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旅被35人輪上

那天晚上的情形,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那夜,是高三畢旅的最後一天晚上,我在別班的女生房間裡,和可愛的女朋友聊天。當然甜蜜,也不顧旁邊另外兩個女生。反正大家都很熟了,綁著馬尾皮膚白皙的叫玟瑉,大家叫她瑉瑉,是那班的班花。另外身材比較嬌小,頭髮很長連瀏海都超過鼻子的叫曉可,當然綽號就是小可。至於我的女朋友,留著這種年紀而言有太可愛嫌疑的長髮妹妹頭,名子,kiki. 我坐在kiki的床緣,左手在另外兩人看不到的角度輕輕摟住kiki,好甜蜜好甜蜜。瑉瑉剛洗完澡,綁起簡單的馬尾在房間的大鏡子前檢視皮膚狀況。小可坐在另一張床上,翻閱雜誌. 再正常不過的高中畢業旅行阿,多麼無聊卻又單純的可愛。

偏偏這個時候,改變命運的敲門聲急速響起。我嚇的跳了起來,心想是哪個老師來查房,都已經快半夜12點了,心機這麼重!?沒辦法,只好迅速打開衣櫃,躲了進去。木門扣扣5 聲,然後靜默了下來,我透過櫃子縫細,並沒有看見有誰進來,而另一邊的三個女生也都儘量假裝沒事,能不去開門就不去開門。

沒想到,門竟然啪的彈開!奇怪!剛剛明明有鎖的!卻只見三個職業部的男生大步而無聲的走進來,然後嚇了一大跳。好像小偷遇到醒著的房子主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三個女孩更是大驚一跳,小可警覺性很高,旋即拿起床頭電話準備呼救。那三個男生見狀飛撲捯床上,把小可的電話拍掉,其中一個更反手摀住小可的嘴巴把她的頭緊壓在床頭牆上。另外一個反應很快,也跳起來一把抓住瑉瑉,勒住她。最後一個男的只是瞪著kiki,開始說話。

「我們只是要來偷東西……妳們竟然還沒睡……!」他有點驚慌,真是愚蠢!從門縫底下看也知道燈都還亮著,怎麼可能睡著!

「怎麼辦?」捉住瑉瑉那個問,他現在也摀著瑉瑉的嘴。正當我準備衝出去跟他們三個拼命的時候,忽然沒有關的門又有人走進。這次來了6 個職業部的男生!而且其中幾個皮膚黝黑,身材粗獷,一副流氓的樣子,我當下大驚,勇氣又慢慢縮回去。

「你娘的……怎麼是三個妹仔。」6 人其中一個光頭問。根本就是黑道的,高三個屁!

「做的好阿!不如我們就來爽一下!」另一人提議。我睜大雙眼盯著他。恨不得衝出去勒死他。9 個男人互相對忘了一會。終於殿后那個人把門關了起來,然後上鎖。kiki眼神閃過恐懼,準備大叫,卻被賞了個巴掌。我握緊拳頭。

「痛嗎?妳要是敢叫,吃不完兜著走!」留著一頭金色長髮的小混混說。

「我看是爬著走啦,哈哈哈哈哈。」另一人無恥訕笑,其他人也大笑。

「噓,可別太大聲阿。」一人又說。

「聽到沒有,等一下太爽別叫太大聲阿。」光頭噁心的對被壓在牆上的小可說。我在櫃子裡看的一清二楚。三個被制伏的女生開始拳打腳踢,眼框泛淚的又哭又悶聲叫。其他男人卻開始動作,幫忙壓住她們。

「喂喂,這妹仔好像很有名,是班花?」把瑉瑉壓在地板上的其中一人問。瑉瑉嘴被摀住,拼命掙扎。

「是高中部部花吧,叫什麼徐玟瑉的!」另一人回答他,雙眼充滿淫穢的盯著瑉瑉。

「順序怎麼決定?誰插誰?」某個鳥窩頭的傢夥說。用語下賤到了極點。

「阿哉。插到部花的那個不就很爽!媽的,插這個還好,」按住小可雙腿的人轉頭說到,「阿插到那個不就比較衰。」他用下巴指了指kiki,意指kiki條件最差。

「不會啦,幹,」壓著kiki的眼鏡仔回應,說著說著伸手捏捏kiki小腹上恰到好處軟軟的贅肉,然後一路滑到胸部,又掐又擠,「不會啦,這個妹仔肉好軟,幹起來一定很爽。」

「別吵啦,先過一輪再說啦。」壓住小可的三個人率先動作,壯的像熊的傢夥移動左手,單手解開小可牛仔熱褲的扣頭,把手探進內褲裡。方才抱怨的很大聲的那個人則是繼續按住小可小腿,一邊幫忙褪去她的小熱褲。小可的腿不算漂亮,甚至稍微有點o 型,就身材比例搭配起來也不甚細,卻白皙緊緻無瑕,別有一番風情。此時牛仔熱褲完全褪去,看的見那熊男巨大的手掌正塞在小可的旅行免洗褲裡搓揉。小可嗚噎掙扎,卻無計可施。另一邊,鳥窩頭捏起瑉瑉的臉頰,把可能滿是菸味的嘴湊到瑉瑉水漾動人的唇上,伸出舌頭猛舔,還探入她嘴中,彷彿熱吻中的戀人。另外壓住手腳的兩人分別玩弄起瑉瑉白色t 恤裡的胸部和紅色短褲裡的大腿內側。

kiki則是連內褲一起被脫下,雙腿硬是被兩個人打開到將盡180 度的幅度,有著濃密陰毛的陰部大大露在房間婚黃的燈光下,另一人則去浴室不知道做什麼。三秒後那光頭從浴室興奮的跑出來,手上拿的竟是飯店附贈的刮鬍刀和刮鬍液!!該不會……該不會……

「帥喔……真的要剃?」

「對阿,馬的妄想很久了。」光頭把刮鬍液倒到kiki稍微有點亂的陰毛上,然後輕輕搓揉,過沒多久,泡沫沾滿了他的手和kiki的陰毛。

「來囉!」一人興奮大叫。看著刮鬍刀從kiki肚臍下方輕輕往下推進,所到之處剷起一片細長捲毛,底下是柔嫩的皮膚。我望著這慘不忍睹的畫面,無聲吶喊。此時小可似乎已經絕望,只剩左右左右的小小掙扎,雙腿不時想要合起,卻又被粗魯的扳開。

「好像有感覺了。」熊男淫笑著說,「開始濕濕的了。」,小可雙眼哭紅,用近似怨恨的眼神盯著熊男。地板上,三個人玩弄完瑉瑉的嘴巴跟胸部之後,開始輪流脫起褲子跟衣服,當然也剝下瑉瑉的t 恤和紅色小熱褲,漂亮的光景頓時呈現。原來瑉瑉沒穿內衣,雙乳挺立,粉紅色的乳暈和乳頭輪廓清晰,身材很好,増一分太肥減一分太瘦,大腿更是有著無可挑剔的曲現,雙腿中間的陰毛有修過,沿著所謂的比基尼線呈現漂亮的倒三角,陰部應該是清晰的露出。

「我先好啦。」鳥窩頭霸道的表示,也沒人敢跟他爭。他馬上抽出正在按摩瑉瑉小穴的手,將陰莖一股腦的插入。

「哈……阿……哈阿阿……」瑉瑉似乎痛的飆淚,雙腿自然曲起,銀白色腳練發出輕聲錚響。

「少裝啦,我看妳不知道幹過幾次了吧。」鳥窩頭上上下下抽插著,「馬的,這妹仔的淫穴緊緊包住機巴,爽死了。阿,是不是很爽阿,妹仔?不然幹麻吸那麼緊?」

「沒……哈阿……沒有……哈阿阿阿……。」瑉瑉雙手被抓著,似叫非叫,雙乳配合節奏前後運動。這個時候長髮小混混也開始忍不住,把小可的免洗內褲慢慢褪去。小可雙腳被人撐開,有著濃密陰毛的私處一覽無疑。小混混站起身,深深呼吸之後屈膝下來,慢慢把腫脹多時的陰莖插入小可的陰道。從櫃子這個角度看去,只見他的陰莖在小可陰毛濃密的小穴上來來去去,噗哈噗哈的發出交合淫穢的聲響,把小可白白的屁股弄的震抖。

「阿,阿阿,林盃要射啦。」

「喂,別射在裡面,我們還沒上!」抱怨男提醒他。

「知道!」小混混才剛拔出黑色的陰莖,精液就全都噴到小可的陰毛上,「幹,好緊,還是處女!」小混混喘著氣,陰莖在小可的腋下塗塗抹抹,小可似乎有一陣子沒有刮腋毛,一小片黑黑的短毛在她腋下滋長,小混混變態的用龜頭感受刺刺的感覺,期待陰莖再次變硬。

「換我了,曾曉可。」熊男笑笑,呼喊著小可的全名。熊男的陰莖很粗,所以他先用龜頭在小可的穴外面磨蹭遊移了一下,「曾曉可,妳是好多人的性幻想對象喔。」

他淫笑,「包括我。可是沒想到妳竟然隨便就被人幹了。而且還都沒在括腋毛的,馬的,想到就興奮。」一說完興奮兩個字,他馬上咕溜一聲插入小可淫穴裡頭。小可的下體大力的顫動了一下,「嗚……嗚嗚……阿……阿阿啊!」小可悶哼。

「喜歡嗎?喜歡的話就點點頭阿……。」熊男一手按摩小可的陰蒂一手壓住她的大腿,陰莖直直插入。

「嘴巴也別閑著好啦,幫我舔一舔。」第三人忍不住陰莖暴起腫脹的感覺,壓著小可的頭,逼她張開嘴巴,「慢慢舔,在龜頭,妳知道龜頭吧?在龜頭上慢慢舔。對了對了,就是這樣……。」邊說邊將陰莖擠進小可的小嘴巴,小可的眼框又擠出了一些眼淚,嫌惡的開始幫男人口交。我盯著小可被丟在床邊的免洗內褲,瑉瑉哼哼哈哈的被強暴的死去活來的聲音傳入耳裡,我無助的躲在櫃子裡,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剃完啦,哈哈。」這時光頭開心的聲音飄來,話語裡滿是淫穢的興奮感。我把視線移到kiki所在的第二張床,冷汗盜滿全身。只見kiki仍被人從後面手腳扣住,腿張的開開的,方才一大片濃濃密密的陰毛已經消失,乾淨光滑的陰部呈現在光頭那副淫臉前。露出些微粉紅色內裡的陰唇緊緊密合著,像是剛成型的爆魚。我睜大眼睛,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眼見女友就要被人淩辱,卻……一點忙也幫不上。要衝去嗎?門就在一旁,去找老師或誰來都好。衝嗎……?衝吧!我屏息,準備推開櫃子門。瞄了一眼對面正在上演的淫亂畫面,床頭電子鍾正顯示12點45分。

我把手放到櫃子門上。

「哈!這妹仔長的雖然還好,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處女,好可愛的淫穴,看了就好想好好幹一幹,變成真正的淫穴!」光頭說,中指指腹按在kiki小穴上來回轉圈。

「不……不要。求你。」這個時候,kiki哽咽著開口。我聽見,震了一下,雙眼瞪大往床的方向看去。

「不要,求求你。不要用這裡,不要……。」她哭了,用卑下哀求的眼神看著光頭,「求求你。」一滴汗從我臉上滑落,我整個人僵在櫃子裡。我跟kiki交往一年多,從沒被她要求做過什麼事,她很獨立,鮮少要人幫忙或同情。此刻她卻苦苦哀求。不想在我面前被強姦。光頭卻完全沒在聽,現在已經開始用兩手大拇指插入陰唇口,用力往兩旁掰,像是個科學家似的仔細探究裡面的情形。「好乾淨,真是好穴。」說完,伸舌舔了一口。

「別……別這樣。拜託。」kiki淚眼汪汪,我很少見到她眼淚的。

「少來,妳很愛吧?啊?」光頭冷笑,挺起上半身,把粗長的龜頭埋進什麼遮蔽物也沒有的小穴,「好可愛的小嫩穴,妳男朋友一定很後悔沒早一點幹妳,抱歉我先要走了阿。」

「不要……拜託。不要!阿阿,阿阿!」kiki才說一半,光頭就不留情的把整跟陰莖插進去,再大力拔出,如此來回。

「阿阿阿阿阿阿,阿……」kiki泣不成聲,臉頰卻被另一人捏起接吻。我目不轉睛的盯著,身體顫抖。那人激情的將舌頭伸進伸出,一邊吸允kiki的小嘴,不時發出啵啵的嘴唇吸聲。

「喂?阿砲喔?幹,5 樓的5111有好東西啦!快來,大家都帶來!」在我親眼目睹kiki的處女之身被破的時候,鳥窩頭忽然走到櫃子前,似乎在打手機。

我全身都是冷汗,腦筋一片空白。那人蛇吻著kiki,越吻越忘情。然後,我絕望的看見kiki的舌頭竟也伸出嘴外,前後左右的和那傢夥攪和著。kiki邊熱吻,下身則激烈律動著,白白的胸部上下亂顫,下腹用力四的鼓起,雪白嬌嫩的小穴一端接著別人粗黑的陰莖,咕啾咕啾,淫邪的交媾聲不絕於耳。

「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kiki軟軟的淫哼著,舌頭好像失去控制,在別人嘴裡進進出出,沾滿別人黏稠的唾液。我呢?我剛才醞釀起的勇氣全部消耗殆盡。看著女朋友用不著10分鍾便被別人完全佔有,一股龐大的絕望感油然而生,把我困在櫃子裡。瑉瑉的頭側趴在鳥窩頭大腿上,使勁的吸著他的黑屌,兩手在鳥窩頭的睪丸上撫摸,堅挺鼻子兩旁的鼻翼因激烈呼吸而擴張,身體側著,左乳迭在右乳上、比例勻稱的雙乳微微抖動,被三人輪流使過的小穴有些泛紅,此刻卻仍舊因為被某人幹著而殷勤的發出啾啾聲,腳踝上的銀色腳鍊隨著交配節奏發出鐺鐺的聲響。

「開始喜歡了吧?嗯?」鳥窩頭輕輕撫摸瑉瑉的馬尾,「腳鍊誰給的啊?男朋友?妳知道嗎,那讓妳看起來更淫蕩。」瑉瑉沒有回話,只是水汪的大眼盈滿淚水,不語的繼續口交。

小可跪在床上,熊男有力的雙手抓住她白白的屁股,一根大屌沒命的用力抽插,睪丸用力的打在小可穴上,趴搭趴搭趴搭趴搭。小混混跪在小可面前,滿足的緊抓小可的烏黑秀髮,被口交的心滿一足。小可雙眼茫然,豐唇在小混混陰莖上來來回回,發出像kiki剛才那般的熱吻聲。我放棄了希望,一個人站在櫃子裡。

這個時候,有人敲門。長髮男走道門邊開了門,幾十個人湧入。全都是他們班的。

我哭了。

清晨4 點多快5 點,半闔的窗簾透出但紫色日光。5111號房裡充滿濃濃的腥味。咕啾和噗哧的聲音還在持續。

「這是第幾個人上她了?第13個嗎?」

「想不到這房間那麼大,可以擠的下全班35個人喔。」

「看她的眼神,現在只會不停扭腰做愛啦!」

「既然如此,那我再在她菊花裡射一砲如何?」

「哇,看這小淫妞,屁眼裡不停流出精液耶,大概是整個腸子都裝滿精液了,幹,屁眼連闔都合不起來。」

「喂,30幾個人內射在她們身體面,少說也射了70幾砲……」

「70幾砲!這樣就算安全期,也會懷孕吧。」小可半伏在某個躺著的人身上,陰莖在小穴裡進出毫不費力,另外某個人做完最後衝刺之後停了一下,把屌從小可屁眼拔出,小可的擴約肌紅通通的,從裡面慢慢流出精液。

瑉瑉癱在地上,渾身白液,連頭髮都是。卻依然含著某人的陰莖、屁眼被另一人粗暴的幹著,小穴閉也閉不起來,裡面流出的精液慢慢滴到地上,地上也早已濕成一片。白濁的精液沿著kiki妹妹頭整齊的髮稍滴到她也滿是精液的雙乳上,某個傢夥剛把屌從她嘴裡拔出,拉出一條銀白色的口水細絲,她抿了抿嘴,把精液吞下。她坐在某個人肚上,屁眼也流出泊泊精液,屁股被用奇異筆寫滿了「雪山隧道」、「公用廁所」之類的字詞,從下腹到恥丘上也寫著「快幹死我」、「無毛小穴」、「我愛妳」。無毛小穴還在不辭辛勞的被大屌抽插。

「喂,她們以後生的小孩要跟誰的姓啊?」某個人把剛射出的灼熱精液抹在kiki臉上。

結束了嗎……?我不知道。

******************************************************************故事發生在高中最後一年,我到現在還是無法忘記。

有時候我會想到她。

雖然我已經不知道她到哪裡去了。從她轉學到我們班上那一天開始,我就開始注意她了。

她叫做廖以琪,在我們高中二年級的時候轉來,開學那天身上穿著的是我們前兩屆學長姐的制服。班上關於她的傳聞有很多,比較正常的說法是她之前生了一場重病,也有些人說她是因為感情的問題休學。最誇張的是竟還有人說她以前加入幫派,成了黑道老大的女人。

我偷偷看著她,心想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她留著一頭以這種年紀而言稍嫌可愛的妹妹頭長髮,身材算不上瘦,是那種恰到好處的肉感。事實上,她和我們班上大部分的女生感覺起來是一樣的,甚至還要再平凡一點,但是,她那不知道為什麼而特別突出的胸部和臀部份量時常引來男同學們的注視。

大部分的課,她都很認真的在聽,卻有時候會望著窗外或課本發呆。下課時間,她也不和其它同學打打鬧鬧,總是獨自一個人坐在角落的座位上,寫著筆記或是繼續發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她的發呆有一種悲傷的感覺在。是那種真正的悲傷,而且不是我們這種程度的高中生可以體會的。

「屁啦!一定是她奶太大,怕起來走路會重心不穩跌倒!」阿酷開黃腔說。

「而且她游泳課都不下水的,連體育課也不穿短褲,不知道是在小氣什麼。」鍾科漢在一旁附和。我跟著他們一起笑了起來,可是卻又偷偷看著廖以琪,我就是喜歡她這種安安靜靜的感覺。可是我還是沒有主動找她講話過,因為她那時常的安靜,讓人感覺很有距離感。

直到我們要升高三時候的畢業旅行。

畢業旅行是女同學們爭奇鬥豔的時候,各個穿的火辣,男生們看的樂不可支。

特別是晚上大家在旅館過夜時,女生們換上一身輕便服裝,又是熱褲又是簡單的小可愛。

「我都不知道小伊也有這麼騷的一面耶,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已經有女朋友的阿酷竟還東看西看,四處指著旅館裡的女同學說。

「你家陳小親才騷好不好!還擦什麼鮮紅色腳指甲油!」鍾科漢也指著阿酷女朋友露出夾腳拖鞋的腳趾說。

「要你管喔,騷也是我爽啊!」阿酷說。大家打打鬧鬧的。只有廖以琪穿著牛仔長褲,依舊安安靜靜坐在角落發呆。我終於鼓起勇氣,裝作輕鬆的走了過去。

「同學,怎麼不跟大家一起玩啊?」我很僵硬的說。廖以琪透過那整齊的妹妹頭瀏海看向我,對我淡淡的笑了一下。

「來嘛,我們等一下要去夜遊,妳去不去?」我有點緊張的問。她又看了我一眼,笑著搖了搖頭,起身就走,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見她走出大廳,我也靜靜的跟在後面。她以散步的方式慢慢走到了露天中庭,站在水池旁邊看著水中倒影,一如往常在想著什麼事情。

「可以不要一直跟著我嗎?」她平靜的說,這倒是我第一次聽見她的聲音。

「對不起……」我從陰暗處走出來,心想著這女孩子的警覺性真高。她只看了我一眼,又繼續望著水池。我們兩個就這樣僵持不動好一陣子。她望著池子倒影,又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然後在池子雙手抱膝邊坐了下來。

「怎麼不跟大家一起去玩呢?」我緊張的說,忽然想起來她其實是大我兩歲的學姊。

「你呢?」她反問。

「我……我只是覺得大家一起玩比較好玩……畢業旅行嘛……這……」我支支吾吾,就希望想個好理由。

「我參加過了。」她忽然說。我馬上閉嘴。

「我那年的畢業旅行,發生了很不好的事情。」她面無表情的說。

「是讓妳休學的原因?」我大膽的問。

「嗯。」她轉過頭來看我,眼神轉為空洞,好像我根本不存在。

「怎麼一回事?事情解決了嗎?如果沒有,我……」我仍然保持在緊張的狀態,就希望她對我有好印象。

「那是解決不了的事情。」她搖搖頭說,語氣非常平淡,好像她已經看開了。

「怎麼會呢?一定有辦法的!」我說,試著讓語氣充滿堅毅的決心。

「那年的畢業旅行……」她轉換姿勢,成了盤腿坐,然後,流下了眼淚……

我聽著她說話,全身都是冷汗,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同時,一邊勃起著。

她在那年的畢業旅行被別班的一大群男生輪奸,和她的另外兩個好朋友。她們在自己的房間裡被輪奸了五個多小時,結束之後連腿都合不起來,三個人全身都是精液。可是最另人難過的是,她的男朋友竟然躲在衣櫥裡觀看了全程。

「我不知道最令人難過的地方是讓他看見了我這個樣子,還是他看見了卻沒有出去呼救或是來救我。」她淚流滿面的說。我無言以對,不知道該怎麼辦,一方面又惱怒自己聽了這個故事卻還勃起。想不到所謂不好的事竟然是這種事。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

「後來,我懷孕了,然後就自暴自棄的跟了那個黑道老大……」廖以琪邊哭邊說。這解釋了她胸部和臀部如此突出的原因,生過小孩的女人這兩個部位總是特別豐滿。我以為她是天生麗質,想不到竟然是這種原因。說到後來廖以琪幾乎是泣不成聲,最後那段故事承接到了現在。

就算她懷孕了仍然不停的被玩弄,被當成性奴隸般的對待。

雖然她口中的光頭老大有時候對她還不錯,然而大多數時候她還是只有被大家輪奸的份,過著天天縱欲流汁的日子。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她終於脫離幫派,找到了一間小套房住了下來,遠遠的避開了那些禽獸不如的傢伙。

「原來那些幫派的傳言是真的……」我在心裡大喊。

「對不起……對不起。我……」壓抑已久的情緒被釋放了出來,她的淚水已經不能停止。

我二話不說,抱住了她。赫然發現她的身體好軟,比想像中的還要嬌小,而且跟我一樣全身都是冷汗。她在顫抖,於是我抱得更緊了。

「我保護妳。我不會像那個男人一樣……我會保護妳。」我說。卻不保證這些話會對經歷過這麼樣一個過去的學姊有效。

「保護我……別讓我像以前一樣……別讓我像白白一樣……」她像個嚇壞的小女孩,胡亂自言自語著,縮在我的懷裡。我和廖以琪回到了飯店房間,將房間上了鎖,那些同學們今天都要去夜遊,八成是清晨才會回來了。我想要親吻她,卻看見他猶豫的眼神。

「我不知道……」她抵著我的胸口說,不讓我靠近。

「我喜歡妳……從妳出現那天就喜歡了……」我說,又把她擁進我懷裡。

「可是……」

我把她的衣服褲子脫了下來,才發現她是多麼不想讓我做這件事情。

她的下腹部恥丘上光禿禿的,淨白一片,唯獨恥丘上刺青刺著「無毛小穴」四個端正的楷字,右大腿內刺清楚的刺著「公共廁所」、「我愛你」幾個字,左側大腿則是「請中出」和一條應該是延伸到大腿後側的彩色龍形。

廖以琪一絲不掛的站在我面前,似乎為這個場面而尷尬著。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她從來不穿短裙短褲,游泳課也從不下水的原因了,也可以知道她是被怎麼對待的了。然而這些都不是重點,看到這畫面之後我的老二更硬了。

「我……我不在意……我喜歡妳……」我說。

我抱住她,開始親吻她的嘴唇,她卻主動的伸出舌頭,和我交纏在一起。她的吻功是如此的好,讓我不禁想像她和那群黑道混混亂交蛇吻的景象。這害我變的更硬了,迫不及待想要進入她的身體。於是我將她壓到床上,把腫脹多時的老二慢慢插入她那光滑稚嫩的小穴。她的小腹和下腹因用力而微微鼓起,我看著「無毛小穴」四個青綠色的字,對於她不斷亂交還生過小孩的嫩穴依舊如此可口感到不可思議。

「啊……好舒服……」我說,雙手撐著床,老二在她溫暖且肉感十足的無毛小穴裡慢慢來回。

「啊……沒關係……大力點……」廖以琪雙手抓著枕頭,雙腿隨時準備承受我的高速撞擊然後夾緊我,看起來柔軟的小腹因為蜷起的雙腿稍微股了起來。雖然她一直想要擺脫過去的夢饜,可是她似乎沒有發覺自己也變的有點淫蕩了。

熟悉了她的小穴之後,我換了姿勢,要她翻過來跪倒在床上。我扶著她柔軟白皙的屁股,赫然發現屁股上緣接近腰部的地方也有刺青,刺著「屁眼也要」,後面還加了小小的紅色愛心結尾。我一看,老二幾乎要噴火了,她的小肉穴濕淥淥的,我忍不住用力壓住她的肥臀,在她的股間瘋狂撞擊。一邊在她的體內抽插,一邊還幾乎可以想像兩三個粗壯的陌生男人和我一起塞滿她身上的洞。

「啊……啊啊啊……!」廖以琪浪叫著,開心的扭著屁股,配合著我抽插的節奏也前後擺動著和我撞擊。儘管她說她不要,她卻已經變成真正的性奴隸了。平時沉默不語,只是為了壓抑心中的欲望罷了,碰上男人的陽具她就像饑餓的小女孩一樣,非吃不可!

我一手抬起抱住她的右腿,躺著從後面持續快速抽插,另一手撥開她汗濕的妹妹頭瀏海,和她蛇吻,又將一手往下移去蹂躪她豐滿的胸部及可愛的乳頭。

「好棒……好棒……我也……我也喜歡你……啊啊啊!」廖以琪不可克制的和我蛇吻著,我感覺到她濕淋淋的無毛小穴忽然收縮,屁股一緊,許多清澈的汁液從仍然被我塞著的洞口流出,弄濕了床單。她的腳趾因為用力而絞在一起,腳興奮的扳平,雙手抓緊我正在戲弄她乳房的左手。

「啊……哈啊……」她幾乎高潮的要流出眼淚和口水了。我看著她淫蕩到不行的高潮表情,和左大腿內側「請中出」三個字,用盡全身力氣瘋狂的加速抽插,把滾燙的精液射入她那渴望的子宮裡。

「妳真棒……」我說,和她親吻著,陰莖整根沒入她潮濕的嫩穴。我們分開來,滿足的躺在床上。

「你一定覺得我是個隨便的女人……」她全身發熱,香汗淋漓。

「不……我喜歡妳的全部……」我手指畫著她柔軟的腹部,想到她腰上那個「屁眼也要」刺青又忍不住要硬了。

「我也覺得,如果是你……一切都沒問題……」廖以琪對我微笑,是那種發自內心的微笑。

畢業旅行之後,我們偷偷交往了幾個月,每次的約會都在她那小小的公寓裡進行,就怕出去給人看見。

但是沒多久,她那揮之不去的過去,又來敲門了。

我和廖以琪就這麼開始交往,每次都在她那小小的公寓裡進行。一方面怕出去了給人看見,一方面大學聯考將至,我們便一起讀書,然後讀著讀著,兩人欲火難耐,便做起愛來。無論如何,在室內約會方便的多。

我們幾乎每次約會都要做個兩、三次,因為每次做完,當我又看見她那光禿禿的小穴,以及下身那些淫亂的刺青,陰莖又會再度充血起來,忍不住再大幹一次。而她以前動過了手術,所以不管怎麼射精都不會懷孕,又增加了我大搞特稿的理由。

但是我們在學校依舊沒有什麼互動,除了我偶爾偷偷放一瓶飲料在她桌上,讓她害羞的笑,活像個追女仔一樣之外,我們兩個看起來還是像畢業旅行之前一般,沒有什麼變成情侶的跡象。

「你們有覺得廖以琪胸部變小嗎?」剛小考完畢,鐘科漢竟然還可以滿腦子這個問題,真是變態至極。

「是因為她都坐著吧?」方城傑回答。

「你說呢?」另一個同學推推我問。

「我哪知道啊!」我裝傻回答他,其實心裡正想著下午放學之後要用什麼姿勢騎廖以琪。想不到幾次性經驗之後,我也變的熟能生巧了。

不過也不是全部的人都成功的被我蒙在鼓裡.

下午放學之後,由於阿酷的女朋友先回家了,所以他便跑來跟我一起走路回家。

一路上我們仍然討論著沒營養的話題,絲毫不把即將到來的聯考放在眼裡.阿酷也不只一次說到他的女朋友陳小親表面上乖巧,其實在床上很騷,只是大考將至,最近他們幾乎都沒有「來往」。

「所以,你跟那個廖以琪進行的如何?」說到一半,他突然這樣問。

起初我以為他只是開玩笑,還打算裝傻矇騙過去,想不到他是真的知道。

「我之前就猜到啦!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很有經驗的人啊!」他曖昧的推了推我說.

說著說著,我們已經到了廖以琪的住所,是棟看起來有點舊的公寓,她就住在七樓左邊的小套房。

「怎麼?不招待我上去看看?給你一點指導嘛!」他色瞇瞇的說. 雖然這樣會壓縮到我和廖以琪的約會時間,但朋友一場,我還是勉為其難的帶他到了七樓。

我一用鑰匙把門打開,便大喊「Kiki,我回來囉!」她喜歡我這樣喊,這讓她有安全感。

陣陣香味從小廚房裡傳來,看來阿酷今天還真有口福。因為廖以琪除了會做愛,做菜技術也是一流,幾樣小菜就能讓人吃的心滿意足,真不知道這也是在黑社會裡訓練出來的,還是天賦異稟.

「快煮好了……」廖以琪從廚房裡走出來,紮著馬尾,穿著簡單的白色短袖上衣,很短的淡粉紅色小短褲,雪白嫩肉的大腿毫無保留露出來,褲緣下方還露出了一點點刺青。她一看見笑吟吟的阿酷,臉色馬上變的僵硬。

「不好意思,打擾了,廖同學!」阿酷有意無意的盯著廖以琪褲緣露出來的龍紋邊緣,笑著打招呼。

「對不起,因為我想他是很要好的同學……」我說.

「沒關係,來一起吃吧。」她淡淡的笑了笑,轉身又走進廚房。

開飯的時候,以琪已經換穿長褲,頭髮也放了下來。阿酷似乎很想再多深入瞭解那個圖案,但始終沒有說出來,而當他發現以琪已經換穿長褲的時候,只好轉而不時偷瞄那對胸部。

一吃完飯,我就急著把阿酷送走,因為再不把他趕出去,我今天愛也不用做了。

「那個是刺青嗎?怎麼回事?」阿酷在下樓之前,很好奇的問我。

「沒什麼啦!路上小心!」我催促著他,讓他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

聽著阿酷往樓下走的腳步聲,我迫不及待的跑回房間.

以琪正在洗碗,頭髮又紮了起來。我們開始交往之後,她就沒有再剪過頭髮,現在已經由整齊的妹妹頭瀏海轉變為旁分。

我慢慢走近她,雙手抱著她柔軟的胸部,輕輕在她後頸吹氣。她的後頸也被刺了個部大不小的「乳」字,是我不久前和她一起洗澡的時候才看見的。我心想這些黑社會設想真是周到,除了在屁股刺上「屁眼也要」之外,還提醒從背後上的人別忘記捏捏她白皙的乳房和可愛的乳頭.

我想著想著,老二又硬到不行了,隔著校服褲子,一直頂著正在洗碗的以琪。

「Kiki……今天……用騎乘姿勢吧……」我在她耳邊說,邊把手伸進她的胸罩裡,把玩她的乳頭. 通常她的乳頭只要一淪陷,小穴也早就濕到不行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先洗碗……」她有些掙扎的回應我,不過我相信她現在一定也臉紅到不行了。

我聽不進她的抗議,把她的長褲和內褲脫了下來,畢竟我已經忍了一整天,從今天班上男生在談論她的胸部時我就想馬上做這種事了。

「等一下啦……」以琪用害羞的語氣求饒,但是我正好看見和這語氣完全不搭的那些刺青,老二硬的幾乎要直接捅破我的褲子了,我趕緊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下,老二蹦的彈出來,對著廖以琪的無毛小穴虎視眈眈。

「快點!」我直接躺到廚房地上,老二直挺挺怒視著天花板。

「你真的很奇怪……」廖以琪臉紅的看了我一眼,撩起衣服,背對著我跨站到我身上,再慢慢蹲下來,用無毛小嫩穴瞄準我的老二,慢慢的把它含進去。

「你現在要叫我主人,要對我恭恭敬敬的!」我心血來潮,打了她的屁股兩下。

「是……主人……」以琪雙手輕輕扶著地板回答,現在我倆的股間已經沒有空隙,我的陰莖也完全塞在她的嫩穴裡了。

「現在,你自己扭腰,讓自己舒服,也讓我舒服!」我命令。

「是……主人……」說完,她真的自己開始扭起腰來,雙腿張的開開的,雙手扶著地板做起上下上下的運動,我的陰莖就這麼靜靜給她包著,享受肉壁自己滑動的感覺.

「舒不舒服啊?」我故意裝起高傲的聲音。

「啊……好……好舒服哦……主人……」以琪邊嬌喘邊說,一邊用自己的屁股撞擊著我的下腹。

我躺在地上,一邊享受著截然不同的感受,一邊用右手食指沾了沾口水,慢慢插入她那位在「屁眼也要」幾個字下面的屁眼。

「改天也該來試試看屁眼……」我心想。

以琪的無毛小穴淫水越來越氾濫,扭腰的速度卻越來越慢,喘氣聲及呻吟聲也越來越模糊,似乎是累了。

「不准休息!轉過來!繼續做愛!」我又拍了一下她納白嫩又有彈性的豐臀,大聲命令她。

她緩緩轉過來,整張臉紅透了,髮絲因為汗水黏到臉上,雙眼迷幻,看起來嬌豔動人,十分嫵媚。

「快繼續!」我說.

「是……主……主人……」這次她雙手撐著自己的膝蓋,抿著嘴巴,努力的動起腰來,柔軟的小腹用力似的股起,白上衣裡的雙乳配合著節奏晃動,就算隔著胸罩與衣物,還是可以想像它們的彈性。

「動快一點,不准偷懶。」我有點嚴厲的說.

「是……啊啊……」以琪反咬嘴唇,盡她最大能耐加速。

我看著她的下腹部恥丘上光禿禿的,淨白一片,唯獨恥丘上刺青刺著「無毛小穴」四個端正的楷字,右大腿內刺清楚的刺著「公共廁所」、「我愛你」幾個字,左側大腿則是「請中出」和一條延伸到大腿後側的彩色龍形。而小穴一端正接著我的陰莖,原本咕啾咕啾的水聲因為加速的扭腰,已經變成啪啪啪的撞擊聲。

「不行了……我好累……」以琪動作又慢了下來,好像真的累了。

「不准停!不是很舒服嗎?」我把視線從那些精采的刺青移到她臉上,今天好像當主人當上癮了。

「可……可是很累……腰好痠……」她坐在我的腿上,肉穴裡塞著我的老二,無辜的看著我。

「還是不准停!舒不舒服?」我還是用嚴厲的語氣對她說,但已經有些心疼,於是我自己也慢慢動了起來。

「舒服……舒服……」她把重心往前壓,雙手放在地板上,屁股配合著我的節奏用緩慢的速度扭動著。

「哪裡舒服?」我伸手抓著她的屁股,稍微抬起頭來在她耳邊問。

「小……小穴舒服……」她遲疑了一下,皺著眉頭說了出來。

「什麼樣的小穴?」我故意問。

「我……沒……無毛……無毛小穴……」她的臉更紅,喘氣聲也更大聲了。

「無毛小穴有多舒服?」我一邊問,一邊加快肉棒在小穴裡的抽插速度。

「好……好舒服……啊……啊啊……」以琪開始呻吟,身體更熱了。

「我要射進去囉!」我大喊。

「射……在哪?」她竟然反問我。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已經神智不清。

「當然是你那溫暖的無毛小穴裡,我要射得滿滿的!」我怒吼一聲,整根老二沒入陰道,把滾燙的精液全都射了進去。

「嗯……啊……」她也滿足的微笑呻吟了一聲,和我舌吻。

我倆在廚房地上躺了一陣子,兩個人看著天花板什麼也不說.

「我沒有力氣了……」以琪摟著我說.

「那你先去休息吧。」我說.

「可是我連站起來走出去的力氣都沒有了……」她越說越害羞。

三秒之後,我們兩個人相視而笑,躺在地上激吻了一番。原本想要用背入式再給她一炮的,但看在她這麼累的份上,我就饒過了她,幫她把碗洗了,自己也回家去。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腦裡想著的還是那些淫蕩的刺青,以及白嫩無瑕的無毛小穴。連我和一群飆車族擦身而過,也渾然不覺,直到他們向我丟了一個空罐子。

「你看那個人笑成那樣,在思春啦!哈哈哈!」

「一定是!哈哈哈!好好讀書,不要一直想妹仔!哈哈哈哈!」

「再見!我們也要去找妹仔啦!哈哈!」

我呆呆看著他們跟我往反方向呼嘯而過,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一臉思春的樣子。

然而,隔天之後,我就再也找不到廖以琪了。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