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外傳—身在丐幫的周芷若

 話說宋青書被陳友諒以弒叔之事要脅而加入丐幫,之後更被脅迫向自己的師叔們下毒,宋青書原本不肯,但得知他心目中的女神周芷若已在丐幫的掌握之中,而陳友諒又答應讓他取周芷若為妻,好色之心一起便無法自拔,決定暫時答應陳友諒的計畫,但要先和周芷若舉行婚禮。

 洞房花燭,本是美好春宵,無奈新娘卻是受制於人,不得自己主張。周芷若頭戴鳳冠,蒙著紅頭巾,卻是全身赤裸,純潔的胴體完整展現,圓挺的美乳微微顫動,令得那粉紅的乳暈上下動盪。一身的潔白玉肌彷彿在發光,柳腰之下是那稚嫩未經人事的幼唇,上頭覆蓋著一層稀疏陰毛。再往下就是那一雙誘人的修長美腿,而後邊更是令人血脈噴張的美背,和圓翹的豐臀。看著這無比純潔、無比動人的裸體,被灌了許多酒的新郎倌宋青書瞧得兩眼發直,酒也醒了,肉棒更是頂得老高。他一生夢寐以求的仙女此刻正光著身子在自己眼前,而且即將成為自己妻子,不管她願不願意,今晚她必定是自己的人了,他等不及要聽她在他跨下哀嚎的聲音,等不及要將滿睪的熱精注射進她的子宮,讓她受孕,讓她為自己生個胖娃。

【芷若~芷若~妳終究是屬於我的啦~哈哈~】宋青書狂笑著,褪去衣物跳上床去。

【誰?是誰?啊~不要碰我~】蒙著頭巾的周芷若什麼也看不到,只感到有人上了床,摸上了自己的胸部,接著~她的頭巾被掀了開來。

【宋青書!怎地是你?我被丐幫的人抓來,你是來救我的嗎~】赤裸的周芷若又羞又急,又驚又怕,此刻只想趕快脫身,穿上衣物,竟天真的以為宋青書是來救她的。

【芷若~今天是我倆的大喜之日,難道妳竟不知嗎?】宋青書淫穢的笑著,捏弄著她小巧的乳頭。

【你…我以為你是正人君子,想不到你竟與丐幫同流合污!】周芷若終於明白宋青書是來姦她的了,無奈周身穴道被點,她也無力反抗,只能任人宰割。

【正人君子?我也想當正人君子,只是妳從來沒理會過我,打從光明頂一役我便愛上了妳,對妳百般追求,我是武當大弟子,將來要接任掌門人的,有什麼不好?有什麼配不上妳的?為何妳總是對我不假以顏色?】宋青書愈說愈怒,他對周芷若的情由愛生恨,最後終於走入魔道,既然得不到她的心,就要不擇手段得到她的人。

【宋少俠,情感之事本難勉強,況我心中早已有所屬,你對我好,我是知道的,我心中也一直敬你如兄長,盼你懸崖勒馬,莫要鑄下大錯。】周芷若的乳首已被玩弄的挺立起來,皮膚也開始泛紅,但她仍然鎮定,希望宋青書能在最後關頭回心轉意。

【妳的心中早有所屬?是張無忌那小子對吧!他只是個運氣好的過份的小子,碰巧學了一身高明功夫,又碰巧替魔教解了光明頂之圍,魔教中人行事不按常理,這才讓他當上教主。芷若~我一直敬妳如天仙,想不到妳見人有權有勢,武功又高,便貼了上去。】宋青書恨恨地道,手指粗魯的伸進周芷若的嫩穴中,發狠摳弄。

【不…不是的…我…我…】周芷若畢竟是處女,而且在滅絕嚴厲的督導下每天只知練功,哪知男女情愛,更不曾手淫過,被宋青書這一輪粗暴猛攻,稚嫩的陰唇已然紅腫起來,痛得說不下去,未經人事的小穴卻被這粗魯的摳弄弄出了感覺,慢慢滲出淫水。

【妳不用再說,總之妳喜歡張無忌我是知道的,但即便如此又如何?妳終究得成為我的妻子,終究得我被我開苞,待張無忌知道妳被我騎過後,看他還要妳不要?】宋青書狂親著周芷若的小嘴,先奪走她的初吻,手指依然不斷挑逗著她的陰蒂、摳弄她的小穴,再來就是奪走她的初夜了。

【不…求求你住手…不要…不要再弄那裡…】周芷若搖擺著頭,卻被宋青書捏住小臉狂親,扭動腰支,卻被按住挑弄,她愈來愈氣喘,手腳漸漸無力,只覺身子愈來愈軟,淫水一洩如注,未經開發的小穴已經不起挑逗而高潮了。

【我看妳還假清純、假聖女,還不是給我弄到洩身。】看周芷若被他弄到高潮,宋青書無比興奮,抓起跨下肉棒,就往她的小臉湊去。

周芷若忽然聞到一股惡臭的腥味,一根黑黝黝的醜惡陽具已樹立在自己眼前,耳中只聽宋青書淫道:【這就是男人的命根子,妳可管它叫「肉棒」,今晚它就要插穿妳的小穴,在妳的體內噴精,讓妳懷我的孩子,期待不期待呀?】

周芷若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這根黝黑的偉物,任由宋青書用它恥辱的拍打自己的臉龐,剛剛宋青書只用兩根手指自己就已受不了,以前這巨物要是插進去…周芷若終於真正恐懼起來,顫抖著求道:【求求你…宋少俠…別用那…那東西插我…】

【妳先幫我含含我便考慮一下。】宋青書淫笑著撥弄著她的秀髮,將肉棒湊近她的櫻桃小嘴。

此刻的周芷若已然亂了方寸,一心只想著如何不要被插,她放下矜持,暫時忘記恥辱,緩緩啟開朱唇,吐出滑膩的小舌舔弄龜頭,最後吃力的將宋青書的大肉棒吞下半截。

一股噁心的惡臭從口腔中竄進鼻腔,再從鼻腔衝至腦門,周芷若兩行清淚落下,剎那間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會在這裡含著男人惡臭的肉棒?她真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希望這場惡夢趕快結束。

【真是難為妳了,想不到妳的小嘴竟也能吞下我的大傢伙。】宋青書得意的撫摸她的頭,一種屈辱女神的快感在暴漲。【但我想應該還可以再深入吧?】他將周芷若的下巴抬起,由上而下將肉棒頂得更深,一節一節深入,甚至插進了喉嚨之中,將她的喉管堵住。

周芷若幾乎要無法呼吸,只得由鼻孔用力的開合吸氣吐氣,一張小臉已脹得紫紅,眼淚滾滾而落。

看到周芷若這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宋青書愈加興奮,心中只想狠狠的羞辱她,好宣洩那熊熊燃燒的妒火,和追求失敗的恨意。【妳不是很清高嗎?妳不是從不把我當一回事嗎?妳看看妳現在正含著誰的肉棒?妳看看妳正在被誰操著嘴?】宋青書愈說愈狂,抓住周芷若的頭狠狠抽送起來,把她的喉嚨當作陰道幹。

【喔喔~好緊~芷若的喉嚨真是緊~又濕又滑~我幹破妳的小騷嘴~我幹穿妳的賤喉嚨~】宋青書抓住周芷若的美首狠狠抽動,完全不理會已哭成淚人兒快喘不過氣的周芷若。他一心只想發洩,發洩他對周芷若滿腔的愛意和恨意。

 【啊啊~】瘋插了二三十下,宋青書按下周芷若的,直接在她嘴中口爆,將濃郁熱燙的精子灌入她的喉嚨。周芷若根本無力反抗,只能哭著任由他往喉嚨裡灌精,甚至因為龜頭插得太深入了,逼得她不得不把這泡濃精盡數吞下。好不容易射完,宋青書將癱軟的雞巴從她嘴中退出,將其上沾滿的唾液和殘存精液抹在她的俏臉上。周芷若崩潰的倒在床上,任由宋青書恥辱的將雞巴往她臉上抹,忽然一陣噁心,吞下的精子居然湧上了喉嚨,從她的嘴裡滿溢出來。

【嗚嗚~】周芷若啜泣著,將精液全嘔了出來,一條條白色的濃精掛在她的下巴晃著,看得宋青書更是血脈噴張。惜武之人本就比一般人來的壯健,更何況他正年輕氣盛,眼前又是自己朝思暮想想插的女人,宋青書剛洩完一泡,肉棒卻又馬上挺立,而且似乎又變得更大了。

周芷若還在噁心,看到宋青書逐漸脹大的雞巴甚是驚懼。【你…你說過你不用那東西插我的…】她的嘴唇發抖,剛剛宋青書的那股狠勁可真讓她嚇怕了。

【我哪裡說過了?我不過說要考慮考慮,現下我考慮完了,我要插暴妳的小穴!】宋青書獸性大發,眼中紅光爆出,拉開周芷若的兩條玉腿,將頭湊近陰戶,對她的小穴狂親狂舔。

【啊啊啊~不要哇~住~住手~~】周芷若哪受得了如此刺激,竟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想要收攏雙腿,卻又被拉得更開,羞恥的姿勢,連續不斷的口舌猛攻,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刺激,將她推上另一次的高潮。

【不~不~啊啊~又~又來了~啊哇~我~~】周芷若只覺彷彿有電流通過全身,雙腿不由自主的抽動,淫水洶湧噴出,將宋青書噴得滿頭滿臉。宋青書見狀用嘴堵住她的小穴,吸吮著她狂洩出來的蜜汁吱吱有聲,吸得周芷若快感一波接一波,源源不絕的狂洩。

【求求你~別~別再吸了~啊啊~喔~~天~我快~我快不行了~啊嗯~~】周芷若無法抑制的浪叫,拼命的要推開宋青書的頭,無奈手軟腳軟,宋青書仍是吸著她的小穴不放。

【鮮!真是鮮!芷若妳的蜜汁真是鮮甜,而且飲入之後讓人更有精神!】周芷若的洩身終於結束,宋青書擦擦嘴、抿抿唇,感到雞巴似乎又更硬了些,想不到周芷若的淫液竟有補足精元之效。

【不~~別~~】連續兩次的高潮,周芷若已有些神智不清了,她癱倒在床,鬢髮紛亂,臉上罩上一層紅暈,尚陶醉在洩身的快感之中,久久無法自己。

看到如此周芷若如此淫蕩的樣子,宋青書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將肉棒頂在她稚嫩的陰戶上,上下彈跳著。周芷若見他那根兇惡的大傢伙,正在她的蜜穴洞口蠢蠢欲動,又害怕起來:【別插進來…求求你…】

到了此時宋青書哪能把持得住,嬌弱美人在前,嫩穴尚淌著豐沛的淫水,自己終於可以一插這夢寐以求的天仙。【芷若~妳再怎樣冰清玉潔,終要被我破處!】宋青書大叫一聲,巨棍捅入,轉眼已插了半根進去。

【啊~~啊~~啊~~】周芷若一個吃痛,整個身子弓彎起來,緊緊抓住他的雙臂,痛得冷汗直流,從喉嚨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她將腿收緊,卻又被拉開,只能眼睜睜看著跨下的龐然巨物一寸一寸頂進自己的身體,一如凌遲般折磨。

【緊!真緊!】宋青書一插入便感到周芷若的嫩穴迅速收緊,周芷若的陰道除了夾得極緊外,還非常滑潤多汁,不愧是極品處女!宋青書慢慢頂入,愈是深入周芷若夾得愈緊,玉手也抓得愈來愈用力,她急速喘息,身子愈來愈熱。

宋青書深入的愈來愈慢,因為愈到深處愈是緊縮,終於,他感到龜頭碰上了阻礙,是周芷若的處女膜!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衝破了這片膜,他就正式成為將周芷若破處的男人。他看著周芷若,周芷若也望著他,她痛得說不出話來,卻用眼神哀求著他。看到周芷若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宋青書不禁有些心軟,但想到她看張無忌的眼光,又不禁妒火中燒!

【我插穿妳!幹翻妳!看妳的好哥哥張無忌還要不要妳!】他大吼,狠狠貫穿她的女膜,周芷若眼淚迸出,失聲痛哭。

【哭吧~在我的跨下哭吧~妳自以為是清高聖女~還不是給我開了!】宋青書怒吼著,抬起他的香臀,將巨根完全捅入,龜頭甚至直接頂至她的子宮口。

【不~不~拔出來呀~痛~痛呀~】周芷若哀叫著,下體潺潺流出處女血,宋青書看得更是興奮,將她的玉腿抬起,按在她的肩上,全身壓在她身上,開始用力搗穴。

【啊啊啊~天~要~要死啦~~喔~~嗯~~】面對著下體傳來陣陣的衝擊,周芷若感到強大的痛楚和快感,她想要硬忍住不出聲,卻仍抵受不住這又痛又爽的快感侵襲。

【叫吧~叫吧~芷若妳的叫聲真是好聽~想不到妳這麼淫蕩~妳的小穴好騷好濕~妳這個小賤貨~妳這個欠人插的婊子!】宋青書抱住她的雙腿猛操,吸吮著她劇烈彈動的美乳。

【疼~疼~啊啊~~不要~~再深入一點~~裡面~~啊~好熱~~好熱的肉棍兒~~在~在插著我~~不要~~不~~好快活~~美死我~~要死了~宋哥哥~~好相公~~】周芷若浪叫著說著矛盾的話,一下似乎抗拒著,一下又抱著宋青書熱吻,此刻的她理智正跟肉慾爭戰,徘徊在道德和淪喪之間。

【妳還想死撐?還想裝聖女?妳這賤到骨子裡的母狗!我今日非幹得妳發浪!】宋青書一把將她抱起,將她抱在腰上套幹,這樣的交合姿勢使得他的雞巴更深入,將周芷若插得淫水狂噴。

【啊啊~~太~太裡面了~~喔喔~會死~我~~我要升~升天啦~~】周芷若被插得失神蕩形,不由自主的吐舌浪叫,全身劇烈抖動,又再一次高潮。

【升天?我便讓妳升天!】宋青書不管周芷若正在高潮,發力瘋插,一副要將周芷若的小穴插爛的狠勁。周芷若早已拋去了所有矜持,一把抱住宋青書,連續的浪叫聲隨著愈來愈快的抽插愈來愈高亢。

狂插了百來下,最後宋青書低吼一聲,肉棍頂入最深處,在周芷若體內射出熱精,周芷若的子宮頭因高潮而收縮,正好緊緊吸住他的龜頭,將這一整泡的濃精吸納入腹,大量的精液將子宮灌滿,可憐周芷若初破處女就難逃受孕的命運。

內射周芷若後,宋青書滿足的將軟掉的雞巴拔出,再放進周芷若的嘴裡讓她含著。周芷若還未從激情中回復過來,癱軟在床上,杏唇微開,任由宋青書將幹過她的雞巴放進嘴裡。過了一會,周芷若漸漸回復神智,忽然已把將宋青書推開,趴在床上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

宋青書看周芷若哭得如此傷心,又免不了自責了起來,看著周芷若那被自己幹腫的小穴,緩緩流出鮮血和精液,卻又有種征服的快感。

【芷若~別哭了~從今以後妳就是我的女人了,我定會好好待妳。】宋青書將她翻了過來,攬在懷裡。

【放手!不要碰我!】周芷若恨恨的將他的手拍掉,冷冷的瞪視著他。【雖然你強佔了我的身,但休想要我認你為夫!】她含著淚道。

周芷若的這番言語再度激怒了他。【不認我為夫那妳要認誰為夫?認張無忌嗎?醒醒吧~等那小子知道你被我上過後,看他睬不睬妳!】宋青書粗暴的扯住她的頭髮。

【嗚嗚~你住手~無忌哥哥是愛我的~我們早已訂下婚約。】周芷若哭叫道。

【哈哈~訂下婚約又如何?我都已跟妳洞房了,張無忌若還想要妳,就是戴上一頂現成的大綠帽!】宋青書怒極反笑。

【我早已認定了無忌哥哥,我一生的夫君只是他一人,任憑你花言巧語,甚至百般摧殘,都無法動搖我的信念。】周芷若兀自強道。

宋青書見周芷若適才被插得露出本性,一會兒又憶起舊情,心中愈恨愈妒,狠下心來,要好好折磨她一番。

【像妳這種犯賤女人,不將妳好好凌辱一番妳兀自嘴硬!】宋青書將她又翻了過去,捧起她的雪臀,雞巴再度脹起,直頂上菊花。

【你…你莫不是要…】周芷若吃了一驚,已然明白他想做什麼了,話聲頓時變調。

【不錯~既然開了妳的嫩穴依然馴服不了妳,那就再開妳的菊穴!】宋青書的面容猙獰。

【不要啊~宋少俠~好相公~求求你~就是那裡不行…】周芷若怕極,甚至主動稱他為夫。

但一切已遲,宋青書已不能自己,他將硬梆梆的雞巴插入周芷若的股溝之中來回夾弄,那柔軟滑膩的肌膚令得他再也無法忍受。

【現在才認我做夫已然太遲了,芷若~我要開妳的菊花~成為妳三個洞的第一個男人!】宋青書大笑著,握住雞巴,龜頭慢慢頂入她的菊穴之中。

 【天~不要啊~求求你~疼~疼啊~】在周芷若的慘叫聲中,宋青書的龜頭已然沒入,比陰道更為緊縮的屁道,因為沒有淫水的潤滑而非常乾澀,雖然才插入一點,卻已迸出血來。

【裂了~要裂了啊~】周芷若慘叫,宋青書卻依然一寸一寸的頂了進去。

屁眼被開的痛,比起處女被破的痛有過之而無不及,周芷若痛得全身盜汗,雙手朝後亂抓。其實進入乾澀緊縮的屁道,宋青書也被磨擦得有些疼,但這些都比不過可以凌辱周芷若的快感。

此刻的他再也不想憐香惜玉,周芷若就連處女葬送在他手中依舊念著她的無忌哥,既然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愛上自己,那也不用再對她有所感情了。宋青書的心智隨著肉棒的插入漸漸扭曲,周芷若在他心目再也不是天神,而是一條洩慾的母狗,他要在她身上盡情發洩。

【周芷若~我插爛你的屁眼!】他用力扯住她的長髮,將她的頭往後拉,雞巴奮力插入。【妳有什麼了不起的~裝得一副高傲的模樣~我插到妳哭~插爛妳菊花~看妳的無忌哥哥來救妳不救~】他另一隻手用力捏著她的奶球,下身極速抽動著,將周芷若的屁眼插得血花四濺。

【血~血啊~流血了啊~求求你~饒了我罷~啊啊~好痛~~會~會爛掉啊~】周芷若腳軟的癱在床上,卻又被宋青書抱起玉臀狂插。

【討饒了是吧?妳也怕給玩殘?只要妳叫我一百聲好相公我便饒了妳!】宋青書畫還未說完,周芷若已一疊聲地喊道:【好相公…好相公…】

【瞧瞧妳~這樣賤!我今日非玩殘妳!】宋青書狠狠地拍了她的屁股,周芷若的雪臀馬上紅了一片,宋青書愈加興奮,愈幹愈快,邊幹邊拍,愈來愈是來勁,拼命狠插數十下,終於她的屁道裡射精。

可憐的周芷若雪臀被打得紅腫,菊穴給幹得開花,濃郁的精子從屁溝裡潺潺流出,人已被幹得失魂,嘴中兀自喃喃念著:【好…好相公…】

宋青書甫從屁眼裡拔出肉棒,周芷若的屁眼便噴出一道稀糞黃流,竟已被幹到失禁。宋青書看肉棒也沾上了便溺,便將惡臭的雞巴塞入已無意識的周芷若嘴中,讓她用嘴幫他清理。

可憐這一代美人、峨嵋玉女,一夜之間三洞慘遭破處,小穴、肛門皆見紅,還落得被插到屎尿齊流的窘境,日後還得面對可能懷下孽種的難堪處境。


Adult Wordpress Themes