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邪念

第一章 最後的性愛

山岡回到公寓,急忙開始打掃自己的睡房。這是一間二百呎很簡陋的房間,大致收拾完了之後,他正想稍事休息一下時,他便聽到走廊上的腳步聲。

他開門一看,立花明子站在他的房門口。

『我可以進去嗎?』明子問。她那可愛的蛋形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靜靜地看著山岡的臉孔。

『只是房間污濁邋遢呀!』山岡說著,讓明子進了他的房間,不過他的表情顯得有點生硬。

明子也是強顏歡笑而已,她也不像以前那樣活躍了。山岡很想立即將她抱住,可是明子似要故意迴避似地,她站在窗前,將視線投向窗戶外面。

山岡所住的公寓位於K公園的後面。夏天太陽的光線透過公園密密的樹林射進他的房間,站在窗前還可以聽到公園內小孩們的喧鬧聲。

『很好的居室呀!』明子輕聲地喘了一口氣,將窗門關上了。

『這時,山岡從背後抱住了明子,嘴唇立即吻向明子的脖頸。

『你何時乘新幹線回家鄉呀?』山岡問。

『你不要問我這種事呀!』明子的一隻手伸向山岡的下腹部了。她扭轉脖項,與山岡激烈牠擁吻。

當兩人熱吻在一起時,明子迷迷糊糊地閉上了她的眼睛。

『女人的心真是難以捉摸!』山岡在心裏說,伸手撩起她的裙子,隔著底褲撫摩她的臀部。他的手又向下滑動,已經觸到薄薄的底褲裏面那濕濕滑滑的部位了。

『你非回鄉下不可嗎?』山岡問。

『是呀,我也無可奈何呀!』明子格外冷淡地回答。

明子是很喜歡山岡的,可是她家人催她回鄉下去相親。山岡是不能理解明子此刻的心情的。山岡也決非只想玩弄一下明子而已,到目前為止,他還是想與明子結婚。

山岡與明子有了肉體關係,已有一年的時間了。他是東洋商事會計員,而明子也是跟他在同一個部門做事。雙方都感到情投意合。

『我早就很喜歡你啦!』第一次兩人擁抱時,明子就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山岡也不是嫌棄明子。明子有雪白的肌膚,豐滿的臀部,是山岡很喜歡的那一類型的女子。

『我正想把你當作將來的結婚對象哩!』山岡說。

『那我太開心啦!』明子一時有點羞怯,她緊緊地摟抱著山岡。

這時的明子對男歡女愛的事還不是很成熟的女子,當她在山岡面前赤身裸體時,她還會感到非常害羞。為了替明子開發性愛的樂趣,山岡花了一年的時閒,才令兩人達到意亂情迷的地步。

『我決定要回鄉下去啦!』明子突然告訴山岡。

山岡一時懷疑是自己聽錯了。可是明子卻已向公司遞交辭職信了。

『這是為甚麼呀?』山岡詰問她。

明子只好坦言相告,說是雙親在鄉下已為她找到對象,要她回去相親。而且她表現得很堅決,山岡怎麼向她求愛,她也決不改變主意了。

『結果,你還是拒絕我呀,你不是讓我碰釘子嗎?』山岡覺得明子實在太過柔弱了,他便向明子大發牢騷。

明子心想,既然向公司遞交了辭職信件,今天最後被山岡擁抱一次,明天就乘上新幹線的快車,回到自己的故鄉靜岡縣了。

『我不想再同你說甚麼啦,喂,今天是最後一次啦,我想與你高高興興地分手呀!』明子這樣說。她放開摟著山岡的雙手,便自行寬衣解帶,她先脫下裙子,再脫去外衣,解下乳罩放在地上,只穿一條可愛的內褲站在山岡的面前。

『讓我替你脫吧!』山岡說。

若在已往明子還會感到羞怯,她總是自己悄悄地脫下自己的底褲,但是今天她卻稍彎下腰身,等待著男人替她脫去底褲了。

山岡立即去吸吮她的乳房,雙手撫摸著她那窈窕的腰身,一下子將她的底褲扯脫了。

底褲一脫下,明子腿間那淡淡的恥毛就暴露在他眼前了。

『你這個肉體,將向別個男人投懷送抱啦!』山岡終於說出這種酸溜溜的話。他的舌頭吻著明子的大腿內側,他的手則搔弄著她的恥毛。

『啊,你馬上這樣粗手粗腳,不行呀!』明子的腰肢一扭,可是她的臀部被緊緊抱住,山岡的舌頭伸入她的肉縫,暴露出兩片花瓣,山岡的舌頭自下而上地舔著,舌尖沾滿了黏液。

『你的大腿再分開一點呀!』山岡說。

『不,不行,』明子嘴上說不要,但還是欲拒還迎,她張開了大腿,挺起了腰肢。

山岡的舌頭又舔又推,明子興奮得連那粒肉芽也露出來了。

『啊,啊,啊……』山岡的舌頭每舔動一下,明子便會興奮得大聲喊叫。

『唉呀,不要這樣!』明子說,可是山岡舌頭的動怍更加激烈起來了。

『我,已經忍受不了啦,你決來吧!』明子搖晃著小腿,整個肉體向下滑動。 山岡讓明子躺在榻榻米上,大大地張開了她的雙腿。

『這是最後一次了!』山岡想到這裏,對那道鮮紅色的肉縫特別珍愛,他用手指將它擴開,似乎再也看不厭似的。

『啊,求求你,快來呀!』明子大聲地喘息,右手握住山岡的肉棒,將它迎向自己的下體。

山岡將明子的雙腿扛在自己的肩上,從上而下插入。

『唔,唔——』明子呻吟著,身子向後仰去,似乎已經開始迎來高潮。

她那架在山岡肩上的雙腿,勾住山岡的腰身,配合著山岡衝動的動作,搖動著自己臀部。

山岡的動作也加速了,加足馬力,反覆地抽送。

『啊,啊,啊……』明子的脖子向後仰著,腰肢慢慢地扭動著。山岡到了最後階段時,再度作了幾下強烈的衝刺,就在明子的體內射精了。 ——————————————————————————–

第二章 強姦目擊記

此後,又過了一個月,山岡打算要將明子的事徹底忘記,可是內心的創痛反而一天天嚴重起來了。

最近,每個夜晚他都要走到新宿區去借酒澆愁。飲到酩酊大醉時,再乘搭尾班電車同家。

那天晚上的凌晨一時,山岡步履蹣跚地進入公園去散步。

『真乏味呀,人單影隻。』山岡邊想邊來到水池旁邊站他突然呼出滿嘴的酒氣,精疲力竭地坐在公園的長椅由於酒力發作,只感到腦海一片矇矓、迷糊,他只覺得跟前的自己非常掃興。

但是,他又無意立即回到寄居的公寓,即使回去還不是獨自鑽進被窩裏面睡覺。

他頓時覺得自己在東京實在混不下去了。以前自己能在這間公司一直忍受到現在,那是因為有立花明子陪伴。

可是現在明子芳蹤何處?她回故鄉相親之後,一定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你算甚麼?混蛋!』山岡氣墳地罵將起來,他終於起身。可是當他的身體依靠在電燈柱上時,感到下腹部又熱又疼,腦海中冒出各種幻想:一個陌生的男人壓在明子的臀部上,明了那可愛的花瓣被一個醜惡的男人插入……

『啊,我也想要強姦女人!』山岡呻吟似地自言自語。他再也不覺得女人是可愛了。『明子若是能夠回到目己的身邊,一直與自己做愛的話多好呀!』

『今次若被我遇上,一定要強姦她!』山岡的眼蜻閃閃發亮,叭地一聲吐了一口唾液在自己的腳邊。

然後,他又向公園的水池小便,這時,他突然聽到啾吱一聲,好像是夜鳥的鳴聲,刺破了他的耳膜。

他再次留神傾聽,可是再也聽不到剛才那種鳴聲了。剛才聽到鳥鳴好像是水池對岸的樹林中傳來的。

『是甚磨東西鳴叫呀?』山岡頓覺背脊發冷,酒意也醒了幾分。他的神志已清醒了許多。

他慢條斯理地繞到水池的對岸,可是鳥在何處鳴叫他已摸不準方向了。他提心吊膽地向樹林走去。

他聽到樹林內的草叢中發出沙啦沙啦的聲音,還有辟哩叭啦地衣服被拉扯時發出的聲音。

『你不服從我嗎?』聽得出是男人在小聲地說話。

山岡立即躲向樹林背後偷窺,只見一個彪形大漢從背後摟抱著一個女人。

『小姐姐,我不會死心的!』男人嘻皮笑顏地說,被拉扯開的女子的上衣,順著的肩膀被脫下了。乳罩也被扯脫,露出一對豐滿的乳房。男人的手在女人的乳房上亂摸。

『唔,唔。』女人從喉嚨深處發出呻吟,男人厚厚的手掌捂住她的嘴巴,令她出不了聲。

『這個臭男人,下流!』山岡咕嚕一聲吞了一下囗水,他蹲在草叢中,向雜樹叢中探出上半身。

只見那個男人摸夠了女人的乳房之後,便將手滑向她的下身了。撩起她的裙子,女人那豐滿而又雪白的大腿顯露了出來,腿間只穿一條紫羅蘭色的底褲。

『再看看,看他如何動作……』山岡見男人脫去女人底褲時,自己也興奮得下半身發疼了。

『啊——』女人細聲地叫了一聲。那個男人將女人的底褲扯到腳邊了。

『這樣,你還跑得了嗎?』男人嘲笑似地問她。手掌也離開了女人嘴巴,開始慢慢地撫摸女人的肉體了。

『唉呀,停手!』女人掙扎著說,開始抽抽噎噎地哭泣了。但是哭得並不大聲。也許是眼看自己被脫得精光,再叫救命也無濟於事了吧!

『喂,這樣不是很開心,很刺激嗎?』男人摸著她的乳房、吻著她的腰身。當他的手摸到女人的芳草地時,大概手指立即挖進女人腿間的肉縫了。

『啊,討厭!』女人呻吟著,脖頸向後仰去。男人的手用力撥開女人的的大腿,女人的下體完全暴露了。

『這不是很可愛嗎?嘿!』男人的中指與食指立即伸進了肉縫。

『停手,不要這樣呀——』

男人的攻擊越來越激烈,女人再也忍受不了,她整個身子都向下滑去。

『這不是強姦嗎?』山岡凝視著蹲在草叢中的女人的裸體,突然深深地嘆了口氣。

男人終於將女人按倒在草地上了,男人的眼睛望著女人的臉孔,但也是呼哈呼哈地一直喘息。

男人在女人身旁慢慢地脫去自己的褲子。

『這個王八男人!』山岡對那個男人湧起一種難以形容的嫉妒之心。本來就是心胸狹窄、膽小怕事的山岡,眼看著女人被人剝得精光,被人強姦,他也不能加以援手。

『喂,替我含住這根東西!』男人抓住女人的頭髮說。他搖晃著女人的頭,將她的臉按向自己的肉棒。

『求求你,放開我!』女人哭著搖頭說,同時將臉歪向另一邊,害怕地閉上了眼睛。

『你想挨打了嗎?』男人毫不客氣掌摑女人的臉孔。女人被掌摑了幾下之後,終於伸出發抖的手,抓住男人的肉棒,慢慢地伸出舌頭了。

『對啦,好女子!你懂得這樣替男人服務最好啦!現在,我才覺得你是可愛的女人呀!』男人說。

他將肉棒從女人囗中抽出之後,便將女人按倒在地,舌頭與嘴唇並用,開始吻遍女人的全身。他的舌頭從乳房舔到腰肢,再從下腹舔到腳趾,舔夠之後,再將女人的肉體翻轉過來。

『啊,我不要……不要這樣……』女人到底對男人感到厭惡,她再度掙扎。可是她被男人按壓著臀部,男人的臉孔貼近她那豐滿的臀部。

『啊,啊……』女人仰著脖頸呻吟,臀部也激烈地搖擺起來。

『我令你感到舒服了吧!』男人從背後插入後,便開始用力衝刺。女人扭動著腰肢。當男人停止抽動時,立即吻向女人脖頸。

女人也似乎已失魂落魄了。

『女人,完全就像一條狗!』山岡嘆了一口氣,這時他腳下一滑,草叢發出沙啦啦的聲音。

『誰?偷看我!』男人扭過頭來,很兇狠地向山岡躲藏的方向大叫一聲。

山岡終於被那個男人發現了。他嚇得全身打震,一時他縮頭縮腦,不敢動彈。當他站起身時,便拔足狂奔,一溜煙地逃離了現場。 ——————————————————————————–

第三章 大膽一搏

『啊,我也要去強姦!』山岡咕咕嚕嚕地自言自語。

自從他目擊那次強姦以後,感到自身的可悲,可笑!

即使在公司上班時,他也會經常自言自語道:『強姦,要快!』當他被邪念衝昏了頭腦時,下腹部就立即興奮,甚至臉紅耳熱。

『真是忍耐不了啦!』他會突然細聲地嘆氣,他的視線也會自然地離開那本令他生厭賬簿,抬起頭來東張西望。

他抱著這種神不守舍的心情在工作,還會經常搞錯帳目。

昨天,他就被課長大澤訓斥了一頓:

『你都做了幾年會計員啦,怎麼還是糊裏糊塗呀!』

當山岡的視線與大澤正面相遇時,大澤總要問他:

『山岡君,你有甚麼不開心的事嗎?』

『不,不,甚麼事也沒有……』山岡急忙否認,再將視線轉回到帳簿上。

他的眼睛雖然凝視著帳面,可是那些數目字一個也進不了他的腦際。當他看到6和9兩個數字時,他便會聯想到女人與男人做愛的姿勢。

『啊,我想強姦女人!』山岡的頭腦中,似乎只是想著這一件事了。當他下腹部的那個東西硬起時,他就用右手輕輕地握住。

『喂,山岡先生!』坐在他對面的小惠突然叫他一聲。這個名叫小惠的女子,是明子的女朋友,她是知道山岡與明子之間的曖昧關係的。

『叫我有事嗎?』山岡問。

『最近,我看你好悽慘,明子的事你還是忘不了吧?!』小惠單刀直入的說。

『啊,不!』山岡的嘴邊掠起一絲微笑,而他的眼睛,則眺望著小惠那豐滿的身材。

山岡這時將明子的事忘得一乾二淨了。失戀的懊悔,也許已變成了強姦的願望。

(眼前這個女人也可以試一試呀?)

他突然冒起這樣的歪念。這個小惠可以引誘到一個適當的場所,對她調戲一番。然後再鼓起膽量強姦她……

『喂,小惠!有件明子的事要告訴你,你要聽我說嗎?』

『好呀!』小惠答。

『那末,你跟我上到天台去吧!』山岡說著,便從寫字檯站了起來。

小惠輕輕地點了下頭,細聲地對山岡說:『我們馬上上天台吧!』

『這個女子也許真的可以強姦她!』上到天台,山岡開始想入非非了。

屋外已是黃昏,天色漸漸暗下來。山岡先行上到夜幕籠罩的天台,小惠竟然一點懷疑也沒有。

無論怎麼說,山岡與小惠四年多來,每天都是面面相對,雙方的性情、脾氣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小惠眼中,山岡是像山羊一樣老實溫和的男人。

『笨蛋!想做就做吧!』山岡靠在牆邊,暗中罵自己。他呼呼地喘粗氣,頭腦即時發熱,心藏也開始噗通噗通跳個不停。

若是對小惠進行性騷擾之後,後果將會如何?那時索性向公司辭職,回到自己的鄉下去吧!他自己開解自己說。

『山岡先生?』天台的大門推開了,小惠大叫了一聲。山岡聽到小惠喊他,但他並沒有轉過頭來。

『你有甚麼話要對我說呀?』小惠問。

『不,你過來呀!』山岡說。

小惠高跟鞋的聲音一步步接近時,山岡將褲頭的拉鍊扯下了。勃起的肉棒立即彈了出來,山岡右手握住肉棒,只是將脖頸扭轉過來。

『你不要那樣神神秘秘地來望著我呀!』小惠毫無顧慮地笑著說,她與山岡並排地依偎在天台的牆邊。

晚風吹拂著小惠那長長的秀髮,香水的氣味混合著女人的體香直刺入山岡的鼻腔。

『喂,現在,我們來做……』山岡轉過身一來面對著小惠的身體。這時小惠也突然轉過頭來。

『明子終於跟別個男人結婚了,還是當醫生的男人對她來說更有魅力呀!』小惠說。

『是嗎?』男人無可奈何地回應著。

『不過,我也是很替你擔心,怕你受不了這種打擊,說起來,你也真是個天真的男人。』小惠用安撫的囗氣說。而這個小惠是最喜歡關心別人的一個女子。

『我看你也必須振怍起來呀!』小惠目不轉睛地望著山岡的臉孔說,一面用手撫弄著被晚風吹亂了的長髮。剛剛剃過的腋窩暴露出來,山岡看到她的腋窩留下一點一點像芝麻大的剃毛痕跡。

『我有件事要拜,拜……託你!』山岡抖抖嗦嗦,吞吞吐吐地說。小惠也以乎無論山岡對她說甚麼,她都可以接受了。

『好呀!你儘管說吧!你有甚麼詁,要我轉告明子嗎?』小惠試探著問。

『不是!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到明子的事啦!喂,你看,我現在都這麼磨興奮啦!』

山岡將自己的身體正面對著小惠,連他自己也驚奇為何會如此大膽,竟敢將自己勃起的肉棒,挺向她的身體。

『你,你……怎麼這樣粗魯!』小惠細聲地說。她的臉孔立即板了起來,以一種驚慌的眼神盯著山岡。

『你替我握住!』山岡說。

『不行呀!』小惠拒絕。

『為甚麼不行呀!你這麼同情我,稍微讓我弄一下也不行嗎?』山岡說畢,強行摟住小惠的脖頸,將勃起的肉棒頂住小惠的下體。

『你的想法真是可笑呀!』小惠說。

『啊,真的,替我握住吧!你不握住的話,我就更加粗暴地對付你啦!』山岡說著,緊緊地摟抱著小惠,粗魯地與小惠接吻。

『唔,唔……』小惠呻吟著,身體不停地後仰。她扭動著脖子,極力想掙脫開自己的嘴唇。

山岡將她的身體按在牆上,一隻手撩起她的裙子,撫摸著她的腿根,從內褲上面,搔弄著她的恥毛。

『不要這樣,停手呀!』小惠說。

『你真討厭!』

『喂,求求你,別人撞見的話如何是好呀?』小惠呼吸緊張,山岡的手摸到她的內褲之下,令她開始非常興奮。因天色已暗,而且又在屋頂天台,在這種場所被男人脫去內褲,更加感到強烈的刺激。

『啊,啊,停手啦!』

山岡的手分開她的恥毛,滑向腿間的肉縫。小惠的喘息變得更加大聲了。

『你這樣搞我,不行呀!』小惠喊叫著,她的手卻在山岡的大腿上摸來摸去。

『啊,你也開始興奮啦?』山岡暗自高興起來。女人一旦有了性興奮,就會特別脆弱,雖然頭腦裏不想要,但肉體力面卻有了需要,腿間的淫水則源源不斷地噴出。

『小惠,你感覺如何?你也很興奮了呀!』山岡問她。

『我也忍不住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麼興奮。』小惠說。

當山岡的身子向下力滑動時,她也極其自然地分開了大腿。

山岡的臉立即埋向她的腿間,舌尖伸向她那柔軟的肉縫。

『啊,找真的興奮得很啦!不過,你不要侵犯我,我已經有戀人啦!』小惠得意地叫起來。

(大概可以向她進攻了吧!)

山岡一面聽著小惠的叫喚,一面也有了自信,他的舌頭再度舔向她的下體。 ——————————————————————————–

第四章 公園裏的獵物

當夜,山岡曾一度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他一進房間就盤腿坐在被窩裏面,拿東京市內的地圖來看。

(到甚麼地方去搞強姦吧!)

山岡現在很苦惱。他已下定決心要外出去搞強姦的勾當。以前的山岡總是對自己缺乏自信,可是今天和小惠試過之後,他確信自己有本事去強姦女人了。

(女人,就像一條雌犬!)

他像餓狼一樣吼叫著,再次目不轉睛地盯著地圖。雖然有膽去強姦,可是要找個下手的地點卻很困難,難道要到K公園去等待機會嗎?

他研究了幾處可以下手的地點,最後他只好選擇一所較為隱蔽的地方。

(就到公園的水池邊去等機會吧!)

山岡合上了地圖,噴了一口煙。他腦海中立即浮現公園內漂亮的景色。

在學生時代,他就是租住公園附近的公寓,一直住了四年。公園後面是一條住宅街。從池上線的車站穿過公園,有一條近路通向公園後面的住宅街。

(好哇!就到公園的水池邊去等待機會吧。)

——山岡想到這裏,終於鼓起膽來,躍躍欲試了。

山岡從床上起來,走出了房間。走廊的盡頭有間公共廁所。他進去小便,站在那兒全身發抖。

他來到洗臉盆邊對著鏡面照了一自己的臉,自言自語地說:『要振作精神呀!他看到自己的臉孔既廋削又蒼白。蒼白得像白紙一樣,而眼睛則露出兇光。

(強姦,一定能夠得手!)

他自言自語地又回到了自己房間。換好衣服,他又離開公寓了。

他穿過K公園,向車站方向走去。

這是晚上十時以後的事。他很快就來到了目的地,走過公園的交叉囗,他來到水池的旁邊。

水池旁有個乘小艇的地方,還有幾張長椅。他獨自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等待著獵物的到來。

他看到電車在公園旁邊停站時,便有幾個人影出現,朝這邊走來。但基本上都是男性,偶爾也有女性的身影。

他大約等了一個小時,都很難遇到合適的獵物,他覺得老是這樣久等不行,便從椅子上起來,打算在公園內跟蹤女人,然後從後面突然襲擊。

這時,他自己也感到疲倦了。他想也許第一次出來,下會遇到獵物吧!

(難道今夜落空嗎?)

當他感到沮喪、失望的時候,他看見迎面有個身材高佻的女人走來,經過他的面前時,又拐入公園供遊人散步的小路了。這個女人後面沒有任何人。

(這個女人挺好!)

山岡想著,舔了一下舌頭。

山岡跟在女人的後面,走到水池的中央,終於被他追上了,可是女方並末發現有男人正在跟蹤她。

周圍是一片寧靜,連路燈也不見一盞,在一片黑暗的森林下面,才有一盞水銀燈,照射出青白的光芒。

山岡靜悄悄地接近女人的背後,一伸手幾乎就叫觸摸到女人的身體。

『啊,已經忍不住啦!』山岡暗自想道。他的下腹部已完全興奮,現在似乎到了要爆發的地步。

他看到女人的臀部左搖右晃,十分性感惹火,紅色的裙子下面是雪白的肌膚,很能挑逗起男人的情慾。

(啊,現在……一口氣強姦她!)

山岡加快了腳步,並從屁股後面的褲袋中掏出了一把小刀。

(將刀逼向女人,將她拖進草叢……)

山岡的手立即搭在女人的肩膀上,為了捂住她的嘴巴,他想主即轉到女人的前面。

這時女人也突然警覺起來,而且猛然轉過頭來!

『啊!』

女人細聲地慘叫了一聲,歪著頭,驚恐的目光,盯著山岡的臉。一瞬之間,她回過頭去,急急忙忙地逃跑。

『混,混蛋……』山岡邊罵邊追,終於被他追上了。他抱著女人的腰肢,從漫步小徑將她拖進了草叢。

『啊——誰呀?救命呀——』女人非常憤怒地連滾帶爬地回到小徑,大聲喊叫。

山岡則從後抱著女人,伸手捂著她的臉,但很難捂著她的嘴。

(這,這如何是好?)

山岡又驚慌,又狼狽,他的心臟開始噗通噗通地亂跳。因為女人的大聲喊叫,附近街道的居民是完全可以聽到的。

這時他想趕快逃跑,可是一時的邪念,令他被熱血衝昏了頭腦。

『你不老老實實嗎?』山岡立即騎在她的身上,抓住她一的頭髮,拉起她的臉來,掌摑了她幾下。

『哎呀!你放開我!』女人依然大叫。

『討厭的東西!』山岡的左手抓著她的頭髮,拉起她的頭,又掌摑了她一下。以乎出現輕微的腦震盪,女人精疲力盡地蹲下身子。當她再度抬頭時,她已嚇得花容失色了。

『你想幹甚麼呀?』女人問。

『你是不是答應我呀?』山岡騎在女人身上,抱著她的身,撩起她的裙子,女人露出了一對窈窕的大腿,當他見到女人腿間那條粉紅色的內褲時,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性慾了。他便伸手,從內褲上方撫摸女人的恥毛。

『啊!討厭!』女人翻過身來,再度大喊大叫。

山岡這時也不想去捂住她的嘴巴了,他完全失去了冷靜的態度,將膝蓋壓在女人的胸前,兩眼盯著女人雪白的下腹部,像一頭發情的野獸,興奮得一發不可收拾。

『強姦!』他自言自語地用小刀將女人的內褲嘶啦一聲割裂了。

『啊,停手,放開我!』女人的腳在地上亂跺,聲嘶力竭地喊叫。

這時,在小徑的另一端,似乎有人聽到女人的叫聲了。

『喂,喊聲好像就在這一邊!』住宅街的那邊,有人向水池邊追來了。

『唉呀!在這邊!快來救命呀!』

山岡感到背脊一陣發冷,全身變得僵硬,火熱的頭腦好像當頭被潑了一瓢冷水,他不夠膽再與女人糾纏了。

『畜牲!』他狠狠地瞪了女人下腹部一眼,用手指在女人的下身插了兩下,就慌忙起身,逃向草叢的深處了。這時他嚇得魂不附體,一點性慾也沒有。

當他就神社的背後逃到水池另一岸的荒草地時,這時他才放心地喘了一口氣。 ——————————————————————————–

第五章 利用時機

山岡走出彈子機遊戲店,在吉祥寺車站前漫不經心地走著,這是工作日的傍晚時分。

今天,向公司怠工,下午他便溜進彈子遊戲機店去打機,輸了八千日圓。地感到無論做甚麼,都是沒有好運氣。

山岡頭昏腦脹,迷迷糊糊地進了附近一間酒吧。在靠窗的一張桌子就坐,點了啤酒來飲。

(那次強姦不成,又過了兩星期啦!)

他閉上眼睛,想起那個晚上強姦失敗的悲慘情景,令他更加頭暈了。

他再也提不起精神去搞強姦這種糗事了。當他頭腦稍微冷靜下來時,他終於想到了自己的最後歸宿。

(只有回到農村去啦!)

他伸手端起啤酒,突然大聲地嘆息了一聲。

昨天,他被課長叫去,被嚴厲地訓斥了一頓。課長訓斥他遲到次數多,工作失誤也最多。他為了泄憤,今天便故意消極怠工了。

(明天,就向公司遞上辭職信——)

他想。今次是真正的辭職,要回農村去。他終於發現東京一無是處,沒有甚麼值得留戀。

『啊,掃興!』他也不知是向著誰生氣、發怒,他用手指關節,焦躁不堪地敲打著酒桌。

這時,酒吧的入囗進來了兩個女人,山岡的視線也投向兩女人身上。

『唉呀!』山岡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立即認出了那個身材窈窕的女人。

『她不是曾幾何時,在K公園被我性侵犯的女人嗎?』而這個女人和她的同伴就在他前面的一張桌子坐下了。女人的臉還是正面向著山岡,兩人的視線忽然彼此相投。

當然,那個女人並不知道山岡心中的秘密,那可愛的臉上掛著燦爛的微笑,與她的同伴相談甚歡。

『不過,我真羨慕你呀,友子小姐!你與工藤打算何時結婚呀?』女子的同伴這樣問。

此後,兩個女子大約又交談了三十分鐘。山岡偷聽她倆說話的內容,似乎那個叫友子的女子是在一間百貨公司做事,而那叫工藤的男人,也就是友子的男友,現在正在海外出差公幹。

『下個月他就回國,結婚儀式的日期定在他歸國之後。』友子靦腆地說。她臉上的表情有幾分嬌態,眼神也是冷冷的。

『女人,真是不可理解!』山岡忽然嘆了一口氣。這個女子,可真是那晚在公園出現的女子嗎?一瞬之間,他又懷疑自己的眼睛認錯人了。

『那末,今天你的男友也有打國際電話給你嗎?』友子的同伴問。

『有呀!他總是七時以後才打來。』

兩個女人這樣交談著,離開了酒巴的桌子。山岡也立即從椅子上起來,跟在兩個女子的後面。

友子出了酒吧便與同伴分手了。友子的同伴向著電車站走去,而友子則驟然往回走,也許友子的家果然住在K公園後面那條街吧!

(好!強姦她!)

山岡跟蹤著友子,他那邪惡的慾念再度爆滿了。

山岡去強姦女人已經失敗過一次了,可是今次強姦友子他覺得有成功的把握。因為友子被強姦之後的恥辱,她自己一定要保守秘密。她寧願死去,也決不會將被人強姦的事告訴她的男友戀人。這是有機可乘,有孔可鑽的時刻。

山岡加快了腳步,與友子相隔只有幾米的距離了,他的兩隻眼睛緊盯著友子那豐滿的臀部。

眼前已經迫近黑暗、茂密的公園森林區了。快到公園的入口時,她立即向右一枴,顯然她是打算迂迴繞過公園回家,她不敢再走公園的捷徑。

『友子小姐!』山岡大膽地叫了一聲,友子也應了一聲,驚奇地掉過頭來。

『你,你是誰呀?』友子問。

『啊,我有話要跟你說,是有關工藤君的事!』山岡回答。

『你,你認識他嗎?』友子問。

『是呀!他出差歸國之後,你的秘密我會向他揭穿!』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事情也真湊巧,就是發生在最近晚間的一件事呀!』山岡說著,立即握著友子的手腕,附在她的耳邊很下流地說著。

『你明白了吧!就是那件事呀……你要溫柔地讓我再搞一次!』山岡死皮賴臉地說。

『你,你走開,你這是說甚麼話呀?』友子生氣了。

『你假裝不知道嗎?這裏不方便的話,我們到那邊去談吧!』山岡動手拉著友子,進入公園裏面了。

友子的聲音開始發抖,她細聲地說著:『放開我,放,放開我呀!』

友子似乎並不打算太激烈地反抗。

『這邊最好啦!』山岡將友子從公園的散步小徑,拉進了荒草叢中,然後突然從背後抱著她。

『啊,不要!』友子扭動著腰肢,大聲地喊叫。山岡立即伸出一隻手,捂著友子的嘴,另一隻手則辟哩辟哩地扯脫她的上衣。

『你答應我吧,我替你全身脫光。』山岡粗魯地解下了她的乳罩,憮摸著她那豐滿而又富有彈性的乳房,然後又將手向下方滑動,脫去她的裙子,剝去她的襪褲。

友子快就全身赤裸了,即使不再捂著她的嘴巴,她也不敢大聲喊叫了。

『我求求你,你不要做得太過份!』友子在草叢中蹲下身子,開始抽抽噎噎地哭泣了。

『討厭!你替我舔一舔這根東西吧!』山岡掏出了肉棒,指向友子的面前。友子一面嗚咽,一面將肉棒含進口中。

『夠了!舔夠啦!』山岡將肉棒從友子口中抽出,繞到友子的背後,將她按倒在地,像野獸交合的姿勢。

『再這樣搞一下吧!』山岡說。

友子邊哭,邊向後挺起臀部。山岡的雙手抓住兩塊隆起的臀部肌肉,胸中冒起一股一麻又痺的怔服感。

一盞水銀燈的燈光,斜斜地射入草蕞,叉開的腿間被山岡看得一清二楚。他看到雪白的腿間,有一粒像鈕扣一樣的肉粒,鮮紅色的肉縫,兩側是細長的花瓣。

友子羞怯得全身發抖。

山岡深深地喘了一口氣,然後就埋頭到她的腿間,嘴唇舔著友子的陰戶,還用手指插入肉縫裏面。

『噢!』友子細聲地叫著,身體向後一仰。山岡的中指沒入肉縫,肉縫內吹出溫熱的液體。

『啊,我終於強姦女人啦!』山岡手指與舌頭的攻擊更加激烈起來。這時女子的呻吟也更為大聲了。

『你很想要了吧!』山岡一邊這樣問她,一邊慢慢地將勃起的肉棒頂向她的腿間,一下子便插了進去。

『啊,啊……』友子呻吟起來,山岡的腦際也感到一陣快感,而且他像野獸一樣興奮得到嘶叫。當他繼續衝刺時,全身感到銷魂蝕骨般的快感。

(這個女人,被我征服了,真是開心呀!)

山岡繼續加速抽送,他堅信只有這樣才能使自己的獸慾得到最大的滿足。

527 觀看

2015-09-07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