要紓解,對不對?」麗莎開始有了一些動搖,褐色眼眸一片茫茫然。

可是這次有些不同,好像令她精神恍惚的根源是來自心底,而非外部命令。

「喔… 」她喃喃低語,「嗯!我……. 」

「妳現在很想要我碰觸你。求我!」

「哦!湯米。我不能那麼做,我… 」麗莎的聲音,因為難以克制的情慾而戰慄,她緊閉著眼睛,下巴抵著右邊肩頭,不敢抬頭。

「湯米,拜託,我需要你的撫摸。」

湯米微微一笑,伸手觸向身前那早已汗流夾背的少女胴體。

男孩的手,碰到了那對早先被嚴禁的胸部,麗莎渾身輕輕一顫。她大大地睜開眼睛,然後又閉上,主動挺起胸部,尋求熾熱的愛撫。

小小的手掌,根本抓不起92F的大奶,湯米可以感覺到充血的乳蕾,正在手掌下怯生生地綻放,驚奇與敬畏中,他以口唇膜拜著雪白巨乳。在這之前,湯米從沒有機會接觸一雙真正的乳房。

帶著幾許狂喜,他輕輕揉弄如棉花般柔軟的乳房,愛撫一個真正的少女胸部。

每一刻,男孩心中又是驚訝,又是喜悅。

麗莎隨著每一記愛撫而顫抖,充滿熱力的掌心彷彿有電,令她每一吋被接觸到的肌膚漸漸覺醒。

很快地,麗莎的身體因為流汗,染上了一層嬌豔光澤。湯米停止動作,知道如果再繼續下去,一定會弄濕地板。

「接著,妳到我腿間… 」湯米的聲音因為喜悅而急促,「把我的雞巴放進嘴裡。」『雞巴』這字眼,他是從那些色情雜誌裡讀來的。

他等著去感覺少女嘴唇的接觸,心裡緊張得不斷挪動著身子。

「我不要把那個髒東西放進嘴裡,湯米。」麗莎依然會反抗他的命令。

湯米大受打擊,為什麼她沒有照命令去做呢?

他含糊地記起,有些人們平常不願做的事,即使在催眠狀態之下,他們也不會願意做的。

湯米試著去想個辦法,慢慢地,一個主意出現在腦裡。

他記得有一次,在看到麗莎吸吮冰棒之後,自己整整一個晚上都在幻想讓麗莎吸自己的雞雞。

冰棒在她口裡進進出出,舌頭感受著那份冰涼觸感。

也許可以用這方法令她就範!

「跪在我前面。」麗莎依言跪了下來,因為湯米站著,看來還比她高。

湯米握著軟縮的陰莖,讓麗莎注意到。「妳看到了一根冰棒,甜美多汁的冰棒,它是妳的最喜歡的味道。妳想要吸這根冰棒,伸出手來握住它,這不會凍到妳的手。」

麗莎將手伸向陰莖,就好像非常愛惜一樣,緊緊的握住,非常緊,太緊了…

「喔,妳的動作要輕一點。」湯米吃力地道:「假如妳輕輕的擠壓冰棒,就會有甜美的果汁流出來。」

「喔!我的冰棒。」當麗莎嚐到冰棒味道,臉上立刻露出疑惑的表情。

「現在,為了遊戲的樂趣,我們叫這根冰棒為『雞巴』,懂嗎?但妳自己知道這真的是一根冰棒。」

「我正握著你的雞巴。」麗莎呢喃道。

「妳喜歡吸我的雞巴嗎?」

「非常喜歡,我喜歡冷而多汁的雞巴。」她慢慢地將龜頭吞入口中,在嘴裡吸吮起來。

「老天!」這是湯米唯一想到的念頭。

「嗯… 唔….. 嗯!」少女喉間發出奇怪的聲響,溫膩小舌纏繞住龜頭,就像她那天吸吮冰棒一樣,柔軟淺粉色的唇瓣,一次又一次地緊箍住雞巴的尖端。

湯米開始隨著吸吮而挺動腰部,進進出出,當麗莎開始舔起來,湯米更加用力。

突然地,他覺得全身的熱能一齊湧入腿間。

「喔喔喔喔喔!」湯米大聲呻吟,「喔!呃!」

高潮的脈動,從兩腿間直衝陰莖頂端,一股精液噴射向前方正在吸吮的女孩。

麗莎欣喜地搶著吞下,一種想像中的冰棒味道,令她喜不自勝,意猶未盡地捧著肉棒,使勁猛吸,不堪需索的湯米就像觸電一樣,渾身哆嗦。

「妳現在可以不要再吸雞巴了。」湯米喘息道。

「但它嘗起來實在太好吃了。」麗莎抿抿嘴,又吸舔起來。

出乎意料,這連續的接觸,令他再次硬挺起來。通常,當他一面看雜誌,一面手淫時,陰莖一但軟下,就會一直保持那樣。

「妳還可以再舔個一兩下,然後,妳會覺得非常飢渴,要我進入妳體內。」

「喔!我不….. 嗯,是的,讓你進入我體內,將會非常的好!」她承認道。

麗莎的舌頭連續將肉棒舔淨,直到她確定自己沒有漏過任何一點一滴。

「給我躺下來。」湯米道:「讓我看看,妳是怎麼手淫的。」

麗莎躺在地氈上,大張著四肢,神迷意亂地瞧著眼前八歲的男孩。

湯米感覺自己的需要又竄起來了,他跪在她的腿間,看她的手指進入蜜穴搔動,另一手移向一邊乳蕾,連捏帶掐,逗弄著粉紅色的嫩肉。

麗莎試著去舔自己的乳頭,成功了,將乳房納入口中吸吮。

「喔!」她呢喃幾聲,將頭仰起休息一陣,跟著又低頭繼續。

湯米將麗莎雙腿大大地分開,讓自己移到她上方。麗莎連續地手淫,撥弄兩瓣腫脹的鮮紅陰唇,動作越來越激烈;她的臀部開始滾來滾去,因為明顯的情慾而不住搖動。

「麗莎,幫我,幫我進到妳身體裡面。」湯米試著把陰莖放在她陰唇之外,但不知哪裡才是實際入口。

麗莎伸手握住他的陰莖,引導男孩進入她主動挺起的騷穴。湯米腰部一沉,陷入一個柔軟的穴裡,緊緊的潮濕觸感,讓人愉悅不已,如果沒有在麗莎嘴裡先射過一遍,他可能立刻就要射出來。

麗莎主動挺起腰部,激烈地迎合,動作之大,讓湯米覺得自己是騎在一頭癲狂的野馬上,好幾次都險些給摔下來。

「喔!老天,湯米,我覺得熱的受不了了,肏我,湯米,幹死我這個下流的爛貨。」

湯米高興的照作了。

麗莎一聲一聲地哼著,穴裡已經非常濕潤,緊緊地裹住湯米。他順著女孩的動作癲簸著身體,而麗莎的動作越來越狂野不羈。

「喔喔,啊啊啊….. 喔!」她尖叫出聲,高潮緊接而來,握緊的拳頭用力敲著地板,又在喜悅中鬆開。

湯米再也忍不住,跟著麗莎的動作,享受在漂浮般的快感中。

但現在,快感逐漸湧回身體。

陰囊深處一陣火辣,滾燙的生命種子深深的射進褓母體內,當精液透過陰莖射出,強烈的抽搐,幾乎要讓肌肉痙攣起來。

精疲力盡,湯米倒在已經癱掉的麗莎身上,起不了身。

麗莎大口喘著氣,而湯米還沉溺在餘韻中,險些沒有聽到前面大門傳來的卡搭聲。

他吃驚地瞥向壁上時鐘,時間顯示甚至還沒滿八點。

為什麼媽媽會在現在回家!

湯米不敢想像,如果媽媽在此時看到他們兩人會有什麼後果。

「我或許很餓,但是那天殺的章魚該被吊死!」一個刺耳的憤怒吼聲,從前廳傳來。

湯米急忙攀爬到衣服邊,但麗莎仍懶洋洋地躺著,橫臂遮著眼睛。

她已經什麼東西都聽不到了。

湯米迅速地抓起衣服,但已經來不及了…

「湯米!麗莎!」媽媽大聲尖叫,「小鬼, 你最好對你現在的樣子…有個很好的解釋。」

媽媽的臉因為盛怒而扭曲,顯然,她現在非常生氣。眼中怒火熾熱燃燒,眼前的景象遠比今天約會承受的羞辱更讓她怒不可抑。

「妳這個妓女!」媽媽衝上前去,給了麗莎一巴掌,吼道:「我以為我可以信任妳,把兒子交給妳,天哪,他只是個八歲男孩啊!妳怎麼可以引誘他做這種事。 而你,你這個小笨蛋…. 性是一種很危險的動作,有些事你最好等… 」

然後,她看見了兒子的眼睛。

<<全文完>>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