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遊小姐

豬哥雄正陶醉在對遊覽車裡唯二的兩位絕色美女的意淫之時,一連數聲槍響打斷他的綺夢。

豬哥雄原名朱雄,是國內最具規模天豪旅行社的一名領隊,45歲,長的是肥胖臃腫的豬哥樣,模樣神態都十分猥褻噁心。

由於十分好色,加上長相類似,就被許多討厭他的女同事取了豬哥雄這外號。

這次帶團去東部玩,原本無精打采,因為團裡幾乎都是老芋仔和歐巴桑,正好原來預定隨車的導遊老處女生病,請來蝶兒代班,讓他暗自竊喜。

導遊小姐蝶兒可是天豪旅行社最美的導遊之花,21歲,波浪般烏黑長髮,身高171cm,皮膚雪白光滑鮮嫩,三圍是34D,23,35,五官容貌艷麗,因為祖母是法國人,所以蝶兒有四分之一法國血統。

蝶兒今天穿著藍色的制服,裙子是貼身的窄裙,窄裙很短,緊緊包著渾圓結實緊繃、充滿彈性的誘人翹臀,沒穿絲襪,露出一雙渾圓結實修長勻稱的雪白美腿,九頭身長腿美女一個。冷艷絕色,十分嫵媚動人。

好色的豬哥雄當然對蝶兒肖想很久了,但兩人不同組別,從來不曾同團,平常在公司見面,蝶兒對豬哥雄也是嫌惡不假辭色。

臨上車前,豬哥雄還在盤算今夜如何設計蝶兒,一對臨時報名的高中生一上車,便又深深吸引他的目光,兩人大概18、19歲,男的俊秀,女的更是美得脫俗。

後來閒聊,知道兩人是小情侶,男的19歲,叫阿明。

惹人憐愛的美少女小蘭,18歲,一頭飄逸長髮幾乎垂至柔軟纖細的腰肢,肌膚雪白無瑕,鮮嫩可口。

三圍大概33C,22,34,樣子相當清麗秀美楚楚動人,氣質清靈,身高167cm,短裙下露出一雙修長勻稱的雪白美腿,長腿美少女一個。

一種嬌柔纖弱,幼齒白嫩,令男人想憐惜或蹂躪的美。

小蘭是阿明的高二學妹,兩人正在戀愛交往。

蝶兒和小蘭,便是此次旅行團裡唯二的兩位絕色美女。

車至一處偏僻山區,忽然,一連數聲槍響……

窗外是山區,以及4棟木屋。

車上共35人被拿著槍的暴徒喝令下車,原來這是一處製造毒品的幫派基地及工廠。

拿著槍的暴徒越來越多,大概30人上下,都是男人,每個都露出好色淫邪的眼神盯著蝶兒和小蘭。

綁架,是為了要贖金,不過看來這批色狼不會只滿足贖金,一個特別高大粗壯的中年男人走過來,光頭,很凶暴猙獰的模樣,他是販毒集團首領。 兩個壯漢亮出刀子,分別抵著蝶兒和小蘭,拉了過去。

「不要!啊!……你幹什麼……啊……救命啊……」蝶兒和小蘭又厭惡又害怕地抗拒,「救命啊……不要……阿明……」

阿明急的大叫:「小蘭……放開小蘭……啊……」剛要撲上前,另一名大肚男突然用力拿槍托將阿明打倒在地,還重擊了好幾下,打的他滿臉是血。

「不要打了……不要……嗚……不要打了……我會……乖乖聽話……不要打他了……」小蘭哭著為男友求情。

光頭老大站在小蘭背後緊貼著磨蹭,撩起她的短裙,撫摸還穿著白色蕾絲內褲的翹屁股,淫笑:「真是感人啊,我最討厭這種為了愛人犧牲自己的賤貨,給我帶這兩人到大房。其他人,另外關在一起。」

在旁的豬哥雄知道這是不可多得,可以實現自己一路上性幻想的唯一機會,連忙哈腰說:「老大,我可以提供我們公司贖金情報喔,讓我一起幹吧,一路上我都在想怎樣幹她們。」

「而且」豬哥雄又指著被打的很慘的阿明,露出變態邪惡的笑容說:「這小子跟那個幼齒美眉是情侶喔,不如讓他當觀眾看小心肝被大家玩,老大覺得如何?」

被押著的蝶兒,不敢置信地看著她的同事,露出恐懼與厭惡的表情。

光頭老大很欣賞豬哥雄的變態提議,除了豬哥雄外,還有2個同車的色狼也加入輪姦的行列:一個是遊覽車司機,戴著眼鏡的中等身材中年人,因為是新來的司機,所以豬哥雄對他不熟,不過路上豬哥雄發現他一直偷瞄旁邊的蝶兒,以及後照鏡裡的小蘭。豬哥雄馬上知道他是同道中人。

另一個是猥瑣禿頭的好色老芋仔老王,大概60歲。

大棟木屋地上鋪著柔軟的墊子,蝶兒和小蘭都雙手高舉過頭,被天花板垂下鐵鏈的皮製手銬高高吊著,只能勉強用腳尖站立。

兩人上衣下擺被剪掉,露出同樣銷魂的肚臍和雪白誘人,纖細柔美的腰肢,上衣的扣子都被扯開,露出鮮嫩雪白的誘人乳溝及胸罩,蝶兒是寶藍色蕾絲無肩帶的半罩杯性感胸罩,小蘭是純白蕾絲胸罩。

小蘭的短裙下擺也被剪掉,剩下的裙長幾乎包不住渾圓緊繃幼嫩可口的翹屁股,內褲也是純白蕾絲三角褲。

男人有光頭老大,以及輪到第一梯次輪姦的12個手下壯漢,加上豬哥雄等3人,共有16名大色狼正脫光衣服等幹。

被揍的鼻青眼腫的阿明被綁著,嘴裡還塞著破布,面對蝶兒和小蘭。

一旁還架著攝影機,準備拍攝。

16名大色狼已經迫不及待脫光衣物,16根粗大的肉棒全部勃起到頂點,圍了過來。

其中高大強壯的光頭老大的巨根最粗最長–大概25公分,巨根上佈滿樹根般凸起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猙獰的傘狀龜頭。

其他包括豬哥雄在內,有半數以上的大肉棒勃起時都有18至20公分的長度。

大家圍繞著蝶兒和小蘭,上下其手,盡情猥褻地搓弄她們的嫩乳美臀以及蜜唇。 其中一個年輕人猥褻了一會,便被派去操作攝影機,開始拍攝。

蝶兒和小蘭兩人全身發抖,不停地呻吟求饒:「求求你們,放過我……啊……求……求你們……啊……啊……不要啊……放了我……」

蝶兒的聲音很嬌媚勾魂,小蘭的聲音柔軟如蜜,楚楚可憐。

兩人的呻吟哀叫都很銷魂誘人,令16名大色狼一聽就想狠狠蹂躪她們。

光頭老大從後緊貼著小蘭,撩起她的超短裙,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內側噁心地游移,另一手伸進敞開的上衣裡,扯掉胸罩,握著她雪白幼嫩曲線柔美的少女乳房盡情玩弄。

然後抓著美少女幼嫩雪白的翹屁股,褪下她的白色蕾絲內褲,掛在她的左膝,右手搓著少女美臀,左手盡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他的下體緊貼小蘭的股間磨蹭,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傘狀龜頭從後面激烈磨擦她顫抖的嫩唇,弄得她嬌軀打顫,花蕊濕淋淋,「啊……啊……不要啊……啊…… 啊……啊……求求你……啊……啊……嗚嗚……求求你……不要……」小蘭雙腿不停發抖,好像一波一波的電流從下體傳遍全身。

「舌頭伸出來,快點。」

小蘭啜泣著轉頭,輕吐艷紅舌尖,讓光頭老大強吻她鮮嫩的櫻唇,光頭老大噁心的舌頭放進她嘴裡吸吮她柔軟的香舌,還不停攪動她的舌尖,保守又害羞的小蘭,只交過跟她一樣純情的阿明這個男友,交往1個多月,雖深愛彼此,卻只有手牽手,以及互相親吻對方的臉頰而已,她想不到應該最浪漫的初吻就這樣被醜陋噁心的色狼奪走,小蘭一臉嫌惡噁心,柔軟的舌尖抗拒地推擠光頭老大令人作嘔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光頭老大更興奮,光頭老大強烈感到小蘭的嫌惡,這讓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

豬哥雄也有樣學樣,從後緊貼著蝶兒,撩起她的超短窄裙,隔著寶藍色蕾絲丁字褲搓弄著她白嫩翹臀與蜜唇花瓣,然後將她的丁字褲褪下,掛在她的左膝,他的大龜頭緊貼蝶兒已經濕淋淋的嫩唇磨蹭,弄得她全身發軟,不停呻吟求饒。

豬哥雄也強迫蝶兒回頭,噁心的舌頭舔著她艷紅欲滴的櫻唇:「老實點,舌頭伸出來。」

「不要……」蝶兒只能軟弱地抗拒,她嫌惡地櫻唇輕啟,艷紅的舌尖被豬哥雄令人作嘔的舌頭舔弄攪動,豬哥雄還將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裡,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裡舔弄攪動她的香舌。

豬哥雄的強制舌吻讓蝶兒嫌惡羞辱地想死,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擠豬哥雄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豬哥雄更興奮。

對高傲的蝶兒而言,接吻是非常神聖且浪漫的,只應該跟愛人接吻的,何況是她最討厭的豬哥雄。

豬哥雄一面強迫蝶兒跟他激烈舌吻,一面喘口氣淫笑:「小蝶兒很會用舌頭接吻呀,有這麼淫蕩的舌技……吃大雞巴一定很爽……」 一個大肚腩的中年人和司機站在蝶兒身前,分別搓弄她34D的雪白美乳,司機還低頭將蝶兒粉紅鮮嫩的乳頭含進嘴裡嘖嘖吸吮舔弄。

另一邊老王和幾名壯漢則跟著光頭老大盡情猥褻小蘭。 .

大家在蝶兒和小蘭身上輪流猥褻了20分鐘後,兩人雙手被解開放了下來,身上衣物也被剝得一絲不掛。

蝶兒和小蘭兩人的裸體都雪白無暇,鮮嫩柔滑,散發出眩目的美。

光頭老大走向正絕望地啜泣發抖的小蘭身前,用力拉她的長髮,強迫她抬起梨花帶淚的淒美俏臉。

光頭老大強迫小蘭在他身前蹲下,按著她的頭:「給我乖乖地吃,讓大雞巴舒服,待會幹起來才夠力。」「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饒了我……」一下子面對15根巨根,小蘭不停啜泣求饒。

光頭老大強迫小蘭用舌尖在腥臭的超大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舔著,並將巨欣賞含入嘴裡吸吮,雖然生澀毫無技巧,反而令老大更興奮。

光頭老大還抓住她的手來到血脈賁張的巨根上,強迫小蘭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輕搓蛋蛋,「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真是淫蕩的舌頭……」光頭老大按著小蘭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特大號肉棒在美少女紅艷欲滴的小嘴裡抽插,她清麗如天使般的臉上還掛著淚珠,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小蘭柔軟的舌尖忍受著惡臭,抗拒地推擠噁心腥臭的龜頭,反而讓光頭老大更興奮。

被光頭老大強制口交了一會,一名大漢立刻拉著小蘭的左手幫他手淫。

除了正在拍攝的小伙子外,15個色狼一字排開,光頭老大跟豬哥雄分別站在兩端,小蘭正被光頭老大按著頭,蹲在他身前被迫握著25公分巨欣賞,痛苦地吹吸含舔,激烈口交。

在另一頭,蝶兒也被迫蹲在豬哥雄身前,搓著豬哥雄那噁心猙獰的肉棍,忍受惡臭與恥辱地為他口交。

蝶兒跟小蘭一樣,不但是處女,也沒為男人肉棒口交的經驗。她的頭被豬哥雄按著,只能痛苦地吸吮他令人作嘔的肉棒。

當小蘭跟蝶兒分別為老大和豬哥雄口交了大概5分鐘後,便依序幫下一位口交,一直到最後換蝶兒幫光頭老大口交,而小蘭幫豬哥雄口交。

其中也有幾個人將精液忍不住噴在小蘭的嘴裡和臉上,蝶兒臉上和雪白的胸部也被兩個人噴了精液。

光頭老大走到阿明面前,看到他又憤怒又痛苦絕望,無奈動彈不得又無法叫出聲音,一副要崩潰的樣子,看了就很爽:「怎麼,才剛對你小馬子熱身一下就受不了啦…那你再看到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一定會爽的要命……哈……哈……哈……」

他故意搓著自己那粗得嚇死人的超長巨根給阿明看,笑著:「怎樣……我的大雞巴很長很粗大吧……你的心肝寶貝一定會被我幹得痛死了……」

只見光頭老大強迫蝶兒跟小蘭兩人並排跪著,雙手向前撐在墊子上,像小母狗一樣,兩人本來就很翹的雪白美臀都翹得更高,光頭老大先對兩人的屁股和嫩穴都玩弄了一會,然後選定小蘭先幹,光頭老大左手搓著小蘭那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少女美臀,右手盡情搓揉她幼嫩雪白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他的下體緊貼小蘭的股間磨蹭,右手握著自己25公分的巨欣賞頂住小蘭濕淋淋的可憐嫩唇。

「求求你……不要……嗚嗚………饒了我……」小蘭全身顫抖,楚楚可憐地呻吟:「誰救救我……啊……啊……好痛……會死啊……」

大家看著美少女幼嫩雪白又圓又翹的美臀因害怕掙扎而搖著,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老大向四周興奮手淫的圍觀眾人掃視一番,尤其得意地看著要抓狂卻叫不出來的阿明,然後用力一挺猛插稚嫩少女那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巨欣賞,艷紅的破處鮮血混合著淫汁從雪白的大腿流下。

「啊……啊……要死了……啊……不要……會死……啊……啊……啊……」 小蘭被幹得大聲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被光頭老大的超大雞巴開苞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她的呻吟哀叫,那麼柔媚可憐,萬分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

「啊……好痛……啊……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不要再幹我……嗚嗚……啊……啊……」

光頭老大從後看著小蘭幼嫩雪白又圓又翹的美臀,一面被他噗滋猛幹一面掙扎搖著,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誘人。

「嘿嘿,幼齒的高中美少女,還是在室的,幹起來真爽…我可是你第一個男人…你要永遠記得我用大雞巴幫你開苞喔……」

光頭老大瘋狂抽插,美少女不停悲泣哀鳴,稚嫩的翹屁股被撞得啪啪作響,光頭老大開始激烈地搖著小蘭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幹,興奮叫著:「好緊……我最喜歡幹處女了……讓她男友看清楚一點……欠人幹……幹死你……像你這麼幼齒漂亮又一臉欠幹,我們一定會狠狠幹死你……」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小蘭哀叫了一會,櫻唇已被大肚腩的中年人充滿檳榔味道的嘴堵住,噁心帶著大量口水的舌頭伸進她嘴裡攪動她柔軟的舌頭。

小蘭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大肚男強吻完,立刻按著她的頭,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老大前後猛幹,大肚男還強迫她握著他的蛋蛋輕搓,看著小蘭處女的幼嫩美穴被25公分巨根開苞,蹂躪猛幹,一定痛死她了。

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巨根開苞蹂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放過我……啊……啊……」

在光頭老大可怕的巨根瘋狂的抽插下,小蘭不時鬆開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光頭老大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5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就這樣,小蘭被光頭老大可怕的巨根狠狠幹了十幾分鐘還沒結束。

「好緊……嘴裡說不要,卻叫那麼浪……是不是因為男友在看啊……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用力搖……你看你男友一直在看喔……喔……喔……太爽了……」

「幹死你……欠人幹的……好緊……幹死你……幹死你給你男友看……」

光頭老大猛幹狠幹,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小蘭覺得纖細柔腰像要被折斷似的,幾乎死掉。光頭老大興奮吼著:「要射了……」 

「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小蘭無力地哀求著,「認了吧……射在裡面才爽呢……射了……全部給你灌進去……小子你看,你的小心肝的浪穴裡面都是我灌滿的精液喔………」

光頭老大不顧小蘭楚楚可憐的哀求,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還特別炫耀給近距離目睹,已經抓狂的阿明看。

光頭老大猛烈抽出濕黏黏仍完全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小蘭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小蘭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淒楚哀叫。

小蘭雙腳一軟,還沒癱倒,大肚男立刻抽出口交的巨根,迫不及待從後面抬高小蘭那充滿彈性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大龜頭磨擦被幹得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光頭老大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一面從後搓弄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白嫩幼乳,另一個禿頭中年人走過來,繼續按著她的頭強制口交。

「小婊子,假清純還夾那麼緊……」大肚男搖著小蘭的柔美纖腰噗滋噗滋猛幹,下體一次一次用力撞擊她充滿彈性的白嫩翹臀:「腰給我賣力搖……雞巴也要好好舔……好好給我吃……男朋友在看,表演要更賣力……真是爽……好久沒幹過這種極品幼齒了……欠人幹的……幹死你……」

大肚男便是剛才在木屋外痛毆阿明的人,他一面得意地看著抓狂的阿明,一面更凶狠地操著他心肝小寶貝的嫩穴給他看。

小蘭被前後瘋狂抽插的幾乎失去意識,她好幾次與一直看著自己被輪姦的阿明四目對望,也清楚看見阿明臉上露出痛苦絕望與抓狂的表情。小蘭整個心都碎了,眼淚不停地流下。

這時,噁心猥瑣的老王過來躺在小蘭身子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雪白幼嫩美乳,將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嘖嘖地舔弄吸吮。

在小蘭旁邊,光頭老大從後抬高蝶兒的翹屁股,搓著自己濕黏黏仍完全勃起的超長巨根,頂住蝶兒濕淋淋的嫩唇磨擦。「不要啊……求求你……千萬不要……嗚嗚……求求你……不要……」

正被迫繼續為豬哥雄和好幾名手下輪流口交的蝶兒恐懼地哀叫,全身顫抖掙扎,不停哭著求饒。

她的哀叫楚楚可憐,聲音柔媚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

「美麗的導遊小姐,你也是處女吧……」光頭老大興奮淫笑:「我可是你第一個男人喔,我要你永遠記得我……」

光頭老大噗滋一聲從背後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巨欣賞,「啊……好痛……啊……啊……會死……啊……」蝶兒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果然是在室的,真緊…」光頭老大向對面的豬哥雄淫笑,開始激烈地搖著蝶兒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噗滋噗滋猛幹。

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蝶兒的雪白大腿流下,「好緊……我最喜歡幹處女了……還一次幹兩個……都是又漂亮又欠幹……幹死你……像你這麼漂亮又一臉欠幹……我們一定會狠狠幹死你……」

光頭老大一面噗滋噗滋猛幹一面強迫她轉頭,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啊……啊……」

蝶兒哭泣哀叫了一會,櫻唇已被光頭老大的嘴堵住,噁心帶著大量口水的舌頭伸進她嘴裡攪動她柔軟的舌頭。

豬哥雄等光頭老大強吻完,再度將勃起到極點的肉棒插進蝶兒嘴裡,配合光頭老大猛烈抽插的激烈節奏狠狠幹著蝶兒的喉嚨。

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光頭老大巨根瘋狂的猛幹下,蝶兒不時鬆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

可憐的蝶兒,第一次不但被25公分巨根開苞蹂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

「幹!真是爽死了……老早就想叫你幫我吹喇叭……嗚……看你被幹真爽……舌尖給我好好舔……」

豬哥雄按著她的頭興奮地呻吟,跟光頭老大前後猛幹,看著朝思暮想的蝶兒被抓著美臀猛幹得十分痛苦的樣子,豬哥雄興奮極了。

光頭老大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5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蝶兒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響,還要拚命吸吮舔弄著嘴裡令她作嘔的大肉棒。

司機躺在蝶兒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雪白美乳,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

光頭老大凶狠地猛幹了14分鐘,一面向對面一直盯著他的豬哥雄說:「看你哈成這樣,就讓你幹個過癮吧……」

光頭老大興奮淫叫:「射了……全部給你灌進去……」更兇猛激烈地搖著蝶兒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幹。

蝶兒覺得自己的纖腰快被兇猛折斷似的大聲悲鳴:「不……不要射在裡面……」

光頭老大不顧蝶兒楚楚可憐的哀求,將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

光頭老大忽然猛烈抽出濕黏黏還是完全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蝶兒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蝶兒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淒楚哀叫。

蝶兒雙腳一軟,豬哥雄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抬高那充滿彈性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碩大的龜頭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光頭老大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

「不要啊……嗚嗚……啊……嗚嗚……不要……不要……啊……啊……嗚嗚……放過我……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

蝶兒哀叫著,她柔媚銷魂的呻吟楚楚可憐,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

豬哥雄還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沾著精液味道的柔軟香舌,蝶兒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幹,真是爽……小賤貨……被我幹到了吧……第一天看到你就想狠狠幹你了……你長的還真是欠幹……幹死你……臭婊子……欠人幹……幹死你……幹死你……」

豬哥雄搖著蝶兒纖細的腰肢噗滋噗滋猛幹,司機立刻將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一個35歲上下的小鬍子則躺在蝶兒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白嫩乳房。

「你很會吹喇叭嘛……要用心舔……喔……喔……太爽了……美麗的導遊小姐在吃我的大雞巴……」

司機按著蝶兒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著蝶兒清麗嫵媚的臉上還掛著淚珠,啜泣地握著自己大雞巴吹吸含舔,臉上露出被幹得十分痛苦的表情。

另一邊,大肚男從後幹了一會,在小蘭前面按著頭口交的禿頭已忍不住將精液射在她嘴裡,大肚男便抱起小蘭,將她雪白嬌弱的肉體抱在懷裡強吻,噁心的舌頭在她滿是精液殘留的嘴裡攪動她的舌尖,粗大的肉棒由下往上噗滋噗滋地猛幹她灌滿精液的嫩穴,舌吻了一會,大肚男便低頭用噁心的舌頭舔弄她鮮嫩而且顫抖的粉紅乳頭,還不時含進嘴裡嘖嘖吸吮。「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不要啊……」小蘭被一直幹一直幹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不停呻吟嬌喘,媚聲哀叫。

大肚男又抱起小蘭,讓她背對著他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小蘭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大大地分開成M形,小蘭就這樣被噁心的大肚男從背後抱在懷裡一面舌吻一面&#34987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