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玲的人妻人母調教日記:夜市中的暴露

晚上九點多,剛好又是星期五晚上,所以我就決定帶柯姐到隔壁鄉的夜市去;出門前,還幫她挑了件碎花圖案作底的白色無袖連身洋裝來穿;而會挑這件、可是有原因的:一個是低到只比屁股位置多個一兩公分而已的裙擺,再加上用釦子扣住的胸前鏤空-雖說是柯姐十幾年前的舊衣服,不過也是性感度滿分;洋裝裡頭,我只挑了一件透明的絲質內褲,上頭則修飾了一些蕾絲的碎花圖案。

沒錯,只有絲質內褲,那BRA呢?今天晚上的課題是暴露調教,所以選了個人生地不熟的隔壁鄉夜市當調教環境外,柯姐那一對碩大的大E奶子,可是吸引男人貪婪眼光的「好東西」,自然得幫他們脫下柯姐的BRA囉!

而絲質內褲呢?也只是為了確實放置好一項「秘密武器」的道具而已。

「主人老公…真的、真的要下去嗎?」、「乖,聽話,妳要做的事都寫在紙條上,等一下,我也會跟著妳下車保護妳的…」、「是…我…賤母豬…知道了…」晚上,我們在柯姐家都吃過了晚飯,所以,紙條上的任務是單純不過的喝掉一杯紅茶、一杯綠茶和一杯西瓜牛奶,還外加一杯青草茶…看起來沒什麼的「任務」的用意,卻是要等過了半小時以上才知道…

而確認「秘密武器」穿戴好了之後,柯姐就拿著紙條和錢包先下車了;而我則幫「秘密武器」的遙控器換了新電池後,才跟著柯姐下車去。

其實,「秘密武器」也不算秘密-只是一顆1000多塊買的、可三段變速的粉紅色無線跳蛋;而說是無線,但其實還是附有一小條塑膠線-而這設計,可能是怕跳蛋在「運動」過程中給掉進子宮頸裡、或更深入的地方,到時拿不出來,可以有幫忙拉出的用途吧!

而且,雖然包裝上的英文說明,說了遙控器的有效範圍是3公尺左右,但實際上,無聊的我先做過測試之後,證明我的3個大步-大概180公分的距離,卻已經是遙控器訊號範圍的極限了。

接著,一場暴露和視姦的遊戲,就在夜市裡妳情我願的上演著:「對~彎低一點、靠近攤子一點,然後…假裝在挑東西…嗯,就是這樣…告訴我,你看到麵包攤的老闆在看什麼?」不過,這場暴露調教遊戲挺花手機費的-因為保持在幾個大步距離之後的我,得用手機「操縱」著柯姐的行為;「他、他在偷偷看、看人家…賤母豬的奶子…」、「那…為什麼他要偷看呢?」、「因為、因為人家沒穿內、內衣…的樣子…很色…」由於夜市裡人來人往-儘管只是個幾千人口的偏遠小鄉村的夜市,但當下沒有個上百人,也該有個幾十人在夜市裡逛來逛去;而平常害羞保守的柯姐,能當著旁邊的人、把這些話說出口,就算刻意或無意間壓低聲量,都該給她按一個讚了!

但遊戲可還沒有完,「是嗎?很好啊!妳母豬玲本來不是就很色了嗎?現在、打開胸口的第一顆釦子…」、「是、是知道了…」一打開胸前那片空白處的第一顆釦子,柯姐的大E奶子、馬上跟著清楚地送出了一條深邃的「事業線」給大家欣賞;加上容易透光的白色洋裝底下、那副隱隱約約看得見的柯姐奶頭的「激突」誘人景象,一下子,麵包攤上的男客人和男老闆,眼睛根本不知道在看哪裡…

至於旁邊的女人和小孩,眼睛裡自然是好奇又驚訝的眼神囉!

而這麼勞累男生朋友的眼睛、實在很辛苦,自然也要給個「回報」囉!「小姐,借過一下!」假裝不認識柯姐的我,也湊進攤子的人群裡湊熱鬧;而一擠到柯姐身邊、當看見柯姐臉上來不及反應的表情,我藏在短褲口袋中的手,早就跟著按下了無線跳蛋的開關…

「先來個一段段速吧!加油喔!別讓這群男人失望喔!」一轉身離開,我小聲地在擦肩而過的同時,靠在柯姐耳邊這樣跟她說。

於是,被無線跳蛋無情地「蹂躪」著敏感的肉穴的同時,儘管拼命壓抑住自己,但柯姐還是忍不住讓自己、公然在一堆男人面前,有些彆扭地扭腰擺臀起來…

而火一燒起,往往火勢就只會更旺!這句話,也就像是形容被挑起慾火滿身的柯姐,因為她對之後的命令,可說是一點猶豫都沒有…

比如說要撿故意掉在地上的零錢時,柯姐居然無恥地在一個五六歲的小男生面前,站著翹著屁股,大方扭動著隱約可看見自己私密肉縫的裙下風光;又像是沒有我的命令,居然自己「加料」地解開了胸前的第二顆釦子…等。

只是,暴露的衣裝、放蕩的言行,很快地在這個夜市裡,成為別人指指點點的對象:「主人老公…怎麼辦?好多人在看我…而且,還有人在罵我…」、「喔?罵妳什麼啊?」、「不知道…人家…也不想知道…啊…討厭,好濕,主人老公…好濕,下面、下面…好濕喔!」而夜市儘管不大,但這樣「折騰」的行程一下來,居然也花了快30幾分鐘;於是,為了獎賞柯姐的「努力」,我只好忍痛犧牲掉電池僅剩的電力,而一下子、就把遙控器開關調到了最高的三段速…

「啊、不要…啊…」只見在旁邊還有幾個人圍觀下,柯姐居然差一點就在夜市裡公然高潮了!而我也佩服她的毅力,等她回復過精神,居然馬上可以忍住無線跳蛋耗盡全力的震動,而吃力地走了快500公尺的路,走回了當初我們放車的地方。

「主人老公…人家好累」見到在車子邊等候的我,柯姐馬上鬆懈了下來;只是,當初給她的喝飲料任務,在她一一完成之後,過了快半小時,也開始有了它的用途。

「主人老公…」、「怎?妳怎了?」看見柯姐一臉緊張的模樣,我已經猜出她想說的是什麼了;「廁所…這裡的夜市有廁所嗎?」、「有,有啊!有流動廁所,怎了?」、「沒…只是,人家…賤母豬想去尿尿…」呵,四大杯滿滿的飲料喝得一乾二淨的下場,這也是調教計畫的一部分,「不、准、去」、「可是,我、我快忍不住了!」、「那…就在這裡尿吧!」、「這?主人老公…我、我…」而柯姐的猶豫是正常的,雖然已經晚上十點多,夜市的人群有散去一些,但在開放停車的這塊小空地上,這時候、對面一台小客車的位子,卻正好有一對夫妻,剛要帶著兩個小孩從車上下車而已…

「這…主人老公…」看見柯姐乞憐的可憐模樣,我的回應是助她「一臂之力」-出手用力壓了壓她快憋尿憋爆的膀胱的位置,呵,這可是個幫助排尿的最佳方法喔!

「母豬玲!這是我的命令!」、「是、是的,主人老公…」無奈的柯姐,或許終究也耐不住尿意的折磨,而就在眼前一家四口的注視下,她脫下了那件不知是被淫水、還是忍不住而滲出的尿水給濕了一大片的絲質內褲後,跟著又拉出了肉穴裡、剛停下震動的粉紅色無線跳蛋…

「沒禮貌!有人在看妳咧!轉過去!好好看看人家,看著人家的臉,這才有禮貌!」、「是、是的…」在脫下內褲、蹲在地上撇尿的同時,柯姐也再一次丟掉了自己身為人的尊嚴;沒有掙扎、聽話地拉起洋裝裙擺,重新站起轉身後,只見柯姐又蹲了下來、繼續發洩著未完盡的尿意。

而或許是看呆了吧!當爸媽的兩個大人一時不知所措,小孩子自然也只能跟著爸媽一起呆若木雞;但看到這副觀眾都已看到忘我的景象,為了「回饋」觀眾,我只好再和柯姐「加碼演出」囉!

於是,我走近還蹲著撇尿的柯姐,然後,掏出短褲下的肉棒-只見早就硬梆梆的肉棒,很爭氣地、一下子就插入了柯姐被掐開的嘴巴中…

「小朋友,這個叫口交,又叫吃肉棒,回去要叫爸爸媽媽教你們喔!」虧我臨時想到的台詞,居然也能這樣富有教育意義;而之後的事情,只有親眼看到的,才能知道原來人類-不管是柯姐、還是那四個觀眾,居然臉部表情可以複雜到那樣的地步…

747 觀看

2015-09-07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