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女戰士

艾蓮娜到了客房,放下了包袱就開始解下腰間的佩劍和除下身上的披甲。一除了披甲,艾蓮娜整個人都輕松了起來,這時才知道這十幾天為了押送這批奴隸而多麼的緊張。雖然路上大家都沒有表露出來,但是艾蓮娜很清楚大家都很緊張。這是因為近來從布倫迪申港到尼亞普裡斯城的路上出現了一股強盜,有幾趟押送奴隸的隊伍也曾遭過洗劫,其中一趟不止奴隸全丟了,連護送的女戰士們都沒了蹤影。本來尼亞普裡斯城本身就是一個海港,這正是為什麼奴隸調教營當初會建在此地的原因。但是近年來意大利亞半島西海的海盜問題日益嚴重,運送奴隸的船只不得不改為以位於意大利亞半島東南的布倫迪申港靠岸。艾蓮娜心想前一陣子聽說議法院委任了馬克思。安東尼亞斯大人討伐海盜,如果馬克思大人真的能將海盜除了她們就不必再提心吊膽走這條路了。

艾蓮娜草草洗過了臉趕到餐堂,只見其它的女戰士們都早已到達。這也難怪她們,這十多天來為了趕路吃的可都是干糧,今天有機會好好的吃一餐誰會不急。

艾蓮娜一行人進到餐堂,只見到滿桌的烤雞,烤羊,烤野豬,新鮮的牛奶,羊奶酪,剛出爐的白面包和新鮮的水果。依芙蓮早已坐在長桌的一端,而另一名高級調教師,艾麗亞娜,則坐在長桌的另一端。艾蓮娜倒是頭一回見到艾麗亞娜,上一回她到來時艾麗亞娜剛好押送一批奴隸去了羅馬城。艾蓮娜曾聽說艾麗亞娜是意大利亞半島最好的性奴調教師而不禁對她多看了幾眼。兩條修得瘦瘦的劍眉,稍卷的睫毛下的一雙媚眼,稍微高的鼻子襯托著那塗了口紅的豐滿雙唇,艾蓮娜不覺抖了一抖,心想這婦人之妖豔可真是名不虛傳。

據說艾麗亞娜從小就被人賣入娼館,在那吃了不少苦頭。後來被一名高官看上,成為了那高官的情婦。艾麗亞娜憑著她那高明的交際手段為自己建立了良好的官場關系,終於讓她自己坐上今天這個位置。也許因為自己童年吃了不少苦頭而產生的報複心理,聽說艾麗亞娜對那些被調教的女奴隸所使用的手段都是殘酷非常。

艾麗亞娜待艾蓮娜一行人一坐下即刻揮了揮手,一旁的一名女奴開始彈起了六鉉琴。一名名的女奴也個自的為艾蓮娜一行的女戰士們倒滿了酒然後靜靜的站在一旁。艾蓮娜提起了酒杯嘗了一嘗,驚道,“啊,這可是高盧來的葡萄酒呀。”

艾麗亞娜笑道,“不錯,這還是兩天前才運到的。”

艾蓮娜一邊評嘗著美酒與美食一邊看著自己手下的那些女戰士們撕吃著食物的樣子,她也不禁的搖起了頭。雖說是女戰士,可是此時的吃相。別說女戰士,就比男人都還粗魯,就連一旁站著的女奴們看了也不禁的偷偷笑著。她苦笑了一下對依芙蓮與艾麗亞娜說道,“真是讓你們見笑了。”

艾麗亞娜笑了笑道,“沒關系,每次都要辛苦你們押送奴隸,這餐就讓她們放松一下吧。”

艾麗亞娜接著指了指站在每個女戰士旁的那些女奴們,“這些都是受過一些訓練的性奴隸,只不過沒有真正的服侍過人,就讓她們今晚好好的服侍你們吧。”

艾蓮娜一聽可樂了,這十幾天在夜裡都得打上十二份精神,看來今晚可以樂一樂了。艾蓮娜看了看身邊的那名女奴隸,最多也不過是十五六歲,一頭長長的秀發,圓圓的臉蛋,長長的睫毛襯托著一雙明亮的眼睛,稍微翹起的上唇以及正緊張的咬著下唇的那兩根小兔牙子。艾蓮娜上下打量了一下,雖然在奴隸服的遮蓋下並不能看得很清楚,不過從奴隸服上所露出來的乳溝看來,那雙乳房雖不算大卻倒也是挺豐滿,那腰也不粗,而那肥殿更非奴隸服之短裙所能遮蓋。那名女奴隸也注意到艾蓮娜正看著自己,一時低著頭羞紅了臉。艾蓮娜看了那漲得紅紅的臉蛋不禁色心大起,一只手悄悄的伸入了那女奴的短裙下捏了一把那女奴的裸殿,嚇得那女奴全身一抖,啊的一聲驚叫。艾蓮娜不禁笑了起來,心想這女孩子切實是沒什麼經驗。

過了一陣子那些女戰士們都已吃飽喝足,所謂飯飽思淫欲,一個個的將身邊的女奴拉進懷裡,手也開始不規矩起來。一名女戰士隔著衣服捏玩著懷中女奴的乳頭,另一名女戰士更早已拉下懷中女奴的肩帶一把抓著那女奴的乳房並舔吃著那早已因充血而挺起的乳頭。艾麗亞娜與依芙蓮看了這種情形都知趣的笑著悄悄離去。一時餐堂裡充滿了女奴們的喘叫呻吟之聲,艾蓮娜慢慢的喝著美酒,一邊觀察者她身邊那女奴的反應,只見那女奴早已因堂內的景象而羞得臉紅耳赤。

艾蓮娜著那女奴弄了個托盤,把桌上的一瓶葡萄酒和一盤葡萄放在托盤上,對那女奴說道,“把這些拿著跟我回房裡去。”那女奴輕輕的應了聲是後便靜靜的跟在艾蓮娜的身後隨著她回到房裡。

一回到房裡艾蓮娜著那女奴把托盤放在小桌上,說道,“來,我想洗個澡,幫我脫衣服。”

艾蓮娜一邊讓那女奴為她解下腰帶一邊問道,“叫什麼名字?”

那女奴為艾蓮娜解下了腰帶後幫她輕輕的解開了身上的衣服,小聲的回答道,“小奴叫麗蒂亞,主人。”

艾蓮娜轉過身子來看著麗蒂亞並說道,“你也把衣服給脫了。”

麗蒂亞一見艾蓮娜赤著身子轉過來馬上羞紅了臉低下頭,輕輕的應了聲,“是,主人。”並開始解開自己的腰帶,然後推下肩上的吊帶,沒有了約束的奴隸服便輕輕的滑落到麗蒂亞的腳下。

艾蓮娜看著麗蒂亞那赤裸的身子,心想果然不出她所料,麗蒂亞的那雙乳房雖然不大卻可是又圓又飽滿,還有那平坦的小腹以及蘇少的恥毛之下那散發著少女氣息的小蜜唇。麗蒂亞的那雙小手此刻正不知所措的垂在身旁,兩個小手掌緊緊的握成了一雙小拳頭。艾蓮娜一手托起了麗蒂亞的下巴,另一手撚弄著那堅挺的乳頭,看著那紅紅的小臉問道,“怎麼,你不喜歡看我的身體嗎?”

麗蒂亞被從乳尖那兒傳來的陣陣快感弄得全身微微的抖著,呼吸也開始短促了起來,“啊。不不是的,主人啊主主人你很漂亮啊啊不不過小奴隸啊小奴隸沒沒主人的吩咐啊不不敢看主人的身子。啊啊”

艾蓮娜笑了笑道,“噢,麗蒂亞可真是個又聽話又可愛的小奴隸。”艾蓮娜的手開始由乳房慢慢的滑落,輕輕的撫過小腹,滑到兩腿之間,並開始揉著麗蒂亞的陰蒂。

麗蒂亞只覺得一陣陣又酥又麻的感覺從下體傳來,直令得她雙腳發軟,“啊麗蒂亞啊麗蒂亞是是主人啊啊是主人聽話聽話的小奴隸啊主主人我我”

艾蓮娜知道再弄下去麗蒂亞就會洩了身子,一想來夜方長,她趕忙停下了手,“好了,把那瓶葡萄酒拿到澡池旁來。”說罷便躺到澡池水中,閉起了雙眼享受著那撒了香油溫水。

此時麗蒂亞已被艾蓮娜弄得全身發燙,下身也早已濕漉漉的,偏偏艾蓮娜卻在這要命的時刻停了下來,而她又不敢自己用手去弄,只好咬著牙忍著癢到小桌上把那瓶葡萄酒給拿了過來。

艾蓮娜命麗蒂亞將酒放在池旁,說道,“來,下來為我擦背。”

麗蒂亞輕輕的應了一聲便爬下澡池,跪在艾蓮娜身後用手輕輕替她擦起了背。

艾蓮娜回頭看了麗蒂亞一眼,笑道,“不,不要用你的手,用你的奶子來擦。”

麗蒂亞啊了一聲,只得將雙乳挨了過去,開始以乳房一上一下的替艾蓮娜擦著背。麗蒂亞本來就已被艾蓮娜弄得欲火中燒,此刻乳頭又不停的在艾蓮娜的背上磨擦著,弄得她禁不住呻吟了起來。

艾蓮娜讓麗蒂亞以堅硬的乳頭給自己擦了一陣子後對麗蒂亞說道,“夠了,到前面來,我想喝點酒。”

麗蒂亞傳到艾蓮娜的身前那起了酒瓶,這時才醒起剛剛沒拿酒杯,低下了頭說道,“啊主人對不起我忘了把酒杯也拿來。”

艾蓮娜看了麗蒂亞一眼,假裝板起了臉,“什麼?你這沒用的奴隸,看來我非得好好的懲罰你不可,去給我把鞭子拿過來!”

麗蒂亞一聽到艾蓮娜要她拿鞭子,嚇得她臉色蒼白全身發抖的哭了起來,“啊主人饒了我饒了我求求你不不要鞭打我求求你”

艾蓮娜看著麗蒂亞那可憐兮兮的臉,心中暗暗的笑了笑,故意板著臉說道,“不行,不把你抽個一二十鞭你也不會知錯!”

麗蒂亞一聽到要挨二十鞭差點沒把她嚇得昏死過去,急得抱著艾蓮娜的腳不停的哭著,“嗚嗚。不要。不要。主人饒了我饒了我求求你”

艾蓮娜這才托起麗蒂亞的臉,笑道,“不挨鞭子也行,不過要用你的小嘴來當酒杯。”

麗蒂亞這時才知道艾蓮娜是嚇著她的,不禁破涕為笑,啊的一聲低下頭羞紅了臉,應道,“是,主人。”

艾蓮娜用手輕輕的擦去麗蒂亞臉上的淚痕,輕笑道,“麗蒂亞真是個愛哭的小奴隸,快點,不然我可真的要罰你哦。”

麗蒂亞趕緊把酒倒在自己口中,再把自己的小嘴按上艾蓮娜的唇,一小口一小口的把那葡萄酒度了過去。艾蓮娜趁著麗蒂亞在度酒的時刻把自己的舌頭伸進了麗蒂亞的小嘴裡逗弄著她的小舌頭,弄得麗蒂亞臉紅耳赤。

艾蓮娜一邊讓麗蒂亞喂著自己喝酒,一邊又用手去撥弄著麗蒂亞的小蜜唇,弄得麗蒂亞全身發軟,微微的喘叫著,差點連酒瓶都拿不穩。

艾蓮娜玩了一陣子,心想澡也洗夠了,便從澡池裡站了起來。麗蒂亞見狀趕忙拿了條毛巾幫艾蓮娜擦干身子。麗蒂亞幫艾蓮娜擦干了身子後這才為自己擦干身子。

艾蓮娜一待麗蒂亞擦干身子就一手把毛巾從麗蒂亞手中扯掉,色迷迷的不停上下的打量著麗蒂亞的裸體。麗蒂亞被她看得心裡發毛,怯怯的低下了頭,“主主人你你想干什麼為為什麼這般看看著我”

艾蓮娜猛地一把抱起了麗蒂亞,淫笑道,“我想吃了你,小奴隸。”說罷就抱著麗蒂亞往床上走去。

艾蓮娜把麗蒂亞放在床上,對她說道,“不許動,給我好好的躺著。”說罷又轉過了身子在包袱找著東西。

麗蒂亞靜靜的躺在床上,不解的看著艾蓮娜從包袱裡拿出了四條皮帶子。麗蒂亞看著艾蓮娜用皮帶把自己的雙手分別的綁在床頭的兩角,怯怯的問道,“主主人為什麼為什麼綁我?”

艾蓮娜淫笑著道,“我不是說要吃了你嗎,小奴隸。”說罷又將麗蒂亞的雙腳牢牢地分別綁在床尾的兩角。艾蓮娜又將一枚枕頭塞在麗蒂亞的殿下,這才滿意的看著被大字型綁著的麗蒂亞。

麗蒂亞平時只有在受罰才曾被綁過幾次,此時一顆心正不安的卜卜跳著。艾蓮娜開始跨上麗蒂亞的身子,兩手抓著麗蒂亞的一雙乳房並舔吃那粉紅的乳頭。艾蓮娜一邊舔著一邊輕輕的用牙齒咬嚼著那敏感的乳尖,弄得麗蒂亞不停的扭轉著身子喘叫,“啊主主人好癢啊啊好好舒服。啊”

正當麗蒂亞舒服得浪叫時艾蓮娜卻停了下來,拍了一拍麗蒂亞的奶子,爬起了身說道,“葡萄干我已經嘗過了,現在我想吃葡萄。”

“咦?”麗蒂亞不解的看著艾蓮娜,敢情她真的到小桌上去取了幾顆又圓又大的葡萄。

艾蓮娜拿著葡萄笑著坐在麗蒂亞兩股之間,“要開始吃葡萄了喲。”說罷就將那些葡萄一顆一顆得往麗蒂亞的小蜜唇裡塞。麗蒂亞被艾蓮娜的舉動嚇得大叫,“啊!主主人你在做什麼?不要啊不要。”

艾蓮娜沒兩下子已把那幾顆葡萄全塞到麗蒂亞的蜜穴裡,這才滿意的捏了捏麗蒂亞腫漲的蜜唇,“舒不舒服呀,小淫奴?”

麗蒂亞不往的扭著屁股,“啊主人小奴隸小奴隸的的下邊好好漲”

艾蓮娜笑道,“讓姐姐來幫你吧。”說罷用手撥開麗蒂亞的小蜜唇,把舌頭伸進蜜穴內輕輕的卷動著,一邊用口吮吸著,慢慢的把那顆葡萄卷到蜜穴口又輕輕的用舌頭把它推回去。

麗蒂亞被艾蓮娜那又卷又吸的動作弄得渾身滾熱,喉頭干燥,不停的扭動著屁股浪叫,“啊主人好癢啊小奴隸受不了啦啊主人。求求你啊”

艾蓮娜弄了一陣子才把那葡萄卷進口中吃下,這才把目標轉為麗蒂亞的陰蒂,對它又舔又吮。麗蒂亞早已欲火高漲,被艾蓮娜舔吮了兩下子就哆嗦著長長的啊了一聲洩了身子。

艾蓮娜笑著道,“現在要吃第二顆喲。”

麗蒂亞聽了嚇了一跳,“啊主主人讓讓小奴隸歇會兒啊。啊。”敢情艾蓮娜又開始她那卷吸的動作。

艾蓮娜這回卻沒兩下子就把那顆葡萄弄了出來。艾蓮娜把那顆葡萄含在嘴裡跨到麗蒂亞的身上捏開了她的小嘴把那葡萄吐了進去,笑道,“不準吐出來,嘗嘗你自己的味道,好不好吃?”

麗蒂亞羞紅著臉慢慢的嘗著口中那顆沾滿自己淫水的葡萄,“好。好吃謝謝你主人”

艾蓮娜又低著頭開始用舌頭卷弄著那第三顆葡萄。原來這葡萄每顆都比前一顆要進的深,弄出來的時間就越長,而舌頭也卷得越深。

麗蒂亞被艾蓮娜的舌頭弄得接近瘋狂,拼命的扭動著身子哭叫,“啊啊。主人小奴隸小奴隸不行了啊啊求求你。饒了小奴隸啊啊求求你主人啊。

2811 觀看

2015-09-07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