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館豔遇之少婦服務員

我是一個司機,與其他司機不同的事,我是某省會城市一機關單位一把手的專屬司機,所以到哪兒都吃香的喝辣的,領導吃什麼,我就吃什麼。再說下個人的外貌條件,本人身高175cm,零件長17.5cm(硬時),蠻奇怪,早些時候明明是16cm的,或許是因為後來房事甚多,且經常換房吧。 廢話不說了,直接切入正題。

去年夏天領導要去杭州進行「學術交流」,其實就是避暑,跑來找小情人的,那個小情人長的跟肥肥似的,除了肉還是肉,我都懷疑領導的審美觀,兩團大肉在一起翻滾,能弄出什麼名堂呢?我還是喜歡標準身材(微胖些也可以)的熟女,當我從後面抓住她們的大白屁股,用雞巴狠狠的幹進去,再拔出來,伴隨著女人一聲聲狠命的嚎叫,那感覺就是甭提多棒了,嘎嘎。

行程很簡單,就在領導給「肥蜜」買的房子附近找了個4星賓館,我和領導各一間房,當然,領導的房是做樣子的,裡面正常空的,而我就無聊了,領導走時撂下一句話:小安,我找舊交敘敘舊,這幾天時間你自由安排。其實領導那點事大家都心照不宣,我也不會多管閒事。自己一個人在房裡,無聊透頂,打開電視,什麼金婚,亮劍,奮鬥,全是這幾個片子,幸好還有個放時裝表演的,其實也就是泳裝,如果在家裡,我肯定不會正眼瞅一下,今天不一樣,今天眼睛瞪得牛大,看一堆亞洲女人穿著三點在T台上搔首弄姿。

看的正起勁,門鈴突然想了,嚇我一跳,隔著貓眼一看,一個女服務員,個子還蠻高的,胸部也蠻高,4星級的賓館果然不一樣,連普通的服務員都這麼標誌,本能的打開了門,剛好和她打了個照面,這才發現,這個女服務員可不是小姑娘了,估計快30了,看她的面相和胸部就知道了,少婦級—-我的最愛!「先生,您好!不好意思,上午給您打掃房間,浴巾還沒給您換,給您造成的不便,請您見諒!」

她不說我還真不知道,我只注意到台盆上放了收費的安全套。看著她走進洗手間的背影,那個渾圓的屁股,在緊身工作服的束縛下,展現出一道靚麗的曲線,抑制不了心裡面的波動,我禁不住試探的說道:「沒關係,沒關係,其實我又不幹什麼,也用不著洗澡,還讓你跑一趟。」話音剛落,那女人便捂著嘴笑了起來,「那你還想幹什麼,我們這有專門的按摩服務,會有午夜電話的哦!」

我一聽,有門!馬上接口道:「唉,雖說家花沒有野花香,但野花都帶刺,而且沒什麼感覺呢。」「呦,出來尋歡還挑三揀四的!」這個小少婦可能感覺到我的隨和(說成隨便也成),竟然跟我一言一語的搭起話來,壓根沒看出要走的意思,我見狀順手便把門推了一把,啪的一聲,門關上了,女服務員明顯的怔了一下,不過馬上又裝的若無其事,大方的走到房裡,跟我嘮家常起來,從談話中我才知道,她叫萍,老公(她稱為死鬼)常年在外做生意,這一趟又是3個多月沒消息了。我聽到這,就基本明白了:這小女子看來也不是省油的燈,知道自己老公在外面肯定不會潔身自好,她犯不著守身如玉嘛!

「這些女人身材真好,我要是個子高點也去當模特!」萍指著電視裡的三點式女人說道。「當模特有什麼好的,再說你的身材也不賴,看看,嘖嘖~」我故意用手在她身前比劃著曲線。「去你的,我小孩都3歲了,還談什麼身材。」萍幽幽的怨道,但仍可以從眼神中覺察一絲得意,畢竟有人誇身材好嘛!我心裡一掂量,感覺火候差不多,該是靈蛇出窩進洞的時候了,索性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生過小孩還能這麼堅挺!」「幹什麼你!」本來坐在床上的萍「嗖」的站了起來,怒瞪著我,我著實嚇壞了,急忙也站起來,「我錯了,我錯了,我們剛才聊的太投入,我當你是我老婆了。」「…………」我以為是我的理由太荒謬了,她懶得理會,就只等她摔門而出了,沒想到一點動靜都沒有,我朝她一看,竟然是一臉的驚訝,眼睛瞪得大大的,我順著她的眼光看下去,我才猛地明白過來,原來自己一直心懷不軌,雞巴早就在裡面撐傘了,只是剛才坐著沒發覺,現在站起來,就完全暴露了,一頂大大的帳篷!

我剛才轉身避免尷尬,卻突然發現,萍的眼神裡分明是一種驚訝和渴望!索性,我一不做二不休,大方的讓她看!

並且估計用力挺了幾下,帳篷又被撐大了一些,我感覺萍有些手足無措了,便一把抓住萍的手,她竟然沒有反抗,我立刻開始了我強硬的攻勢,試圖去吻她的嘴唇,緊緊的抱住她,時不時用雞巴去頂她,而她也馬上便有了感覺,嘴巴不自覺的鬆了開來,我趁機捉住她的舌頭,好柔軟的舌頭,感覺真是香滑無比,想著自己馬上又可以開葷了,渾身都來了力氣,舌頭不遺餘力的去挑逗她的耳垂,脖子,耳根等每一個敏感的部位,萍的喘息聲越來越重,到後來,直接變成了呻吟聲:「啊~啊~」.

我再也無法忍受,我開始粗魯的扒掉她的工作服,扯掉她的奶罩,一對又大又白的奶子頓時蹦了出來,乳頭竟然還是泛紅的,我情不自禁的俯身親了上去,含住她已經凸起的乳頭,用舌頭在四周不停的挑逗,另一隻手使勁的搓弄她的奶子,太有感覺了,像這種純天然的堅挺乳房,摸起來感覺就是不一樣!

「你的奶子真棒!」我忍不住對著她的耳朵輕聲說道。

「討厭!」

小妮子態度轉變的還真快,轉眼便成了害羞的小嬌娘,剛才的哪位貞婦完全不是一碼事。「你別光顧著舔上面,還有。」

萍一說完,臉上便泛起了紅暈。「還有哪兒,說明白點嘛!」我借題發揮,很賊的問道。

「就是哪兒。」「哪兒?」「B!」萍再也受不了我的攻勢,屁股開始扭動起來,自己順手將內褲退到了膝蓋,並且張開了雙腿,臉紅的跟紅富士一樣。我一看,乖乖,這片黑森林不得了,但雖然茂盛,卻很整齊,森林深處,是兩片小陰唇,中間還滲出一些淫水。

我的舌頭是久經戰場,經驗高超的,眼下大戰在即,該是表現的機會了!我對著她的騷穴就是一陣猛舔,舌頭有節奏的插入,是不是去捏下她的大奶子,拍下她的大屁股,萍被我舔的慾火焚身,屁股的扭動幅度越來越劇烈,床單上濕了一片,全是我的口水和她的淫水

「快點,快點進來。」小妮子終於忍不住了,急促的央求起來。

我使勁捏了她的大腿一把,嚷道:「少了道程序吧?」

「嗯?」

萍睜開眼睛,一副迷茫的表情,頓了兩秒,頓時領悟過來,動作熟練的除去我的衣服,當把我的內褲拉下來時,眼睛猛地瞪了一下,我分明看到了她眼神中的欣喜和恐懼,她的嘴唇微張,似乎還在猶豫,我溫柔的吻了她的額頭,「來吧寶貝,一會讓你爽翻!」

有了我的鼓勵,萍立即底下腦袋,直接將龜頭含了進去,我的龜頭早已脹滿,就像葛優的腦門似的發著光,小妮子感覺到了嘴裡的充實和堅硬,舌頭開始動了起來,先是把龜頭含進去,用舌頭抵著摩擦,再吐出來,用舌頭順著龜頭四周舔了起來,儼然像一個吃棒棒糖的小女孩,我被她舔的渾身直打顫,我老婆的技術也不過如此,而且還是經過我精心調教的,我本能的把雞巴使勁往她嘴裡頂,使勁往裡頂!「你要深喉嗎?」

她抬起來看著我。「嗯,但怕你吃不消。」「沒事,我和我家死鬼試過,已經習慣了。」

我一定,渾身頓時熱血沸騰,我還沒試過深喉,老婆每次都覺得噁心想吐,所以一直插不到喉嚨裡面。我用兩隻手從後面抓住她的腦袋,使勁往我襠部按,終於感覺到龜頭往裡的艱難滑動,大半根雞巴被我插了進去,被她喉嚨緊緊夾住的感覺真是無法言語表達,龜頭被喉骨鎖住的快感,陣陣襲來,我幾乎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想射進去,但想了想還是拔了出來,龜頭上全是她的唾液,粘粘的,就跟A片中看的一樣,再一看她,臉色發青,不停的劇烈咳嗽,「難受死了,難受死了」,她緩了一陣,叫道:「沒想到我家死鬼的那麼小,你這個我實在受不了,剛才差點憋過去了。」我心中暗喜,小浪蹄子,我剛才只進去大半根,一會讓你下面的口好好嘗嘗我的厲害!

我快速的把她放平在床上,她也自覺的把自己擺成大字型,我心領神會,端著雞巴對準她的黑森林深處,便插了進去!經過剛才的折騰,裡面早已洪水氾濫,雞巴順利的滑了進去,一下子進去了半截,「啊。」

萍仍不住呻吟了一聲,雙腿高高架起,從上面環繞著我的背部,我的身體完全被她「鎖住」,我憋住氣,腰部猛地一發力,雞巴就像一把利刃,一下子全部插了進去,「啊!」萍發出一聲慘叫,下意識的翻起身子朝自己下身看過去,等她確認插進去的是我的雞巴時,她才慢慢躺下,「親老公唉,你真不是盞省油的等哦!」

「嘿嘿」,我話音剛落,立刻開足馬力,在她淫水的潤滑下,在她陰道的緊緊包裹下,開始加速的抽插起來,明顯感覺到這個女人的陰道比一般人長,所以配上我的雞巴,那真是最佳組合,我喘著粗氣,一下又一下的猛烈的操進去,拔出來,再狠命的操進去,我的努力和粗暴得到了萍的回應,起初還齜牙咧嘴的,顯得不太適應,但百下過後,小浪蹄子早已忘乎所以,在房間裡大聲的呻吟、嚎叫著,「啊!啊!嗯。。啊!」

伴隨著我猛烈的的深入淺出的狂操,屋子裡全是這個女人的淫聲蕩語,「老公,好男人,使勁,使勁,使勁操!」「啊啊,再猛一點,幹死我,幹死我啊,啊啊」「插我,幹我,操我,使勁,使勁啊!」

而且這個女人的叫床聲是那種爆發式的,我是趴在她身上幹她的,耳朵剛好在她嘴附近,陣陣大聲的蕩叫,不停的在我耳朵裡迴盪,爽的我差點就繳槍了。

我只是稍微用手勢擺了下,她知趣的迅速爬起來,一把拽住我的雞巴,嘴巴湊了上來,一口含住,有節奏的用舌頭開始舔了起來,經過剛才的折騰,她明顯放開多了,手在雞巴的根部不停的搓弄,嘴巴和舌頭也沒閒著,舌頭在我龜頭縫裡來回滑動,再一口吞進去,再吐出來,每次吐出來都伴隨著「啵」的一聲,就像起紅酒塞子的聲音一樣,更要命的是,期間她還是仰著頭,眼睛直勾勾的和我對視,那種淫蕩的完全勾引式的眼神,時不時還嘴裡還發出「嗯。。嗯。。」

的聲音,這個小娘們不知道多長時間沒開葷了,現在對我的雞巴那是呵護有加,又搓又揉,又親又舔的,看的我興起,我直接用力往裡面頂,她覺察到我的企圖,也非常配合的張開嘴巴迎合我,雞巴再次插入她的喉嚨深處,和被她私處的嫩肉包裹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這是一種異樣的征服感,我開始抽插起來,幹了幾十下,看她表情痛苦,就拔了出來,「撅起你的騷屁股!」

我命令道。她乖巧的不得了,馬上背對我,撅起了她那又白又嫩又大的臀部,我正才看清楚,原來她的這個姿勢這麼美,完美的曲線,配上完美的陰唇,雖然被剛才幹的有些張開,但仍然不失為一組美臀和美穴,B的上面是她那可愛的菊花蕾,我禁不住用手指去輕輕扣了下,「啊。」萍吃驚的轉過頭,詫異的看著我。

「看什麼,摸摸不行啊?我一會還要幹她呢!」我霸道的嚷道,並用雞巴重重的抽打了她的屁股一下,萍知趣的轉回頭,只是屁股明顯的收縮了一些,沒開始厥的那麼高。我管不了那麼多,用手扶住我的雞巴,放到她的B口上,順勢一頂,雞巴整跟沒入,她「嗯」的輕吟了一聲,我個人是比較喜歡這種狗爬式,可以從後面狠狠的撞擊她的屁股,操她的穴,而且還可以經常去摸摸她的奶子,捏捏她的奶頭子。於是她就像一條母狗,被我從後面的快速的抽查,我可以看到她的穴口的肉被我插的內外翻滾,每次都帶出來一些淫水,穴裡面溫暖又濕潤,雞巴肆無忌憚的進進出出,水順著我的蛋,她的大腿往下流,期間有兩次明顯感覺到她渾身抽搐,穴裡的肌肉劇烈的收縮,同時有好多熱液澆到我的龜頭上。萍已經浪叫的嗓子都啞了,後來也沒力氣叫了,只是趴著使勁喘粗氣。

我順手從她穴上弄了些淫水,抹在她肛門上,一邊用雞巴大力的抽查她的浪穴,一邊用手指往她肛門裡扣,異樣的快感讓她重新振作起來,她又開始扭動屁股,急促的呻吟。

我看時機已經成熟,便一下子拔出雞巴,直接把龜頭往她肛門裡頂,她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正想把屁股挪開,哪知我臂力了得,死死的扣住她的大腿和臀部,雞巴更用力的往裡面頂,往裡插,她的肛門真緊,裡面潤滑又不夠,我廢了好大功夫,才插了進去,我頓了下,才發現她在低聲抽噎,強烈的快感已經容不下我想太多,我的雞巴開始艱難的抽動,萍的直腸緊緊的包裹著我的肉棒,每次進出都很困難,既便如此,我仍然努力的加快速度!我要像操她B一樣去操她的屁眼,我要讓她完全成為我的女人,我要徹底的征服她!

隨著她屁眼的適應,她早已忘卻了被漲開的痛楚,又開始呻吟了起來,自己還時不時去搓弄自己的浪穴,再弄些淫水放到我的雞巴上加強潤滑。房間裡又充滿了她屁股被撞擊的聲音,和她快活的呻吟聲音。

「啊 啊。我的屁眼。。啊。。快些操。。往裡面操一些。。」小浪蹄子的浪叫,一浪高過一浪,我頓時感覺龜頭髮酥,我加快了節奏,在她屁眼裡快速衝刺,終於,我緊緊的貼住她的屁股,把我的精液全都噴到她屁眼的最深處,強有力的射精,讓她「啊啊」的呻吟不停,過了半分鐘,我才不捨的拔出雞巴,一看她的屁眼,早已不是當初的菊花,已經被我操成了一張小嘴了,洞口隱隱還可以看到白色的濃稠液體。

折騰了這麼長時間,我的體力有些透支,躺在床上再也不想動彈,而她卻不行,領班會隨時找她,她穿好衣服,站在床邊看了我許久才離去,離去去嘴裡還在幽幽的說道:「死男人,今天被你玩死了,我的屁眼,還有我下面的後半截的第一次都被你拿走了。」

於是我問好她的值班時間,每次她有空,都會偷偷跑過來和我幹,幹完了精液一擦便走,這個女人性慾極強,我也是捨命陪女子,有求必應。一周後,領導「視察工作」完畢,我們便離開了杭州,走時她一直在附近轉悠,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車開在路上,領導有些疑惑:小安,你這些天去哪兒玩了,好像很累嘛!」「嗯嗯,沒事就繞著西湖跑圈,太無聊了嘛。」我打趣道。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