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玉的故事

如玉,聽起來很好聽的名字,她出生在官府之中,本來應當有幸福的一生,但是,在她十二歲那年的夏天,大她兩歲的表哥倫武,卻改變了她的命運……︰

「如玉,我們到後花園去玩兒好嗎?」

「好啊!表哥,你想玩什麼?」

「玩捉迷藏?」

「好呀,我也喜歡玩捉迷藏呢?」

「那我們走吧!」

如玉先當鬼捉倫武,倫武躲得遠遠的,如玉怎麼也捉不到,望著如玉流著汗的額頭,倫武這時倒有些心疼,便故意走到如玉前面讓她捉到。這一捉可有學問的了,倫武這才發覺如玉已經變了,以前的如玉,纖細而且柔弱;如今的她,卻有著軟軟的胸部,雖然隔著衣服和肚兜兒,仍然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如玉胸前有兩顆指頭般大的珍珠正緊緊的貼住自己的胸膛。

倫武心裏想︰「如玉好像長大了,胸前長出奶子來了,姑姑和姑爹都不在,我來好好的享受享受,嚐嚐看處女的滋味。」

大約玩了一會兒,如玉想要小解,便對倫武說︰「表哥,我們休息一下,好嗎?」

「如玉,妳累了嗎?」

「不是啦!我想去解手嘛!」

「好吧,我等妳。」

「嗯!」

倫武望著如玉的背影離去,心裏想著︰「好機會,就趁現在…。」

於是倫武便偷偷地跟在如玉身後,如玉並未注意,而且又怕表哥一人無聊,便未往茅房去,直接到樹叢裏,脫下褲子便往下一蹲,倫武躲在一棵大樹後面,遠遠地觀賞著小表妹雪白無瑕的屁股。

「真美,那麼雪白的屁股,想必肉貝兒一定也很白。」倫武一邊想、一邊躡著腳步接近如玉。如玉剛剛小解完,還未起來便冷不防地被倫武抱住。

「啊!表哥呀!你嚇著我了,人家還沒好呢!」

「妳騙我,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妳已經尿完了。」

「可是我還沒穿好褲子嘛!」

「那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以前還不是常常不穿衣服在一起玩嗎?」

「可是…。」

「沒關係嘛!妳還記得小時候一起玩家家酒嗎?」

「嗯!我記得。」

「有好幾次我們不是也都脫光了在一起玩嗎!」

「嗯…!」

「剛才玩捉迷藏,現在又這麼熱,不穿衣服會比較涼快呀!」

「但是我娘說女孩子家不能在外人面前不穿衣服的。」

「表哥不算外人吧!」

「這…。」

「我看天氣那麼熱,不如我們到妳房裏去玩家家酒吧!」

「好吧!」

於是如玉穿好褲子,和倫武一起進閨房去了。

一進了如玉的房間,倫武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條褲子,對如玉說︰「如玉,妳不熱嗎?」

「當然熱呀!」

「那妳為什麼不脫衣服呢?」

「人家不好意思嘛!」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現在玩家家酒,我當縣太爺,妳當夫人,好嗎?」

「好哇!」

「那我想要夫人脫掉衣服涼快、涼快,免得中暑,夫人妳說好嗎?」

「好吧!我脫就是了。」如玉話說完便脫去上衣︰「這樣行了吧!老爺。」

「不行!」

「怎麼不行?」

「妳還穿著肚兜兒呢!」

「難道連肚兜兒也要脫?」

「正是如此呀!夫人。」

「好嘛!我脫就是了。」於是如玉又把肚兜兒給脫了,這時如玉胸前的兩顆粉紅珍珠都給倫武瞧見了。

倫武說︰「我說夫人啊!妳這雙腿不熱嗎?」

「聽你一說我倒真的有點熱呢!」

「那就把褲子也脫掉吧!」

「是,老爺!」

於是如玉整個人兒便一絲不掛的站在倫武面前,倫武一看,心裏想︰「如玉的肉貝兒果然又白又嫩,

這下子可有得快活了。」

「表哥呀!你在想什麼?」

「沒有。」

「那你怎麼只盯著人家看,一句話都不說?」

「哦!我沒想到這一兩年的時間,妳都變了個樣兒了。」

「沒有啊!人家哪有變呢?」

「有啊!首先,妳的臉變得漂亮標緻,其次,妳的奶子變得凸出圓滑,其三嘛…」

「其三是什麼?」

「其三嘛…妳的肉貝兒也…和我的…寶兒…一樣長大了。」

「你的寶兒長大了?」

「嗯!而且大了好幾倍兒呢!」說著便順手脫下褲子,「妳看,是不是!」

「哇!好大呀!」

「如玉!妳知道為什麼玩家家酒嗎?」

「我不知道。」

「其實玩家家酒只是學大人們而已,妳想成為大人嗎?」

「想啊!可是還要好幾年呢!」

「不用好幾年,我有辦法。」

「什麼辦法?」

「妳想變成大人的話,我可以幫妳,不過…。」

「不過什麼?」

「我要作個法,開始時妳的肉貝兒會有點兒痛,妳忍得住嗎?」

「我願意試試看。」

「好吧!那妳現在去躺在床上,張開妳的雙腿,愈開愈好,知道嗎?」

「嗯!」如玉很聽話地躺下,雪白的雙腿也張地開開的,倫武仔細地看遍如玉的每一寸肌膚,對於如玉粉嫩的肉貝兒更是鉅細靡遺的瞧,然後口中念念有詞,配合一些手勢,彷彿真地會作法一般,之後雙手輕輕撫摸如玉幼嫩的小奶子,並且用手指捏弄著那兩顆小珍珠。

倫武的舉動讓如玉覺得有點好笑,又因為自己的奶子被摸得有些癢癢的,不由得笑了出來,說︰「表哥呀!你摸得人家癢死了,你真的會作法嗎?」

「當然會呀!只是我要先按摩妳的身體,才好開始作法,如此才能成功呀!」

「好嘛!可是我只覺得癢死了。」

「別急,很快就可以開始了,不過妳可不能吵哦!否則我的法術就會失敗。」

「嗯!我不吵你就是了。」

於是倫武又接著玩弄著如玉的小珍珠,一會兒又將雙手往下摸,摸著摸著就摸到如玉那隻粉嫩的肉貝兒,用手指在肉貝兒的唇上輕輕地一邊摩擦著,一邊捏弄著。

「如玉的肉貝兒真是嫩,摸起來舒服極了。」倫武心裏想︰「一會兒我的寶往裏面插的時候一定也很舒服,對了!先用手指來插插看。」於是倫武用中指往如玉的肉貝兒摩擦了幾下,便把中指往洞裏慢慢地插了進去。

「啊!嗯…!表哥啊!人家會痛呀!」

「妳忍耐一下,馬上就不痛了!」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難道我會騙妳不成?」

「可是人家的肉貝兒好痛呀!」

「妳別急!再一下子就好了。」倫武說著並再次以拇指和食指揉捏著肉貝兒,「比較不痛了吧!現在妳要照我說的做哦!」

「表哥你要我做些什麼呢?」

「妳現在要幫我準備法器呀!」

「什麼法器?」

倫武指著自己的寶兒說︰「就是我的大寶兒嘛!」

「我要怎麼幫你呢?」

「很簡單,妳只要跪在地上,再用妳的丁香,輕輕地舔舐我的大寶兒就好了。」

「這樣就好?」

「對呀!開始吧!大寶兒的每個地方都要舔到。」

如玉聽話地張開嘴,伸出小巧的舌頭舔舐著倫武那根大寶兒,這時候,倫武依然假裝作法般地念念有詞,大寶兒像是變魔術一樣,瞬間就長大了,倫武要如玉張口含住大寶兒,如玉照著倫武的話,倫武只覺得大寶兒周圍軟綿綿地,既溫暖又酥麻,才一會兒的工夫,大寶兒又更長了。

「表哥呀!你這大寶兒怎麼會變長呢?」

「我正在作法當然會變啦!」

「那我還要含住大寶兒多久呢?」

「只要再一會兒就行了?」

「真的嗎?你的寶兒那麼大,含得人家的嘴好痠呢!」

「如玉妳再忍耐一下吧!」

「好吧!我再含一會兒。」如玉說完又把大寶兒含住。

倫武用手撫摸著如玉的臉頰說︰「這才乖嘛!」

倫武再用雙手抱著如玉的頭,開始晃動下身,大寶兒塞住如玉的小嘴兒進進出出的。

「如玉,好了!可以不必再含吮了,現在妳到床上躺著,盡量地張開雙腿兒,我要將妳變成大人了。」

如玉一躺好,倫武馬上握著大寶兒,對著小肉貝兒磨呀磨的,心裏頭想著︰「如玉的肉貝兒可真是鮮嫩透了,一會兒必定會流出許多淫汁來…。」

果然像倫武所想的,小肉貝兒真的開始淌出水來,如玉被大寶兒磨的全身熱和起來,不由得問倫武︰「表哥,怎麼人家開始熱起來了?」

「真的嗎?那就證明我的法術有效了。」

「那我以經是大人了嗎?」

「哪有那麼快就好了,我的寶兒裏面有些仙丹要餵肉貝兒吃下之後,法術才算成功。」

「怎麼人家都不知道肉貝兒還會吃東西呢?」

「妳不知道的事可多著呢!好了,不要多說了,要是超過時辰就不好了。」

「好吧!表哥,我不多問了。」

倫武這時將大寶兒往如玉的肉貝兒裏塞,每往裏頭擠就有一陣酥麻的快感,不多久就插到底了。

話說如玉不過是個十二歲大的少女,她那個鮮嫩多汁的肉貝兒也還沒完全長大,洞兒不大又有彈性,將倫武的寶兒夾的緊緊地,每一抽插都少不得用力,也許是因為肉貝兒裏充滿了淫汁,如玉只覺得那肉貝兒裏頭滿是飽脹的舒服感,並不似倫武所說的那般會覺得痛,於是如玉便問倫武︰「表哥!你剛剛不是說人家的肉貝兒會痛嗎?怎麼人家不覺得痛,倒覺得十分快活呢?」

「我只是說剛開始會有一點痛,之後就不痛了,沒訛妳吧!」

「嗯!人家相信就是了嘛!表哥你不是要餵肉貝兒吃仙丹嗎?」

「是呀!」

「那還要多久,人家可等不及變成大人了!」

「這仙丹可不是說有就有的,一定要仔細提煉出來的才好,所以妳的肉貝兒要讓我多插幾下,插得越久出來的仙丹越有效,知道嗎?」

「好嘛!人家知道了,表哥,人家的肉貝兒你就盡量插吧!人家都依你。」

「哈…哈…!好,我會盡量地插肉貝兒,把最上等的仙丹餵給她吃。」

於是倫武確定如玉的肉貝兒不疼了,便放心地抽插起來,每一次都用力地把大寶兒擠進肉貝兒的深處,如玉感覺倫武越用力地插越舒服,便對倫武說︰「表哥,你的大寶兒好像越用力插,人家的肉貝兒就越舒服呢!」

「那我要更用力插了!如玉,現在妳把腿兒抬高,架到我的肩膀上,保證讓妳更舒服,待會兒連我的大寶兒,妳都捨不得讓我拔出來呢!」

「怎麼可能不讓你拔出去嘛!你待會兒要不把大寶兒拔出去,我怎麼起身穿衣服呢?」

「先別說得那麼早,待會兒妳就知道了!」

「人家才不信呢!」

「要不要打個賭?」

「賭什麼?」

「要是待會兒妳真捨不得,那以後我每次來玩兒的時候,妳的肉貝兒都要給我插,幾次都依我那才行。」

「若是相反呢?」

「那以後我每次來玩兒的時候,我都給妳當馬騎。」

「真的嗎?」如玉問。

「當然是真的!」

「好!就這麼說定了,誰輸都不許反悔。」如玉說完便把雙腿兒抬高,架到倫武的肩膀上,倫武這時得以將大寶兒插得更深入肉貝兒內,這個姿勢讓倫武覺得更刺激,大寶兒更能發揮所『長』,而如玉則真的覺得一種發自肉貝兒深處的滿足感,如玉這才有些後悔和倫武打賭,有點喘不過氣地說道︰「啊…!表…哥呀!你…的大…寶兒…怎…麼這…麼…厲害?插…得…人家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倫武也覺得插得這麼深,大寶兒異常地酥麻,也有點喘不過氣地說︰「我…說得…沒錯吧!妳…一定…會捨不得…我的大…寶兒…的!以後…我…每…次來…玩兒的…時候,妳…的…肉貝…兒…都…要給…我插…。」

「才…不呢…!你…又還…沒…要…把…大寶…兒…拔…出去,誰…知道…你…賭…贏還…是…賭輸…呢…?」如玉不服氣地說。

「這…樣啊!那我…不…要再…插…肉貝…兒…了,我…要…拔出…來了…。」倫武假意要停止。

如玉卻說︰「好…呀…!你…拔出…去…就算…你…輸了,要…拔出…去…至…少要…餵…肉貝…兒…吃仙…丹…吧…!」

「好吧…!我…就先…不…拔…出來,等…等…看妳…怎…麼…求我…?」

於是倫武又繼續地抽插著如玉的肉貝兒,一會兒快、一會兒慢,有時深插、有時淺插,插得如玉的肉貝兒裏煞是快活,差點沒昏死過去,肉貝兒感受著倫武的大寶兒抽插的規律,如玉的身體早已沸騰,炙熱的肉貝兒又潺潺地噴著口水,如玉終於忍不住大發囈語︰「表…哥啊!你…的大…寶兒…可…真行…呢!肉…貝兒…裏…頭快…活極了…,每…插…一次…肉貝…兒就…快…活一次…,真…個是…『大…寶兒…』。」

「那…我問妳…,待…會兒…可…會捨不…得把…大寶…兒拔出…來呢?」

「這叫…人…家怎…麼…說呀…!」

「以…後我…每…次來…,妳的…肉貝兒…都要…給…我插…,妳願…不願意…呢?」

「好…嘛!以…後只…要…表哥…一…來…,如玉…的…肉貝…兒…就…隨表…哥…高興…,你…愛…怎麼…插…就怎

…麼…插…吧…!」

「那就一…言…為定…了。」

「嗯…!表…哥啊…!你…快繼…續…插肉…貝…兒吧…!人…家的…肉貝…兒…可…是…正舒…服…著呢…!」

「好,我…這就…繼…續插…,直到…妳…的…肉貝兒…舒…服…透頂…為…止…。」

約莫又抽插了近三柱香的光景,大寶兒終於煉出最上等的仙丹,一股一股的湧入如玉的小肉貝兒裏,剛出爐的仙丹使如玉覺得肉貝兒裏一陣滾燙,大叫著︰「表…哥…啊!你…這仙…丹…可真…是會…燙…死人…呢…!說…不定…人

…家的…肉…貝…兒都…給…仙丹…燙穿…了…呢…!」

「那我…把…大寶兒…拔…出來…,替…妳…瞧一…瞧…肉貝…兒…有沒…有…被…燙傷?」

「不要…呀…!表哥…,你…可…不要…現…在…把大…寶…兒給…拔出…去…呀!」

「為什…麼…不要?」

「因…為人…家…怕萬一…大…寶兒…拔…出去…,肉貝兒…裏的…仙丹…流…出去,那…你…作的法…會失效…。」

「嘻…嘻…嘻…!妳一定是…捨不得…我的…大寶兒吧…!不用怕,以後…我…每次來玩兒…的時候…,我…都會插

…妳的…肉貝兒…。」

「才不…是呢!」

「好吧!既…然妳不承…認…,那我…以後…不跟妳…玩了。」

「好…嘛!人家…承認就…是了。」

※※※※※ ※※※※※ ※※※※※ ※※※※※

話說倫武專心地插著如玉的肉貝兒時,如玉家中的長工順興正好經過如玉的閨房,聽見小姐房內傳出陣陣的淫叫,順興忍不住地在窗上戳了個洞往裏頭瞧。

順興暗忖著︰「咦!這不是表少爺嗎?呦!他怎麼沒穿衣服呢?哎呀!怎麼小姐也沒穿衣服,還被表少爺壓著嬌喘呢?難不成他倆是在…?這下我可翻身了。」

於是順興這天夜裏到倫武的房裏,對倫武說道︰「表少爺,這奴才有件事不懂,趁今兒個滿是學問的表少爺來,特來請教。」

「什麼事?我懂的一定告訴你。」

「就是不知道誘拐良家婦女會判什麼罪?」

「依律法說可能只有一死,但是若對方不提告訴便罷了,怎麼,難不成你…。」

「表少爺,您別誤會!我怎麼敢呢?只是…」

「只是什麼?」

「若是有人誘拐我們家小姐…。」

「你這話什麼意思?」

「表少爺您是聰明人應該知道。」

「你要多少銀子?」

「銀子能做啥子,頂多到妓院買個乾癟發皺的老肉貝兒。」

「那你的意思是…?」

「我也沒別的意思,只不過…我也想找個鮮嫩多汁的小肉貝兒罷了!」

「你要我去哪找去?」

「如果沒有那我們家小姐也行。」

「這怎麼行?」

「不行也得行,不然我就把這檔子事告訴老爺,看你怎麼辦?」順興話一說完就離開,留下一個難題給倫武。

「這下子可怎麼跟如玉說呢?」

※※※※※ ※※※※※ ※※※※※ ※※※※※

第二天一大早,倫武便去找如玉……︰

「如玉呀!今天我們再去玩好嗎?」

「才不呢!昨天夜裏,肉貝兒整個痛得要命,我才不要出去玩呢!」

「這就不對了,我做的法術要是成功了,不應該會痛呀。」

「那你是說法術失敗了。」

「這倒也未必,這樣吧!妳等一下,我去找我師兄來。」

倫武飛奔著去叫順興,交待清楚便一起來到如玉的閨房。

如玉驚訝地叫著︰「順興…!你就是……?」

倫武在一旁點頭說︰「沒錯!就是他。」

順興照倫武教的詞兒說道︰「師弟,你一定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了。」

「什麼事呀?」

「師父說過的話,你都忘了!作法時,若肉貝兒滿是淫汁,施法者要將淫汁一飲而盡,方可成事。」

「糟了!我竟然忘了。」

「幸好還有我在,小姐,我們快進屋子裏去吧!」

「要做什麼?」

「當然是重新作法。」

「可是肉貝兒會痛呀!」

「沒這回事!只要照師父說的做,怎麼會痛呢?」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好吧!人家就相信你嘛!」

於是仨人便進了房裏。

一進房裏,順興便說︰「小姐,妳快脫光衣服上床吧!」

如玉只得聽話地脫個精光躺在床上,順興也脫光衣物上床,雙手揉搓著如玉的小奶子,並且對著小肉貝兒一會兒舔、一會兒咬、一會兒又吸,把如玉的魂兒都給挑逗上天去了,緊閉著眼睛,小肉貝兒裏的淫汁也不停地湧出,雪白的屁股也搖晃起來,彷彿要迎接順興的舌頭一般。

「沒想…到,人…家的肉…貝兒…被…你一舔…就不…痛了…。」

「師弟,換你來舔了。」

「那師兄你呢?」

「我要準備法器呀!」

「是!師兄。」

倫武蹲下去舔肉貝兒,啜飲著如玉甜蜜芬芳的淫汁,順興則跪在如玉胸前說︰「小姐,該幫我準備法器了!」

如玉睜開眼睛一看,嚇了一跳說︰「哇…!順興…你的…寶兒…怎…麼…這麼…大?」

「因為我的道行比較高,寶兒自然也就大得多了。」

「和昨天一樣的方法嗎?」

「對!」

於是如玉舔舐順興的大寶兒,香軟的丁香輕快地在大寶兒頂頭游移,陣陣摩擦都讓順興感到興奮,就在不知不覺中,順興的大寶兒,不!應該說是『巨寶兒』,竟然和如玉的手臂一般粗,順興這時下了床,站著抱起如玉,將巨寶兒對準小肉貝兒插了進去。

如玉可不是什麼經驗豐富的婦人,僅僅十二歲的她,又如何能承受那麼巨大的寶兒,口中便叫了出來︰「啊…啊…!這麼…大…的寶…兒…,人…家…快受…不…了…了…。」

順興絲毫不同情如玉的悲鳴,反而要倫武也加入。

倫武握著大寶兒,對著如玉的屁股洞便是一陣抽插,這一陣抽插簡直把如玉給沸騰了。

「表…哥…呀…!你…怎麼…連…屁…股洞…都…拿…來插…呢…?」

「如玉,妳不喜歡嗎?」

如玉搖搖頭回答︰「不…!只…要表…哥…喜歡…,如玉…的…身…子…你…都…可…以插…。」

倫武和順興二人繼續的插著如玉鮮嫩的肉貝兒,直到中午才肯罷休。

—— 從此以後,如玉成了倫武和順興的玩物,每天過著淫亂的日子。 ——

301 觀看

2015-09-07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