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人妻溫馨俱樂部!

  以前,當我看到天上烏雲密佈並且飄著細雨時,我會覺得這是個很美麗的景像;而現在,心情不爽到了極點的我,看著越來越大的雨滴滴落在我的身上,心中的憤怒和哀傷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反而不能遏止的冒了出來。

  就在剛剛,我終於明白了自己的女友為何已經快一個月沒有和我見面,即使是通個電話也被她以她很忙為理由打發掉。是的,當時的我仍然像個白癡一般的相信她、即使心中已經隱隱感到不對勁,我也仍然幫她和我找藉口,一個可以讓我感到心安的藉口。

  我的女友,從小學認識直到上大學才真正開始交往的女友,交往認識超過十年的女友,被我看見和她公司裡的一個小開手勾著手神色甜蜜的在路上閒晃,看著那個小開如同豬一般的臉,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哪裡比不上他,但沒多久我也就明白了,我……沒人家有錢,這是一個只要你有錢,就算你是一頭豬,也會有人想要陪你上床、任你玩弄的社會。

  的確啦!我也只不過是一間外商公司的小職員,整天過著被人呼來喝去的日 子,現在景氣那麼差勁,說不定啊,我過沒有多久也會被人家給裁員了,回家吃 自己呢!

  嘿嘿嘿、哈哈哈,他娘的為什麼?老子我現在明明就笑得很開心啊!為什麼 眼眶之中一直有液體流出來?啥山盟海誓都他媽的去吃屎啦!為何指派的任務都 做不好?他奶奶個雄,死白爛你自己去做做看啊!你沒看到最近都有一個死衰男 加班到凌晨一、兩點才回家的嗎?

  或許台北真的不是那麼好混的吧!早知道或許真的應該聽老爸老媽的話回鄉 下去,別和他們鬧翻。一時之間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感情失利、 工作不順加上和家人之間的關係又失和,今年的我是犯太歲嗎?但現在說這些又 有什麼用?第一次我體會了為何有人會想要自殺的心情。

  「嗡~~嗡~~嗡~~」

  奇怪?我調震動的手機響了,啊勒?有簡訊?

  「你是一個剛和交往認識超過十年女友分手的苦情男嗎?你是一個就算努力 加班到凌晨但工作仍然做不好的阿呆嗎?你是一個總是不聽父母的話和父母鬧翻 的不孝子嗎?恭喜你!運氣差到如同犯了太歲的你出頭天了,溫馨人妻俱樂部新 開幕!我們裡面有著各式各樣寂寞、可憐被丈夫或情人拋棄的人妻等著你喔!而 且接到這封簡訊的你是第九百九十九位接到我們簡訊的人,如果你於今天晚上九 點之前過來消費,如果想幫小姐贖身還有五折優惠。犯太歲的你還等什麼?想發 洩還不趕快行動?」

  我幹!這年頭的詐騙簡訊是都會算命嗎?算老子的命也太準了點吧!我看了 看簡訊後面附的地址,喔喲~~就在西門町鬧區說,離台北車站搭一下捷運就到 了。我看了看時間是晚上七點多快八點,好啊,就去看看那個溫馨俱樂部是怎麼 一回事吧!

  說真的,這俱樂部真的是他娘的有夠隱密,它藏身於一間不起眼大樓的裡面 的沙龍理髮店其中的一號置物櫃,輸入簡訊中的密碼打開後可見到一個不起眼的 小鎖匙,緊接著拿去找櫃檯人員,他會帶你到理髮店隔壁的麥X勞,對廁所的阿 姨說完通關密語並出示鑰匙和簡訊編號走進裡面的女廁,對著第二間女廁進去你 會發現在牆壁上有個很不起眼的鑰匙孔,等我把鑰匙插進去一轉,牆壁就如同旋 轉門一般可以推動,走進去以後通過一條漆黑的走廊,走到底又是一扇厚重的大 門,按照三長兩短的方式敲門之後門終於打開了,我看了看時間正好九點整!

  來迎接我的是一個身穿西裝、看起來文質彬彬的中年男子。

  「你好!歡迎你來到我們的俱樂部!」西裝男文質彬彬的和我說道。

  「我是按照簡訊來的,你們是說這裡能讓我盡情地發洩對吧?」我好奇地提 出了我的問題。

  「是的!我們會根據您的需要幫您安排您所需要的女性,不過這裡的女子都 以非處女,就像簡訊所說的我們專門提供被人拋棄或玩膩的人妻,若您有處女情 節可以離開。」

  我想了想說道:「是不是處女我倒是沒差,不過……」

  「不過什麼?您有任何需求都可提出來。」西裝男不慌不忙的說道。

  怎麼可能什麼樣的都有?我心中組合了一個我所想要的人妻類型,繼續開口 對西裝男說道:「我想要一個個性溫柔、長髮、年齡不要超過三十歲、已經生育 過但現在仍擠得出乳汁、生的小孩還得是女的,年齡不超過三個月、乳房不要下 垂、乳暈不要太黑太大、體重在五十五公斤內,腰也不要太粗。怎樣,有嗎?」

  西裝男面有難色的說道:「有是有!但是李先生這一次消費要您的戶頭總金 額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三十三萬元零三百元整,您確定要支付嗎?」

  哇靠!怎麼那麼貴?等一下!我記得我還沒有報過我的姓名啊,還有我戶頭 有多少錢他都知道?那可是阿母留下說要給我娶老婆用的。

  媽的,拼了!嫖一次人生最貴妓,發洩並增加社會經驗!

  我下定決心對西裝男說道:「好我願意支付。」

  西裝男聽了露出微笑:「我現在帶您前往房間,金額我們會在您走出這裡之 後主動從您的帳戶裡扣除。」

  西裝男一邊說一邊帶著我走向房間,這裡外表看不出來原來裡頭這麼大啊! 走廊採用柔和的燈光、並播放溫馨的音樂,整條走道上可說是空無一人,不過在 這條至少百公尺的走道上平均沒隔十公尺就有一間房間。

  終於西裝男帶我來到了屬於我的房間,他打開房門,恭敬的對我說道:「您 所需要的人妻已經在裡面等您了,祝福您可以玩得愉快!」

  一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十坪以上的房間,裡面怎麼說呢?佈置成像是歐 洲貴族的房間,雍容但卻不失典雅,牆壁上掛的名畫卻是一幅幅的春宮圖,水晶 燈下照映出溫馨的米色光。在房間內的大床上我見到了一個全身都繃得緊緊的女 人,她低著頭、雙手緊緊抓著自己的連身裙睡衣,真的,這女的身材看起來的確 不錯。

  我盡量用溫和的語氣說道:「可以不要那麼緊張嗎?你可以頭抬起來,別那 麼害怕。」

  「對、對不起,我叫楚韻如。啊,不對!公司裡的人告訴我不可以告訴你我 的本名,那你就叫我……對小如就叫我小如吧!」這傻妞真的讓人感到一股莫名 奇妙的天真感。

  小如的臉一開始看你會覺得和普通人沒啥兩樣,但仔細看,圓圓的臉但加上 明亮的大眼睛,看起來鮮嫩迷人的紅唇外加細柔的長髮,當這一切都組合在一起 時,會覺得這張臉的確越看越有味道。

  我好奇地問著她:「別和我說你是第一次接客?」

  楚韻……啊,不對,是小如,她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你怎麼知道我是 第一次?」

  喵的,還真讓我猜中了!

  但小如已經開始解開她身上的睡衣,伴隨著睡衣慢慢地脫下,我發現小如的 外表看起來的確像一般大學女生一般給人略帶青澀的感覺,但一看到她的身材胸 部,我看真的至少D以上,但是她得胸型的確很美,尖挺卻不下沉,腰肢也的確 很細,讓人懷疑她是怎樣支撐胸部的重量;雙腿很是修長健美,小腿肚有一點肉 肉的,讓人看了反而想好好的啃咬一番。

  小如看著我一直盯著她的身體看,臉一下子就紅了。但是她仍然很認份地幫 我脫掉全身的衣褲,當她脫掉我的內褲時,我的肉棒「啪」一聲打在她的臉上。

  我用肉棒戳著小如的乳暈說道:「不是說你是個還有奶的人妻嗎?怎麼不擠 一點來看看?」

  小如開始害羞地搓揉自己的大奶,並且用手指不斷搓弄和摩擦已經明顯變硬 的乳頭,只見小如輕輕一皺眉頭,「噗滋」一聲,兩邊的乳頭紛紛噴出乳汁到我 的肉棒之上。

  我故意用生氣的語氣說道:「靠!你這樣噴把我的老二都弄髒了!還不趕快 用嘴幫我弄乾淨?」

  小如一聽有點嚇了一跳,她開始用舌頭上下在我的棒身舔弄,綿綿的小手則 是不斷地在我的睾丸處幫我按摩。

  肉棒的腥味和自己的奶香融合一種奇妙的催情香味,小如漸漸地將自己所知 道的技巧用在眼前這個男人身上,舌尖開始在馬眼處打轉,肉棒因為自己的奶水 和口水而變的濕滑,但也更方便搓弄。只見小如的手快速地上下擺動,加上三不 五時睾丸或肉菇等敏感地帶受到攻擊,讓我差一點就在小如的嘴巴裡射了出來。

  這還不止,一開始的小如動作有些粗暴讓我的老二痛到,不過等小如慢慢熟 悉,還會將我的肉棒放到她濕熱的小嘴之中吸吮。當我用力將肉棒插入她的食道 玩深喉時,小如一臉難受就想將肉棒吐出來,而我則是粗暴地拉著她如絲綢般柔 順的長髮,快速的將肉棒在她的小嘴進行抽插。

  想吐卻又吐不出來的難受讓小如的眼神開始渙散、而嬌小的瓊鼻也開始流出 鼻水。看著這個表情我再也忍受不住,我的動做粗暴到最高點,忽然一陣觸電感 從肉棒傳來,我終於控制不住在小如的嘴巴中射精了。

  食道被精液灌入,嗆得小如不斷地咳嗽,但她的職業素養很好,見到我因為 看到她將自己的精液吐到外頭時,她仍是認份地在我眼中一點一點的吃進嘴巴裡 去。

  此時小如卻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說道:「你……看起來好可憐!」

  可憐?你是在說我嗎?

  小如又繼續說:「你的眼神看起來好哀傷,平時的你應該是個很溫柔的人, 現在這樣的你看起來好恐怖。」

  媽的!一個任人玩的婊子懂什麼?我要她如同小狗一般趴臥到床上去,雪白 的大屁股因為冷的關係微微地顫抖著。

  「啪!」我一巴掌用力的往小如的屁股打了下去,小如也「啊」的一聲尖叫 了出來。聽到小如的慘叫聲,我的心中一點所謂憐惜的感覺都沒有,反而更加用 力的不斷在她肥大有彈性的屁股上打著……不多久,小如的屁股就有如熟透了的 桃子一般紅紅得非常迷人。

  我的手指開始在小如的小花蒂上磨擦著,並且我的舌頭也開始舔弄小如略帶 騷味的小屄,小如的森林頗為濃密,不過小穴外頭看起來有點暗紅色。隨著我不 斷地在大腿內側和陰唇等敏感部位舔弄,小如的小屄開始流出濕滑的淫水,小如 想掙扎,卻被我用力地在雪白的大腿拍打。

  我將兩隻手指放入小屄之中,因為淫水的關係進入並不困難,我的手指不斷 摩擦並用指尖滑弄所謂的G點,我還用牙齒咬著小如明顯勃起的小陰蒂。隨著我 的動作越來越快,小如裡面的的淫水也越流越多,「噗嗤」又是兩隻手指插入, 突如其來的疼痛感讓小如的小穴一震顫抖。

  我的手越動越快,而小如終於開始呻吟:「不要再弄那裡……好嘛……好癢 啊……不要舔……不行我要受不了了……」

  我忽然用力往小如的陰蒂一咬,「嗯啊~~」突如其來的刺痛感讓小如再也 忍受不住,手指感受到花徑一陣緊縮,「噗嗤、噗嗤」淫水如同瀑布一般傾瀉而 出。

  我的嘴湊到她的小屄含了一口鹹甜的淫水,我的手拉住她的下巴讓她將嘴張 開,「噗」我已經將淫水全部灌到小如的嘴巴裡。

  「哈哈哈!自己淫水的味道好不好喝啊?有沒有嚐到自己的騷味啊?」

  「如果這樣玩弄能讓你感到滿意……」小如一邊說一邊躺了下來,雙腿弓起 並且張開,她的小屄頓時一覽無遺。

  她的手指撐開她自己的小屄說道:「你可以幹我沒關係的!」

  幹!她這是在同情我嗎?明明就只是一個賤女人,憑什麼這樣和我說話?

  我用力壓在她的身上怒道:「媽的!賤人,想幹是不是?老子幹死你!老子 要幹死你!順便告訴你,老子不要你這婊子來同情!」

  腰肢一挺,我的肉棒已經狠狠地插入小如的小屄之中,緊接著我的嘴巴用力 咬著小如的乳頭,手如同瘋子一般在小如的肥奶上不斷拍打,伴隨著我的拍打, 小如的奶子開始變紅,而且乳頭也微微流出乳汁。

  我獰笑道:「這樣子你也流得出奶來,你的奶和你下面的小屄一樣都是淫蕩 的賤貨!」我一邊說,我的肉棒用的力道就越大;而小如呢,雖然被我這樣暴力 地對待,她的眼神仍然看不到一絲憤怒或掙扎,唯一的表情的只有一種死寂的漠 然。

  忽然之間小如開口了:「你以為我想這樣被你騎嗎?」

  突如期來的話讓我的動作不禁停頓了下來。

  「媽的!誰准你說話的?」我用力擰了一下小如的奶頭,因為用力的疼痛, 小如的奶頭在疼痛中噴出奶水,而我的肉棒又開始了抽插。

  小如不顧疼痛,繼續開口說道:「我從小被人丟棄在孤兒院,好不容易有了 工作、好不容易終於和同樣是孤兒院認識的男朋友結婚,當我懷孕時,他卻對我 又打又罵,那時候我溫柔的男友就不見了!」

  我仍然不理她,我的手開始撥弄小如勃起的陰蒂,強烈的刺激感讓小如的身 體開始泛紅。

  「有……有一天他忽然帶了六個男人回家,你知道他們是誰嗎?他們全是我 那號稱一直在努力工作但卻去賭錢還賭輸的債主。他沒錢,你知道他用什麼來還 債嗎?是我!他要我用我的身體幫他還債!」

  隨著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剛剛已經高潮過的小屄又再一次分泌淫水。

  「我努力地掙扎並且大聲呼救,你知道他在幹嘛嗎?他居然在笑,要那一些 人快點幹我還債!我知道抵擋不了,但為了我肚子裡的孩子,我死命不讓他們插 入我的小屄。你知道嗎?我的頭髮、嘴巴、手、大腿、小屄外面,甚至是我的奶 子都被他們玩弄並射精在上面,連我要給我孩子喝的奶,都被他們如同變態一般 的擠壓出來!」

  我的肉棒在濕熱緊縮的小穴中感覺非常舒爽,加上小如悲慘的故事,說真的 這就是最好的催情劑。而小如也開始呻吟尖叫,當我的手不再拍打她的胸部時, 還會無意識地搖晃胸部讓我繼續虐待她。

  「最後我忍受不了而昏倒了!當我醒來時家裡的錢全都不見了,為了生活, 俱樂部找上我,他們說他們需要像我這樣的女人,我就在這裡待著想遇到一個好 人,誰知道卻來了一個像你一樣的懦夫!」

  懦夫這兩個字如同利箭一般插入我的心中,我的手用力抓著小如的胸部,小 如疼痛得在我的背上抓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終於一震哆嗦,我在小如的小屄裡 面射精了。

  「射……射進來了……好燙……子宮感覺好燙……我受不了了……我又要高 潮了……啊……」小如也在沒多久就讓我感到肉棒一陣勒緊,接著一股陰精從小 屄裡面噴射而出。

  射精之後的空虛感讓我一陣無力直接趴倒在小如身上,而小如則是一臉漠然 地將我從她的身上推開。

  小如接著站起身來從一旁拿起面紙,擦拭被我射精以後的小屄,小如緩緩的 對我說道:「對不起!客人,今天的服務讓您不滿意,但您可和經理投訴,他會 將金額從我的工錢裡扣除。現在我累了,請你離開。」

  回復理智的我心中滿了愧疚,我對著小如說道:「我感到很對不……」

  「夠了!客人,對不起!我需要休息。」

  我一臉尷尬的穿上衣服,施施然的走出房間,離開時我聽到了哭聲……

  我一出去就見到了面帶微笑的西裝男,「你都知道了嗎?」我好奇地問。

  「是的,因為像您這樣的客人並不是第一個。」西裝男點了點頭說道。

  我深呼一口氣說道:「我想補償,我想親自對她道歉,是我這雜碎又揭開她 心裡的瘡疤,我想用我自己來撫平這個傷痕。」

  「呵呵!」西裝男好像早就知道我會說出這個答案一般笑了笑又繼續說道: 「本俱樂部因為您是第九百九十九位收到簡訊的顧客,今天幫小姐贖身您可得到 半價的優惠……」

  一個月後晚上,我在西門町的紅樓劇場外等著小如,今天是那個西裝男和我 保證小如已經情緒平穩、一定會來和我見面的晚上。

  「那個……李先生晚安!我是小如。對不起!我來晚了。」一樣害羞的聲音 從我背後響起。

  小如不知何出現在我背後,手中還抱著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嬰,我知道這女孩 就是支撐小如的精神支柱。

  「你會想要有一個新的男友或者說是一個新的家嗎?」精蟲上腦的我說了這 句話。

  「嗯?」小如不解的望著我。

  我走上去摟住她們母女二人說道:「我想為我之前的行為作出補償,我的名 字叫李銘遠,所以我幫你贖身,但並不代表你就是我的奴隸,我只想要你給我一 個補償的機會,當然,如果你不滿意隨時都可以離開。請問你願意給我一次機會 嗎?」

  小如笑了,非常開心的笑了,她輕輕在我臉頰親了一下說道:「你好!我叫 做楚韻如,花名小如,請多多指教。」

  我摟住小如的肩膀開心的說道:「走吧!我們先去逛逛,順便去吃宵夜。」

            (小如篇完,下一篇???)

  後話:兩個禮拜前當我遇到那個我認識超過十年並且喜歡的女孩時,她的眼 神明確地告訴我,她已經把我當成是廢渣看待了,以往熟悉的笑容不見了,剩下 的只有敷衍的應付,打擊很大的我寫了這篇文章,想發洩一下自己的情感。我知 道我寫人妻文還不夠成熟,所以希望有經驗的大哥們多指教多給小弟一點意見。

  這一篇文我個人還沒想好要往溫馨路線走還是黑暗路線,要不然這篇一開頭 應該就是小如的悲傷往事,我會以大家給我的意見創造下一次的俱樂部,以上請 各位多多指教。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