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暴超淫蕩OL

楊展是個某企業公司的小職員,楊展盡忠職守,生活過的平淡,很自在!並沒有想過要升遷,也許是因為家中沒有老婆的原因吧!人家常說:「成功男人的背後一定有個女人」大概就是這各意思,楊展平時並沒有什麼休閒,生活一切都很正常,直到她來了………。

蕭芸是公司董事長的千金小姐,從小被保護的很好,如同溫室花朵,因為年已三十,找不到工作又嫁不出去,所以身為董事長的爸爸,就讓她留在公司裡工作,在公司裡蕭芸只會些簡單的文書處理,其他工作則去命令其他人去做,加上她千金小姐的脾氣,事情做不好,常常就會對員工呼巴掌!鬧的是整間公司都議論紛紛。

職員小姐:「喂!喂!嘉惠!妳看楊展又被打了!好可憐喔!」嘉惠:「那各老女人,打扮的這麼老套,整天不做事,只會挑毛病,我真是受夠了」職員小姐:「乾脆我們一起辭職好了」嘉惠:「噓!小聲點!要是被聽到可能又要挨一頓罵了」

楊展第一次在眾人面前被打被罵的,幾乎沒什麼尊嚴,楊展只能默默承受,蕭芸:「楊展!這各公司我最看不慣的就是你,全身拉哩拉塌的!你有洗澡嗎?年紀這麼大了也不結婚,以後當流浪漢啊!我命令你以後每天都來找我報到,不然就回家吃自己,聽到沒?」就這樣,楊展每天都過著苦日子。

三各月後的某天晚上………… 嘟~嘟~ 蕭芸:「喂?」楊展:「經理!可以麻煩你到公司來一趟嗎?有份重要的資料要給妳看」蕭芸:「是你啊!你不會明天在拿給我看啊!」蕭芸聽到是楊展,口氣馬上大變,楊展:「可是這份資料是明天董事長要看的,今天晚上如果不處理好,會被董事長罵的」

蕭芸想了想,平常父親給的文件都是交給楊展處理的,要是明天沒處理好,那父親不就怪罪到我這邊來,不行!只好去一趟了,蕭芸:「好啦!我馬上過去!」蕭芸穿好上班的制服準備出門,董事長:「小芸啊!這麼晚了!妳要去哪?」蕭芸:「哦哦….這個…我要去找一個朋友」蕭芸因為怕被父親知道,只好撒謊。

董事長:「好!好!那要早點回來喔!」蕭芸:「恩!爸!我去摟!」蕭芸一到公司,就發現楊展已經在她的辦公司等她了,蕭芸大罵:「誰准你進來我辦公室的?」楊展低頭不語,一會兒才說:「經理!要麻煩妳把昨天給妳那份文件拿出來,因為我沒櫥櫃的鑰匙,所以要麻煩妳過來」

蕭芸瞪了一個白眼,轉身到櫥櫃去開鎖,碰!好大一聲!蕭芸昏倒在地,等到她慢慢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是辦公桌上有一台V8,蕭芸雖然醒來了,但是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她發現自己不能動彈,蕭芸大叫:「啊~~~~~」蕭芸被綁在辦公椅上,兩手不能動彈,兩手被繞到頭部後面的椅子後,雙手都被麻繩連同椅子綁起來,最糟糕的是。

她的雙腿被撐開,跨在兩各椅上的扶手,同樣的也被麻繩牢牢的綁住,穿著黑色蕾絲絲襪的大腿大大的被撐到最開,制服圍群的拉鍊被拉開,裙子被脫到屁股後,豪無遮蔽的露出白色蕾絲內褲,等她發現自己被楊展綁架後,蕭芸才大喊:「救命啊~~~~~~救命!有人嗎?快來救我~爸!爸!救命!」蕭芸喊到破聲,辦公室依然安靜無聲。

蕭芸看到辦公室外面有個人影,蕭芸高興的大喊:「救命!救命!我被綁住了!快樂就我」那個人走進辦公室,蕭芸才發現那個人是楊展,而且他手上還拿了一些東西,分別是綠色的麻繩、蠟燭、香蕉、一瓶罐子、還有一個類似耳機的東西、跟一條塑膠的男性器官,蕭芸並不知道那些要做什麼用的,但是她一直很害怕。

蕭芸臉色大變,大罵:「楊展!快放開我!不然我就告訴我爸!你已經被炒魷魚了,你回家吃自己吧!」楊展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楊展:「被炒魷魚又怎樣?反正我早就對這個工作沒興趣了」蕭芸顫抖:「你…想…怎麼樣?」楊展把東西放到桌上,楊展:「我要報復」

蕭芸嚇的臉色蒼白,蕭芸又開始大喊:「救命啊!楊展殺人了!救命!」但是卻沒有人來,楊展:「妳做經理的因該知道這個時候是下班時間,不可能會有人,妳剛剛喊了半天,也都沒有人,不用喊了,等等有妳喊的」蕭芸感到非常的無助,開始默默的哭泣。

楊展把蕭芸的制服外套釦子解開,蕭芸發現不對勁,蕭芸緊張:「你…….你幹什麼?」楊展並不裡她,繼續把外套攤開,裡面白色的OL制服,楊展兩手一使力, 就把制服中間的釦子全部扯開,彈出性感的白色蕾絲胸罩,蕭芸:「啊~~~~~~你走開!不要碰我!」蕭芸努力的掙扎,卻怎麼也掙扎不開那緊繃的繩子,只是把滾輪式的椅子弄得左右晃動罷了。

楊展一把把胸罩往下扯,蕭芸的36E肥奶立即跳出,楊展吞了一口口水,蕭芸又激動又哭泣:「不要啊!不要~~~~你不準看!」楊展摸了一把白嫩的肥乳,蕭芸:「不準碰!」蕭芸怒氣衝衝的瞪著他,啪!楊展一掌就打過去,蕭芸哭泣又抽蓄著,楊展:「妳的奶子真大,看不出來妳這麼瘦,奶子還這麼大,乳暈還粉紅色的,一定還沒被男人搞過,今天便宜妳了,哈!哈!哈!」

蕭芸陣陣的感到不安,楊展拿起綠色的麻繩,把蕭芸的雙乳綁在一起,捏了一下乳頭,蕭芸痛了一下,正要準備開口罵楊展時,卻止住了,因為她知道一開口,就又要挨打了,現在能忍就忍了,楊展把椅子調高一點,楊展:「讓我好好看看妳」蕭芸看到一個最討厭的男人,正在看自己最保守的私處,怒氣大衝:「不準看!楊展你這個渾蛋!」

楊展並沒有理她,伸手撫摸著大腿,喃喃自語:「材質真好!真性感!沒想到老女人這麼會穿」蕭芸:「別碰!我才三十而已!並不老!」楊展大力的大了一下蕭芸的大腿,蕭芸痛的說:「你幹什麼啦!」楊展:「哈!哈!爽!」蕭芸含淚:「你這個變態!」

楊展站起來,拿起了跳跳蛋,蕭芸:「那是什麼?」楊展並不覺得奇怪,因為蕭芸從小就被保護的很好,而且她又是很保守的人,一定不知道這些東西,楊展:「這個叫跳跳蛋,我示範給妳看」楊展打開開關,跳跳蛋開始發出震動的嗡嗡聲。

楊展拿起跳跳蛋在蕭芸身上到處觸碰,特別是乳頭,觸碰的比較仔細,蕭芸只覺得身體有一波又一波的電流傳來,尤其是觸碰乳頭的時候,更是讓她起雞皮疙瘩,沒兩下子,蕭芸的乳頭就變的又尖又硬,仔細看乳頭旁邊有少許的雞皮疙瘩,楊展伸手去捏堅挺的乳頭,大力一捏,蕭芸忍不住的:「啊!」

楊展又漸漸的轉到大腿處,雖然隔著絲襪,但是絲襪相當的薄,等於是直接觸碰到肉體,楊展每各角落都給她觸碰到,蕭芸緊繃的身體也開始慢慢的放鬆來,蕭芸閉起眼睛來,當楊展觸碰到她的私處時,蕭芸感覺到有一股更強大的電流觸碰到她的身體,她微微張開眼睛,看到楊展在觸碰她的私處,蕭芸:「不…..準….. 碰」蕭芸全身使不出力氣來,就像是被打了一針肌肉消化針一樣。

楊展用跳蛋不斷的在蕭芸的私處排徊,過沒多久,蕭芸的白色內褲,漸漸地變成透明了,從私處擴散到周圍,透明內褲越濕就越緊貼著私處,楊展找到了蕭芸發腫的陰蒂豆豆,楊展刻意的在陰蒂和陰阜之間,不斷的觸碰。

相當保守的蕭芸再也忍不住了,哼出了美妙的聲音,蕭芸:「啊……不…要…唔…不…嗯……啊…啊……」蕭芸舔著自己嘴唇模糊的說著「唔…唔…嗯…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好…啊…我……唔……唔…好…舒…服…喔……喔……」蕭芸不斷的呻吟著。

突然一個顫抖,蕭芸:「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大量的液體從私處鑽出,把內褲用的是又濕又黏,液體慢慢的流下內褲後的陰戶,慢慢的從內褲旁邊流出,蕭芸喘著氣:「喝喝~~」此時楊展露出了一個奸笑。

楊展拿起辦公桌上的剪刀,從蕭芸白色蕾絲三角內褲的兩邊,各別剪開來,楊展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拿住濕黏內褲的兩角,慢慢地往下翻開來(這段請讀者發揮想像力),內褲裡面黏了幾根陰毛,還有不少淫液。

楊展望著一片黑漆漆的森林,感到有點訝異,楊展:「妳這個女人,真是被保護的太好了,連自己的體毛都不會自己修,難道還要傭人來幫你修呀!等等我幫妳修一修,真是受不了」蕭芸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私處已經曝光了,她閉著眼睛,腦袋一片空白。

心臟還是持續的快速跳動,看的出來靠近陰阜的附近,還有少許的淫液,少許的陰毛有幾滴淫水珠,一般男人看到這個,一定會去吃上一口才對,不過楊展是比較愛乾淨的男人,他覺得女生私處很髒,而且幫仇人口交真是大辱。

楊展拿了自慰棒,把椅子調高一點,讓他可以看仔細蕭芸的陰部,楊展靠很近的仔細看著陰部,呼吸的熱氣一碰到蕭芸的陰唇,就會讓她興奮一下,抖擻一下,楊展先把自慰棒放地上,用雙手指把蕭芸的肉色大陰脣慢慢扳開,裡面包裹著粉紅色的小陰唇。

楊展在用右手手指把濕嫩的小陰唇給撐開,裡面是鮮肉色的陰道,楊展立刻拿起自慰棒,輕輕的放進去一點點,目的是要把陰唇撐開而已,這時候蕭芸也有感覺到有東西進到她身體了,她慢慢的睜開眼睛,氣息微弱的說:「楊展!那是什麼東西?」

楊展:「人家常說第一次走的路很難走,我決定要走第二次的路」楊展慢慢的把自慰棒伸入,當他碰到一塊因該是處女膜的東西,停住了!楊展奸笑了一下:「蕭芸!妳的第一次我奪走摟!」楊展手一用力,一口氣的整支插入,蕭芸:『啊~~~~~~~~』

蕭芸:「啊!啊~~~~」蕭芸腦袋立刻清醒,眼淚已經直流,她從來沒有這麼痛過,這是她人生最痛的一次,楊展下手相當狠,塞不進去,更是大力的把整支自慰棒擠入,蕭芸已經苦不勘言了,她覺得自己已經死掉了,一滴滴的血水慢慢的從陰道流出。

楊展並沒有因此停手,更是努力的大力抽出插入,而且越來越大力,就好像在通水管一樣,完全沒有憐惜愛敏的意思,幸好陰道內有足夠的潤滑液,不然早就要破皮流更多血了,悲慘的蕭芸,生不如死,就像是被拿刀,一刀又一刀的宰割,只能不斷的咬緊牙根,不斷的掙扎,過了好一會兒。

楊展:「呼!比較鬆了」蕭芸早就已經痛到暈倒了,楊展看到後,給蕭芸幾各巴掌,把她的眼鏡都打掉了,這時候楊展才發現,沒有戴眼鏡的蕭芸,簡直是天上仙女下凡似的好漂亮,也許是他這輩子看過最漂亮的女人了,蕭芸緊皺眉頭,慢慢的疏醒過來。

她的反應當然是嚇一跳摟!蕭芸:「啊~~不要!不要!楊展!求求你饒過我吧!」楊展笑了一下,楊展:「放心吧!像妳這麼漂亮的女人,我哪捨得弄痛妳」楊展把蕭芸的下巴抬起來,吻了一下她的香唇,蕭芸害羞的臉上通紅,這是她的初吻,是女生的話必定會害羞的,蕭芸轉過頭去。

楊展越來越想占有她,楊展拿起桌上的罐子,裡面裝的是潤滑液,大量的塗抹在自慰棒上,因為剛才的大力抽動,蕭芸的陰道相當的疼痛,當然分泌不出潤滑液啦!所以楊展才這麼做,楊展再一次的要把自慰棒放入蕭芸的陰道。

蕭芸害怕的顫抖著,楊展:「不要怕!這次不會痛了,而且會很爽喔!」楊展把自慰棒輕輕的放入陰道內,這次楊展就比較沒那麼大力了,反而比較小力的插入又抽出,為的是要把潤滑液抹在陰道內,蕭芸不但不覺得會疼痛,反而越來越舒服了。

蕭芸闔上眼睛,小暴牙咬住嘴唇,享受著這種感覺,楊展越動越快,蕭芸再也忍不住的哼出聲音來:「啊…啊……好……唔……唔…好……啊……喔……喔……啊… 嗯…不…要……嗯……啊…啊……. 唔…啊…啊…….好…嗯…好…舒…服……啊….嗯…嗯……..啊…. 嗯……好..舒服….嗯嗯……唔……嗯…….唔……舒…服…嗯…嗯…」

蕭芸急促地:「啊……啊…嗯…嗯…啊…我……我……不行了…哦……啊……啊…. 啊….啊….」蕭芸再一次的高潮了,這次流出的淫水比第一次的多很多,也許是因為這次用的自慰棒吧!蕭芸再次陷入腦袋空白的狀態,她從來不知道假陽具可以讓她很痛也可以讓她很爽。

楊展脫光了衣褲,露出了一根長屌,約略二十公分,粗壯,上面爆滿了青筋,像是等了相當久的感覺,氣勢洶洶,紅潤的龜頭已經等不及的露出頭來了,楊展把他的肉棒插入罐子內,讓肉棒佈滿潤滑液,其實楊展比誰都怕痛,所以才要讓蕭芸高朝兩次,又努力塗抹潤滑液。

此刻到了,一定會有人問說,綁在椅子上不會很難幹嗎?楊展早就考慮到了,他把蕭芸的臀部移到最靠近椅子外,也就是說蕭芸只做了三分之一板凳,而且還是後靠椅背坐著(發揮想像力),姿勢一百,相當好進入,楊展把椅子調到最高,以方便插入。

楊展用右手手指把小陰唇給撐開,先讓龜頭進入,在抓住蕭芸的腿,慢慢的插入,楊展把肉棒完完全全的插入,相當順利,楊展把肉棒留在裡頭,感受一下,裡面相當的濕熱,有了蕭芸的淫液加上潤滑液,實在太爽了,而且蕭芸的肉穴把肉棒夾的緊緊的。

蕭芸感覺不太對勁,塑膠棒比剛剛的長,雖然相當的舒服,但是感覺怪怪的,蕭芸睜開眼睛來看,蕭芸:「啊~~~~~~~~~~~不~~~~~~~~~~不要啊!會懷孕的!」蕭芸再怎麼笨,也有上過健康教育,知道這是男女生的性交,楊展並沒有理會她,開始動起了腰,抽插了起來,先是整根抽出,在整根插入,後來越來越快的時候,就用前半部在抽動。

蕭芸甚至沒有心理準備的就被插入了,蕭芸只能低著頭看著楊展的陰莖在自己的身體進進出出的,蕭芸的眼淚又快流下了,但是這種感覺相當舒服,比剛剛舒服了兩倍,沒多久就陷入春情中了,蕭芸:「啊……啊……不行…嗯…別……啊啊…啊…啊啊…不…行…嗯…嗯…我…受不了…啊啊…嗯…啊……嗯嗯…嗯…慢…啊…啊… 慢…點…嗯…別…啊啊……啊… 嗯……嗯……唔……唔………啊……嗯…嗯……喔 … 喔 … 啊啊 … 喔 …啊啊 …嗯……..哼………不…不要…啊……..啊……..」

楊展用龜頭觸碰摩擦的讓蕭芸的整各陰道都有去接觸到,蕭芸每一插每一抽都相當興奮,蕭芸更是發浪的大叫春:「啊……啊啊…不..不要…停…啊…喔…喔喔……啊……啊…啊……啊……慢…嗯嗯……慢…一…點……啊阿……啊……. 啊……啊……不要……不……啊……啊……喔……喔喔……好……好舒服……啊…我…受…受不了了…啊阿…好……啊……啊!啊!啊!」蕭芸第三次高潮。

楊展感到一股熱騰騰的液體衝之而出,他並沒有因次停下來,更是努力的抽幹著,全身流著汗的楊展拼了命的幹著,心裡想著下一次一定要趕上,大量的淫水,又快速的抽插,不斷的發出滋滋聲,蕭芸高潮後,又被努力的抽插,更是爽到最高點,拼命的叫道:「嗯嗯……喔……我…我受…不…了…啦…… 啊……別…啊啊……喔…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 啊…別…啊啊……啊…不…要…啊啊…好……好極了……嗯……嗯……好美……哦……小穴……好美……太舒服了……從……從來……沒有……的…插我……對…… 用力……嗯…………要……舒服……死了……重重地……插……插再……再進去……我要死了……嗯…小……小穴……爽……爽透了……嗯哼……哦……哦……」

楊展看蕭芸興致這麼高,喘氣的說:「讓我來讓妳更爽」楊展伸手拿起了自慰棒,從陰莖下面的小縫,硬是的把自慰棒插進去,此時有大量的潤滑液,一點也不會怕痛,反而更爽,楊展一手扶著蕭芸的大腿,一手不斷的抽動自慰棒,配合著腰,更是努力的抽插,蕭芸當然爽到極點:「好美……快用力……好……哦……插得…… 舒服……死了……嗯…心……快……跳出來了……幹得……好……深一點……頂到……到………子宮了……小穴……不行了………快……快洩了……大雞巴……真會……插……啊……太……舒服……了……太…美了…… 快……升上……天了……啊……洩……洩出來……了……哦……哦……」

楊展知道快來了,不抽動自慰棒,雙手緊抱著蕭芸的纖腰,拼死命的幹著,蕭芸:「啊………插……插得……好爽……樂……死了……啊……快……快一點……重一點……你……幹死我……好了……哎唷……好舒服……太滿足了………使…我…知道……作……女人……的……樂趣……嗯哼……大……大雞巴…………愛你…… 啊……嗯哼……嗯……哼……好樂……嗯哼……插死……吧……幹死………不怨你……嗯哼……美……美死了……呀……啊…啊………又要……天啊……我不行了……又……又……啊……啊……」蕭芸大量的洩出淫水。

楊展一感覺到一股熱水衝出,沒多久,動作越來越大,最後兩下大力的挺入,大量的精液一發而出,全部射入蕭芸的陰道內,楊展沒有拔出肉棒,身體趴在蕭芸身上,兩人急促的喘氣著,過了好一會兒,兩人的喘氣比較平緩的時候。

楊展看到蕭芸的美貌,忍不住吻了她,而且還是舌吻,蕭芸心裡想著這難道就是愛情嗎?他對我這麼好,給我這麼大的快樂,我好好回報他一下也是對的,我喜歡上他了,蕭芸並沒有反抗,跟著一起舌吻,兩人的舌頭互相的交纏在一起,突然間,蕭芸:「啊!那是什麼?」

楊展拔出肉棒,楊展大笑:「這是我的尿啦!我一直都想這麼做,既然精液可以進去,那尿液也可以摟!幹完砲!撒各尿!真爽!」蕭芸雖然不喜歡楊展這麼做,但是還是嬌聲的說:「你壞死了!」不知不覺!蕭芸的個性已經完全的改變了。

楊展:「看到妳的肉穴一張一縮的,肯定是肚子餓了,我來餵牠吃東西」楊展把香蕉皮剝掉後,整條從興奮收縮的陰道口,插入!因為興奮的陰道,收縮很快,把香蕉都嚼爛了,楊展笑著:「哈!哈!妳看她吃的好有勁喔!」蕭芸嬌聲:「討厭!你好壞喔!那裡肚子不餓,是我肚子餓了」

楊展:「那剛好!我這邊有跟大香蕉,給妳吃」楊展把椅子放下來,把軟掉的肉棒,放到蕭芸的旁邊,蕭芸心想為了喜歡的人,犧牲一點沒關係,蕭芸轉過頭去就含住,楊展前後前後的讓肉棒能整根進入,但是太長了並不能全部進入,蕭芸用舌頭把肉棒都舔過,沒多久,楊展的肉棒,又恢復到剛剛那麼硬了。

楊展很舒服的抱著蕭芸的頭,摸著摸著把她的髮夾給拿掉,蕭芸放下了烏溜溜的長髮,看起來相當動人,蕭芸是個相當漂亮的女人,只是之前的打扮都太老土,看不出來罷了,楊展被蕭芸吸的越來越興奮,差點射出來,楊展趕緊拿出來,楊展:「好險!還有一件事情還沒做呢」

楊展打了一下蕭芸的肥乳說:「我還沒試過這個呢」蕭芸並不懂他的意思,但是隨他高興就好,楊展拿了潤滑液倒了一點在蕭芸的乳溝內,楊展站上扶手,抓住椅背,龜頭瞄準好下面的乳溝縫,想插入,但是動作太困難了,楊展又急著想進入,碰!整各椅子都翻過去了。

兩人摔了一交,比較可憐的是蕭芸,被壓在下面,倒下去後,楊展就很順利的插入,穿過雙乳,龜頭來到蕭芸的下巴,楊展雙手抓揉著蕭芸的巨乳,邊插著她的乳房,就像是大亨堡一樣,楊展:「妳的奶子好大!好軟!好有份量!以前我都不知道!以後穿著要露一點知道嗎?」蕭芸:「恩!我會改進的」

因為抓玩著大乳房,綠色的麻繩又相當的誘人,沒多久楊展就再次射了,射的蕭芸的乳房都是精液,有少許的精液噴到臉上,楊展起來後,扶起椅子,又把肉棒放到蕭芸的嘴邊,蕭芸當然二話不說,再次幫他吹簫了。

這次楊展相當享受,前後的抽動,蕭芸也不斷的前後扭動著頭,最後楊展抓住蕭芸的頭,射了一發進去,蕭芸認為那是情人給她的東西,所以她把精液全部給喝下去,楊展:「很好!再來就是壓軸了,我剛剛說要幫妳整理體毛,都還沒!」楊展到了董事長的辦公室拿了刮鬍刀來。

楊展:「看!這是妳爸用過的刮鬍刀喔!現在幫妳刮陰毛」蕭芸很是尷尬:「不要啦!不要這樣!這樣很奇怪耶!」楊展並不理她,開始刮毛,刮的一根都不剩,蕭芸覺得很是尷尬,但是是他為她做的,她也就不計較了,最後楊展點燃蠟燭。

把蕭芸的私襪給撕扯下來,露出鮮白的大腿,楊展開始從乳房滴下蠟油,蕭芸:「啊!啊~」每一滴蠟油都讓她又熱又燙,蕭芸心想他怎麼對我時好時壞呀!蕭芸:「不要啊!好痛!不要在滴了!」楊展玩的正開心,越低越多,把蕭芸的大腿都滴滿了蠟油,也把私處給滴滿了,蕭芸痛的又流下眼淚了。

就這樣!這天晚上就這樣過了,那天晚上蕭芸並不趕回家,整理了好久,隔天早上就來上班了,而且換了一各新打扮,讓公司的女同事都驚訝一下,她們從以前認為的老女人居然是這麼漂亮的女人,真是不敢相信,從那天起,楊展依然每天都到蕭芸的辦公室報到……………..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