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和她的兩個可愛的室友們

  轉眼間暑假就結束了,我的大一的暑假結束了,姐姐大二的暑假也結束了。 姐姐開學的時間比我早一個星期,不過姐姐打算早一點去學校,不打算快要報到 了再去學校。

  一大早上她就打電話給我說,要我下午過來幫她清理行李,然後幫她把東西 搬到學校去。作為弟弟,這種任務當然是義不容辭的,更何況我姐還說要請我吃 飯,那就更應該去幫忙了。

  中午吃完了午飯之後,我來到姐姐家,敲了門之後,只聽見屋裡傳出了姐姐 的聲音:「誰呀?」

  「姐,是我。快給我開門。」

  「好,等一下。」過了個幾秒鐘之後,姐姐就把門打開了。

  開門之後一看,原來姐姐還穿著睡裙,頭髮也是亂糟糟的,看樣子應該是剛 剛起床。今天姐姐並沒有穿上次在我家穿的那條睡裙,畢竟那是高中的時候穿的 衣服。姐姐今天穿的睡裙才是真正成年人穿的睡裙,蕾絲面料不是很透明的,是 吊帶款的,所以可以看到姐姐的酥胸和乳溝,裙襬的高度剛剛到膝蓋的上方,將 姐姐的大腿完全遮住。

  姐姐的裡面沒有穿內衣,由於才睡醒起來,所以睡裙也不是很整潔,一邊的 吊帶也從姐姐的肩膀上垮了下來,姐姐的半個乳房都暴露了出來,要是吊帶再垮 下來一點,估計我都可以看見我姐的乳頭了。

  我連忙幫我姐將肩帶扶正,當我的手伸向我姐時,我姐先是一愣,之後發現 自己的肩帶垮了下來,就默默地讓我把肩帶扶正。

  「姐~~你看你,胸部都露出來了都不知道,而且衣衫不整,頭髮也是亂糟 糟的,快去打理一下吧!等下我幫你清。」

  姐姐點了點頭就進了廁所。

  這時我在姐姐家裡看了看,舅舅仍舊在外面出差,舅媽也去上班去了,就只 有我姐和我外公在家,而我外公正在睡午覺。

  幾分鐘後,我姐出來了,頭髮梳理清了,衣服也整理好了,只是仍舊穿著那 身蕾絲睡裙。

  「好了,衣服我已經清好了,現在就只剩下被子、床單什麼的和一些日用品 了。」

  「姐,其實你還有一些衣服沒清啊!」

  「都清了啊,剩下的以後再一點點的拿吧!」

  「姐,我說的是你的睡衣,就是你身上穿的那件,你這個要是不清,看你回 了學校,睡覺的時候穿什麼。」

  「哦哦,差點就忘了,等下東西清完了記得提醒我。」

  之後我和我姐就開始清理剩下的東西,我還是不時地看到姐姐胸部的春光。 東西清好之後,姐姐也換好了衣服,我們提著行李就下樓了,當然重物都是由我 來提的,姐姐只拎著她的包包和一些衣服。

  因為我們家住在一個大學,而且又是居民區,所以一般是很難攔到的士的, 所以下樓之後,我姐就要我在門口等著,然後她就跑到校門口去攔的士。

  過了將近二十分鐘,姐姐終於攔到的士回來了,司機師傅幫我們把行李搬上 車,我們也坐上車。出發~~向姐姐的學校——體院出發!

  終於到了體院,將姐姐還有姐姐的行李搬上樓去之後,我就覺得自己累得個 半死。姐姐的寢室在六樓,背著這麼多東西上樓,差點累死我了。

  在這裡介紹一下我姐姐所在的這棟宿舍樓的情況吧!這棟宿舍樓是體院裡唯 一的一棟男女混住的宿舍樓,一樓到三樓住的是男生,四樓到六樓住的是女生, 每層樓的樓梯間有道柵欄門,到了晚上就會關掉。在關掉之前,樓管會挨個寢室 的查人,將不是該寢室的人請出去,由於還沒開學,所以這幾天晚上沒有樓管來 查人。六樓裡有些寢室是三人間,我姐姐剛好就住在三人間,姐姐的兩位室友還 有我姐,相互都不是同一個班的,是以前分寢室的時候,將每個班多出來的人分 配到一個寢室。

  八月底的這幾天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變得很涼快,所以姐姐今天穿了一件 薄的針織衫。

  上到六樓,來到姐姐的寢室前,我姐打開寢室門,我們把東西幫進去之後就 坐下來歇息了,我趁這個機會環顧了一下四週。

  姐姐的寢室挺大的,總共二十來平左右,整間房被豎著隔開,一邊是睡覺和 讀書的地方,另一邊是洗漱的地方,洗臉池還是陶瓷的那種,一共兩個面盆,天 花板上是曬衣服的地方,而最靠裡的地方又用牆隔出來了差不多三、四平米的地 方作為廁所。

  姐姐的兩個室友似乎已經先來了,由於我姐這邊有個通往洗漱間的門,所以 這邊只能擺一張床,我姐的兩個室友的床全擺在對面。很多人都以為女生的寢室 很乾淨整潔,其實也不都是這樣,至少我現在看到的不是。

  我姐正對面的那張床上,被子亂糟糟的搭在床上,衣服也是亂糟糟的放在床 上。桌子上面是各種化妝瓶雜亂無章的堆在一起,還有攤開的書,板凳上還放著 兩個衣架。我姐另一個室友的床倒是蠻整潔的,和它旁邊的床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時,我的注意力轉移到一個花花綠綠的東西上面,那是一個掛在我姐床對 面那張床上的胸罩,是個紫色的半杯型,雖然對胸罩的尺寸我不是太懂,但是我 也可以知道這個胸罩的罩杯絕對不小。

  這時,突然一隻手敲在我的頭上,我轉頭一看,原來是我姐,「到處瞎看什 麼呢?」雖然我姐是質問我到處看什麼,但我在我姐的臉上看到了淡淡的醋意。

  我沒說什麼,摸了摸頭。

  「好了,你看也看夠了,休息也休息夠了,快來幫我鋪床吧!我剛剛跟我的 室友打電話了,她們馬上就回來,你要看就去看活人吧!」

  「哦哦,知道了。」

  說完,姐姐便爬上了床,讓我把墊絮遞給她,然後我也爬上了床,我抓住一 頭,我姐抓住一頭,拉開了墊絮,然後姐姐轉過身來,屁股對著我整理床頭,而 我開始整理床尾。當我整理完了之後,姐姐那邊還沒整理完,我看著我姐對著我 的屁股就在想:要是姐姐今天穿的不是牛仔長褲而是短裙該多好啊,那麼姐姐擺 著這個動作時,我姐裙下的春光一定會一覽無遺。

  等姐姐鋪好了床頭,我又下床遞上毛毯、枕頭什麼的,然後和姐姐一起把剩 下的東西也清理好了。

  當我們剛要坐下來休息的時候,寢室的門開了,進來一高一矮兩個女生,比 較矮的那個女生一進門就撲向我姐:「芳芳,想死你了~~」說著,一口親在我 姐的嘴唇上。

  這一幕直接把我看呆了。

  那個女生在我姐的臉上蹭了半天,另一個高個的女生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把 她們倆推開道:「好啦,不是就一個月沒見,至於這樣麼?上個月不是還一起出 來玩了的。而且這裡還有個男生看著呢!」說著,指了指我。

  當高個女生指了指我的時候,我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

  矮個女生看了看我,帶著調戲的味道對我姐問道:「芳芳,這是誰啊?這難 道是你的男朋友?一個月前我們都還不知道你談朋友了呢。老實交代,什麼時候 找的~~」

  那個女生雖然是在問我姐我是誰,可臉上的表情卻讓我感覺的是,她知道我 是誰。高個的女生似乎也是知道我是誰的。

  我正準備解釋我是誰,我姐先開口了:「這個是我表弟,就是我以前總和你 們說的那個。」

  「原來是你表弟啊~~」矮個女生應道,但是我總感覺她早就知道了,而且 還知道些別的什麼。

  之後姐姐向我介紹了她的兩個室友,個子高的那個女生姓杜,要我叫她「杜 姐姐」,個子矮的那個女生姓露,那個女生自己要求我叫她「小露」。

  這時我才好好地觀察了這兩個女生。

  杜姐姐,比我還稍微高一點,差不多有160cm左右。高高瘦瘦的,說話 的聲音比較沙啞,但是給人很安靜的感覺。身材嘛,因為瘦,所以胸部有點平, 估計只有A的樣子,屁股也不是很豐滿。長相雖然算不上好看,但是看著不讓人 覺討厭。整個人給人一種大姐姐的感覺。

  然後我又看了看小露,娃娃臉,不過挺漂亮的,臉上的皮膚也很嫩,看著就 有衝上去親一口的感覺,腦後紮著一個雙馬尾,整個人給我一種很活潑的感覺。 我繼續往下看,當看到胸部時,我就知道我姐姐的床對面的那張床是誰的了。

  小露的胸部很豐滿,絕對在C罩杯以上,已經接近D罩杯了,以前總在網上 看到一個詞——「童顏巨乳」,現在我面前的這個女孩,絕對配得上這個詞。豐 滿的胸部,因為有胸罩撐著,一點也沒下垂。雖然有著豐滿的雙胸,但是小露的 腰卻一點也不粗。想想也對,體院的女生比一般的女生運動得多,腰不粗也不奇 怪。小露的臀部也和她的胸部一樣豐滿,而且很翹。

  今天小露上身穿著一件短袖T恤,外面穿著一件薄外套,外套的拉鏈並沒有 拉上,豐滿的胸部將T恤繃得緊緊的。下身是一件牛仔短褲,豐滿上翹的臀部使 小露的臀部線條很明顯。牛仔短褲下面是一對黑絲襪,雖然小露的雙腿比我姐和 杜姐姐的粗,卻一點也不失美感,整個人看起來絕對是班花級的人物。

  這時,小露走到我面前仰著頭看著我:「看什麼呢?好看麼?」

  我扭過頭說:「沒看什麼。」然後坐了下來。

  「好了,你就別調戲我弟弟了。」這時姐姐救了我一馬,然後她們就聊了起 來。我沒事做,也只好在旁邊聽著她們說話。

  聽了她們的談話之後,我知道了她們之間還有各自的基本情況。

  杜姐姐和小露既是姐姐的室友也是姐姐的閨蜜,雖然大家不是一個班的,但 是因為在一個寢室住了整整一年,相互之間性格相合,很快就成了十分親密、無 話不說的閨蜜了。杜姐姐來自一個小縣城,家境很一般,以體育特長生的身份通 過努力考到了這個城市的體院來。她比較成熟冷靜,我姐和小露之間起爭執的時 候或者有其它疑問的時候都會找她詢問。雖然她很文靜,卻給人一種很靠得住的 感覺。

  小露是個富家千金,家境很不錯,但是卻沒有大小姐的傲慢,個性也十分開 朗活潑,有時候甚至有些活潑得過了頭,變成了亂來,這時候杜姐姐就會將小露 的活潑壓下來。因為父親要求她跟著她父親學習經商,可是小露不願意,一氣之 下就報考了這個學校。小路和我姐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這一點有時候是很讓杜姐 姐頭痛的地方。

  大家聊了沒多久,就開始以我為中心問問題了,不過大部份問題基本上都是 什麼有沒有女朋友啊、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啊之類的,有時候問得我都不知道怎麼 作答,不過還好有杜姐姐幫我說話才把她的勁頭壓下去。

  聊了不知道有多久,我姐看了看時間,已經快七點了,便說道:「時間不早 了,我們出去吃飯吧!今天我弟弟也在,就我請客好了~~」一聽到這話,我當 然表示贊同,終於可以暫時脫身了。

  小露和杜姐姐也點了點頭表示自己餓了,然後小露左手挽著我姐右手、左手 挽著杜姐姐,姐姐的另一隻手牽著我,我們就這樣出門了。

  我姐帶我們來的是一個在步行街的一棟商業大樓的六樓的川菜店,我們找好 坐的位子之後就開始點菜,經過一番討論之後,姐姐拿著菜單去點菜了。

  這時杜姐姐對我說:「剛剛別介意啊,小露平時就挺瘋的。」我剛要回答, 小露就已經搶著說道:「我哪有你說的那麼瘋啊,再說人家也一定不會介意的, 是吧?」說著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我,我無奈的點了點頭。

  這時杜姐姐似乎想到了什麼,戳了戳小露:「對了,平時怎麼沒見你對男生 這麼感興趣?今天是怎麼了,芳芳的弟弟一來,你不僅問東問西的,而且還調戲 他。」

  當杜姐姐說到調戲的時候,我又回想起當時的場景了,連忙靠在沙發上掩飾 我的不適。

  「你問我?難道你不知道?」小露說著還對杜姐姐眨了眨眼。聽到這裡,杜 姐姐也笑了,然後壞壞的看了看我。

  我當時就一愣,什麼情況?看了看小露,又看了看杜姐姐,發現兩個人都用 同樣的表情看著我。

  這時,姐姐點完菜回來了,看到我們現在的這個局面,便問:「你們這是幹 嘛?小露,難道你又在欺負我弟弟?」說著便坐在了我旁邊。

  「沒有沒有~~我們哪有欺負你的『寶貝』弟弟?是吧~~杜姐姐。」

  杜姐姐笑著點了點頭。

  我姐見問不出什麼便沒有再說話。沒過多久,菜便都上上來了,我們邊吃邊 聊,慢慢地就都聊開了,在這之間小露也沒有問過我奇怪的問題了。

  「我去上趟廁所,你們先吃吧,我去去就回。」可能是剛才吃的東西太辣, 喝的水太多了。

  「去吧去吧~~」小露、我姐和杜姐姐異口同聲的擺了擺手說道。

  說完,我便轉身去了廁所。

  「哎~~哎~~芳芳,你和你表弟真的只是表弟的關係?」見我離開了,小 露首先發言。

  「是啊!怎麼了?」我姐很是疑惑小露為什麼這樣問。

  「我的意思是說,你和你表弟的關係僅限於姐弟?」小露還是不肯罷休的問 道。

  「是啊!你到底想說什麼啊?小露,你今天很反常啊!」我姐更加疑惑了。

  「芳芳,你就別裝了,暑假那天我們出來逛街的時候,你去了廁所,我和杜 姐姐偷偷翻了你的手機相冊,我們都知道了哦!嘿嘿~~你就認了吧!」

  我姐聽到這裡,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小露,這種事你可別到處說啊!」

  「放心啦,親愛的,我不會到處說的。來,我們換個位子。」說著便起身要 換座位,我姐被小露弄得沒有辦法,只好依了她。

  我從廁所出來之後,看見小露坐在了我旁邊的位子,而我姐坐到了對面,便 問道:「小露,你怎麼坐到這邊來了?」

  「我願意不行啊?別站著呢,快坐下吧~~」

  我不明所以的撓了撓頭坐了下來。

  一坐下來,小露就擠到我跟前,用手肘戳了戳我:「哎~~哎~~做我男朋 友怎麼樣?」

  「什麼?」

  「我是說,你願不願意做我的男朋友。」說著看了看我,又壞壞的看了看我 姐。

  這時,我姐實在是受不了了,便開始吐槽:「小露,你不是說你對男生再也 不感興趣了的?怎麼才認識我弟弟一天都不到,就要我弟弟做你的女朋友?」

  「我一見鍾情不行啊?」

  「對男生不感興趣是怎麼回事?我可說明了啊,我可是真真正正的純爺們, 你可別瞎想。」

  這時杜姐姐解釋道:「小露啊,大一的時候談了兩個男朋友,但是那兩個因 為她是富家千金,所以和她談戀愛的時候,給小露自己的感覺是那兩個男生都好 假,而且很做作。因為自己是富家千金,所以對她都是特殊對待,小露覺得完全 沒有戀愛的感覺,所以後來就都分手了,慢慢地發現自己對男生不感興趣了。」

  「原來是這樣啊,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現在很多男生都是這樣的。」

  「對了,告訴你一個秘密~~」杜姐姐補充道。

  「什麼?」我疑惑的問道。

  「其實小露和你姐……」說著,杜姐姐說話的聲音慢慢地變小了。

  小露知道杜姐姐要說什麼,連忙伸出手要捂住杜姐姐的嘴。我一看這情形, 知道杜姐姐要吐露什麼驚天大秘密,連忙把小露按在了沙發上。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姐和小露私下是……」看到我把小露按住了,杜姐 姐便接著說道:「情侶哦!」

  「情侶?什麼意思?」我更疑惑了。

  「你真笨啊,就是說……」說著杜姐姐便把嘴巴湊到我的耳朵跟前:「小露 和你姐是同性戀哦!」然後坐回自己的座位接著說道:「你沒看見中午的時候, 小露一進來就親了你姐一口?」

  我驚訝的看了看我姐,這時我姐已經滿臉通紅了,推了一把杜姐姐道:「你 還說我呢,你還不是一樣。」

  姐姐這句話說完之後,連我的臉都紅了。這個真的算是驚天大爆料啊!就連 之前都是一臉平靜的杜姐姐臉也紅了。倒是小露像是個沒事的人似的,掙脫了我 的控制,這次她直接抱住我的手膀子,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有兩個肉球壓在我 的手臂上。

  「哎~~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能說不麼?」說著,我便想要抽出被小露抱住的手。

  聽到這句話,小露鬆開了手,叉著腰嘟著小嘴的說道:「憑什麼啊,那你和 芳芳怎麼就可以呢?」

  我慌忙說道:「我和她怎麼了?你就別調戲我了~~」

  「別裝了,你和芳芳的事我和杜姐姐都知道了,你們都發生那種關係了,還 裝什麼啊?」

  我聽到這話嚇得連忙捂住她的嘴,然後看著我姐:「姐,怎麼這種事你也到 處亂說啊?」

  「不是我說的,是她們翻我的手機才知道的。」說著,我姐低下了頭。

  「手機?她看了你手機的什麼?」

  「確切的說,不是我,而是我們。是吧?杜姐姐~~」這時,小露終於扒開 了捂住她嘴巴的我的手。

  「那天是這樣的,暑假的時候我和杜姐姐約芳芳出來逛街,逛累了休息的時 候,芳芳去廁所了,我們就幫她看東西。然後我和杜姐姐兩個人就想用芳芳的手 機拍下我們今天買的東西,一不小心就看到了相冊裡你和芳芳的照片了。」

  「照片,什麼照片?」我疑惑的問在座的其他三個人。

  我姐羞得臉紅的直接扭過頭去不再看我們,這時還是小露發話了:「就是幾 張你睡覺的時候的照片。」小露停頓了一下,然後把嘴巴湊到我耳朵跟前:「不 過呢,那幾張照片上,你沒有穿衣服哦!嘿嘿,全身上下都看得清清楚楚。」

  聽到這話,我當時就呆住了,看樣子杜姐姐和小露什麼都知道了,現在我也 不知道怎麼面對她們。

  小露見我呆住了,便像個大姐姐似的拍了拍我的頭道:「放心啦,我和杜姐 姐不會和別人說的。不過我可要警告你哦,芳芳不是你一個人的,我和杜姐姐也 有份,你可別想獨佔她。否則的話……嘿嘿!」說著還在我的手臂上重重的揪了 一下。

  我見小露這麼說,便只好順著她的台階下台:「哦~~你保證你不要和別人 說啊!」

  「放心吧,我們這是相互交換秘密,要是我說了的話,你也可以和別人說我 喜歡女孩子啊!再說了,我喜歡芳芳,我更不可能到處亂說囉~~」

  這時沉默很久的我姐說話了:「小露,你……你真的不介意我和我弟弟…… 你不會瞧不起我吧?不會嫌棄我吧?」

  小露跑到對面摸了摸我姐的頭:「放心吧,之前你也不是我一個人的,還有 杜姐姐呢!現在頂多也就是多了一個人分享你嘛~~」

  當我姐聽到「分享」這個詞的時候,氣得敲了一下小露的頭說:「什麼分享 啊,我又不是東西。」

  小露捂著頭跑了回來:「那你就不是個東西好了。」然後蹭到我跟前:「你 姐姐打我。我說得沒錯吧,芳芳是我們的,對吧?」

  「對啊~~對啊~~是我們的。」由於小露的活躍,之前尷尬的氣氛總算是 變成了歡快的氣氛,使得我也開始想開我姐的玩笑了。

  「你……你們……」我姐見我和小露瞬間便結成了同盟,直接被我們氣到無 語,最後只好找杜姐姐求援:「杜姐姐,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幫我說說他們。」

  杜姐姐沉默半晌,開口道:「三個人分享芳芳?我沒意見。」說完還沖我們 做了個鬼臉。

  見到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我姐像洩了氣的皮球,直接癱在了沙發上,表 示自己已經妥協了。

  後來我們又開始一邊吃,一邊有的沒的的一頓亂聊,不知不覺時間就這麼過 去了。杜姐姐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哎呀,都快九點了,你們快吃吧,芳芳的 弟弟還要回去呢!」

  聽到杜姐姐說已經快九點了,我和我姐心中一驚,九點鐘是從體院去我家的 末班車的發車時間,不過趕不上那就麻煩了。姐姐連忙結了帳,拉著我往外走, 杜姐姐和小露也著急的跟了出來,快要到車站的時候,眼看著末班車過去了,卻 無能為力。

  最後,我、我姐、小露還有杜姐姐只好站在空無一人的車站抱著僥倖心理等 著最後一班車,但願剛剛看到的那一班不是末班車。

  見等了半天都沒有車來,小露發話了:「芳芳,實在不行,就讓你弟弟睡我 們寢室好了。」

  我姐姐反對道:「不行啊,我弟弟來的話,他睡哪?跟你睡啊?」

  「跟我睡幹嘛?當然是跟你睡啊!你們又不是沒睡過。杜姐姐,你也沒有意 見吧?」

  杜姐姐點了點頭,我姐這時才想到,我和我姐的事,小露她們都知道了,便 也答應了。既然我姐寢室的所有人員都沒意見,那我還有什麼理由好拒絕的呢? 一行四人便回到了寢室。

  一進寢室,小露便伸了個懶腰:「嗯~~今天一天真的累死了~~我先去洗 了,你們先坐一會吧!」說完便從自己的床上翻出睡衣,跑進了衛生間。

  想到等下要在寢室和我同睡一張床,姐姐似乎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一直都 沒有說話。

  「杜姐姐,我今天晚上睡在這裡真的可以?你們不會覺得太尷尬麼?」我問 道。

  「放心吧,現在還沒開學,所以沒樓管來查房,你就放心和你姐睡好了。」

  之後便是一段時間的沉默。

  十幾分鐘之後,小露穿著睡衣大叫著衝了出來:「我洗完啦~~下一個誰去 洗?」這時我剛好站在洗漱間門口,小露突然衝出來,一把將我撞在地上,自己 也一下子撲倒在我身上,頭直接撞到了我的腦袋。

  這一撞,痛得我眼淚都快冒出來了,閉著眼咧著嘴,不住地揉額頭。我姐和 杜姐姐連忙跑過來扶我們,由於小露一直在揉額頭,所以我姐和杜姐姐好半天才 把小露扶著坐起來,而且還是坐在我的腿上。

  這時我感到疼痛稍微減輕了一點,便想起身,卻發現小露坐在我腿上導致我 起不來。我睜開眼,發現小露只穿著短短的睡裙坐在我腿上,從我這個角度看過 去,睡裙下的風光一目瞭然。

  小露洗完澡之後換了一條又薄又小的內褲,還有點透明,看起來很是性感, 但是樣式卻是很卡通的。不知道是不是小露洗完澡之後沒有擦乾,所以內褲上到 處都還沾有一絲絲的水,沾了水之後的內褲看起來更透明了,將小露下體的形狀 印得一清二楚。不知道是不是內褲的原因,小露的下體看起來既白嫩又光滑。

  「哎呀,痛死了!」這時小露開腔了。

  我往小露的臉上看去,目光還沒到小露的臉上,而是在小露的胸部時就停住 了。小露穿著一件很透明的藍色睡裙,透過睡裙,小露那豐滿的巨乳被我看得清 清楚楚。洗過澡之後的小露沒有穿胸罩,所以連她的乳頭都可以看見;小露豐滿 的胸部並沒有因為沒有胸罩的承托而變得下垂,而是依舊提拔,白白的乳房上點 綴著兩個小小的如同花生米般大小的乳頭。雖然小露的睡裙很透,但是畢竟隔著 一件衣服,無法看清乳頭的部份,不過這種朦朧的樣子再加上如此豐滿的胸部, 卻給我更大的誘惑。

  「痛死我了,你這剛好站在門口啊~~你撞痛了沒有?」雖然自己也被撞倒 了,但小露還是不忘關心我有沒有受傷。

  「沒事,還好啦~~快起來吧!」

  「芳芳、杜姐姐,拉我一把。」小露說著便伸出手讓杜姐姐和我姐把她拉起 來,杜姐姐和我姐扶住小露的手,同時我將手放在小露的屁股上一托,小露便站 了起來。小露拍了拍自己的睡裙,然後彎下腰把手伸給我,我握住小露的手借力 站了起來。在我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因為小露彎著腰,我似乎看見了小露沒有被 薄薄的睡裙遮掩的胸部,雪白的肌膚、豐滿的胸部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等我站起來之後,小露便推著杜姐姐要杜姐姐快去洗,完全沒在意她剛剛坐 在我腿上時,我偷看了她的裙下風光和胸部,也沒有在意她起來的時候,我用手 托著她的屁股,或者說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些。

  等杜姐姐進了衛生間之後,小露和我們打了聲招呼之後就爬上自己的床玩手 機去了。我回頭看了看姐姐,發現姐姐在自己的櫃子中翻找著,找了半天卻沒從 櫃子裡將東西拿出來,便坐在椅子上開始想事情。

  我湊過去問道:「姐,你剛才在找什麼?沒找到麼?」

  「都怪你!!!」

  我被我姐突而來的這一句搞懵了:「怎麼了?」

  小露聽到了下面的動靜便探出頭來。

  我姐瞪了我一眼,然後一把揪住我的耳朵道:「我不是要你清完東西時提醒 我帶睡衣嗎?你要我等下穿什麼?」

  「那就不穿好了!反正這裡所有人都看過你的裸體,別說是看過了,摸都摸 過了,你還羞什麼?」在床上趴著的小露插嘴道。

  我姐無話可說,但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只好照著小露的說法來做。

  我想到等下姐姐只穿一條內褲和我睡在一張小床上,我的臉不禁熱了起來。 頭腦中幻想著這種場景,我的小弟弟也微微的抬起了頭,不過還好有長褲掩飾, 使得襠部的變化不是那麼明顯,也沒有人看得出來。

  這時,杜姐姐一邊擦著濕頭髮一邊走出來,見我姐垂頭喪氣的樣子便質問小 露:「小露!你又做了什麼!?」小露將剛剛發生的解釋了一下,杜姐姐「噗」 的笑了一聲,什麼都沒說就上床了。

  杜姐姐穿著一件很普通的睡裙,跟那種短袖T恤差不多,只是下襬到了膝蓋 以下,將杜姐姐的身材完全遮掩住了。

  我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杜姐姐和小露,湊到小露面前:「小露~~借一件 睡衣我穿嘛!」

  小露看了我姐一眼,翻過身去說:「我的睡衣你穿不下的,我個子比你矮多 了,你穿我的睡裙,上線都會失守的。」說完這些,小露便不再說話。不過我認 為她不說話了是因為她在笑,為了讓自己不笑出聲,所以才沒說話。

  我姐看到在小露這裡沒有結果,便又跑到杜姐姐的床位跟前:「杜杜~~」

  「幹嘛?」雖然杜姐姐應了我姐一聲,卻完全沒有看我姐。

  「杜杜,借一件睡衣我穿嘛~~」

  「我就這一件睡衣,你穿了我穿什麼?再說了,我這件睡衣這麼土,不適合 你的。」

  看樣子姐姐已經看出杜姐姐和小露是故意欺負她的,只好作罷,垂頭喪氣的 拿出換洗的內褲進了衛生間。

  見到我姐進了衛生間,小露和杜姐姐不約而同的看著我壞笑,我被她們看得 有點受不了,便把頭轉向別處,打算不看她們。

  「你還不快感謝我們!小弟弟~~」這時,小露開腔了。

  「感謝你們什麼?」雖然我知道小露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還是這樣問道。

  「不要裝啦,看我們對你多好,還不快感謝我們。」

  我拿小露完全沒法,只好道:「謝謝……」

  「哎~~哎~~話說,你們兩個今天晚上睡在一起,會不會做那種事啊?」 小露依舊不依不饒的說道。

  「小露,有點過頭了哦~~」這時杜姐姐開始管教小露了。

  「哦哦,那問點別的。你和芳芳第一次是怎樣的一個情景啊?」

  「小露!!!」

  「杜姐姐,別生氣,其實你也想知道吧?」

  「懶得管你。」杜姐姐直接被小露弄得無語了,然後看了眼我,說道:「你 不要理小露,她就是這樣,一天到晚嘻嘻哈哈,沒大沒小,瘋瘋癲癲的。」

  「唉!」我無語的歎了口氣。

  「杜~~姐~~姐~~我哪有瘋瘋癲癲啊!」說著,小露便從自己的床爬到 杜姐姐的床上,想要打杜姐姐。杜姐姐既然鎮得住小露,自然有辦法對付,正當 小露撲過去的時候,直接乾淨利落的一把抓住了小露的雙手。

  杜姐姐的力氣比小露大得多,小露被捉住雙手之後沒有辦法,只好扭動著身 體想要掙脫杜姐姐的控制。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大,杜姐姐的床都開始「吱吱吱」 的響,小露的短睡裙的裙角也隨著小露的扭動飛舞起來。只見小露越動越厲害, 她的裙角慢慢地搭在了腰上,白嫩的大腿還有豐滿的臀部就這樣展現在了我的面 前。

  突然,她們倆的動作停了下來,我怕她們發現我盯著小露的屁股看,便連忙 轉頭看向別的地方,然後再慢慢地轉過頭看她們為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只見小露湊到杜姐姐耳邊悄悄的說著什麼,還不時的看了看我這邊,看得我 心裡發毛。最後杜姐姐和小露似乎有什麼意見達成了一致,相互一笑,小露便爬 回了自己的床。

  接著,小露又開始對我進行騷擾,不過因為剛才那個情景,我感覺她們有所 圖謀,所以和小露聊天的時候特別小心,只要有一點點敏感的話題,我便隨便糊 弄過去了,奇怪的是小露也沒有追究,繼續嘻嘻哈哈沒完沒了的說個不停。

  突然小露停住了說話,看著洗手間的門的方向,我順著她看的方向看過去, 只見我姐探出頭來,看樣子是想趁我們沒注意時偷偷的溜上床。

  我想到我和姐姐都已經坦誠相見過了,而小露和杜姐姐也知道我們的事情, 便起了壞心眼,於是跑到姐姐跟前把她拽了出來,因為姐姐有一隻手要捂著胸, 所以輕輕一拽便尖叫著被我拉出了洗手間。

  「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可要打你了哦!」

  「好樣的~~」小露在旁邊喝彩,杜姐姐也蒙著被子只露出眼睛在那看戲。

  「幹嘛啊?幹嘛要打我?我只是看你不敢出來,便幫你出來啊!」

  「你還好意思說呢~~」我姐說完就用捂著胸的手敲了一下我的頭,又連忙 把手縮回去想要再次捂住胸部。

  我哪能讓我姐得逞,直接一把抓住姐姐正要縮回去的手的手腕:「姐,你還 害羞什麼啊?你的身體這裡幾個人都看過了,你還怕什麼啊?」

  「能不害羞麼?我還沒習慣在很多人面前露出胸部呢!特別是有室友又有你 在場的情況下。」說完象徵性的掙扎了幾下便不動了。

  我見姐姐不再掙扎,便鬆開了她的手腕。姐姐見我鬆開了她的手,便又想捂 住胸部,手拿起來一半,想到我剛剛說的話有理,反正大家都看過了,便也釋然 了,於是又放下了手。

  我站在姐姐面前盯著她挺拔的胸部,好想用雙手握住姐姐的雙乳,將姐姐白 嫩的乳房緊緊地握住。就在我伸出雙手就快放到姐姐的乳房上時,姐姐一把拍掉 了我的兩隻狼爪,然後揪住我的耳朵:「你要幹什麼?啊?膽子不小啊,居然這 麼光明正大的摸女孩子的胸,快給我洗澡去!」說著便揪著我的耳朵把我拉進了 洗手間。

  看著我一邊握著姐姐的手,一邊喊著:「痛~~痛~~痛~~痛~~快放開 我!我這就去洗。」小露和杜姐姐幸災樂禍的哈哈大笑。

  我姐把我拽進洗手間便出去了,一秒鐘後又退了回來:「你用我的毛巾吧, 那條紅色的毛巾是我的,沐浴乳和洗髮水隨便拿一瓶就行了。」然後再次走了出 去,過了兩秒鐘又退了回來:「對了,你沒有換洗的衣服,等下洗完了就穿你現 在穿的這條內褲出來吧!」

  「哦!」我應了一句後就開始在洗手間脫衣服,這時聽到我姐和杜姐姐還有 小露在說話。

  「看樣子你還蠻關心你弟弟的。」(小露)

  「當然關心啊,你看他們姐弟關係多好,姐姐照顧弟弟,弟弟關心姐姐。」 (杜姐姐)

  「嗯,我弟弟從小就特別照顧我,別看他一天到晚跟我鬧,其實很多時候都 挺溫柔的。」(芳芳)

  「唉~~看著我都羨慕死了,要是我也有個這樣的弟弟該多好啊!」(杜姐 姐)

  「那你就和他說。」(小露)

  「說什麼?」(杜姐姐)

  「就說你喜歡他,你要獻身給他,那樣他就會好好照顧你了。嘿嘿!」(小 露)

  「小露!!!」(杜姐姐)

  「哈~~哈~~哈~~哈~~」(芳芳、小露)

  就在這樣一片嬉笑聲中,我進入了廁所。

  打開水龍頭,水順著頭髮滾落下來,沖下來的熱水打濕了全身。我想了想今 天所發生的事,想到姐姐和我的關係,想到姐姐和杜姐姐還有小露的關係,還有 我們這些人將來會怎麼樣。

  我搖搖頭,甩了甩頭上的水,將臉直接放到蓬頭下面沖。現在不是想這些的 時候,想了也沒用,一切順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想以後的那些不可預知的事情, 還不如想想現在的生活。然後就想到了姐姐的兩個室友。

  小露的話,給我第一感覺就是挺活潑的,雖然有時候鬧得有點過頭,卻一點 都不讓人討厭。她也不認生,雖然才第一次見面,但很快就和我熟識了,或許是 因為我有時候也很鬧騰吧!

  杜姐姐嘛,雖然她說話沒有小露那麼多,甚至可以說是我們幾個中說話最少 的,但是每次說話都讓我們很有同感。雖然說得很少,當時做得挺多的,今天這 一天就很照顧了我幾次,我想姐姐和小露也經常被杜姐姐照顧吧!怪不得杜姐姐 說的話小露和我姐都不反對呢!如果杜姐姐是我的姐姐的話,一定也會是個好姐 姐的。

  然後又想到,如果杜姐姐是我的姐姐的話,我們之間也會發生那種事?想到 這,我輕輕地拍了拍臉,我瞎想什麼呢?扭水龍頭關掉洗澡水,用姐姐的毛巾擦 乾了身上的水,穿上內褲走出了廁所。

  走到洗手間的門口,突然想到外面是三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我只穿著一 條三角褲就這樣走出去,是不是有點不合適呢?而且之前小露的幾次走光還有剛 剛對杜姐姐的那一絲幻想讓我的襠部即使有內褲遮擋,看著也是脹鼓鼓的。

  所以我打算先伸出個腦袋去看看情況,腦袋一伸出來就聽到小露喊了起來: 「芳芳,快看!不愧是你弟弟,看見了沒?出來的動作都和你一模一樣。」

  小露一句話讓在場的三個女生的目光全部看了過來,嚇得我連忙縮了回去。

  「別縮回去呀!」小露不依不饒的叫道。

  「小露~~別鬧了!弟弟,你快出來吧!」我姐姐喊道。

  「哦,你叫小露和杜姐姐閉上眼睛,我馬上就出來。」

  「弟弟~~你就出來吧,我上身裸著都出來了,你重要部位被遮住,你還害 羞啊?再說了,剛剛小露和杜姐姐穿睡衣的樣子,你不也都看了?特別是小露, 人家都沒害羞,你害羞什麼?」

  「哦,好吧!」然後我一步步的移出來,手下意識的放在我的小弟弟前面起 遮擋作用。

  剛剛走出洗手間,只聽見小露一聲驚呼:「哇!唔~~」嚇得我直接定在那 裡不動了,甚至還想跑回洗手間去。

  這時我姐跑了下來,也不顧自己的胸部暴露在大家面前,一把拽住我就要把 我拉回來:「你丟不丟人啊,小露那樣一叫你就嚇成那樣。走啦,睡覺去!」便 抓著我往床上拉。

  在我姐把我拽上床的那一瞬間,不知道是使力過大還是沒站穩,姐姐倒在了 床上,由於慣性,我也順勢倒在了姐姐身上。

  小露和杜姐姐見我們摔倒了,忙問:「你們沒事吧?」

  「沒事,就是摔了一下。」我姐答道。

  「你弟弟呢?」杜姐姐繼續問道。

  我撐起身子正要回答沒事,姐姐已搶先答道:「沒事。他能有什麼事啊,他 倒下去的時候腦袋正好擱在我的胸口上,舒服著呢!」

  我頓時就覺得特不好意思,也沒想到姐姐回來這一句一鳴驚人,然後就看見 小露在看著我壞笑。

  「好了,別鬧了,都睡了吧,時間不早了。」杜姐姐怕我們這樣鬧下去就沒 完沒了了。

  「還沒有關燈了。誰還在下面?誰還沒有上來的,把燈關一下。」

  「小露,這個房間一共就四個人,四個人都上了床,還有誰在下面啊?」我 姐無語的對小露說,「弟弟,下去關燈去。」然後踹了我一腳。

  沒辦法,姐姐發話了,我只有老老實實的下床關燈。我下床後,小露和杜姐 姐就一直盯著我的下身看。從姐姐的床的梯子到燈的開關就幾步路,我便也沒有 太在意。

  關完燈,爬上姐姐的床,姐姐已經躺下了。姐姐躺在裡面,把外面的位置留 給了我,我正要躺下時,餘光看見小露沖著我吐了下舌頭、做了個鬼臉。當我扭 頭看她時,發現她已經翻過身去了。

  黑暗中我翻過身準備睡覺,一翻過身就發現姐姐是對著我這邊睡的。

  姐姐已經閉上了眼睛,看著姐姐安祥的睡容,我忍不住在姐姐的嘴上親了一 下,姐姐只是動了動鼻子,沒有什麼反應。我見姐姐動鼻子的樣子挺可愛的,又 在她的鼻子上吻了一下,姐姐也只是發出了一聲不舒服的哼聲。

  我側臥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寢室的一張小床上,我和姐姐就這樣半裸著 睡在同一個毯子下面,姐姐清晰的呼吸聲,我的臉感受著從姐姐鼻子裡呼出的熱 氣。

  「姐,你睡著了麼?」我輕聲呼喚著我姐。

  「沒。」我姐同樣輕聲的答道。

  「你睡得著麼?我覺得一點都不睏啊!」

  「我也有點睡不著……唉,還是快睡吧!」姐姐說完就用一隻手抱住我。

  姐姐抱著我的時候一點都沒有在意到我和她都是上身全裸,下身只著一條內 褲,也許是已經習慣了我們赤裸相擁,也許是因為忘記了寢室裡除了我們還有兩 個人。

  我姐抱住我之後,我們兩個距離更近了,姐姐的乳頭已經輕輕的觸到了我的 胸口,弄得我胸口癢癢的,我想伸手想要給自己撓一下癢,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姐 姐的胸部。

  「幹嘛啊?」感到自己的乳房被碰到了的姐姐問道。

  「沒什麼,碰得我有點癢。」

  我姐似乎明白我說的是什麼,她迷迷糊糊地伸出另一隻沒有抱著我的手,繞 過我的脖子抱住了我,將我抱得更緊了。

  「好了,快睡吧!」姐姐用迷迷糊糊的聲音說道。

  現在我感受到的不是姐姐的乳頭在我胸口輕觸,而是姐姐挺拔的胸部整個都 壓在我的胸部,我被姐姐緊緊地抱著沒辦法移動自己的身體,只好將唯一可以活 動的左手環過姐姐的腰貼在姐姐的背上。

  手掌觸摸著姐姐背部光滑的肌膚,使我不禁想要輕輕的撫摸。摸著姐姐的玉 背的手不由自主地一點點的往下,順著姐姐的脊椎由背到腰,再由腰繼續向下, 不一會就觸碰到姐姐內褲腰。姐姐似乎是被我弄得有點癢了,動了動身子,我的 手停了下來。

  見姐姐又沒有動了,我的手再次控制不住的向下撫摸,手已經觸摸到了姐姐 的屁股。我的手蓋在姐姐的半個屁股上輕輕地撫摸著,都不敢去捏它,生怕捏了 它會破壞它的形狀。

  但是不一會我就不能忍受隔著一層內褲的觸感了,指尖偷偷的不安份的伸入 了褲腰和姐姐的臀部之間。姐姐半睡半醒中似乎感覺到自己臀部的肌膚正在被觸 碰,輕輕的哼了一聲,然後伸手將自己的臀部整了整,並沒有碰到我的手,也沒 有發現我的指尖已經觸碰到她的屁股了。

  這時我的小弟弟已經起了反應,正好頂在姐姐小腹靠下的部位,姐姐又用手 推了推我已經勃起的陰莖,然後將手再次放回我的背上。見到姐姐沒有再動了, 我便將指尖繼續深入,中指順著姐姐的股溝一直往下,就當我的中指快要碰到姐 姐的菊花時,姐姐下意識的夾緊了屁股,夾得很緊,我費了一定的力氣才能把手 指抽出來。

  現在的我已經無法忍受再隔著姐姐的內褲撫弄她的肌膚了,我輕輕地用雙指 捏起姐姐內褲的一角,輕輕的向下一拉,一點點的往下拉,拉下來一點之後再換 個地方繼續往下拉。

  漸漸地,姐姐的右半個屁股露出來了,下體的毛髮也露出了內褲。但是由於 姐姐是側臥,使得內褲的左邊壓著在,沒有辦法往下來,脫姐姐內褲的舉動只好 停了下來。

  當我的手順著姐姐的小腹一直往下移,已經碰到姐姐的陰毛,眼看就要碰到 姐姐的陰部時……一隻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猛地清醒了過來,一睜開眼就 和姐姐四目相對。

  「幹嘛啦?」姐姐壓低了聲音說道。

  「你……你醒了啊?」我怯聲問道。

  「我又沒睡著,從你開始摸背起我就感覺你在摸我,我一直都沒有去管。」

  「……」我也不知道當時那個場景說什麼好。

  姐姐也沉默了一會,說道:「你知不知道你摸著我很難受?如果再不讓你停 下來,我就要受不了了。」說著便要將內褲提起來,「快點睡……」話還沒有說 完,她提內褲的手就觸碰到我的小弟弟了,這一碰讓我整個人一抖。

  「怎麼變這麼大?」姐姐小聲的自言自語道,說完就想要握住我的陰莖,看 看到底變得多大了。

  姐姐隔著褲子握住了我的小弟弟,這也使我的小弟弟變得更大了,我再也按 耐不住了,用力一把將姐姐的內褲扯到了大腿上。

  姐姐先是一驚,然後溫柔地說:「想要了?」我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後說: 「脹著難受,你摸了之後更難受了。」說著便伸手往姐姐的陰部摸去。姐姐正想 要阻止,結果已經晚了。姐姐的陰部已經稍稍的有點濕了,怪不得她不讓我摸, 是怕我發現她那裡已經濕了。

  我對姐姐微微一笑,雙目對視,我在姐姐的眼中看到了無限的春意。

  我和姐姐將腦袋同時湊到對方面前,嘴唇終於觸碰到了一起。我們的嘴唇碰 在了一起,沒有做太大的動作便分開了。我看了姐姐一眼,發現姐姐正好在看著 我,便又吻了上去,我的魔爪不自覺的就放在了姐姐的胸部上,在姐姐的胸部上 輕輕地捏著她的乳房,不發出一絲聲響。

  過了不一會兒,我們兩人停了下來。四週都是靜悄悄的,只有窗外時不時地 傳來一些動物和昆蟲的叫聲。杜姐姐和小露應該睡了,我這樣想道,便將手慢慢 地伸向姐姐的內褲,將內褲輕輕的往下扯。

  我姐見我要脫她的內褲,抬起挨著床的半邊屁股,然後用之前握著我陰莖的 手幫著我脫下了自己的內褲,然後姐姐把手伸進我的內褲裡,靜靜地握住我變大 了的陰莖。

  我翻過身將姐姐壓在身下,脫下了自己的內褲,姐姐因為我將她壓在身下, 知道馬上要發生什麼。同時房間裡面還有另外兩個人,這種緊張使她快要無法呼 吸了,就這麼一動不動的被我壓在身下,手裡面仍然握著我的陰莖。

  我扒開姐姐的雙腿,因為寢室的床一點小,姐姐的一隻腳已經伸出了床外。 我再次俯下身,輕輕地掰開握住我的陰莖的姐姐的手,姐姐知道我打算插入了, 便溫柔的鬆開了手放在我的背上。

  我扶著姐姐的腰,將龜頭對準姐姐的洞口,這時,姐姐雖然不是第一次和我 做愛了,但是這次因為室內還有另外兩個人,這使她緊張的身體不停地顫抖。

  我將身體輕輕的往前一推,發出一聲很小的帶著水聲的聲音,「噗~~」龜 頭已經進入了姐姐的體內。這一下的刺激使得姐姐發出了一聲嬌吟,姐姐被自己 的聲音嚇得連忙用我的嘴堵住她的嘴,使得自己不再發出聲音,免得被小露和杜 姐姐聽見,同時下體的刺激使姐姐修長的雙腿緊緊地纏在了我的臀部上,同時這 個動作也慢慢地將我的臀部往下壓,而我的陰莖也慢慢地插入了姐姐的陰道裡。

  因為忍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姐姐緊緊地抱著我,一動也不動。我被姐姐抱著 也沒法動,想要使力掙脫姐姐的懷抱,可又怕小露她們聽見,只有暫時就這樣任 由姐姐這樣抱著。

  過了幾分鐘,我感覺到姐姐抱著我的力度稍稍的鬆了一點,便壓住姐姐的雙 手,然後托住姐姐的臀部抽出了一部份陰莖,然後再同樣慢慢地慢慢地插進去, 除了下體交合發出的聲音,盡量不發出別的聲響。

  就在這時,突然聽見對面鐵床發出了一陣聲響,不知道是小露還是杜姐姐。 不過,聽著這個大大咧咧的聲響,十有八九就是小露下床了。這突然的聲響嚇得 我和我姐一動都不敢動,不過我下身在姐姐身體裡挺立的肉棒卻絲毫沒有變軟的 跡像。

  我就這麼靜靜地趴在姐姐身上,然後聽見小露的腳步聲一點一點的靠近,不 知道小露到底要幹嘛!接著突然間,昏暗的寢室亮了起來,原來小露是過來開我 姐床位旁邊的日光燈的開關啊,虛驚一場。

  就在我和姐姐放鬆下來時,卻感覺到姐姐的床上又有個人順著梯子上來了。 我的下身還和姐姐結合在一起,使得我困難的翻過身,只見小露趴在我和姐姐腳 邊的梯子上看著我們。我抱著姐姐就這樣被小露盯著,看到小露的樣子似乎有點 不開心。

  這時姐姐從驚訝中醒過來:「小……小露……你……」

  「哼~~之前才說了,芳芳要我們分享的,結果一到晚上你就……」小露怒 氣沖沖的看著我說道。

  「我……」我無言以對,看樣子我和我姐親熱讓小露吃醋了。

  「小露……我……我們……」我姐在現在這個情景下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只見小露爬了上來,一把抱住我姐的脖子,眼中還帶著一丁點的淚水,「芳 芳,我……我……我看到別的人抱著你,而……而且……還……還是一個男生, 一想到這裡我就……就心裡不舒服。嗚~~」說著說著,小露便哭了起來。

  我姐尷尬的看了看小露,又看了看我,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只好聳了聳肩。 我姐將手輕輕的放在小露的頭上,順著小露的頭髮撫摸,小露抬起頭,吻在了我 姐的嘴上,吻了好長的時間。

  三個人擠在一張床上顯得特別擁擠,我覺得坐得難受便動了動身子,小露感 覺到了身邊有人在動,便看了過來:「那個……對不起啊!我……」

  「我……我……沒什麼。」遇到這種場面我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好,結結巴巴 的什麼也沒說出來。

  小露害羞的戳了戳我的手臂,「我……我可以……我今天晚上可以和你們一 起睡麼?」小露猶豫了半天終於把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弟弟,可以麼?」這在我仍舊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時候,我姐發話了。

  我摸了摸腦袋,點頭答應了。聽到這話,小露看起來十分激動,感激的看著 我,激動地湊到我面前用嘴巴在我嘴巴上輕輕地點了一下。

  我直接被這突然一下嚇傻了。不過比這更讓我在意的是小露的手,在小露湊 過來的時候為了支住身體就用一隻手撐著床,可是床就那麼一點大,所以她就直 接撐在了我挺起的陰莖上,而且硬是將我已經抬起頭的陰莖壓了下去。隨之,因 為小露的觸碰加壓迫,我的陰莖感受到一陣快感便抖了兩下,這時讓小露注意到 了手撐的地方不對頭。

  雖然小露感覺到了自己手下的異動,我姐卻比小露更早發現這個情況:「小 露!你的手……」

  小露朝手的方向看過去,看見自己的手正好壓著我的陰莖,手遮住了陰莖只 露出龜頭的部份,連忙拿開了手,沒有了束縛的陰莖直接一彈又豎了起來,搞得 小露的腦袋也跟著一仰。

  小露就這樣盯著我的下體看著,眼神就和那天中午姐姐看我的陰莖時的眼神 是一樣的,直直的盯著,沒有說話。

  姐姐看出了小露的異樣,拿手在小露眼前晃了晃,這時小露才驚醒過來,然 後她臉有點微紅的說道:「原來男生的那裡長這個樣啊!」

  聽到小露沉默了半天,結果冒出來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句話,我姐「噗」的 一聲就笑了出來。

  雖然看到小露臉上還掛著淚痕,表情卻是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看著甚是可 愛,可我卻笑不出來。這種尷尬的局面應該沒多少人可以笑出來吧?

  小露見我姐笑出了聲,便立刻撲到我姐身上發嗲,眼睛卻時不時地往我這裡 瞟。我看見小露已經和我姐膩在了一起,便想下床給她們騰位置,我去小露床上 睡,卻被小露拉住了。

  我回頭看著小露,「不要走,我等下就把芳芳還給你。」雖然小露平時給人 的印象很活潑,但是這次卻用秀氣得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道。

  「那個……呃,沒事,我今天就睡你的床好了。」

  「好啦,你們兩個……你們兩個願意今天晚上都睡我的床麼?」這時姐姐說 道。

  「芳芳,可以麼?」小露激動的問道。

  「可以啊!我都說了,還有什麼不可以的?」

  「那你弟弟他會願意麼?」

  「放心吧,他可巴不得我們三個人睡一張床呢!你這麼可愛,他絕對會同意 的,是吧?」姐姐的語氣突然從溫柔轉向威脅對我說:「是吧?弟~~弟~~」

  「哦!」雖然我答應得平平淡淡,可我的內心卻十分激動。說是激動,倒不 如說是躁動,三個人睡在同一張床上,一個是我,一個是渾身赤裸的我姐,還有 一個是身材豐滿的而且只穿了一條內褲和短短的睡裙的小露,想想我就覺得慾火 焚身。

  就在我還在幻想的時候,小露已將我姐推倒在床上,然後自己撲了上去並用 她的巨乳壓住姐姐相比起來小得多的胸部。

  「芳芳,好久沒和你睡覺覺了~~」小露故意用很嗲很嗲的聲音叫道,說完 就嘴對嘴將舌頭伸入我姐的口中。姐姐的臉在日光燈的照射下瞬間就紅了,看樣 子小露和姐姐的親熱讓姐姐有點受不了。

  「弟弟,快躺下來吧!」

  「嗯~~」我一躺下來,姐姐就抓住我的手。看樣子姐姐是因為受不了小露 親暱的舉動,想要讓我在她身邊做她心靈上的依靠。

  小露的舌頭在姐姐的嘴裡不斷地熟練的攪動著,二人的津液順著姐姐的嘴角 流了下來。吻了好一會,小露抬起頭,將原本抱住姐姐臉頰的雙手鬆開,然後用 手指沿著姐姐的耳朵、頸部,一直撫摸到胸部,最後握住姐姐的雙峰,嘴再一次 貼向我姐的嘴巴,將舌頭再一次伸進姐姐的嘴裡。

  姐姐似乎被胸前的撫摸和小露的吻漸漸地吻動了情,右手在小露的玉背上沒 有規則的撫摸,而左手則掙脫了我的掌握,伸下去握住我的陰莖。

  這時我也忍不住了,小露的話我不敢在她身上亂摸,便將右手繞過姐姐的頸 部搭在姐姐的右肩上環抱住姐姐,左手伸到姐姐和小露兩人之間,蓋住姐姐的小 腹,一邊撫摸著姐姐平坦光滑的小腹,一邊享受著姐姐腹部肌膚所帶來的觸感。

  漸漸地,小露不再只是在和姐姐舌吻,而是兩人相互的在對方臉上親,想要 親滿對方臉上的每一寸肌膚。小露的右手繼續在姐姐的胸部揉捏,左手放在姐姐 的大腿上,然後從大腿的內側向上撫摸,當摸到姐姐的陰部時,姐姐嬌軀一震, 小露也壞笑著抬起頭。

  小露將剛剛摸過我姐陰部的手放到姐姐眼前:「芳芳~~你濕了也,而且還 好濕好濕啊!」看著小露手上亮晶晶滑膩膩的黏液,這時的姐姐已經雙眼朦朧, 大腦也沒有過多的思考了,只「嗯」了一聲。

  「芳芳,難道是我剛才吻你吻到你濕了麼?」小露仍舊調皮的問道。

  姐姐撇過臉看著我,一臉柔情帶著略微的害羞的說:「不是,是……是…… 在你上床之前就……」這時姐姐已經羞得說不出話來了。

  「噢~~」小露也撇過臉看著我,與姐姐不同的是,小露仍舊一臉的壞笑: 「這麼說,是你讓芳芳動了情咯!」我點點頭。說實在的,雖然答應了一起睡, 也為可以三個人一起睡而高興,但是看到小露和我們擠在一張床上,還問這這樣 的問題,我還是有些不自在。

  「芳芳~~芳芳~~你弟弟居然也害羞了耶!」

  「小露,你就別欺負……我弟弟了。」經過小露剛才那一會的折騰,我姐現 在說話還有點有氣無力的:「你現在不是很討厭男生的麼?怎麼對我弟弟這麼感 興趣?」

  小露停下了右手的動作,坐了起來,腦袋一歪思索著說道:「為什麼?為什 麼?我也不知道,反正第一眼看到他一點也不覺得討厭,後來在一起時間長了就 覺得他有種莫名的吸引力,可能是因為他是你弟弟,所以……」小露又想了想: 「所以……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我也對他有好感吧……應該是這樣的。」

  這時我被小露說得挺不好意思的,憨憨的笑道:「哈哈,這是我的榮幸。」

  因為長時間被小露和我姐擠著,我睡得有點不舒服,便調整了一下睡姿平躺 著。我的動作吸引了小露和我姐的目光,「怎麼了?不舒服麼?擠著你了?」姐 姐關心的問道。

  「沒有,就是姿勢不舒服,動一下就……」好字還沒出口就看見小露直愣愣 的坐在那裡,而眼神看著我發呆。

  我姐見我話說了一半便看向我,又順著我的目光看向小露。我和我姐順著小 露呆滯的目光看過去,原來小露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看著我的下體。

  我姐推了推小露,這時小露才驚醒過來,幾個字脫口而出:「啊!好大!」 聽到這,我和我姐都笑出了聲。

  「笑什麼啊!」小露不滿的叫道:「不就是看一下嘛!再說了,芳芳你放暑 假的時候不是天天都看麼?真的很大嘛!比之前穿了內褲出來的時候不知道要大 多少。」

  「你瞎說什麼呢!誰每天看去啊?」姐姐聽到小露說自己天天都盯著我的小 弟弟看,氣得伸手去對小露撓癢癢。

  小露扭動著身體想要躲開我姐的攻勢,同時還要對姐姐進行撓癢癢反擊。兩 人的動作越來越大,鐵架床也隨著兩人的動作「吱吱」作響,我怕她們倆再這麼 下去非要把床拆了不成。

  「你們再瘋的話,床就要……嗚……」話還沒說完就見小露失去平衡倒了過 來。

  「嗚……不鬧了~~不鬧了~~」小露躺在我身上擺擺手道。

  「知道錯了吧?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我。」

  「不敢了!」小露連忙求饒:「咦?有什麼東西頂到我的屁股了,好熱啊! 難道是……」然後伸手向自己的屁股摸去。

  當小露碰到頂著大屁股的熱乎乎的東西時,就確定了之前自己的猜測。知道 自己握著我的肉棒的小露卻沒有鬆手,而是翻過身撐在我身上。小露撐在我身上 退了幾步,我和我姐都不明白小露要幹嘛,但是我知道一點:小露現在握著我的 肉棒,被小露握著的感覺很舒服,小露手掌的皮膚滑滑的,力道也不是太重,不 過這樣我還是有點緊張,我的陰莖還沒有被除了我姐以外的第二個女生看過,更 別說握著了。

  「這個就是奪走芳芳第一次的東西麼?」小露看著姐姐問道。這句話讓我姐 又開始不好意思呢,姐姐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點頭。

  小露低下頭第一次仔細地看著我的陰莖,因為小露和姐姐手心的汗水,我的 陰莖的龜頭已經濕潤了,看著亮晶晶的。堅挺的陰莖在小露的手上還時不時的跳 動。小露的動作看著挺大膽,但是她的小臉已經變得紅彤彤了。

  「我可以動一下麼?」小露看著我姐問道。

  「你問我幹嘛?你問我弟弟啊!」我姐無語的答道。

  小露又看了看我,表示在詢問。我點了點頭,不管這小妮子是真的動了情還 是純粹貪好玩,我都答應了,不管怎麼說,小露握著我的陰莖真的好舒服。

  見我沒有反對,小露開始握著我的肉棒上下套動,一股陌生而刺激的快感由 陰莖傳遍全身,我的整個身體因為這種陌生的刺激不斷地繃直顫抖。小露見到我 身體的異樣反應,以為她弄得我不舒服,便停下來問我:「把你弄痛了麼?」

  見小露停了下來,我才喘了口氣道:「沒有,就是有點太舒服了,不習慣, 不自然的就開始抖了。」

  「不習慣?芳芳以前沒這麼弄過麼?」小露似乎有點不相信。

  「弄過了,但是感覺不同,因為你對我而言是第一次,所以才不習慣。」

  我姐這時候插嘴道:「弟弟啊,會不會是因為你看到小露太漂亮了,皮膚又 好,所以才忍不住啊?」

  我瞪了姐姐一眼,不過小露似乎相信了姐姐的話,又低下頭繼續上下套弄我 的陰莖,邊套弄邊對我的陰莖精細觀察,連我姐姐以前也沒觀察得這麼仔細。

  這時姐姐把手放在我的胸前,嘴巴湊到我的耳朵跟前:「你喜歡小露麼?」

  「嗯?什麼?」我不敢確定我姐對我說的那句話。

  「我問你喜不喜歡小露。」我姐繼續在我耳邊挺高音量問道。

  「喜……喜歡啊!小露長得可愛,又活潑,怎麼會不喜歡?」我如實答道, 只是身材又棒這句話實在沒敢說出口。

  「小露。」我姐對著仍舊在專心致志玩著我的陰莖的小露叫道。

  「啊!什麼?」這時小露才發現自己玩著我的陰莖玩得那麼用心,以至於我 姐叫她都嚇了她一跳。

  「小露~~你玩夠了沒有啊?」我姐壞壞的調笑道。

  「玩……玩夠了。」突然又想到似乎哪裡不對:「什麼啊,我沒有玩啦,我 只是好奇,所以多摸了幾下而已。」

  「是啊,只是多摸了幾下,摸得我弟弟不知道多舒服。」姐姐繼續顯露她的 壞意。

  「舒服麼?」小露向我確定。突然,小露猛地驚醒過來:「哼,芳芳,你欺 負我。」說著再次撲向我姐。

  我姐見小露撲了過來,連忙伸出雙手抵住,只見我姐的雙手印在小露豐滿的 雙峰上,姐姐纖細的雙手無法將小露的那對巨乳完全罩住。由於受到了擠壓,小 露巨乳的一部份已經從睡裙的衣領中露了出來。

  「弟弟!快幫我!」姐姐向我求救。我伸手想要推開小露,卻發現看著近乎 半裸的小露的身體不知道怎麼下手。

  「小露,你再鬧,小心我叫我弟弟非禮你。」我姐威脅道。

  我姐期盼著我的幫助卻見我張開手卻半天都沒有動,只好連忙往我身後躲。 小露見我姐躲在我的身後便朝我撲來,我見小露朝我撲來,下意識的往後躲,可 是姐姐躲在我身後使得我沒辦法向後移動半寸,因此小露理所當然的撲在了我的 身上,撲到我身上的第一感覺當然是她的那對巨乳滿滿地壓在我的胸口。

  由於小露的衝擊,我雙臂抱住小露,雙手直接搭在小露光滑的小蠻腰上。我 本當是摸到穿著睡裙的小露腰部的睡裙的,可是因為小露瘋得太厲害,腰部以下 的睡裙全翻了起來。

  可小露完全不在意我的手直接觸到她的肌膚,還是一個勁的想要抓住躲在我 背後的我姐。「弟弟,幫幫我,弟弟,救命啊~~」姐姐說話的聲音已經變得慌 慌張張了,然後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把我連推直推的,居然把我連同小露都推開 了。

  「不鬧了!睡覺!睡覺!」說完,我姐便翻身倒在了床上。

  而這時全裸的我和半裸的小露卻相擁在一起,「你的那個地方頂到我了。」 因為現在小露的嘴巴正好在我耳邊,所以即使小露說話的聲音很小,我也聽得一 清二楚。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調整我的小弟弟位置,而不是和小露分開。我把手伸向我 的下體,同時也是小露的下體。在我調整我那頂著小露的陰莖的指向時,只聽見 小露在我耳邊的一聲微微的嬌吟,同時手背也碰到了小露身上的一塊軟肉。

  我調整好了陰莖之後連忙把手抽了出來,同時小露也鬆開了我,移出了我的 懷抱,小臉兒通紅。

  我感到手背上感覺有點怪怪的,便抬起手來看,發現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濕 了,不知道是汗液還是別的什麼液體。然後聯想到剛剛我觸碰小露大概的位置, 以及小露的那聲微微的嬌吟,我已經猜到手背上的液體是哪來的了。

  我抬頭看向小露,發現小露的目光正好放在我的手背上,而小露的小臉比剛 剛更紅了。

  「看什麼啊,不要看啊!」說著,小露拍開我的手。

  姐姐聽到小露的叫聲,疑惑的坐了起來:「你們還在幹嘛?不是要你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