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凌辱女友之夜

結婚?當然不是我,結婚的,可是我女友的姐姐,叫做小雪。

我女友樣子甜美,是她學校的校花,身高160公分,三圍為34C-23-34。

她兩姐妹,無論樣貌及身形均十分相似,只是氣質不同。我女友,是可愛形的;而小雪姐,可能因工作關係,氣質較為冷艷。

忘了告訴大家,我女友的姐姐,是中學教師來的。我常常奇怪,那些發情中的男孩,面對著如此美女教師,怎會無事發生?

聽我女友說,她姐姐有很多男子追求,最後,近水樓台,她選擇的,是她的男同事,她未婚夫,斯斯文文的,樣子非常書卷氣,倆口子也可說是男才女貌。

伴娘,當然是我女友,而伴郎,即是新郎由細識到大的朋友,樣子胖胖的,據說是做生意的人。

結婚細節不表了,總之是整日在忙。

飲宴完畢,一對新人、伴郎、女友和我一起幫手搬東西回新房。

一對新人於婚宴場地附近的酒店租了一間總統套房作新房,套房非常大,裡面有兩間房間,而大家經過一天辛勞,故決定於新房內休息,一對新人睡一間房間,我和女友即睡另一間,而伴郎即睡在廳中。

忙了一整天,一睡就睡著了。

睡至半夜,內急起來,起身去廁所。廁所居然亮了燈,門卻只是虛掩著,難道有人上廁所忘記關門?如果是新娘子,那就發達了,我平時在女友家中見到小雪姐穿著背心熱褲的模樣,雞巴都會起立致敬。

去到廁所門口,偷偷的向裡面望去,裡面的情況,卻嚇了我一大跳!

裡面的,果然是新娘子,而新娘子,卻是全身赤裸地趴在洗手台上,只有一條白色的內褲掛在右腳腳踝。而她的私處,插著一根肉棒,肉棒的主人,卻是伴郎!

有一刻,我懷疑那女的可能是我女友,因小雪姐平時是正經八古的,我怎麼也不能想像她於廁所內全身赤裸地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操著!但,事實即是事實,現在那正經的小雪姐,正被她老公的好友賣力地操著!

小雪姐及伴郎都沒有出聲,可能怕弄醒其他人吧,故廁所內只有單調的「啪啪」聲,及交合所發出的淫蕩氣味。

小雪姐因趴在洗手台上,每次伴郎把他的雞巴插進小穴時,小雪姐的屁股都會把他身體彈回去,他就很省力地搖擺腰部,快速地抽插著她,把她幹得全身發顫,尤其她那兩個34C的乳房,因沒有承托,跟著伴郎腰部的節奏不停前後晃動著,十分淫亂。

「啊……啊……輕……輕點……受……受不了……」看來小雪姐開始受不了伴郎的瘋狂抽插。

伴郎看來一點都沒有慢下來的意思:「又不是第一次,裝什麼處女!上次操你你不是樂得反白眼嗎?」什麼?小雪姐不是第一次出牆?那胖子看來已操了小雪姐很多次了。

突然,我從後被人拍了一下,把我嚇得直跳起來!回頭一看,是新郎哥!

我心想,這次完了,這麼斯文的新郎哥,怎能接受自己剛結婚的新娘子,被自己的好朋友於自己的新房中操著?

新郎哥向廁所望了一下,然後招手叫我離開點談話。

不知他會怎樣接受?

「你知嗎?她們兩姐妹都是一樣,身體敏感得不得了,只碰一碰雞邁,淫水就流過不停。」

我嚇得傻了眼!怎也想不到外表斯文的新郎會從口中吐出如此說話!

「怎麼?你有凌辱女友的嗜好,難道我就不可以有?」新郎像看穿了我腦中所想。

那又是,我外表也滿斯文的,誰會估到我喜歡把自己的可愛女友送給人操?

等等,為什麼新郎會知道我喜歡凌辱女友的?我以前從未和他見過面!又,為何他會知道我女友身體敏感得不得了?

「你為何會知道我女友身體很敏感?」反正大家有一樣嗜好,我也不怕打開天窗說亮話。

「我當然知道,我操過你女友嘛!你的嗜好也是她告訴我的。」新郎說得理所當然一樣。

今天晚上,我像發夢中,被人嚇了一次又一次。

這個外表斯文的教師,已操了我的女友?

「你為什麼這麼奇怪?她兩姐妹樣貌身材這樣相似,體質都應該相似吧!小雪一碰就流淫水,我想她妹妹都是一樣,所以有一次在她家過夜,我夜半走進你女友的房間,一碰她,她就乖乖的讓我操了。」

媽的!其實我也有想過這樣去操小雪姐,不同的是我只敢想不敢做,而眼前的斯文教師又敢想又敢做。

「你知道嗎?她兩姐妹身材都差不多,我最喜歡叫她們一起像母狗般趴在床邊,然後從後操她們,一時操姐姐、一時操妹妹,這才是最高享受!」

什麼?小雪姐也知我女友被自己男友操過?還兩姐妹一起被操?

「不過最好玩的,可是和小胖(即伴郎)一起操她們兩姐妹,有一次我們把她們帶回學校課室操,感覺最刺激!」

他媽的!不止你,裡面那個胖子也操過我女友?

我聽後感覺複雜,最多是憤怒,不是怒我女友被別人操,而是怒自己這麼細膽,人家都做到這樣了,自己卻還只是幻想小雪姐的裸體。

可能我表情複雜,新郎以為我怒了:「不要發怒了,下次找你一起操吧!小胖的女友身材也不錯的,是波霸,現在先給你一點甜頭吧!看看你的雞巴!」

真沒用,聽見自己的女友被人操,雞巴卻不爭氣的站起來。

新郎向我招手,然後打開了廁所的門。小雪姐一見門被人打開,我又站在門口,像觸電般定了。反而小胖卻不理,繼續操著。

「老婆,你的好妹夫被你們的淫戲吸引來了,你看看他的雞巴!直得不能再直,快些招呼招呼他吧!」

「啊……啊……你……你瘋了嗎?他可是……可是……啊……啊……我……我……我……妹妹的……啊……啊……男……男朋友呀!」看來小雪姐不能接受我知道她淫蕩的另一面。

「那又如何?你妹妹也不是被我操了?快吸他的雞巴!」

「對呀!反正我一人一定餵不飽你這淫娃,有人幫幫手正好!小朋友,先操操這淫娃的嘴巴!」小胖坐在馬桶上,把小雪姐抱在腿上繼續操著,向我道。

我卻像石像一樣,站著不動,因感覺怪怪的。

把自己的女友送給人操可是很多次,人家送女友給我操可是第一次!所以有點不知所措。

不過,媽的,剛剛才說自己沒膽,人家大膽的只做不說,自己卻只想不做,現在機會就在眼前,自己又無膽行動嗎?

管他媽的,操了再算!

小雪姐的口技可真不錯,一吸一吸的,靈魂都被她吸了去。只是小胖從後操得實在賣力,操得小雪姐前後搖動,令她的頭不停地碰撞我肚子,使我不能專心享受小雪姐的口技。

當小胖操完後,就到我了,雖然我覺得有點髒(因小胖不戴袋子直接射了進去),但這情況下也管不得這麼多了。

操小雪姐和操自己的女友差不多,因為兩姐妹身材很相似,不過她可能年紀大些,技巧比女友好得多。

當我用手托著小雪姐的臀部用力推拉,不斷進進出出,下下直插花心時,看著平日端莊的小雪姐被自己姦淫,心中十分得意,抽插的速度亦越來越快,小雪姐的屁股扭動得也越厲害。

當小雪姐高潮來時,她的陰道會不由自主地吸吮起來,我被她的名器一吸,便也控制不住,在她的陰道中射精了。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可能我心中害怕女友會醒來發現我們的淫蕩派對,故早早了事,小雪姐亦未能放聲大叫,未能盡興。

「妹夫,不要不開心,都一家人了,你怕還沒有機會嗎?」新郎好像不停地看穿我的心事:「而且,我也很掛念妹妹的名器呢!」

媽的!一想到以後自己的女友會不停地被她的姐夫凌辱,我的雞巴又不其然站立起來……

「你看你,雞巴又起立了!我老婆今晚借你用吧!哈哈!」

看著私處慢慢流出白色精液的小雪姐,我知道,以後可有得樂了!

491 觀看

2015-09-07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